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119章巫海之剑

第119章巫海之剑

        江寒盘算着心中计划,很快就来到了李健豪所在的地方,“气息平和,看来是在打坐呢。”江寒来到李健豪住处,由于他们比较牛逼,住的都是和别墅一样的宿舍,对此江寒也到没什么想法。

        “还以为是什么高端的东西呢,原来就是换种睡觉方法。”江寒似乎对爬窗子情有独钟,此刻他正蹲在李健豪房间窗台上看着他。

        李健豪和紫薇一样,事先都没有注意到江寒,直到江寒开口的时候,他才猛的睁开眼睛看到,江寒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李健豪眉头一皱,提起身边的长剑就刺向江寒,这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虽然震惊江寒毫无声息的接近,更在出手的一瞬间就感受了那种死亡阴影笼罩的感觉,但他手上动作却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这次出剑,视死如归。

        “妈的,一个个怎么都这样。”江寒迅闪过剑击,跳到一旁叫道。

        不过李健豪却没有打算停下攻击,剑锋一转继续攻向江寒,江寒没有和他对战的意思,只是每次都险而又险的避过剑击。

        “给我停下,好好说话。”江寒猛然力一脚踩住李健豪手中的长剑,另一脚向着他面门扫去。

        面对这样的攻击,李健豪没有慌乱,握剑的手立马放开,一个后仰,这样的处理无疑最为恰当,他只要需要再次回身就可以重新拿回长剑,而对手则会因为扫腿,重心暂时会移到攻击的腿上,一时间不能干扰他拿回剑。

        但李健豪明显是挑错了算计的对象,对于这样的招式,江寒在他刚动的时候就已经看破。

        此刻江寒志不在和李健豪对战,只是想让他停下来好好说话而已,此刻倒也没有因此攻击他,只是有违常理的迅收回踢出的腿,挡开了李健豪伸过来拿剑的手。

        身为一个剑客,吃饭的家伙已经被敌人缴获,那可以说他已经输了八成,李健豪确实也算是一个比较有德行之人,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再死缠烂打。

        “你们这群家伙就不会好好说话,我和你们无冤无仇,见面不是要射我就是要砍我,你们这些恐怖分子没病吧?”江寒抱着手,先是一脸无辜,而后又是一副痛心疾的样子说道。

        “创世竟然也有这样厉害的人物,这样还能期待。”李健豪看着江寒说道,语气非常真诚,看上去并不是在做作。

        “又来了……懒得解释了,我问你,敢跟我比剑吗?”这是江寒今天第三次被当作是创世这个组织的人,他甚至都懒得计较和再解释一遍了,反正他已经和紫薇解释得够清楚了,他们之间应该会互相告知。

        “这话我可不能当作是听错了。”李健豪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凭心而论,他自问自学成以来,不弱于人,此刻听闻江寒提议要比试剑术,他虽然不知道江寒在剑术上的造诣如何,但就算比他强,这样的对决他也没有理由拒绝。

        “出来吧。”说完之后江寒从窗子中跳了出去,而李健豪则是转身走到衣柜旁边,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个匣子,

        里面装的是一柄通体呈银色的长剑,看样子和汉代直剑差不多,不过剑鞘上的装饰应该是现代工艺制作,拿上了这长剑之后,他也从窗子跳了出去。

        在李健豪落在草地上之后,现江寒早就在不远处站好,而此刻江寒手中提着的是一柄赤红色的宽刃长剑,剑刃周围空气看上去微微有些扭曲。

        李健豪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柄好剑,品质丝毫不下于他手中这柄,甚至还犹有过之,他们没有想到,江寒手中竟然也会有如此宝剑,当下不得不对江寒重新评价,或许这人还真是厉害的剑客。

        有了这个猜想之后,李健豪开始更加激动起来,和厉害的剑客过招,这是每一名热爱剑道之人的最爱,能有这样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于是拔出了长剑,缓缓走向江寒。

        “请。”李健豪抱着剑双手行了一礼,随后摆好架势站好。

        江寒并没有还礼,在李健豪站好之后,江寒右手执剑缓缓抬起对着李健豪,“来吧。”

        江寒手中的剑,是一件法器,这也是他在这个世界能够动用的最高等级的法宝,这片天地对修士的压制太严重,他一身修为全部无法使用。

        神念之力也全部被限制,就连随身法宝都不能够使用法器以上的,连下品灵器都不能,至于身上的那些至宝,更是拿都拿不出来。

        但就算只是法器,也远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能够比拟的,李健豪看到了江寒手上的剑,江寒自然也同样看到了他手上的,虽然不及江寒手上的,但品阶也差不多勉强能够达到法器这个级别,但是少了一种仙灵之气,所以才会不及手中的。

        说完之后,江寒身上突然爆出一股霸绝天地的气势,夜里明明没有风,但江寒一身宽松的衣服却在猎猎动着,似乎在江寒的周围,存在这和这个世界不一样的一片天地。

        站在江寒不远处的李健豪对于这种变化的感觉就更为明显,在他的感觉里,站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泰山,光是散出的气势已经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这样下去别说战斗,就是出手对于他来说都将变得困难。

        “小子,动手啊。”江寒邪邪一笑,看着李健豪一脸轻松的说道。

        相比于一脸轻松的江寒,李健豪此时的处境只有他自己明白,江寒的气势已经完全的锁定了他,他一点都不怀疑,江寒手中对着他的利剑,只要他此刻有了丝毫的退却之意,就会立马刺穿他的心脏。

        “根本没法动手,这气势,该死,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深谙剑道的李健豪非常清楚这样的气势代表这什么,在如此的气势之下,江寒又有着怎么样的剑术造诣。

        这已经过了他太多,他此刻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连一剑都无法刺出,或者说,在江寒这样的气势之下,他的剑已经连丝都斩不断,更不用说决斗。李健豪咬着牙,吃力的抬起头看着江寒,他此刻承受的压力不是物理上的,而来自心理,他过不了这关,就无法面对江寒。

        此刻江寒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看上去只是很随意的抬着一柄长剑对着他,但就是这一个动作,让敌人不能有一丝作为。

        冷汗不断从额头和两鬓留下,一头中长的金此刻已经完全湿透,还不光是头上,此刻的李健豪,整个人就如同刚从水中捞上来的一样,现在的他,已经不光是承受着压力,而是生出了一种深深呃恐惧。

        “出剑,我数三个数,你不动我就动了。”原本身负道剑最高境界“道尽途穷”之意和天巧无极剑意境,巫海大剑已经完全擦亮,这一切就是任何拿出一种,都是李健豪能够仰望剑之道。

        巫海大剑,只有达到洞空之玄才能够完全擦亮,在江寒原本的世界也是了不得的逆天之术。

        “三。”江寒抬剑指着李健豪,只是指着而已,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二。”李健豪只是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但是手上还是没有作出任何动作。

        “一。”江寒已经举剑高过头顶。

        “哈哈哈……”江寒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笑声消失在夜色之下。

        李健豪站起身来,他现在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明明是百利无害,但此刻他心情却是一点都不轻松,捡起地上的两柄剑,他回到了房间,不知道这顷刻之间的领悟,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算了算了,倒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只是时间真的是不多了,得抓紧了。”江寒并没有回到他的住处,而是来到了苏雨歆所在的楼下,敌人已经潜伏到了学校,如今没有神识的江寒也不敢离开苏雨歆太远,否则一旦有变他跟本来不及保护她。

        “嗯?什么,日光岩?”苏雨歆舍友一声惊呼,包含了无限的失望之情。

        “就是因为这个,很多人都临时又不想去了。”舍友有这样的反应,苏雨歆也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那地方虽然不差,但有一句话叫做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天天看的风景,再美大概都不会有感觉。

        最后即便是学校搞定门票等事宜,但果然还是少了很多人参加本专业最大的一次活动,不过苏雨歆和舍友还是来了,因为她的确没有和现在的舍友来过这地方,趁机会整个宿舍的人都在来一趟也是挺不错的。

        没什么很特别的活动,无非就是拍拍照,吹吹风,然后聚一起天南地北的聊着,时间过的倒也不慢,转眼之间,下午就已经悄悄溜走。

        虽然不可能真的让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学生真的生火做饭,但却是每人都带了一些准备好的食物,围坐在一起分享,他们大多都现,这样的体验,也是挺有意思的。

        傍晚的海风带着微微到几乎不能察觉的腥味,吹在每一个脸上,这一刻,这里的一切都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沐浴着同样的阳光,享受同样的晚霞,人群中,谁都没有现少了一人。

        江寒坐在写着“与日争光”的岩壁之上,微微抬头看着下沉的夕阳,他脸上露着笑容,旁边是一块碧绿的玉石,不过看上去似乎不是一块完整的玉石,倒像是什么器物的碎片。

        “天留岛屿供游骋,君亦江湖脱鞿。”江寒坐在晚风中不知道沉思在怎么样的意念中,这时苏雨歆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你想他了?”闻言江寒双手撑地转头看向苏雨歆说道。

        “想又怎么样,我在这头,他在手机那头。”苏雨歆神色有些黯然,她男朋友的事,江寒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虽然他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人的想法,相隔不到千里,一年能见好几次,整个假期都能呆在一起,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不满足,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奢求。

        “看着别人出双入对,我却只能看着手机,收着文字、语音,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糟糕。”苏雨歆也不能明白江寒的想法,他走到江寒身边坐下,看着落下了一半的夕阳。

        “想依靠的时候不能依靠,这样的感情,好像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意义,时代的节奏太快,恋爱的度更快,有爱有心,但我们都不能脱离现实。”经过了快两年的世故,苏雨歆和当初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曾经的誓言,她没忘记,他或许也不会忘记,但那只是年少轻狂的妄语,多少说好一辈子的情/人成了别人的一辈子,又有多少人把一辈子给了很多人,不是誓言变味了,只是现实让人离梦想越来越远。

        “等你经历了一定人生,看过了一定的风景,你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种事情我告诉你你也不会真的明白,苏雨歆,我很快就要走了。”江寒没有看苏雨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离别,这一别,还是永诀。

        “离开?”苏雨歆疑惑的看着江寒。

        “是啊,离开,永远不会再见了。”江寒长叹了一声。

        “阴魂不散,果然是你们在搞鬼。”江寒眉头一皱,因为他感受到了很多人的气息,并且就在他们附近,江寒之前就猜测,突然搞这样的活动,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他们的目的果然是苏雨歆。

        “怎么回事。”苏雨歆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常,江寒突然说话,她不知道是生了什么。

        “你呆会就在我身边,不要走远了,这次恐怕不好逃跑了。”江寒站起身,把旁边的碎玉片挂在脖子上。

        此刻苏雨歆也大概知道了事情不同寻常,联想到遇袭之事,她再次想起了那中濒临死亡的感觉,不过站在江寒身边的时候,似乎那种感觉很快就淡化到无。

        江寒摸了摸额头,“本来想平凡的消失在这个世界的,无奈这个世界在逼我啊。”

        “出来吧。”江寒大喝一声,之后有好多身影一起出现在岩壁之上。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234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