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178章 老公,你什么意思

第178章 老公,你什么意思

        要是肺叶穿洞的气胸就好了,他正好可以用圆珠笔插个气管表现一下,可惜了,偏偏是猝死,医学上这是被喻为无法拒绝的死神邀请。

        到底是彻底没有办法了,王姓男子摇摇头,“就算华佗在世也没办法了。”

        在女人眼中这话无疑宣告了女儿的死亡。

        女人伏在女儿身上悲痛欲绝的哀嚎,众人都很同情。

        这个女孩看起来可爱伶俐,长的也蛮清秀漂亮,这么年轻猝死有些可怜,但是事已至此,已经不是人力能够左右的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王姓男子也不忘表现一下自己的职业素养,对着众人警告道:“肥厚型梗阻性心肌病是隐性心脏疾病,常常被人忽视,激动,暴寒都能导致猝死,你们最好注意点。”

        “还有救。”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所有围观的人都同时哑然。

        江寒走出了人群。

        王姓男子被人打断话,心底一阵恼火,看到说话的人更是火大,“又是你,你这小子怎么不学无术,难道你父……”

        不过王姓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接触到江寒那并不冰冷的眼神,王姓却男子莫名的有些胆怯,那眼神绝对有大问题,只是他看出了有问题,却看不出江寒是使用了中医古术。

        王姓男子闭上嘴。

        “你是?”女人睁大眼睛。

        江寒不说话,走到女孩身旁,只是瞄了一眼,双手一扯就把女孩的外衣全扯掉了。

        “你干什么?”中年女人尖叫。

        江寒没有理会,他并指如剑,屏气凝神,当然,这都是外人看到的样子,实际上江寒已经把灵力在体内转化成了灵气。

        只要通过指尖把灵气往合适的穴位打入她的体内,自然有神效,之后眼神一紧,猛然点入她双.乳之间的膻中穴,众人惊哗,中年女人愤怒。

        “她好像刚才跳了。”一名乘客惊喜叫道。

        仔细看的话江寒的指尖似乎有一丝肉眼难以辨别的气,这气无形无质,细若金针,随着江寒迅速点入其中乳根等穴位,女孩身体便是骤然一弹,王姓男子看得出来,这是心脏起搏的症状。

        鄙视眨眼变成了不可思议。

        “以气为针?”王姓男子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他也曾钻研过不少中医之道,对马王堆帛书其中关于针灸一部分,印象尤其深刻。

        书中曾记载“阴阳交泰,气运东方;百脉经像,无刺大成。”意思是说最高的针法不需要针具了,是以天地阴阳的气为针,能更直接和经络调和。

        这其中记载自然不会有误,同时也印证了不管是武学还是医学,大成之后终究殊途同归,这其中原理,讲述方式虽然不一样。

        不过核心跟江寒所用的阴阳无极针别处无二,这就是中医的核心,真正有用的好东西。

        实际上王姓男子也猜错了,因为江寒现在的境界还远远达不到那种至高的境界,他现在只是取巧,利用了本身修为的灵力

        王姓男子一直觉得很扯,天底下哪还有这种医术,好像是天医似的,就算是白京市第一针王都不见得做到。

        可是看到那年轻人指法的确和书中的以气为针很相似。

        实际上王姓男子也猜错了,因为江寒现在的境界还远远达不到那种至高的境界,他现在只是取巧,利用了本身修为的灵力。

        江寒指法蜻蜓点水在女孩胸口,动作写意,少女身体渐渐有些发红,有着若有若无的呻吟,江寒指法也是奇特。

        乍一看好似一只鸟儿在梳理羽毛,层次分明。

        被王姓男子判了死刑的患者竟然胸口有了起伏,身体如火一般竟出现了汗水,身上的经脉更是鲜红如烙印。

        所有人心都快停止了跳动,近乎窒息看着这一切。

        谁都看得出来,少女在一点点有了呼吸。

        “怎么可能……”王姓男子喃喃自语。

        许久之后,江寒终于做完了一套指法,已经大汗淋漓,见到脉搏已经恢复,他也是松了口气。“等会最好去医院检查下吧。”江寒嘱咐道。

        中年女人木讷点头。

        “猝死的人怎么可能救回来……这不可能。”王姓男子觉得自己引以为豪的医术彻底崩溃了。

        江寒懒得理他,事实上刚才他的那套指法是阴阳无极针中的针法,只不过时间紧急,他已经来不及取金银针,直接以手指代劳。

        这也是因为他修为到了第三层引气的缘故,否则的话他也没这种能力。

        这种针法严格分起来,算是阴阳应象指法之一,按摩多个经络穴位,层层梳理达到气血扬升,重塑心跳,多按摩几次,甚至可以完全治愈肥厚型梗阻性心肌病。

        不过江寒现在没有这么多时间,萍水相逢,他也不用做到那一步,做的太多了,反而让人误以为他有什么图谋,凡事讲究一个度。

        没有金银针在手,他以手指代针不能刺入体内,难度大了很多,对于现在这种修为的江寒来说,不能持续多久,刚才那短短的功夫,就耗费了江寒极大的精力。

        他现在感觉很累,这种疲累倒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

        江寒现在的境界如此驾驭灵力,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尝试过他也知道了现在自己到底有个什么水平。

        大巴行使在通往东江镇的山路上,这山路依旧崎岖不平,车子走得很慢,由于路况不佳颠簸得厉害。

        祝焱想要靠着睡会觉都不行,总是磕磕碰碰,不是撞到这就是撞到那边,她尝试几次之后干脆不睡了。

        可是当她看到一旁江寒的时候,又忍不住气得不行,江寒也没有靠在椅背上,就这么正正地坐着。

        他闭着眼睛,不管车中怎么颠簸,他好像总是能够随着节奏起伏,别说被碰到哪了,他连身形都没有变一点点。

        这让怎么睡都被磕碰到的祝焱很不爽,这种时候,祝焱当然不能让江寒舒服了,于是开始了从旁捣乱。

        最终江寒还是不能安生好好休息,只能被迫陪着祝焱聊天。

        路程本来不算是很远的一段路,因为汽车开的很慢,走了很久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透过车窗看到汽车缓缓开上了小镇门口的大桥,驶进了汽车客运站,江寒不免有一点感慨,这里的景象和第一次来到的时候别无二致。

        桥下的流水,小镇的面貌,只是这个小镇到底还是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苏江市病毒事件,官方明面上给大众的解释是一种未知的新型病毒入侵,造成的所有影响都是不可预见的。

        然而有实力的一些人自然都能够知道这次时间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

        那就是苏江市病毒事件的源头,实际上就是这东江镇。

        东江镇食材是病毒的根源,这让很多大老板不得不放弃这个货源,对东江镇的食材销售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当然,这些事情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下了车之后,江寒和祝焱结伴走出了客运站,之前胖子打过招呼,直接去江ろっぽんぎ。

        刚下车的王姓男子看着江寒和祝焱离开,眼神有些复杂,一来是惊讶江寒那种神乎其神的技艺,二来就是感叹自己眼拙。

        游玩的大好心情也没了大半,王姓男子竟然直接买了张回程的车票,刚到了这里就打算返回了。

        东江镇不算是个很大的小镇,江寒带着祝焱轻车熟路,没多久就来到了江ろっぽんぎ。

        站在大院门口,祝焱盯着里面打量,不得不说江ろっぽんぎ确实是个很有味道的小店,江寒来这里住过自然能够感受到。

        祝焱则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只不过有工匠的地方,匠心必然处处显露,虽说祝焱没有体验过这家旅店。

        但光是站在这里看着,她就有种特别的感觉,这就是一家好店的风范。

        江寒带着祝焱走进了大院,马山就有接待人员走了出来,不久之前江寒跟胖子来过,这个接待人员还记得江寒。

        他看到来人是江寒之后,微笑着上前打招呼,看到旁边还有个女生,他也只是微笑着问了声好。

        服务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被怠慢,也不会让人厌烦,一切都刚刚好。

        进到屋子里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难题。

        之前江寒跟胖子通话的时候并没有说明要带这祝焱一起前来,于是胖子给这边旅店打招呼的时候也只是说他一个兄弟要过来。

        然而实际上来到江ろっぽんぎ的是江寒和祝焱两人,但这旅店只留了一个房间,就是胖子和江寒上次入住的那个。

        本来房间够大,住两人是不成问题的,但毕竟江寒和祝焱那女有别,两人又不是情侣亲人什么的,这么住在一起的话,确实不合适。

        看到两人都有点尴尬之色,负责接待的人大概也猜出了点什么。

        “两位不用担心,我们房间不管是隔音,空间还是风格情调都绝对是超规格的,放心住就行了。”不过这猜错了,就让人更尴尬了。

        这也不能够怪酒店方,胖子那边打招呼说是他大哥要来,让留个房间,他们也都照做了,来的这人也确实是胖子叫大哥的人。

        所有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模一样,他们又怎么会想到,这大哥还带着个非亲非故非爱人的美女。

        “呃,这个,我们只是朋友,住一起的话,不合适。”这种情况当然不用祝焱开口,江寒只能解释。

        “噢,原来是这样,那就真没办法了,我们就只留了一个房间。”接待恍然大悟,把旅店情况如实相告。

        情况就是这样,江寒和祝焱要么住一个房间,要么换个地方。

        “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看来真是不方便。”江寒转头对一旁祝焱说道。

        没想到祝焱只是冲着江寒眨巴眼睛,却一句话也不说。

        这表情让江寒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再开口,祝焱还是没反应。

        眼下这种情况,让旅店接待员看了也是一头雾水,这两人,怕是有什么猫腻。

        江寒摇摇头,转身就要走出旅店。

        “老公,你什么意思?”江寒一转身,祝焱立马跺脚喊道。

        江寒脚下一绊,差点没摔出门去。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397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