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274章 唱山歌

第274章 唱山歌

        “意思你见过军人?”江寒开口。

        “没有,我猜的。”

        “这你可就猜错了。”江寒神秘一笑。

        “猜错了吗?”小白也轻轻一笑:“我觉得不会错,要喝点水吗?”

        “要。”

        “我只带这么多水。”小白将她的袋子递过来:“我们得节约着点,最少要到明天黄昏时,才会找到水源。”

        “这次你又错了。”江寒微微一笑:“我敢保证在半个小时内,就能找到水源,可以将你的袋子与肚皮同时灌满,有兴趣的话,你还可以在溪水中洗个澡。”

        小白愣住,狠狠地瞪他一眼:“如果你能够在半小时内找到水源,我真地愿意洗个澡,哪怕这天是这么冷。”

        “嘿,你还不信,走走走,现在就跟我走。”江寒说着站起身来,手中一根大木棍上挑着烤好的牛肉。

        灭了火之后带着小白打着手电筒向前继续走。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小白愣住了,她竟然真的听到了流水声,这怎么可能?

        走过了一小片松树林,她的小嘴儿张大了,前面有溪水哗哗而下,从上面的矮山流下,溅到下面的青石板上,飞珠溅玉。

        “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将肚皮和袋子灌满就行了,洗澡还是免了,因为正如你所说的,这天实在是太冷了。”

        小白嫣然一笑:“我洗个手总可以吧?”

        自己去了溪水上游,将手儿放进了冰凉的水中,轻轻地洗,下面的男人也在洗,一样是洗手。

        刚才处理牛肉的时候搞得满手都是油污,现在在小溪边洗手的时候江寒有点发愣。

        来之前他已经想着想着的买东西了,不过到用的时候才发现,还是没买够,至少这洗洁精就没买。

        所以导致手也洗的不是很干净。

        “你来过这片森林吗?”小白开口了:“如果说没来过,我都有点不信。”

        “从来没有来过。”江寒微笑:“甚至连红江谷我都是第一次来。”

        “可你能够顺利地通过沼泽区,还知道这里有水。”小白说:“我十几年前来过这里,当时这里根本没有水。”

        “水的问题很简单,我只是听到了流水声。”江寒沿着石头而上:“小白,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从来没有提过你父亲,而你母亲恨男人。是不是你父亲。对不起你母亲?”

        小白缓缓侧身:“我问过你父亲吗?”

        江寒愣住:“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问?”

        “算我什么都没问。”

        入夜,沉默中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小白爬出帐篷的时候正好看到江寒收功,可惜她出来晚了,不然能够看到一些加了特效的东西。

        沉默了好久,小白起身:“走吧,现在不太远了。”

        江寒兴奋了:“今天天黑之前可以到达吗?”

        “明天中午也许可以,但今天是绝对到达不了,而且这天,怕是要变了。”小白看着天边一朵压过来地乌云,脸色微微改变。

        江寒也微微变了脸色,大森林中他可以说是无所惧,但有一个东西是他事先忽略地,就是天气。

        如果天气突变,下一场大雨,森林中什么地方可以避雨?自己淋一淋还无所谓,她怎么受得了?正如她所说的,这天好冷。

        森林中地深秋也许就是北国的深秋,平时晚上就是几度而已,就算这里是彩云,也到底还是不能例外,毕竟不是热带雨林。

        一旦下雨,恐怕温度更低。

        有雨了,火生不起来,衣服一湿,普通人没有人受得了。

        “我们看看能不能找个山洞树洞什么的,实在找不到的话……”江寒提出了建议:“今天不急着赶路了。”

        “好。”这个建议是如此的合适,“不过如果找不到,又该怎么办?”

        而且,很快小白有了新的问题:“森林里的山洞树洞,一般都是野兽占着。”

        “这有关系吗?”江寒不以为然:“我们一到,自然是将野兽赶走。”

        “我倒忘了。”小白轻轻一笑:“你可是一个打虎英雄,森林里的野兽虽然可怕,比老虎还厉害的并不多。”

        “这一点你可以时刻牢记。”江寒得意了:“毕竟这个想法可以让人放松。”

        森林是可怕的,最可怕的地方也许就是永远都能给人以失望,找山洞树洞这只是一个很简单地愿望,但这个愿望一样很难满足。

        走了大约三公里多地,路程是千难万险,四周有的是奇峰怪石,但硬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山洞,就在小白眼睛都望花了,准备改变思路在树上搭个帐篷的时候。

        耳边传来兴奋的声音:“你看。”

        小白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前面是一片空地,不过黑洞洞地,什么都看不清:“什么?”

        “洞。这么高的洞,不会有野兽,而且也绝对会非常干燥。”

        上了大约一百多米,几乎是手脚并用,小白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洞口了。

        很干净、里面居然只有青石板,一眼就望得到边,后面封闭,前面是几米高的坎子,野兽也不可能进得来,太理想了,小白笑了,丛林中能够找到这样理想的地方有时也是一种运气。

        刚刚钻进洞中,外面唏唏泣泣地声音已经传来,很快就是茫茫一片,江寒笑了:“我们的运气好象一直都不坏。”

        “运气也不是特别好。”小白也在轻轻地笑:“如果是特别好的话,今夜我们应该在月光下围着大火吃烤虎肉。”

        江寒嘴角扯了扯,她不会是真的信了那是老虎肉吧?

        “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你会不会唱支山歌儿?一个婆娘两个郎、老司机什么的。”这里是歌的王国,她一直没唱歌,江寒实在很想问问。

        “不会。”小白脸色阴暗了:“我不会唱山歌,从来都不会。”

        “这让人难以想象。”江寒摇头:“你们这里八十岁的老汉都会唱歌,你居然不会?骗人的吧?”

        “说了不会的。”

        “我还是觉得。”

        “哎。”小白大叫:“你到这里来,到底是找药的,还是找歌手?”

        她这一声大叫,江寒没有配合地作出激烈反应,而是平静地看着她,目光中带着几许探索,接触到他探索的眼神,小白回头了。

        这洞还是太小了,哪怕它适合于晚上住宿。

        但还是存在一个问题,这洞太小,小得两人呼吸相闻,洞口属于他的气息一阵阵飘来,小白悄悄侧身,他的侧面像就在眼前,正看着外面地无边雨雾。

        这森林中雨带着诡异的气息,但他却好象根本不在心头。

        对未来的担忧不存在,对无边的雨雾无惧色,是如此的淡然。

        小白心头地紧张感觉也在悄悄消逝,不知什么时候,她好象忘记了这是一座危险地大森林,明天会到达危险地白石谷。

        她眼前只有这一张平静地面孔,她地心里也一片安然。

        “好好休息吧。”洞口有声音柔和地传来:“今天你累了。”

        “你不累?”

        “我不同。”

        他不同,这的确是一个不同一般的男人。

        山村里有的是勇敢的男人,但那些男人的勇敢都摆在脸上,摆在过往地经历中。

        通过高谈阔论和豪言壮语向小山村的众人传递,他不一样,他好象根本不愿意提自己的勇敢,但他的豪气依然通过他淡淡的言语渗透。

        “再不睡,你明天怕是需要人背了。”虽然没有回头,但他地后背好象长了眼睛,能够关注到她两眼还没有合上。

        小白向他的背影瞪了一眼:“保证不要你背。”

        “这就好,我就担心到时候背你出大森林,你妈妈又拿大扁担打我。”

        黑暗的洞中传来噗哧一笑。

        “你冷吗?”

        里面的声音很轻。江寒心头微微一跳。冷又怎么样?你肯将你的被子与我分享不成?

        “肉都吃了,肯定有虎皮啊,忘记了?”原来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香艳。

        “我不冷。”

        怎么可能不冷呢?

        他穿的衣服根本不多,自己穿得比他多,缩在洞里面都冷,而且还多了一件毛被,但一个姑娘家与一个大男人就冷不冷这个问题多探讨好象也是一种失体统。

        没有再说下去,白天的疲劳慢慢地侵蚀着她的眼皮,她的眼睛慢慢闭上了,伴着微微地哆嗦。

        没睡着觉得冷,但一旦睡着之后,她没有了丝毫冷的感觉。

        一个春花遍地的草原上,天空有鸟儿飞过,突然,花丛中一个男人跳了出来,看着她笑,她转身逃跑,但双脚是如此的无力,突然,妈妈出来了,手中是一个大大的扁担。

        “妈妈。”小白一下子惊醒了,眼睛在黑暗中悄悄睁开,没有春天的花、没有花丛间的笑脸,只有黑暗的山洞,还有山洞外依然在下的雨,为什么这么温暖?

        她地手悄悄探起,一种毛茸茸地感觉从手指传来,她在那一瞬间,真的以为这玩意儿是虎皮了。

        不过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她累的睁不开眼。

        她的心里一下子热了,虎皮披在她身上,虽然她身上已经有了一层毛被,但这毛茸茸的东西依然披在她的身上,他呢?他难道睡着了,靠在洞边冰冷的墙壁上睡着?。

        不是吧,这么冷的天。

        小白想到这个的时候竟然一瞬间睡意全无,眼睛也一下就睁开了。

        只是睁眼之后她却没有看到江寒的身影,自己身上小被子上面一层,是一个厚厚的毛毯,这东西是哪来的?

        江寒又去了哪?

        小白有点担心,慢慢地她爬到了洞口,外面还在下着雨,黑黝黝的一片,只有这矮山下方有一点光亮。

        只是天在下雨,而雨中视线严重受阻,加上又是夜里,她看不清下面是什么东西。

        “江寒。”小白大声叫喊了一声,只不过没有什么动静。

        她有点着急,难道他丢下自己离开了?

        小白一想到这马上就着急了,都没去想江寒到底是不是真的把她丢在了这里,直接跳过了那个步骤,把江寒丢下她当成了默认选项。

        她现在想的是为什么他要丢下自己,是嫌自己累赘了吗?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5834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