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275章 夜下偶遇

第275章 夜下偶遇

        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说出来,她可以改的啊,这就是女人思维神奇的地方,很神奇。

        越想小白觉得越害怕,就越是急切的想要弄清楚下面是什么,只是人一着急很容易就会犯错。

        小白又是够在洞口看下去的,一慌整个人从山洞掉了下去。

        跌落山崖,是成为武林高手,走向人生巅峰的第一步,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但那都是扯犊子的,一般掉下去的都摔死了。

        小白惊叫声传出,整个人从石壁上掉了下去,这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个时候江寒睁开眼睛,走出了帐篷直接拔地而起,在空中接住了小白。

        灵力覆盖在身体周围,从空中落下,生生逼退雨水不能近自己身体一米范围,小白也因此没有湿身。

        落在了地上之后小白才敢睁开眼睛,不过她又错过了有特效的一幕。

        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江寒带到了帐篷中。

        出乎意料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小白已经猜不到江寒还有多大本事没有用出来。

        只不过看到眼前的场景,她还是愣住了,这是什么,这明明就是一个豪华的大帐篷。

        少说也有四十几个平米,就这种帐篷,拿到是凭空生出来的不成。

        小白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帐篷,里面放这个一个汽油灯,把整个空间都照的很亮,还有点温暖的感觉。

        除此之外,这帐篷里竟然还有盆子,水壶,几个很大的电瓶,电磁炉,这些生活用具一样不少。

        更为过分的是,这帐篷里还有一张很大的大床,上面铺着厚厚的垫子,不过被子还叠放整齐。

        小白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些东西怎么也不可能是凭空生出来的,除了做梦,已经没有办法能够解释了。

        或者说她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这都是真的,就像人体很多被动功能一样,疼痛了就闪避,实在承受不住的压力就晕厥。

        现在小白想象不到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只好逃避,安慰自己是在做梦。

        “好了,别愣着了,那边热水应该是好了,你自己倒了洗洗睡吧。”江寒自然知道小白为什么发呆,如果换一下位置,说不定他还不如小白呢。

        “这……”小白吃惊说不出话来,知道江寒开口了之后,她终于能够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这些都是真的。

        “刚刚我不就说了嘛,要是找不到山洞的话,就给你搭一个豪华帐篷。”江寒咧嘴一笑,谁管之前是不是真的说过这种话了。

        小白实际上睡着了不是很久,江寒是发现那个山洞中寒气实在太重,一般人如果在那种地方睡一晚上,那估计跟淋雨呆一晚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过小白实在是太累了,马上竟然就睡着了,于是江寒取出一张毛毯给她包上之后自己来到了下面空地。

        他在来之前可是有好好买东西的,也是想着想着的尽量买,到现在为止,除了有洗洁精没有购置妥当之外,还没发现有不周全的地方。

        本来他打算搭起了帐篷之后就把小白弄进来的,没想到这东西刚刚搭好,他刚想要闭眼运功,用灵力搞点事情,整出个空调的效果,没想到小白就出事了。

        不过到了现在,也算是平安务实,大家都好。

        小白已经有点不会思考了,她像个木头人一样,有点木讷,之后洗了把脸就钻进了被子里。

        好软好温暖,这真的是在大森林中?

        没有时间多想了,她只觉得现在更累了,沉沉地睡了过去。

        江寒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白竟然再一次醒了过来,这很不符合常理,累成这样应该是一觉睡到天亮才正常。

        小白向四周看去,看到了江寒盘坐在一个垫子上,他的脸上是如此的安详,小白悄悄地揭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用最轻的动作将旁边另一个被子披向他的身上。

        刚刚披上,这个男人突然手一伸,虎皮飞起,她的手被他抓住,捏得是如此的疼痛,小白一声痛呼出口。

        江寒的眼睛微微闪光,警觉的眼神陡然有了改变,变得充满温情:“小白。”

        “你捏得我好痛。”小白抽回了自己的手,脸上还有痛楚的表情。

        “对不起,我帮你揉揉。”

        揉揉?小白的脸在黑暗中悄悄红了,这成什么事?疼痛在羞涩的冲击下很快消逝:“不用了,你睡吧,我也睡了。”

        江寒有点莫名其妙,这小丫头怎么回事?

        帐篷重新恢复了宁静,小白再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已是黎明,清晨的阳光下,小白没有再动,她的眼睛甚至闭上了,也许是在睡一个最香甜的回笼觉。

        一个风雨之夜,一个迷失之夜,这一夜,小白睡得好香甜,但她的梦境却是如此的凌乱。

        梦中总会有一些她以前从来没有梦见过的东西,梦中也总会有妈妈的眼睛。

        这眼睛是如此的严厉,如果说这风雨之夜她还有寒意的话,无疑就是这双眼睛。

        江寒的眼睛也缓缓睁开,一睁开就碰到了另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中分不清有些什么复杂的含义,小白淡淡地说了一句:“如果我病了,你可以将我背出森林,如果你病了,你认为我能背你出森林吗?”

        这是一个永远都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翻过这道梁,前面就是白石谷。”小白缓缓地说:“现在我对你的承诺有了怀疑,我怀疑你是否真的会在山谷口退出。”

        如果是以前,她不会怀疑,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她知道了他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连老虎都能面对。

        光是一个胆大包天她还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但最关键的是他还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本事,有本事的大胆就有点难了,这是她的担忧。

        “我承诺过吗?”江寒淡淡地说:“你好象忘记了,一直都是你提出要求,我从来没有承诺过你什么。”

        小白的脚步停下了,狠狠地回头,江寒迎接她的目光,比较勇敢。

        “你如果真的想死,就去吧。”

        这目光中有无奈,也有愤怒,还有一丝难以明说的关切,看着这双复杂的眼睛,江寒笑了:“放心吧,不将你平安带出森林,我不会死。”

        “你说的。”这是一个好筹码,而且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就是我说的,你记着,如果你记性够好的话,你可以记一百年。”江寒脸上是轻松的表情,这表情让小白看着是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突然,一个巨大的响声传来,沉闷而又蕴含着巨大的威慑力。

        响声一过,低沉的回音从山峰处滚滚而下,又在山谷中久久徘徊,江寒与小白目光相对,都是震惊莫名。

        “什么声音?”

        “炸弹。”江寒的脸色严竣了:“如果还得加上一个品牌的话,我可以回答你是地雷。”

        “地雷?”小白更惊:“怎么可能会有地雷?”

        “跟我来。”江寒手伸出直接抓住了她地手:“从现在起,你不能离开我半步。”

        一抓住她地手,一股大力一带,小白身不由己地冲出几步,还来不及开口,江寒先开口了:“全身放松,除了双脚全身别地地方统统不用力。”

        身边有风吹过,两边地草丛滑向身,山峰踏在了脚下,树枝从头顶飞掠而过。

        风吹过。带着杀机,也带着莫名地激动。

        一如小白地心情,在他地手下她感觉到了什么叫脚不点地。

        感觉到了什么叫敏与轻灵,前面地树枝本就是迎面而来地。

        但就在到达她面前地一瞬间突然转向了左侧,树枝不会动,会动地是他。

        虽然速度不是特别快,但她突然惊讶地发现,两个人地移动居然全都是无声无息。

        这么灵敏地动作是进入战斗地状态,江寒进入战斗地状态远不是这么慢,他如此慢地原因只有一点。下面地每一步都得格外小心,地雷。

        既然已经点明了地雷,就意味着地面上地步步危机。

        有危机,但江寒也有不得了的手段,至少对于普通的世界来说,完全就是在开挂。

        只不过他依然有警觉,所以,他才会慢。

        一片密林之中,地上五颗人,几乎同时抬起头,脸上全是震惊。

        刚刚抬起,他们脸上地震惊又同时变成悲戚,一声音压抑的低呼贴地而来:“队长。”

        地上已没有队长,只有一支残肢,草丛里的鲜血一如他们五人同时变得血红的眼睛。

        “队长。”一名汉子一扑而过,紧紧抓住草丛中的半个身体,这身体是一个人的上半身。

        眼睛早已闭起,基本上不成人形,一声队长呼出,他的声音已经哽咽。

        “你的腿……”后面传来另一声惊呼,四双眼睛一齐盯在这名汉子身上,他的腿同样是摇摇欲断,右腿基本上只有一块极小的皮肉相连。

        “敌人马上就会过来。”一名汉子叫道:“我们撤。”

        “听老于的。”那个断了一条腿的汉子叫道:“你们赶快撤,我掩护。”

        “老曲,背起小刚,我掩护。”老于更正。

        “不。”唰地一声,一支枪突然出现在那个小刚手中,乌黑的枪口直指自己的太阳穴:“我数三声。你们再不撤我就开枪。”

        “小刚。”老于叫道:“你还是不是军人了?队长殉职,我代理队长,我命令你。”

        “二。”小刚的声音冰冷。

        “小刚。”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小刚,我可以救你。”

        声音陡然而来,场中四条人影同时一翻,卧倒,在卧倒的同时,唰地一声,只有一声,但四支枪同时指向声音地来源地。

        声音的来路有一条修长的身影,四支枪刚刚指出,这条人影突然一步跨出,只一步,他的影子立刻变得虚幻,但四支枪反应快速无比,再次转向,面前的一个小胡子脸寒如冰:“我没有敌意,可以救小刚的腿。”

        小刚地手枪依然直指自己的太阳穴,太阳穴上青筋爆起:“没时间了。”

        手指猛地一扣,这一扣让所有人全都心凉如水,为了不拖累队友,毅然自决,这个英雄的举动也就在这一指之间。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5869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