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287章 威胁

第287章 威胁

        “他难道不怕我们泄露机密?”有人不同意。

        “泄露机密?”小刚说,“我们就算泄露,又哪有人相信?也许他就是算准了我们不会盲目行动,才这么有恃无恐。”

        几个人面面相觑,全都没了主意。

        是的,夜燕杀人只是他们的判断,还远远没有上升到能让军区领导相信的高度,盲目地举报,又无法找到相关证据,一样动摇不了夜燕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也无法动摇他英雄地称号。

        “只有一个办法了。”小刚缓缓地说:“直接让那个人杀了他,他的证据我们已经掌握,因为他给了我们三百万。”

        老于站起:“今天午夜行动。”

        “你已经联系上他了?”小刚兴奋了。

        “无法联系他。”老于说:“但我们不能等了,草已打,蛇已惊,今晚必须开始行动,迟则生变。”

        “队长。”宋清微微一惊:“你……你想私自行动?”

        老于缓缓点头:“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们是军人,有军队的纪律,不能私自处决,但这个人不一样,不这么做。

        后果不堪设想,今晚之后,如果我们能不死,我会自己承担所有责任,与你们几个一概无关。”

        “不。”小刚站出:“拼着脱掉这身军服,换上囚服,我也要参与这个行动。”

        “还有我。”

        “我也参加。”

        四双目光相迎,全是悲壮。

        “很好,我们再来一次集体行动。”老于沉声说:“不管将来会如何,今晚我们都将无悔无怨。”

        午夜,天空阴云密布,几条人影在大树下站得笔直,大风吹过,落叶飘飞,是一种庄严的时刻,过了今夜。

        将是两个结局,要么,他们死,要么,告慰队友在天之灵,在心中留下一个永远的秘密而步入囚笼。

        他们好象忘记讨论一件事情:如果他们都死在对方手下,谁来继续完成这个铲除叛逆的任务?这个叛逆岂不是就此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不,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答案,会有人继续做的。

        这个人当然是他。

        他已经不愿意参与这件事了,没有人能强求,但老于固执地相信:如果他们四个人全都死了,这个人一定会重新站出来,与这个叛逆战斗到底,以他的手段,夜燕死定了。

        当然,这只是老于一厢情愿的想法,如果是江寒动手,要收拾他那是很简单的呃事情。

        如果能以他们四条命唤取他对国家的职责,这四条性命值。

        这只是他地想法,或许是四个共同的想法,但没有人提出来,一个都没有。

        清风吹过,前面地草丛沙沙做响,老于悄悄回头,身后没有身影,但前面的草丛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影子:“钱已经给了你们,你们还想做什么?”

        夜燕,依然是他。

        “你很守信。”老于说:“我们也不能对你失约,现在我可以将你作案的证据还给你,你也许绝不会想到,你作案时也会留下证据,说句实话,看到这个证据时,我也很吃惊。”

        一个包托在老于的手中,慢慢打开。

        夜燕鹰一般的眼睛盯在这双手上,当然也盯在这个包裹上。

        包裹扔向夜燕,夜燕手伸出,是接东西的姿势。

        以他的本事,别说是一个刻意扔出的包裹,就算是一把全速飞行的飞刀,他也不会失手。

        但奇怪的是,他失手了,包扔过去的时候,他还在原地,包离他只有三尺,他突然动了,一动就倒下,倒下之时,三声枪响突然响起,同时响起。

        子弹同时从他头顶飞过,而后面的小刚三人手中同时出现了一把枪,乌黑的枪口青烟袅袅。

        没有第二枪,因为面前根本没有目标,目标已倒下。

        一声低吼贴地而起,一条人影也仿佛贴地而过,人一掠过,草丛伏低。

        小刚大惊之下手中的枪陡然转向,刚刚转过,右手剧烈一痛,枪落地,跟着颈部一麻,全身一震之际,他看到了夜燕地影子。

        他已出现在另一个战友身后,两手同时一落,后面地戏他看不见了,因为他已倒下。

        截颈式,军中八技之一,他自己也会用,但又有谁见过这么快的出手?这么精准地站位?

        老于的身子已转过,转过之时枪在手,枪抬起之时,夜燕明明还站在宋清的身后,但枪一抬起,夜燕扑过来了,真的如一只燕子。

        扣板机,老于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地扣下了扳机,但这扳机扣不下去了,因为一根手指已塞进扳机处,如同突然之间插入了一根钢条。

        一股大力猛地传来,枪已离手,离手枪旋,旋转180度定位,唰地一声陡然指向老于的额头。

        老于已惊。

        已绝望是从草丛中突然浮现,手猛地一伸,仿佛完全突破空间的距离,一伸手就抓住夜燕手中地枪管,一抓住枪管枪口立刻转向,重新指向夜燕。

        夜燕的心陡然一收缩,手一松,枪离手,右手一起,直斩高个子的右颈,枪松手落,中间几乎没有时间差,但这个对手一回头,手起,夜燕右手之下不见敌人颈部,只有一只拳头。

        手与拳头将触未触之际,夜燕右脚飞出,指向高个子的小腹,高个子脚一抬,嗵地一声大响,夜燕整个身子飞起,在空中手一伸,抓住旁边的树干,一旋之下,唰地一声落在草地上,落地无声。

        他的脸上已有惊骇。

        而老于的脸上则是欣喜和激动。

        前面那个高大的身子缓缓从树的阴影下走出,脸上居然有淡淡的笑:“夜燕,果然好身手。”

        这当然是江寒,夜燕从老于手中夺枪,他从夜燕手中夺枪,夜燕夺枪地手法快如闪电,凭的是手快,而他夺枪凭的绝对碾压的反应和力量。

        夺枪看似分不出高低,交手两招,兔起鹘落,在旁人一眨眼间,两人已完成了第一轮的攻击,夜燕在空中翻身,退后三米,而江寒却是半步都不退。

        夜燕自然知道,他已经输了一招,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情?

        “飞刀奇人?”他地眼睛已眯成一条细缝,这也是他多年的习惯,在面对最可怕地敌人的时候,他就会是这种神态。

        本来象这样的小胡子绝对够不上他重视,但他偏偏感觉到了压力,沉重无比地压力。

        江寒脸上淡淡的笑容消失了:“好眼力。”

        已经被误会了很多次,江寒这次也懒得否认解释,不管那是谁的名头,先借来用用,也算给他涨点威望得了,就当便宜他了。

        只七个字,但老于的心猛地一跳:“真的是你?”

        江寒没有看他,他看的是夜燕:“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你小看我了。”夜燕冷笑:“没有你地帮助,这群乌合之众绝对不可能捉住将军,更不可能覆灭两个基地,既然知道你与他们地联系,凭你刚才的出手,我再认不出你来,就不叫夜燕了。”

        “我果然小看你了。”江寒沉声道:“既然知道将军是我亲手抓回来地,既然知道他们是我地朋友,今天我杀了你,你也不应该感觉冤枉。”

        “你真的能杀我吗?”夜燕抬头了。

        老于回答了:“我保证他能,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肯定能,你就认命吧。”

        夜燕根本看都不看他,他看的是江寒:“那么,你会杀我吗?”

        会,当然会。

        现在一切都已经明了,自然会杀。

        但江寒偏偏沉默了,他盯着夜燕鹰一般的眼睛,久久无言。

        老于一颗心悄悄提起。

        好半天,江寒突然叹息:“我当然不会。”

        老于的一颗心猛地沉底,一个巨大的恐惧突然浮现心头,他们为什么这样?他们暗地里有什么交易?

        天啊,如果这两个高手有了什么交易,自己和地上昏迷的三个兄弟死定了。

        而且永远都不可能有人知道他们的阴谋。

        “为什么不会?”夜燕目光极锐利,仿佛笔直地射向江寒心底。

        “你可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江寒缓缓地说:“这一切真的是你做地吗?你当然知道我问的是,杀将军、杀李君他们这件事。”

        “如果我回答不是,你会相信?”

        “只要你回答,我就信。”这句话斩钉截铁。

        “很好,果然是飞刀奇人。”夜燕沉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不是我。”

        “我相信你。”

        “你……你怎么能相信他?你。”老于嘶声叫道:“你忘了我们分析的证据?”

        “恰恰是你的证据让我产生了怀疑。”江寒沉声说:“你的证据中有一个最有力的成分,也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一点就是:他左手戴了手套。右手偏偏不带,而且在大街上弯腰用左手系鞋带,是吗?”

        “是。”

        “如果你是夜燕,你会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甚至一个普通的路人都能看出他的怪异?如果夜燕就是这种素质,他凭什么能做九十七件大事?相反,你列举地证据才真正是人人都能做的。”

        夜燕的眼睛亮了,他的眼睛本来就亮,此刻,就如同是天上的星星,是一种怪异的感觉。也是一种诡异的感觉。

        老于愣住了。但他还是有疑问:

        “这一天来,你不在,你可知道,他已经承认过了,现在是看不是你地对手。”

        “他承认什么了?”江寒回头:“老于,三百万不说明问题,我已经了解过,他这些年来执行的九十七件任务,国家奖励几百万并不过分。”

        “可他为什么昨天不否认?”

        “他否认你会相信吗?”

        “不信。”

        “既然不信,他又何必否认?”江寒淡淡一笑:“何况,你不信任他,他又凭什么非得相信你?”

        夜燕嘿嘿一笑,并没有说话。

        “可他还给钱?”

        “对于他而言,为了找出你的计划,三百万算得了什么?”江寒微微一笑:“是这样吗?夜燕先生?”

        “前面一段,你分析得半点都不错,但这一点你错了。”夜燕淡淡地说:“昨天晚上之后,我就知道他们并没有任何计划。”

        “为什么?”老于震惊了。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599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