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289章 踏歌送行

第289章 踏歌送行

        裤脚慢慢卷起,露出通红的一大片,江寒是真有点火气了,火热的大手按在她的小腿处,能量悄悄进入她的体内,红色慢慢消逝。

        “不痛吧?”

        没有回音,江寒抬头了,一双美丽地大眼睛正看着他,痴痴地看着他。

        “你已经没事了。”

        小白脸上飞起红霞,低头了:“谁说我腿断了的?”

        江寒愣住,不是你让人去叫我的吗?

        “你一直在我竹楼旁边,对吗?”

        明白了,某个小丫头片子假传圣旨了,什么是小白姐姐让她去的,根本是她自己自作主张,难怪一到山村立刻开跑,谁也不见。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住那儿了?这一点不用猜,必定是前几天她透露过。

        “江寒,江寒。”轻轻的呼唤中,带着一丝缠绵。

        突然,楼梯口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一来,小白猛地一推他,江寒自己反应当然更快,屁股一移,坐在另一边,离她五尺开外。

        妈妈出现了,手中是一个铜盆,铜盆中有热水,走近床边,热水朝地上一放,人已转身,蹬蹬下楼,一句话都没有。

        “你过来。”

        小白轻叫。

        “将脸擦一擦。”热毛巾抬起。

        “不用,你自己擦擦手吧,我走了。”

        转身下楼,后面有轻微地水声,是热毛巾掉进水中的声音。

        老妈妈站在桌边,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但身子明显僵硬。

        “阿姨。”江寒站在她身后:“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让她给我送一样重要东西的。”

        妈妈没有回答,“她的腿没事了。”江寒走向大门:“明天我就会离开这里。”

        妈妈依然没有回答,但腿已在轻轻颤抖。

        江寒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院子中,都好久了,小白的母亲还这样站着不动,楼梯口有轻微的脚步声,她依然没有动。

        “对不起,妈妈。”后面传来女儿的叫声。

        叫声一传来,妈妈泪水奔流,但她地手一抬,泪水立刻抹去,伴随着她冰冷地声音:“你如果再敢和他说一句话,就别再叫我妈妈。”

        “妈妈,我听你的,绝不再和他说一句话。”

        “我的女儿。”妈妈猛地回头,一把抱住小白,放声痛哭。

        她有她的苦衷,因为她看到了看出了江寒非池中之物,这样的人,自己这普通的女儿,又怎么可能留得住他在身边,与其让女儿永远伤痛,还不如早早让她断了念头,这是这些,她不能对任何说。

        到底那个凶手是谁,这件案子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突破口,江寒想不出来,他也没有过多地去想,有夜燕的承诺,他觉得自己可以放心.

        毕竟以夜燕的身手、以他的阅历、以他地精明强干、以他的威信,要做成这件大事,应该并不太难,起码比自己要顺手得多。

        夜燕。这也是他记忆深刻的一个人物,他看起来冷酷,但事实上骨子里一样有一团烈火,这团烈火也许就是他心中的一份责任与感情。

        而夜燕呢?他的另一面是什么?有没有另一面?

        窗外青江水缓缓流过,在静夜之中是如此的轻柔,月光如水,波光泛起,突然,一曲笛声从波光深处响起,是如此地轻幽,这声音一来,如春风在呼唤花朵、如月亮在呼唤星星,对了,就是呼唤。

        笛声划破夜的寂静,江寒拉开了窗帘,在他神眼之下,一条小竹排从上游飘然而下,上面有一条人影,隔着这么远,他的手猛地握紧了窗帘,是她。

        小白,她一袭白裙,站在竹排头,手中一支青色的短笛,吹出天籁之音。

        越来越近,她的面孔也越来越清楚,在星光之下,她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动人,满天星光落入河中,河中波光仿佛都在她一人身上,她就象是河神的女儿,也象是天使飘落河间。

        江寒敏感地注意到她的目光,她看地正是自己这个方向,随着竹排地顺流而下,她的眼睛也在悄悄转动,始终看地是自己。

        还有一百米,笛声停止,有歌声响起:

        “青江流处月儿明,随波一曲送哥行,一去不知几时见,阿哥莫忘阿妹情,南江口,翠竹楼,阿妹为哥夜梳头,青丝千万随风舞,恰似阿妹爱与愁,小沟头,小沟尾,五条沟边双泪垂,待得冬去春花,与哥白石看新梅。”

        竹排随波而去,歌声渐细,江寒身子一起,陡然从窗口跳出,这是三楼的窗户,但他身子一落,依然稳稳地站住,歌声中略有停顿,很快重新响起。

        竹排在江中悄然飘向下游,岸边一个男人一路跟随,两人之间相隔五米多,在月光下并排而行。

        歌声终于停止,小白身子转过,痴痴地看着岸边的男人。

        “小白。”

        没有回答,但她的眼睛在回应“要我也上去吗?”

        江寒目测了一下距离,要上去也许不是太大的问题。

        小白手竖起,作了个姿势,不准。

        “小白,为什么不说话?”

        依然没有回应。

        前面已是一个山嘴,山嘴将河中的流水分流,小竹排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方向,漂向河的中央,渐渐变小。

        终于消失。

        江寒站在岸边,久久地看着河水。

        什么意思啊?这里地某种规矩?夜晚可以放歌,不准说话,更不准近身?

        浪漫,他.娘的太浪漫了。

        五条沟村,已是清晨。

        黎明的阳光刚刚穿破迷雾,小白上了自己的小竹楼。

        一进竹楼她站住了,她妈妈坐在桌边。

        “妈妈。”

        “不准叫我妈妈。”妈妈扭过脸去了。

        “我,我没有违反妈妈的规定。”小白说:“我向山神起誓,真的没有。”

        妈妈转过身了,长长一声叹息:“小白,我知道你很聪明,可是你知道吗?你好傻啊,我的女儿,你为什么这样傻啊。”

        “妈妈。”小白轻轻抱住她的肩头:“妈妈,我也不想让妈妈伤心,可是……我……”后面的话说不出来,她流泪了。

        妈妈抱住了她。

        “我的女儿,你怎么办?妈妈一生受苦就罢了,你怎么办?。”旧面孔,又是一个年轻阳光的小伙子,皮肤十多天隐藏在颜料之下,终于重新见到了阳光。

        仿佛还白了一点点,胡子揭去了,头也自然地飘向了脑后,眼镜倒是留下了,就留在自己的包中,江寒又回来了。

        打开手机。

        好多短信。

        回到了红江谷之后,终于有了信号。

        其中不少是胖子来的,还有竟然是自己小弟的。

        江寒笑着一条一条看完了所有短信。

        这次行动算是圆满结束了,自己也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真的起作用。

        不过这是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再做打算。

        现在这边的事情算是解决了,这场旅行总得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不但结识了很多朋友,更重要的是体验到一次真正的战争。

        枪林弹雨,这都是大片中才会出现的桥段,这次他不但是经历了,而且还是其中的主导者,这种体验对江寒来说也非常难得。

        只是有点遗憾的就是对小白了,那是个不错的小姑娘,只可惜,他不能对她有什么承诺,更是不能给她什么承诺。

        最后她连自己联系方式都没有留下,天地之大,这一别很可能就再没有重逢的时候,这样一好,就让这一段缘分就此画上句号。

        就这么简单相遇,简单忘记挺好的。

  http://www.abcxs.com/book/10927/56000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