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01章 二哈的觉悟

第101章 二哈的觉悟

        邓阳眉头紧皱着,那头受了伤的白色头狼嘶哑咧嘴的对着身边两个士兵嘶吼着,凶狠的神色似乎想要扑上来将士兵活活咬死。

        邓阳答应过那头狼王照顾好这头半大的野狼,但是不代表着邓阳可以看着野狼伤害自己的士兵,如果这头狼野性不改伤到了自己手下的兄弟,那么不管这头狼多么的珍贵,邓阳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杀掉,毕竟在邓阳的眼中这头狼并不比自己士兵的生命重要。

        不过邓阳转过头看向那头野狼的时候,却微微一愣,只见那头野狼突然一缩脑袋露出惊恐的神色,狼尾巴都惊恐的缩在屁股底下,居然有种狗一般的感觉。

        然而邓阳不知道,野狼的心中对邓阳有着无比巨大的恐惧感,在它看来,这个神秘的人类能够喷出无尽大火,那种火好似天神怒,对于野狼来说已经留下了心里阴影。

        邓阳慢慢的向着野狼走了过去,这头半大小子必须要好好的调教一番,对于野狼来说,你必须让他怕你,只有他对你畏惧到了极致,那样才能够对你百依百顺,就像是狼群畏惧狼王一样,不是因为狼王仁慈,而是狼王那无可比拟的巨大力量,以及残酷的杀戮。

        任何一头狼王的成长都离不开不停的争斗,大自然中的优胜劣汰让那些弱小者只能够沦落在底层,而邓阳知道,他现在仅仅是因为放了把火在野狼的心里留下阴影并不是说让野狼对他惧怕了。

        不过这头狼王必须处理的,狼王是个好东西,单单那身上的白色狼皮就弥足珍贵,甚至比虎皮还要贵重,因为这样巨大体型的野狼实在是太少见了,而老虎在这个时代毕竟还不少并不算是稀有,但是看着惊恐的小狼,再看看那头狼王,邓阳不由的叹息一声。

        “好吧,看在你之前为了守卫你父亲拼死作战的份上,也看在狼王最后的舔犊之情上,我可不不破坏它的**将它埋葬。”邓阳思考了片刻最后还是放弃将这只狼王抽筋扒皮,毕竟他对于这狼王还是非常佩服的,虽然这只是只野兽,但是比很多的人都高尚。

        白色野狼抬起头看向邓阳,它根本听不明白邓阳的意思,毕竟它还不大对于人类的语言还非常的不了解,并不像它的父亲那样有着堪比人类的灵性。

        但是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两个人在挖着一个坑,紧接着就看到邓阳伸手将重达上百斤的狼王提了起来。

        顿时白色野狼的眼中爆出无尽的暴虐和仇恨,口中出一声嘶吼,不顾自己爪子上的伤痛扑向邓阳。

        邓阳眼中寒光一闪,一脚狠狠的踢向那头白色野狼。

        嘭!嗷呜!野狼悲鸣一声,他现在受了伤根本没有邓阳的快,压根就么能力躲开邓阳的攻击,只见邓阳的脚狠狠的砸在野狼的脑袋上,顿时将白色野狼砸出好几米远。

        不过就在邓阳以为这头野狼会知难而退的时候,谁知道那头野狼却一翻身对着他继续嘶吼,又一次冲了过来。

        邓阳知道这家伙不调教是不行的,当即扛着狼王的尸体迎了上去。

        轰!又是狠狠的一脚,野狼再次出一声悲鸣远远的抛飞,这一脚邓阳踹的很重,不过他没有想要伤害这只野狼,选择的部位依旧选择巨狼的脑袋,狼啊,铁皮铜脑豆腐腰,脑袋是最为坚硬的地方,虽然会让其剧痛但是不会伤到他。

        吼!被邓阳再次狠狠的砸到脑袋上白色野狼眼中闪过无尽的屈辱和狰狞,狼的脑袋也是有尊严的,一次次被邓阳踹在脑袋上这是一种耻辱,对于邓阳这种对狼灵魂上的赤果果的虐待,小狼异常的愤怒,身为狼王的子嗣,他必须要让这个人类知道,狼王一族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

        邓阳脸上挂起了寒霜,这头狼还真是不记打,居然又冲了过来。

        原本邓阳并没有向着现在来调教它,但是这家伙冥顽不灵的表现已经让邓阳愤怒了,因此邓阳索性将狼王的尸体丢在地上,大步踏出迎向野狼,今天他要让这头小狼知道怎样去了解他的意思。

        嘭!一声爆响,野狼出痛苦的嘶吼,邓阳一拳狠狠的砸在它本来张开的狼嘴上,剧烈的疼痛顿时让它闭上了嘴巴,但是随后邓阳一个鞭腿直接将野狼砸到了地上。

        看着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野狼,邓阳就站在它的身边,他到要看看这头野狼有多大的承受能力。

        吼!野狼颤巍巍的站起身,对着邓阳怒吼一声,虚弱的爪子缓缓蹲下似乎还准备对邓阳进行扑袭,但是就在他站起来的刹那,邓阳又是一脚过去。

        嗷呜!又是一声悲惨的嚎叫,野狼再次趴在地上,仇恨的看着这个人类。

        恩?邓阳看着野狼那好像要择人而噬的眼神,顿时怒了,走上去对着白色野狼的脑袋又是一脚。

        嗷呜!惨叫连连,邓阳一脚一脚不停的踢在野狼的脑袋上,打的野狼鬼哭狼嚎,甚至邓阳身边的人们都忍不住抬头望天,邓阳这样欺负一只刚刚死了父亲的小狼真的好吗?

        “服不服?”邓阳停下自己的脚,冷冷的看着自己脚下浑身颤抖着的野狼,这一顿暴打绝对不好受。

        嗷呜,吼!但是野狼并没有屈服,即便在地上颤抖依旧眼中充斥着执拗,好像意思是说不要以为暴力就能够让高傲的狼王一族臣服。

        “我擦嘞!”邓阳都快气笑了,这小家伙居然还敢吼。

        嘭!一脚踢在野狼的脸上,顿时野狼一声哀嚎,这个时候野狼都已经不敢还手了,但是却让邓阳哭笑不得的将自己的两只爪子抱在自己的头上,他好像也知道邓阳特爱打它的脑门,对于这个人类如此邪恶的恶趣它只能在心里不停的画着圈圈去诅咒,但是即便又挨了打,它依旧倔强的在眼神里闪过狼类特有的那种寒光。

        草!你作死啊!邓阳愤怒了,再次一脚脚的打过来,他现在和这头小狼怼上了,今天他就不信治不住这头野狼。

        “你个****崽子,老子训练新兵再倔强的家伙最后也被老子训得服服帖帖的,你特么的一头畜生居然还在死撑,老子就看看你能撑多久,啊,你能撑多久?”邓阳狠狠的打在野狼的脑门上,打的野狼叫声都变了味了。

        此刻的野狼心里是崩溃的,它现在甚至觉得自己死在大火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活着却要面对这样凶残的人类简直是他的噩梦,可是经受一次又一次打击,野狼心里其实也在动摇,是臣服那,还是臣服那?

        嗷呜……突然野狼大声的嗷嚎一声,好像那种在巨大的威胁下不得不屈服的悲哀吼声,他躲开邓阳的腿,四肢半蹲在地上疯狂的往后缩着,脑袋更是耷拉在地上,尾巴居然高高的扬起居然还摆动了几下。,

        卧槽!邓阳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了,怎么把一头狼王子嗣给打的变成了狗了,不过看着这头野狼不停的出悲鸣加上脑袋一直耷拉在地上,尾巴在很不自然的摆动,他知道这头野狼已经服软了,当即露出笑容。

        “小样我还治不了你,好了既然你已经服软了,现在我给你起个名字,你以后就叫二哈了,给老子记住了啊?”邓阳蹲下身子对着野狼出声说道。

        吼?野狼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眼邓阳,似乎不明白邓阳的意思。

        但是一看到邓杨那恐怖的眼神立即惊恐的伸出舌头,露出一丝讨好的神色不停的点头,好吧这家伙是邓阳给吓得够呛,连狼的尊严都已经丢弃了,每每看到这头巨大的野狼摇动着尾巴,不但是邓阳甚至是秦颖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样子简直是太萌太可爱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霸气。

        恩!邓阳满意的站起身来,随后再次抓起狼王的尸体。

        嗷呜!野狼出一声悲呼,看着邓阳提起自己的父亲他还是忍不住出一丝吼叫。

        哼!邓阳冷哼一声转过头,野狼顿时吓得浑身颤抖往后一退,生怕这个恶魔一般的恐怖人类再次对他进行摧残。

        不过邓阳这次并没有打它,而是转过身提着狼王的尸体走向远处已经挖好的大坑,临走了他看向那只野狼,叫声:“二哈,快来,你特么的是狼王唯一的子嗣,麻蛋葬礼你不参加啊?”

        然而野狼依旧愣在那里,傻愣愣的看着邓阳根本没有明白邓阳的意思。

        邓阳脸色微微一变,虎着脸走向野狼。

        嗷呜!野狼一声哀鸣,忍不住后退,因为它知道这个男人又要揍他了。

        嘭!邓阳一脚揣在野狼的身上,打的野狼在地上翻滚了一圈。

        但是这次野狼除了哀嚎没有一丝的抵抗,在野狼看来,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他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既然不能够抵抗那就享受吧,因此他只能抱着自己的脑袋做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又是一顿暴打,不过这次邓阳下手不是特别重,毕竟这头狼已经被揍了那么长时间了,再打下去他还真怕把它给打死了。

        野狼在邓阳停手之后才放下自己脸上的爪子,一脸惊恐和不解的看向邓阳,实在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又要揍它。

        邓阳蹲下身自,指着野狼的鼻子说道:“我再说一遍,你叫二哈,二哈,你懂吗,叫二哈就是叫你。”

        嗷呜!野狼不明所以。

        啪!邓阳一巴掌砸在野狼的脸上:“二哈,叫你二哈你就立即给我响应。”

        “二哈?”

        啪!

        嗷呜!

        “二哈!”

        啪!

        “嗷呜!”

        “二哈……”

        嗷呜!接连好几次的殴打,在不久之后名叫二哈的野狼终于明白了邓阳的意思,邓阳只喊了他的名字还没打它,它就嗷呜一声一声惨叫,很显然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了、

        邓阳看到这个小家伙已经上道了,当即露出一丝笑容,提着野狼来到坑边,再次叫了声二哈的名字,不过让邓阳没想到的事情却生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399/4558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