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92章 恶鬼的世界

第392章 恶鬼的世界

        因为他现自己手上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冷。

        松川佐太郎不由的露出惊恐的神色,他转过头看向吉见度布,却现之前还在呼噜震天的吉见度布已经歪着脑袋,胸膛再也没有一丝起伏。

        松川佐太郎伸出自己的手指放在对方的鼻子上,脸色瞬间大变,吓得他赶紧将自己的手指伸了回来,因为他现最放的呼吸已经没有了。

        “八嘎……八嘎……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松川佐太郎脸色惊恐无比,就这样一个士兵就在他的身边丢掉了生命,而且是睡死过去的。

        这太奇怪了,一个原本好好的士兵突然间跌倒在地上,随后就睡着了,但是睡着了也就罢了却很快的死掉了。

        这简直是太恐怖了,似乎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慢慢向着他们扑过来,一个看不见的魔鬼正慢慢的将一个个鬼子兵杀死。

        松川佐太郎的脸上露出无比恐惧的神色,紧接着撒腿就往前跑,他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他要和更多人的呆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感到一丝安心。

        可是他越是往前走,就越觉得恐惧。

        因为时不时的会有一个鬼子兵倒在地上,紧接着出一声声的鼾声。

        松川佐太郎用力的咽了口唾沫,慢慢的他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那就是这些呼噜声和平常的时候非常的不同,因为葫芦的声音不是响亮,而是显得异常的困难,更像是在拼命的进行呼吸。

        猛然间他的脸色一变,他明白了,这些人之所以会这么奇怪的死掉完全是因为窒息而死的,但是这又更加让他疑惑和恐惧了,因为他不明白对方究竟用什么方法使得他们不能呼吸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松川佐太郎看到身后远处忽然忽明忽暗,不由的转过身来,这一看可把他吓得半死,差点尖叫出来。

        因为在她数十米外的地方,那一堆堆的篝火就好像遇到了强风一般忽明忽暗,火苗也一会小一会大似乎向他们的士兵一样在挣扎着。

        猛然间松川佐太郎的脸色突变,因为远处的几个火堆突然秒掉了。

        而与此同时倒下来的鬼子兵也越来越多,松川佐太郎也有点感觉自己呼吸越的困难,似乎有看不见的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快逃!”

        这是松川佐太郎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他想要尽快逃离这该死的地方,只有逃离这里才能够不被这看不见的东西杀死。

        可是越往前走,越是现,还有这一个个的士兵倒下,似乎不管他们怎么挣扎最后都逃不开死神的魔爪。

        啊……

        一声惨叫,一个鬼子兵双眼瞪圆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脖子,努力扯开衣襟想让自己能够呼吸的更加顺畅。

        鬼子的手指在脖子上疯狂的抓挠着,似乎想要以此抠破自己的喉咙,让空气进入。

        一道道支架造成的抓痕在脖子上异常的显眼,即便鬼子兵的皮肤都比华夏国人的黝黑一些,但是依旧能够看到一道道通红的印记。

        不过就在这时候,忽然松川佐太郎的双眼猛然一瞪,只见到一个鬼子的基层指挥官正拿着一把小太刀死死的凝视着。

        而在那个鬼子指挥官的身边汇聚着十几个鬼子兵,这些鬼子兵依靠在地道两边的土墙上,双眼无神的盯着那个拿刀的鬼子指挥官。

        那个鬼子叫山野单八郎,是他们联队中比较出名的中队长,一直以来桀骜不驯,屠杀华夏国百姓的时候更是曾经一天内用武士刀砍死了七八十人。

        然而这个丛灿的屠夫现在却浑身在颤抖,双眼瞪圆露出惊恐无比二蛋神色。

        口中不停子啊叫着饶命,救命,魔鬼等胡言乱语。

        山野单八郎神情恍惚,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家乡,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看到了自己已经三岁的儿子,看到了那一个个稻田。

        但是很快他却一瞪眼,眼中露出无线的惊恐。

        一个个浑身是血不成人形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哪里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有三四十岁的壮年,还有这一个个七八岁的孩童,而最为恐怖的是几个孕妇。

        几个浑身上下满是腐烂碎肉,血肉模糊的孕妇对着他不停的笑,而猛然间他不由的出一声惊恐无比的惨叫。

        因为他看到那个孕妇的肚子猛然间身处一个锋利的手掌,手掌上有着血红色长长的直接,每一个直接都如同锋利的刀刃将孕妇的肚子打开,一个脑袋上半部分已经如同烂泥一样低垂下来的婴儿从里面爬了出来,出一声婴儿的啼哭。

        紧接着那几个从夫人独立自自己爬出来的孩子冲着山野单八郎嘻嘻嘻嘻的笑了起来,一双双诡异的绿色眼睛盯着他露出无尽的寒光。

        “魔鬼,魔鬼,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山野单八郎神经兮兮的大喊着,不停的出一声声的惊叫声。

        紧接着松川佐太郎就看到山野单八郎将自己的短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似乎被某人控制了一样不停的在自己的脖子上磨啊磨,锋利的刀刃慢慢的深深嵌入他的脖子里,鲜血如同流水一般用了出来,很快就将山野单八郎的身体染成了血红色。

        但是山野单八郎就好像没有知觉一样,嘴里呜呜的冒着鲜血,但是手上的刀锋却没有丝毫的停留,反而是猛然加大力量。

        唔!

        最后一声痛苦的呻吟,山野单八郎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还剩着一点皮肉筋脉和脖子相连。

        一颗脑袋在自己的肩膀上晃荡,由一片皮肉和自己的脖子连接,就那样如同风铃一般晃荡着,而山野单八郎的短刀还捏在他已经不能动的手上。

        松川佐太郎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因为他看到那山野单八郎的脑袋正冲着他笑,而还眨了眨眼睛。

        猛然间山野单八郎冲着松川佐太郎张着嘴动了两下,随后脑袋啪啦一声掉在了的地上,翻滚着咕噜噜的滚到了松川佐太郎的身前。

        “八嘎!”松川佐太郎被这场景吓得连忙后退,猛然间现自己的下部一阵湿热,竟然是直接吓得尿了。

        而此时他才现山野单八郎的脑袋之所以掉下来,是因为之前看着他的一个鬼子兵上去将他的脑袋直接砍下来的。

        而随后那个鬼子兵也一样拿起了短刀开始不停的在自己的脖子上划来划去,而且嘴中还喊着天皇是魔鬼,魔鬼。

        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如果在平时,松川佐太郎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武士刀拔出来,随后将对方劈成两半,但是现在他却没有那种勇气,因为他看到对方正在将自己的脖子划开,就好像鬼上身一样。

        与此同时他还注意到越来越多的鬼子兵汇聚过去,一个个目光热烈的看着那把沾满了鲜血的短刀。

        松川佐太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此时似乎这把刀有了无比神奇的魔力,吸引着这些鬼子兵一个个走上前去自杀。

        很多的鬼子兵都无法将自己的脑袋砍掉,而下一个拿着短刀的鬼子兵就会帮助前面的一个鬼子将最后剩下的一点皮肉格调。

        一个个鬼子兵就好像是排队吃饭一样排着队等死,一个人死掉了,另外一个人就接着走过来拿起短刀。

        这场景太诡异,太恐怖,松川佐太郎忍不住出一声惊恐的惨叫,随后向着前方的大部队狂奔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回过头,只见后方百来米外的通道里一盏盏煤油灯以镁十秒一盏的度灭掉,而每当一盏煤油灯秒掉之后那一片漆黑区域里再也没有了任何声响。

        他知道一定是那些鬼子兵全部都死,而那无尽的黑暗就好像是魔鬼一般,一旦悲戚覆盖,就进入了地狱深渊。

        “八嘎,魔鬼,魔鬼!”宋传孝太郎不由的嘶吼起来,随后惊恐无比的向着远处狂奔,他怕了,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狱,在这里到处都是魔鬼。

        他现在甚至感觉,这就是一个通往地狱的入口。

        什么华夏国部队,那在他看来不过就是幻觉,这里本身就是死在他们手下数十万华夏国百姓冤魂所在的地方,现在那无数的恶鬼已经来索命,那支所谓的部队一定是恶鬼变化而来,故意吸引他们进来的。

        然而宋传小太郎现在感觉到无比的恐惧,他的长官秋山充三郎也一样无比的惊恐。

        因为在她的身后,一个个士兵倒在地上,越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多的人倒下,而更加让他惊恐的是一个个鬼子兵自杀的样子简直是太吓人了,现在他已经顾不了什么部队士兵了。

        他现在只想要自己能够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而他的身边此时还有这上千的鬼子兵,这些士兵的中有四五十人拿着手电筒,而那些拿着火把的士兵手上的火把也早就已经熄灭掉了.

        “继续前进!”已经没有了退路,秋山充三郎现在根本没有了背的选择,只能够带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们早一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是慢慢的他喀什现有些不对。

        哎呦!

        一声痛呼,一个走在前面的鬼子兵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而前方更是已经一片漆黑。

        如果不是有着手电筒的存在,他们几乎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

        而更加诡异的是他们身后还有这几个火堆燃烧但是前方已经没有任何光亮了。

        “八嘎怎么回事?”秋山充三郎以为自己的部队遇到了华夏国部队制作的陷阱立即带着人走到前面想要看看情况。

        然而当手电筒的光线照过去的时候,所有的鬼子兵都出一声惊呼,同时还有着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紧接着所有的鬼子兵的脸上都升起了绝望,一些鬼子甚至露出惊恐的神色。

        因为在他们的前方居然满地都是尸体,趴着的躺着,靠在墙上,还有一些已经失去了脑袋的。

        满地都是粘稠的血迹,几乎将这片地道染成了泥泞的血红色。

        然而死人不是让他们最为害怕的事情,他们害怕的是这些人居然是之前落队的那些鬼子兵。

        “晚了长官,这是迷宫,是迷宫!咱们又回来了。”岩井广野的脸上露出惊恐莫名的神色,声音都有些颤。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通道?”秋山充三郎转过头有些颤抖的问道。

        岩井广野摇了摇头:“旅团长阁下,咱们来的时候一直是手电进行开路根本没有现其他任何一个通道。”

        “不可能,咱们刚刚是往回走,之前咱们进来的时候有着那么多的地道现在怎么可能没有?”秋山充三郎感觉到一丝不可置信,因为他们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有这那么多的洞口,他手下的士兵正是从一个个不同的地道中走出来的,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出去的通道?

        “八嘎,一定是你们看错,一定是你们看错,快,数一数咱们还有多少人。”此时的秋山充三郎已经快要崩溃了,而且虽然看不到后方的情况,但是内心里一种恐怖的感觉告诉他,六千余士兵现在可能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果然岩井广野派出几个还能够撑得住的鬼子兵过去查看一下情况,这一看顿时将他们吓住了。

        “旅,旅团长阁下,还,还有不到一千人。”岩井广野浑身都在颤抖,他们居然死伤殆尽。

        “八嘎,这个鬼地方,一定是支那人做了手脚,八嘎,可恶的支那人,定然是释放了毒气!”秋山充三郎双眼血红,他认为这一定是华夏国部队在搞鬼。

        然而这样的猜测即便是他自己都不会去相信,因为华夏国的部队即便是释放毒气,那么也该有味道,毒气会产生什么样的景象他们都是清楚的,暗中东西他们是在东北做过实验的,尤其是在高丽,以高丽人做过更多的试验。

        那种毒气都是有着各种颜色,而且味道极其呛人,但是现在他们不但闻不到呛人的气味,而且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至少现在这个时代是没有这样的毒气的。

        而且即便是华夏国人做了手脚,但是在他看来也根本不可能将原本众多的地道给莫名其表搞得消失掉了,这样的能力在她看来根本不应该是人类所能够做到的。

        不过也就是在整个时候,忽然一个鬼子兵大声的喊叫起来,似乎现了什么东西。

  http://www.abcxs.com/book/13399/4558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