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5章 震慑

第5章 震慑

        他一怒,真是鬼气森森,屋内温度疯狂地下降,冻得我身体都麻木了。

        我挤出笑脸,大丈夫能屈能伸,做一行地就怕胆子小,“哥哥是觉得冷,想要活动一下。你拍皮球不好玩,我教你个好玩地。”

        胖娃娃又笑了,眼珠子变成一片漆黑,挥着小胖手,屋内顿时冒出七八簇幽幽鬼火,飘来飘去,“哥哥不冷,不冷。”

        我起来动动僵硬的手脚,和胖娃娃玩起了丢球的游戏。估计是没人和他玩,胖娃娃咯咯笑,把女人脑袋丢来丢去,然后屁颠颠地去捡回来,玩的不亦乐乎。

        我丢的手都酸了,他不叫停,我也不敢说不玩。

        最让我心寒的是,我手里的女人脑袋睁着眼,咧着嘴吧,好像还在笑。有时候还会嘟囔几句,“轻点,别砸我的额头,嗯,撞到后脑勺了。”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几次想要丢开,又怕惹怒了小鬼。

        就这么丢来丢去,忽地外头传来叫声,公鸡打鸣,天就要亮了。女人的无头尸体走过来,拿起脑袋装回去,“天亮了,走了走了。”

        女人伸手进嘴里,拔出一个血淋淋的牙齿,放到桌上。胖娃娃抱住我的腿,冻得我快僵了,”我以后还来找哥哥玩,哥哥玩。“

        我哪敢得罪这个小祖宗,急忙点头答应。他学着女鬼,从嘴里拔牙齿给我,咯咯笑着被女人抱走了。

        等到她们出门,我整个人都软了,呼呼喘息,又有些兴奋地拿起鬼牙。这可是好东西,是鬼怪身上唯一的实物,阴气十足,常人无意中拿到会冤魂上身,被鬼气害死。

        我家的香能镇魂度鬼,其中一味重要材料就是鬼牙。

        送走母子鬼,我急忙来到神龛前。黑幽幽的小洞内摆着一尊神像,盖着红布。我小时候调皮,想要揭开来,别他拿藤条连掌心都打肿了。爷爷让我别揭,只说时候到了,我自然清楚。

        净手后,我拿出一根红香,敬在神像前。

        “岳显真官四方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恭请天君,急急如律令。”

        香烟飘散,将一屋子的鬼气祛除干净,透着一股子桃香。我拿了艾香,放在墙角熏染,然后拿起一柄红头扫帚,来来去扫三下,地上黑血就消失不见。

        我拿了艾叶烧水洗澡,回到里屋补觉。等到下午醒过来,打了个喷嚏,果然还是感冒了。这是和小鬼待得久了,外邪入侵,阳火被压的缘故,吃感冒药也没用,还得补点固本培元的东西。

        我在柜台上砸核桃,嘴里吃着红枣,电话又响了。

        “喂,光叔啊,怎么啦?”

        电话那头光叔急的不行,“小李,你昨天拿来医院的香没问题吧?”

        “说啥呢,我跟你又不是头一次交易,哪一回出错了。在医院里,韩老爷子就被我送走了,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我有些生气了。

        “你别生气,快来殡仪馆,韩老爷子出事了。”

        一具尸体,还能起什么幺蛾子?难道是真诈尸了?电话里说不清楚,陈光让王禽来接我。殡仪馆离鬼街不远,搭车就十几分钟。王禽脸有些黑,精神不好,跟我抱怨韩家的丧事不好办。

        到了殡仪馆,几辆灵车进进出出,大门口趴着个破烂男人,面前摆着碗在乞讨,也不怕被车轧伤。我走过去,现他断了个胳膊,拿了几张钞票丢进他碗里,“挪个地儿,到别处去乞讨。”

        王禽停好车,“你跟谁说话呢,快点进去。”

        韩老爷子停尸在松鹤厅,里面摆着许多花圈,都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送来地。韩家人看到我来,目光不善,光叔被揍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都肿了。

        韩家那个黄毛冲过来要打我,“你这个骗子,给我家招灾惹祸。”

        我眼睛一瞪,身上登时冒出一股煞气,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先是一僵,然后脸色白,额头涔涔冒汗,嘴里嗫嚅,“我,我,我打。”

        韩老大拍着儿子肩膀,把他弄醒,“你既然有本事,就来看看吧。事情要是办砸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见儿子还迷糊,他啪啪摔了两个巴掌,愤怒地看着我。

        我的摄魂术只能吓唬吓唬胆小地和气势弱地,他久居高位,我这招就不太管用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