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24章 秦大

第24章 秦大

        腥臭的黑血洒满门前,大兔子把尸体丢出来,后面的兔子疯了样上来,把同类给吃了干净。

        大兔子摸出个符纸,沾满了黑血,嘴里出恶毒诅咒。诡异红光闪过,两只兔子魂儿被吸进符纸里,兔子贪婪地把地上的血吸了干净。然后我看它把符纸贴在台阶上,拿了个树叶一遮,这才领着兔子们跑光了。

        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布置了一个陷阱,准备暗算隔壁那个汉子?

        临走前,大兔子忽然看了我眼,眼神诡谲中带着一丝威胁。

        我一缩脖子,回到屋里继续念经,闲事莫管,闲事莫管。

        咚咚咚,门又被敲响了。我凑过去,外面站着个赤条条的婴儿,肥嘟嘟地,这不是当时抱我腿的那个小鬼吗?他怎么来了?

        他咚咚地敲门,见我不开门,哇哇哭起来,“哥哥开门,哥哥救命,救命啊。”

        小脸上沾满鼻涕泪水,哭的十分凄惨,让人动了恻隐之心。这么大的娃娃,本应该在襁褓里被家人疼爱,却过早夭折,连投胎都不成,实在是可怜。

        我这个人心容易软,最见不得那些可怜可悲的事情。

        “你有什么事说吧。”

        “呜呜,有人要抓我去吃掉,哥哥救我,救我。”小鬼哭的更难过了,荒野里跑出来几个恶鬼,“在那儿,捉住他。”

        我有些迟疑,救不救他?他可是要吃我地。

        灰暗的雾气里忽然传来一道笛声,呜咽幽怨,像是女子的啜泣,我一听到笛声,就觉得脑袋里有些迷糊,看着屋外的小鬼格外可怜,身体自地给他开了门。

        嘎吱,门开了。

        小鬼跳进来,抹着眼泪,“哥哥,谢谢你,你在帮我个忙吧。”

        “什么,好的啊?”这个小鬼好可怜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一定要满足他的愿望。

        “我肚子好饿,你让我吃了吧,”他眼神变得狰狞,张大嘴巴,露出一口尖锐牙齿。我像是呆了,居然主动伸手给他啃。

        “不准吃,我要好好炮制他,把他做成最美味的菜肴卖个大价钱。”

        胖老板跑过来,眼神恶毒,小鬼和几个恶鬼都听他的命令。一个西装青年走出来,面容英俊,手里拿着个笛子。

        胖老板对他很客气,“严先生,多亏了你帮忙,要不然可没这么容易骗他开门。”

        青年嗯了声,态度有些敷衍,他说道:“你没骗我吧,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是,我看到瑶姑娘出去了,她平时只打伞,你要的东西肯定还留在屋里。你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做的干净,谁也不知道这里生过什么事情。”

        青年有些谨慎地进了屋,忽然哈哈笑起来,他冲出来,怀里抱着八卦镜和铜钱剑,喜滋滋道:“终于让我找到了,文王八卦镜和铜葫芦剑都归我了,哈哈哈。”

        笛声刚消失,我就清醒过来了,只是身体麻痹,动都动不了。

        看着青年贪婪地把东西拿走,我急忙叫道:“那是瑶姑娘地,你别拿,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地。”

        “哼,被你看到了,那就留你不得,”他拿出一张符纸,朝我额头贴落,“我这丧魂符,专治各种恶鬼,保管你魂飞魄散,绝没有投胎的可能。”

        我心里一阵绝望。

        “呔,哪里来的毛贼,敢到爷爷家里闹腾?看我不斩了你们。”

        远处传来大叫,哧溜破空,青年出惨叫,一根羽箭射穿了他的手臂。荒野里摇摇晃晃地走出个身影,提弓拿箭,朝这边过来。

        “是秦大回来了,”胖老板有些畏惧,转头就要跑。

        青年厉喝道:“有我在,你怕什么?给我上,谁要是跑了,我就让他魂飞魄散。”他收起丧魂符,嘴里念咒,烧了符纸,出一道黄光,让群鬼都变大了几分,更加凶恶。

        秦大晃悠悠来了,满脸通红,还有些迷糊,像是喝醉了。胖老板有了信心,领着一群鬼去围殴他。这醉鬼虽然不清醒,但是箭术厉害,一箭一个,没有落空。

        四个鬼被他射成青烟,胖老板拿着一个鬼做护盾,狡诈地逼近,朝他扑去。

        秦大往腰里摸,抓了个空,迷糊道:“哎呀,剑给忘了,还在屋里头。”说着,就被几个鬼给淹没了,扭打成一团。

        好在他拳脚功夫不差,挨了揍更激了凶性,嗷嗷大叫。

        青年拿起笛子,又开始呜呜咽咽地吹奏,秦大顿时受到了影响,整个人手脚变慢,被胖老板按在地上不能动。

        他咧嘴邪笑,拿着丧魂符往秦大头上贴去,嘴里还啧啧着故意惋惜道:“还是个青眼鬼,真是难得。要不是被你撞见了,我就把你收为鬼奴,真是可惜。”

        我心里升起一股怒气,等他背对我时,一下扑上去,掐住了他的喉咙。

        “不,不可能,你怎么还能动,呜呜,”被我掐着喉咙,连打几计老拳,他的肉搏能力比起法术差得多,连还手都不成。

        没他笛声牵制,秦大迅反败为胜,把胖老板打得逃之夭夭。

        青年忽然把一张符贴我身上,仿佛利剑穿心,剧痛撕扯这身体。他爬起来,狼狈地跑进了荒野里。

        秦大急忙过来,抓着符纸一撕,诡异青焰烧的他半条手臂都变成飞灰。这汉子倒硬气,硬是一声不哼,把我抬进了房间。

        “哎呦,我的药呢,奇怪,这不是我家啊,”

        这秦大真是喝高了,连门都进错了,这是瑶姑娘的家,你家在隔壁呢。我痛的浑身颤抖,整个身体都变得虚幻起来,仿佛要消失的样子。

        “小兄弟,你没事吧,哎呀,怎么办,你的魂要没了,我不懂法术救你啊,”秦大急的团团转。

        魂魄要消失了?我喘着气,嘴里呢喃道:“哥,快来救我。哥,快来救我。哥,快来救我。”因为声音太小,就像是小猫在叫唤,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

        就在我脑袋变得晕沉的时候,一股风打着旋冲进来了。

        先是静默片刻,里面传来个愤怒的声音,“这才一天功夫,你怎么搞成这样了?是谁动的手,我要把他撕成碎片,魂魄打进幽冥地狱。”

        我脑袋一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冰凉感顺着喉咙往下滑,十分舒服,我大口吞着,感觉身体好像舒服了点。

        “快念经,念经啊,你哥让你快点念经。”

        念咒,我有些迷糊,只记得善衡守序经,越念就越清醒,脑袋变得清明起来。

        秦大欢喜道:“总算醒了,你也太大意了,被那个道士给打中了。你现在可是魂魄,符纸的杀伤力可大了。要不是你哥教了我一个法子,你就完蛋了。”

        “我哥呢,他人呢。”

        秦大说道:“他说让你安心待着,什么都不要想,他要先把你给弄上去。”说到这儿,他兴奋道,“原来小兄弟你还没死啊,真是稀罕,活人也能到鬼蜮来吗?”

        “哎,被一个女鬼给害了,”我把事情说了一下,谁知道竟然惹得秦大勃然大怒,喝道,“果然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就会来害人。”

        我打听他的来历,秦大没啥心眼,竹筒倒豆子跟我说了。

        原来秦大是四百多年明朝后期的一个将领,弓马了得,作战凶猛,被屡次提拔。他常年在外带兵,没想到家里的妻子居然和一个受他恩惠的书生勾搭上了,在他酒中下药,把他毒死后,侵占了家产,连老母都被赶了出来。

        他死后气愤不过,逃脱了鬼差追捕,化作恶鬼,把那对狗男女都给弄死了,这也触犯了阴曹法律,失了投胎机会,辗转漂泊百十年,最后在鬼雾林安了身。

        “你还认得那个女鬼吗?下次我一定替你把他撕成碎片。”

        秦大拿着黑乎乎的丸子往我嘴里塞,吃下去后,身体就变得舒服了。只是肚子里太撑,像是条泥鳅钻来钻去地,我急忙念咒,胃里才瘪了下去。

        “这是什么?”

        “你哥说你伤了魂魄,还阳后也是短命易折地,必须先把魂力养起来。他教了我一个法子,出去抓了恶鬼打散,做成鬼丸子给你吃。等你吃上七八十个恶鬼,魂魄就能复原了。”

        我听了,胃里翻腾,差点吐出来。

        秦大可不管这些,一个劲儿地往我嘴里塞,还喜滋滋道:“你吃,吃完了还有。我出去给你抓鬼,抓来喂你吃。”

        我心里感激,向他道谢。

        秦大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红脸道:“小兄弟,你哥是个有本事地,你能不能跟他说说,把我也弄上去?”

        哈?“你想还阳?”

        “不,不是,”他急忙摆手,“做鬼比做人痛快多了,我才不要还阳,再说我的身体早烂光了。我听后来的鬼说,现在上面可好玩了,好多稀奇的玩意儿,我就想上去看看,听说还有几十种烈酒,真想尝尝看。”

        我看他嘴里哈喇子都出来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

        “嗯,我会跟我哥说地。”

        等我把最后一个鬼丸子吃掉,屋里挂起旋风,简直是踩着点儿出现地,传来了我现在最想听到的声音。

        “傻弟弟,我来接你回阳世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