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26章 真相

第26章 真相

        林鹭话音刚落,外面冲进来几个干警,过来扭我的胳膊,“李霖,你涉嫌谋杀韩家少爷,跟我们走一趟。”

        洛风啸站出来,一敲他的手,就痛的这个警察哎呦叫,“你是谁,这是警察在办案,你想干吗?想暴力抗拒执法吗?”

        “我是李霖的哥,你们冤枉我弟弟,我自然不能坐视。走吧,韩家人污蔑我弟弟,咱们就去他家来个当面对质。”

        “你谁啊,凭什么听你地。”

        有几个警察掏出了手枪,瞄准了洛风啸。

        “快让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林鹭急忙拦住,说道:“你们别乱来,我敢担保,李霖当时和我在一起,没有作案的时间。把枪收起来,他是那一行的人,你们别乱来。”

        洛风啸很随意,仿佛指着自己的不是手枪,而是几个鸡毛掸子,轻松道:“你们可以开枪试试,不过后果自负哦。”

        我冲他翘了下大拇指,这个逼我给满分。

        几个警察犹豫了,也不知道他们接到了什么命令。林鹭叫道:“把枪收起来,我会押着李霖去韩家对峙。要是你们乱来,我就直接打电话给局长,让他来做决定。”

        这个妞儿有点背景啊,我感激道。

        几个警察商量了下,决定跟着我们一起,因为林鹭坚持,所以没给我戴手铐。

        警车呼啸着,来到了韩老大的别墅。看到我出现,韩老大愤怒叫道:“就是你,就是你这个杀人凶手,害死了我儿子。你们干什么,这么多钱结交着,就是吃干饭地啊,快点把人给我抓起来啊。”

        几个警察脸色很难看,被他说得面皮无光。

        林鹭叫道:“你嘴巴放干净点,警察办案是有规矩地,又不是你家的狗,让你呼来喝去地。”她一嚷嚷,让几个警察脸色更难看了,这妞明着替自己人说话,还不忘损一把。

        “你是警察,还帮着杀人犯说话,我要给你们局长打电话,”韩老大跳脚骂道。

        我站出来,“韩老大,你儿子死了吗?带我去瞧瞧。”

        他愤怒道:“你害死了我儿子,还想玷污他的尸体吗?李霖,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害死了我爹,又来害我的儿子。”

        洛风啸上前,扭住他的胳膊,“韩先生,咱们进去看看吧,你说的这么真,总得让我看一眼。”

        韩老大疼的额头冒汗,只能领着我们进去。他老婆抱着黄毛哭的难过,抓着我道:“你不是能救我儿子吗?你说话,你不能骗人啊。”

        她是真地哭得伤心,洛风啸说道:“起开,让我看看。”

        他摸了摸黄毛,摇摇头,“魂儿被勾走,身体冰凉,已经断气了。”他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窗户,床底,都看了遍,忽地冷笑道:“按照我弟弟的法子,你儿子死不了。我问你,你一直看着自己儿子吧,有没有人来做过什么破坏?”

        她抹着眼泪,“我,我一直守着,李霖让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地。蜡烛烧光了,就换上新地,没有其他人,”她忽然抬起头,瞪着韩老大,“你,是你把窗帘拉开了。”

        韩老大焦急道:“素琴,你糊涂了,怎么说话呢。我看你辛苦,想给你透透气,你怎么能怀疑我。”

        洛风啸拿出个红色符纸,冷笑道:“我在窗户下面拿到了这个,韩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吧。”

        韩老大的脸色一下变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急,慢慢来,”洛风啸说道:“我告诉你,保佑韩家财致富的石头叫做阴财石,当初韩老爷子就是得了它,才能创建了盛然织造,闯下了偌大家业。傻弟弟,你知道五鬼运财吧。”

        我点点头,说道:“五鬼运财的法术是驱动五个小鬼,可以不启人门户,不破人箱笼而取人之财物,一般拜的是五灵公,这钱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错,这种法子能济一时危急,所取财物也必须用来做好事,不能用在自身。钱财是好东西,总有人动歪心思,想要不劳而获,就明出了阴财石这种邪门东西。”

        他侃侃而谈,自有一股气度,让人只能听着,不敢说话。

        “阴财石能取阴德补阳财,生前富贵,死后凄惨,比如韩老爷子,死后魂飞魄散,连投胎都不能。但是,”他话锋一转,说道,“阴财石的诡异不在于此,它最初明出来的目地其实是为了养鬼,它将人阴德吸光,魂魄其实也是被它给夺走了。”

        “没错,韩老爷子在灵仰山遇到地根本不是什么道人,而是上一个被它害死的鬼。”

        我睁大眼睛,心里冒出个想法。

        洛风啸看着我,“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的傻弟弟,本来韩老爷子死掉,阴财石收了他的魂儿,就算结束了。偏偏你横插一手,把韩老爷子的鬼魂给送走了。”

        原来这麻烦是我自找地,我颓丧道。

        洛风啸拍着我的肩膀:“一饮一啄,自有造化。韩老爷子用了阴财石,就该有如此下场。你替他挡了灾,就要承受这因果。”

        林鹭插嘴道:“韩老爷子鬼魂走了,那不是正好,省得被石头害了。”

        “哪有这么简单,韩老爷子的鬼魂逃过被吸收的命运,就得有人补上,”洛风啸说道,“韩先生,你把这丧魂符贴在窗外,算是断了你儿子的生机。”

        韩老大惨然一笑,红着眼睛瞪着我,”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老头死了,鬼魂被吞掉,一切就结束了,是你逼我地。那个邪门儿的石头得不到老头的鬼魂,就要来祸害韩家人,我们家最近生意也不行了,就是它在捣鬼。”

        他的脸色狰狞,凶狠道:“本来我是想杀掉老二地,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我怕被人怀疑,只能配合齐横演了一出戏。”

        林鹭叫道:“那可是你的儿子啊。”

        “哼,只要韩家的企业不倒,我就有数不尽的钱,儿子算什么?将来还能再生。可企业没了,你让我去喝西北风啊?”

        韩老二从外面走进来,叫道:“大哥,你想杀我其实是因为这份遗嘱吧。”他后面跟着个律师,拿着一份文件,宣布道:”我是韩老爷子委托的律师,这里有一份他身前立下的遗嘱,我要当场宣布。”

        遗嘱里说的很清楚,盛然织造的股权和经营权归韩老二所有,除此外,老头名下的别墅,珠宝和存款都归老大所有。此外,每年韩老二必须支付一大笔分红给兄长。

        韩老大红着眼睛叫道:“老头偏心,凭什么让你做董事长,我只能得分红,我不服气。”

        “因为我能创业,就算韩家垮了,我还能带领企业拼搏,重新站起来。可你不行,你心思阴损,连自己的儿子都害了。老头想让你做个安稳的富家翁,一辈子吃穿不愁,你根本不明白他的苦心。”

        韩老大冷笑道:“现在随你怎么说了,”他突然掏出一把手枪,“都让开,让我出去。”

        几个警察围住他,怕他开火,不敢逼得太紧。韩老大来到门口,急匆匆地跑出去。我急忙去捉,被洛风啸拉住,“晚了,他眉心黑纱笼罩,逃不过这一劫。”

        远处忽然传来枪击声,我们跑过去,只看到韩老大倒在血泊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击中他地就是自己的那把手枪。

        警察搜查了韩老大的别墅,从里面搜出了许多证据,显示他从韩老爷子临死前,就开始谋划这一切了。

        我推测道:“杀死韩老大地恐怕是齐横吧,他怕暴露自己的行踪。”

        洛风啸摸着我的脑袋,说道:“嗯,变聪明了。我们在村子里大张旗鼓地办事,齐横就通知韩老大把我们引开。警察把你给捉了,才能把污水都泼在你头上,也能阻止我们继续追查下去。”

        “那现在呢,怎么去找齐横?他肯定从村子跑掉了。”

        “别急,你哥算无遗策,他跑不掉。”

        我们回了鬼街,他让我做个白纸灯笼。这不难,我店里就卖纸灯笼,平时都是我自己糊地。

        他拿来朱砂,掺杂了鸡血,在灯笼上画着鲜红的符咒,又在上面写了个生辰,烧了一束头。

        “这是谁的?”我好奇道。

        洛风啸道:“这是韩老大的生辰八字和一束头,我这法术叫追魂灯,它能引着我们去找韩老大的鬼魂。”

        等到晚上,他点起白蜡烛,念咒道:“五五二十五万五千里,千里追魂魂到,万里赶魂魂回,玉庭奉上,罗刹听令,急急如律令。”

        白纸灯笼飘入空中,朝着南边飘去。

        我和洛风啸开了辆面包车追出去,一路上,有好些个孤魂野鬼朝着我们扑来。这些鬼上下无门,看到白纸灯笼追魂,就想要来搅事。

        洛风啸拿出一张符,把车头一贴,这些鬼如同见到老虎的羊羔,立刻逃得远远地。

        白纸灯笼一路飘荡,来到城南的一处竹林里,飘飘忽忽地进了竹林,然后熄灭落在地上。

        “到了,就是这儿。”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