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29章 探墓

第29章 探墓

        我刚出警局,就有一辆宝马汽车在外头等着。

        “李先生,我是韩家的司机,老板想请您吃个饭。”

        韩老二的消息真灵通,前后脚啊。我点点头,汽车来到县里最豪华的鲤跃居,包了个单间。韩老二很快就到了,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李先生,真是多谢你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他推过来一个厚厚的信封,还有一张银行卡。

        我不客气地收下,为了韩家的事情,我被人诬陷,被鬼追杀,好几次死里逃生,这些损失自然要算在韩家头上。不过韩老二果然是个爽快果断的人,五十万说给就给,难怪韩老爷子都放心将公司给他。

        这里菜式很不错,我吃的开心。韩老二就问道:“李先生,我大哥去世了,他的葬礼要怎么办?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我敲敲桌子。

        他急忙又拿出个信封,“我懂,一码算一码。”

        “你大哥的魂儿被勾走了,只剩下一具空尸体,你找人给他做几场法事,烧了好好埋葬,事情就算结束了。”

        说到这儿,韩老二终于松了口气,露出几分悲怆,“我大哥这个人太贪婪了,什么都想要拿在手里,连自己的亲身儿子都能牺牲,唉,可怜我那个小侄子。”

        我不知道他是真悲伤,还是做做样子,随口安慰了他几句。饭局结束后,我拒绝了他开车送我回家,自己一个人慢慢在街上走着。

        “行行好,可怜可怜我,给点钱吧。”

        看到路边有人乞讨,我今天收入多,心情也好,掏出一张大的给他。

        我刚要走,就被拽住了裤管,心里有些恼火,给了一百还不满意?这也太贪了吧。谁知他抬起头,居然是个熟人。

        破烂男人看着我,“我的手断了,你说了帮我找回来。”

        我心里大叫不妙,当时就随口说了句,没想到居然被这只鬼惦记上了?我只能含糊道:“最近忙,你在等等。”

        他说:“我等你三天。”

        路上手机响了好几次,我看来电显示,是光叔打来地。我直接给摁了,这老小子做事不仗义,居然让我背黑锅。吃一堑长一智,还是爷爷说得对,有些人能深交,有些人就是酒肉朋友,接二手单风险太大。

        是我眼瞎,错把这厮当成好人了,这件事怪我自己。至于光叔,我倒不是很气愤,他有自己的难处,但是我是不会再跟他打交道了。

        “喂,李霖,赶紧回来,出事了。”林鹭打来电话,喊我回去。

        鬼街上来了两辆警车,一家铺子前辈拉了警戒线,我凑过去,原来是万大的店。上次骗我的事情被戳穿,这老小子就跑掉了。

        林鹭招呼我过去,“万大死了,法医推断死亡时间是四天前的夜里,今天晚上邻居现有血水从门缝里淌出来才报警地。”

        四天前,我心里一跳,不就是他到我店里来买勾魂香的那天?

        见林鹭盯着我,我没好气道:“跟我没关系,那天晚上我跟你在一起呢,可没有作案时间。”

        “我知道啊。”

        “那你喊我来干吗?”

        林鹭领我进去一看,我眼皮直跳。太惨了,屋里到处都是血,涂满了墙壁和天花板,万大的尸体像是被利刃剁碎了,变得支离破碎。

        “根据我的经验,万大面色惊恐,说明他死前是清醒地。这么大的动静,左右邻居什么都没听到,太可疑了,你看看,是不是有鬼作祟。”

        我掏出一张沾阴符,贴到万大尸体上,符纸整个变得漆黑。

        “怎么回事?”林鹭见我脸色难看,急忙问道。

        “是被鬼害死地。”

        我从店里拿来罗盘,在万大家里转了群,在香案底下找到了一些东西。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死人眼珠子。

        一个念头闪过,我急忙跑回家,在柜台里翻找起来。林鹭跟来,“你找什么?”

        “不见了。”

        上次夜里有个老太婆来找孙子,我给她指路,她丢下眼珠子跑了。当时我没留意,随手放在桌子上,没想到被万大给顺走了。

        我心里寒,要不是万大贪小便宜,那晚死的人就是我了。

        既然是鬼物作祟,现场也不会留下线索,林鹭让人把尸体拖走了。我用符纸包好死人眼珠子,用铜钱压着,放到了神龛前头。

        神像上蒙着红布,我拜了三拜,免得它再作祟。

        洛风啸打来电话,让我买一些东西,明天再去一趟山村。我把这头的事情跟他说了下,他告诉我:“我这边走不开,你要自己处理。听我说,那晚的老太婆是个害人精,她知道你没死,今晚肯定还会来。”

        我生气道:“这个死老太婆,干嘛跟我过不去?”

        “你是不是骗了她?”

        我一窒,那老太婆鬼祟阴险,看起来就不是好人。那对母子鬼是往东边去地,我故意给她错指了个方向。

        “没事,就算你真给她指了路,她也要来作祟。”

        我急忙问他怎么办。

        “想要解决这件事,还得从那对母子鬼身上着手,不急。我先教你个应急的法子,让她今晚不敢动手。”

        我没有在屋檐下挂白纸灯笼,今晚不做生意。到了后半夜,门被拍得啪啪做响,把我从睡梦里惊醒。

        外面有个尖锐的声音,“出来,你个害人精,害我老太婆走错了路。出来,我要勾了你的魂,快点出来。”

        真地来了。

        我记着洛风啸叮嘱我的话,鬼如恶狗,你凶他就软,你软他就凶。我拿起藤条,这还是爷爷留下地,打鬼最在行。

        见我开门,老太婆凶巴巴叫道:“你个害人精,骗人,我要吃了你。”

        我看她涂着花脸,戴着黑花,冷笑道:“你这婆子好大的胆子,那晚放你一马,你还敢来作祟,真以为我拿你没法子。”

        老太婆见我凶恶,不似先前那么嚣张,叫道:“你骗人,我就要吃你,扒皮抽筋,叫你不得好死。”

        “哼,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根脚吗?鬼蜮里由得你胡作非为,这里可是阳世。小心我一张黄裱,直接告到城隍爷那里,拿下你这作祟的鬼物。”

        老太婆明显瑟缩下,眼神阴毒,“你,你不敢。”

        我拿出一张黄纸,恶声道:“给我滚,要不然叫你魂飞魄散。”

        她犹豫了下,死死盯着我,仿佛要看出什么破绽。我恶狠狠瞪回去,眼神更凶,老太婆终于灰溜溜地跑掉了。

        后半夜就太平了,我一觉睡到天亮,坐公交车去了山村。

        村头的大树下,洛风啸躺在藤椅里,和一群人正在聊天。他这人走到哪儿都受欢迎,连村里的老头老太都很爱跟他说话,走到哪儿都是众星拱月。

        有个老头撸起裤管,问道:“洛先生,您给看看,我这腿一到阴天就难受,怎么都治不好。”

        洛风啸看了下,问道:“你这是被蛇给咬了吧。”

        “是啊,您说对了,我去割猪草,看到条毒蛇盘着,一镰刀把它斩成两截儿。”老头听他说的这么准,眼里都是敬佩。

        洛风啸摸着疤,说道:“你杀的不是一条蛇,它肚里有了崽儿。被你杀了,怨气附在伤口上,到了阴天阳气弱,就要折腾你。”

        “那可怎么办?”

        “简单,你杀一只公鸡,用血煮了鸡蛋,到蛇死的地方,点了香烛和黄纸,把东西烧给它,说几句好话,它就不会来纠缠你了。”

        看到我来了,他招手让我过去,“这是我弟,上次的事情多亏了有他。”

        这些村民又对我说了许多好话,马轩老爷子管********,忙了一桌子。他求洛风啸做了一场法师,将儿子送去了阴曹投胎,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吃过饭,看他优哉游哉地坐到院子里晒太阳,我问道:“你把我找来,就这么闲着?”

        “别急,等着。”他闭上眼睛打盹儿。

        我就这么坐着,等到下午,有几个村民跑过来,兴奋道:“洛先生,你让我们帮们盯着地有消息了,就在村子后头。”

        洛风啸跳起来:“走,咱们去瞧瞧。”

        “瞧什么?”我好奇地跟上去。

        村子后头有几座孤坟,茅草竖的老高,好久没有修葺了,有几只公鸡在坟头叫唤着。

        洛风啸看了看,抓着茅草拔起来,一脚把坟头给踹塌了,说道:“这次村里出事,就是村长家里有人作祟,不想让大家过安稳日子。”

        马轩拍着腿,“我想起来了,这里头埋的就是那王八蛋的家里人。”

        这下可犯了众怒,洛风啸让人拿了狗血泼上去,用锄头把坟给扒了,从里面翻出来一口漆黑大棺材,被虫蛀的厉害。

        棺材被太阳一照,从缝儿里往外渗黑水。

        我喝住几个开棺的人,“不能开,这里头煞气太重。”

        洛风啸拿出朱砂和符纸,当场画了几道符,贴到了棺材四周。噗嗤,从棺材里冒出几缕黑烟,恶臭熏人。我拿出一根镇魂香点上,驱散了恶臭。

        几个大胆的村民拿锄头掀翻了棺材板,里头闪着绿油油的光芒。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