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30章 阴鬼

第30章 阴鬼

        “喵,”一只黑猫从棺材里蹦出来,跑向树林里。我拍着胸口,还以为里头会跳出来一头僵尸呢。

        “还想跑?”洛风啸拿着一根棍子,唰的将黑猫尾巴钉在地上。黑猫凄厉尖叫,眼神怨毒,它忽地一口咬断尾巴,唰的逃脱了。

        “好畜生,真是心狠。”

        “我想起来了,那晚我摸进村长家里时,就遇到了这只黑猫。”

        “别急,它跑不掉。”洛风啸拿出黄纸折了一只纸鹤,吹了口气,纸鹤像是活了,悠悠地飞了出去。

        我们跟着纸鹤,穿进树林,里面倒着几具尸体。

        最近几天村子里很乱,村民魂魄归体,还很虚弱,洛风啸让他们先不要下地干活,多晒晒太阳,用公鸡血泡黄豆吃,多吃核桃和红枣。

        马轩老头叫道:“是村长,他们一家子都死了。”

        齐横逃走后,村长一家也跑掉了,没想到都死在这里。

        几具死尸面容惊恐,身体变得干瘪,喉咙上有个伤口,像是被什么把血给吸干了。马轩老头紧张道:“是不是遇上黄皮子?怎么都死了?”

        黄皮子就是黄鼠狼,经常钻进村民家里,它们只咬断喉咙喝血,还不吃鸡肉,很遭人恨。

        洛风啸冲我努努嘴,我不情愿地检查了下尸体,说道:“是被鬼害死地,阴气还没散,连魂儿都没有逃掉,这是多大的仇。”

        纸鹤往前飞,落在一个老宅子跟前,后面还有几座坟。

        我叫道:“就是这儿,上次我在这里被那个女鬼给推进了鬼蜮。”

        洛风啸道:“今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嘿,谁让她惹到不该惹的人。”他招呼村民,牵着几条黑狗过来,驱着朝屋里闯进去。

        汪汪,几条黑狗很凶猛,到了门口,上面垂落几根白丝,勒住了狗脖子。噗嗤,喉咙里喷血,狗头一下子就被扭断了。

        “原来养了这么个玩意儿,”洛风啸上前,抓着白丝用力往外扯。

        咔嚓,屋顶都在摇晃,灰尘扑簌往下掉,像是有个大物在和洛风啸角力。他像是拔河,牵着白丝不松手。

        “快点进去,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他拿了一张符给我,“这是破煞符。”

        我急忙钻进去,屋内摆着老式的五斗橱,供着一尊恶鬼像,原来作乱的源头在这儿呢。柜子上还摆着白蜡烛,冒着青绿火苗,看起来鬼气森森地。

        屋顶忽然落下两道白丝,朝我脖子卷来。

        我急忙躲开,抬头看,就现有一根毛绒绒的黑色节肢,还有几个恶心的眼珠子泛着绿光。它在屋顶爬动着,我开了天眼,一下子看清楚了。

        居然是一只黑蜘蛛,足足有脸盆那么大,阴邪污秽,难道又是寄鬼术?

        “别愣着,把恶鬼像砸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洛风啸在外面叫道。

        我急忙冲过去,一脚把五斗橱给踹翻,供品香烛滚了一地。拿起黑狗血,朝着恶鬼像泼下去。噗嗤,像是硫酸浇了上去,冒起丝丝黑烟。

        恶鬼像变得狰狞起来,里头隐约还传来一声怒吼。

        “何人如此大胆,敢损毁本王分身,我定要,”我掏出破煞符,贴了上去,恶鬼像立刻四分五裂,啪叽摔得粉碎。

        恶鬼像底部往下陷落,有了暗格,我伸手进去,掏出一本书,还有一块硬邦邦的黑石头,里头泛红,像是血丝涌动。

        砰,屋顶承受不住,开始往下塌了。

        我急忙往外跑,鬼蜘蛛啪叽掉下来,正好趴在我背上,几根利齿朝我脖子咬下来。我抓起胸口的香包,往它脸上丢去。香包里装着特制的药物,鬼蜘蛛闻了香包,像是喝酒醉了,行动变得缓慢起来。

        有个人影从外面闯进来,挥舞桃木剑,噗一声刺穿了鬼蜘蛛的脑袋。他力气大得很,将那么大的蜘蛛整个丢了出去,拖着我往外跑。

        我们刚到外头,屋顶轰隆砸落,整个都塌了,再晚一步就得被活埋了。

        这会儿是大热天,阳光正烈,鬼蜘蛛被太阳一晒,顿时出凄厉惨叫,浑身冒黑烟,四下里乱窜,不一会儿功夫,就被阳光晒得魂飞魄散。

        周围的村民吓得脸色白,小心问道:“洛先生,结束了吗?”

        洛风啸看着纸鹤落在一处坟头上,说道:“还差最后一步,得把罪魁祸给解决了。”

        他让村民拿了铁钎过来,用朱砂在上面花了符咒,找了几个强壮的小伙儿,对着坟头往下插进去。

        铁钎插进,坟里传出了野兽般的闷吼,还往外淌着黑血,吓得大家赶紧散开。

        坟头鼓起来,然后炸开,从底下爬出三个身影,朝我们扑过来。这会儿是大白天,阳气正盛,鬼怪哪里还能猖狂,浑身被晒得冒烟。它们如此凶悍,不过是想要闯出一条活路。

        我拿着灰药,撂倒了一个,还有两个被洛风啸给劈了。

        他让众人把最大的那个坟头给扒了,里面拖出一具女尸,旁边还躺着个黑猫尸体。这女尸死了好些年头了,偏偏容颜如生,还带着红润,就是那晚推我的女鬼。

        马轩老头叫道:“我记得她,这不是王知春吗?她可是村长的姑奶奶那一辈啊,我小时候见过,她可是村里的一枝花。哎呦,这多死了多少年,怎么尸体一点都没变啊。”

        洛风啸努努嘴,“乖弟,去看她嘴里含着什么东西,拿出来。”

        我有些不情愿,扒死人尸体太晦气了,洛风啸踢了我屁股一脚,我差点亲到女尸脸上。我捏着她的嘴,从里头滚出个绿珠子。

        珠子掉出来,女尸立刻变得腐烂臭,熏得我差点晕过去。那只僵死的黑猫忽地蹦跶起来,嗖得逃进树林里头。

        “这猫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动?”

        “回去再说。”

        洛风啸吩咐村民浇上汽油,把几具尸体给烧的干净,在老坟周围做了点布置,吩咐村民们轮流守着这儿,过上个一年半载,就没有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到了薛老头家里,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哥为你忙活了半天,不知道先倒杯茶给我润润嗓子?”

        我急忙给他倒了碗白开水,他吭哧着,居然抱怨没茶叶,气得我差点翻脸。

        “上次让你去抓只公鸡回来,你小子太不谨慎,被个女鬼给坑了。这女鬼有些本事,我没留神,居然叫她给跑了。”

        “骆县这么大,齐横偏往这里跑?村里家家还供着恶鬼像?哪有这么巧,我顺着往下差,意外现了村长家有问题。”

        “什么问题?”

        “村长家姓王,祖上也是懂法术地,出身阴鬼派。这一派拜的是鬼王,练的是寄鬼术,都能对上号。齐横不知从哪儿跟他们搭上了线,就把这儿做了藏身所。”

        “那个女人的尸体藏在坟里,平时用寄鬼术附在黑猫身上出来活动。她的尸体被毁,只能钻进猫尸逃生。”

        “那她会不会回来报仇?”

        “她被我的符咒伤了,肉身也没了,只能一辈子当只猫了,你不去找她,她就该烧高香了。”

        我这才放下心,又有些奇怪,“既然是懂法术,干吗躲在这个小村子里?”

        洛风啸神色唏嘘,被我催促,才不情愿道:“六十年前,龙门派中兴,出了位了不得的人物,威压道门各派,被奉为道门魁。他定下了新的规矩,炼尸和驱鬼都被打压,阴鬼派就此衰败,躲到这儿来了。”

        我拍掌道:“死人讲究入土为安,玩弄尸体和驱使鬼魂都不是正道,这人有些手段吗?”

        砰,桌子被洛风啸重重一拍,生气喝道:”你懂什么?世间万物阴阳相生,有日有夜,有生就有死。生为常,死为常,炼尸驱鬼也是道门前辈呕心沥血,堪破长生的手段,你懂什么是正道?”

        我被他吓了一跳,洛风啸想来从容淡定,这次却气得脸都紫。他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摆摆手,“我不该冲你脾气,对不住了,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我急忙点头,该不会触碰到这家伙的伤心事了吧。

        我试探道:“你的门派是不是也被打压,然后衰落了?”

        洛风啸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道:“你跟我一起,恐怕也不会被道门正派容纳,这件事情了结,你要是想走,我不拦你。”

        我挤出笑脸,“你这家伙脾气也太大了,我就随便说了句,你这么生气?开玩笑,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那么不仗义的人吗?火里来,水里去,你只管开口。”

        洛风啸一声嗤笑,“你好好练习法术,把本事提升上去,别让我跟着东奔西跑给你擦屁股,就算是帮我忙了。”

        我有些尴尬,呐呐说不出话。

        他将经书抛给我,”这是阴鬼派的经书,里面有许多法术,你先跟着学。鬼寄术太阴邪,又没多大威力,你就别练了。等你打好基础,我再教你更厉害地。”

        我点头,出了这么多的事,没有一技傍身,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了,要是以后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阴鬼派的传人。有这颗碧颜珠,就能坐实你的身份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