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32章 分别

第32章 分别

        地煞驱鬼阵是阴华经里头的法术,最能缚鬼,威力强大,就是布置起来有些麻烦。

        我叫来了陈家的下人,吩咐他们煮了陈年的糯米,洒满了屋子的四角,将窗户封闭。然后拿出铺子里的香灰,在地上画了个弯弯曲曲的圆圈。接下来拿毛笔蘸了朱砂,在圈外画了一圈殷红的符咒。

        我把小女孩搬到了圈子里,然后开始念咒。

        咒语响起,我手里还拿着竹板,不停地敲打着。

        很快,一缕黑气冒出来,小鬼满脸痛苦地抱着头,我抓紧念咒,想要把它抓出来。念的急了,小鬼抓着小女孩脖子,恶狠狠地盯着我。

        “不准念,不准念,我掐断她的脖子。”

        我投鼠忌器,生怕它做出出格的举动,一时放慢了咒语。

        洛风啸说道:“它和小孩血脉相融,气息相通,一旦被驱散,两个都完了。”

        陈老老来得女,对这个女儿很是宠爱,眼泪流下来,叫道:“洛先生,李先生,你救救我女儿,我什么都答应你。”

        “待会儿我进去,封了小女孩的灵窍,断开与小鬼的联系。你手脚快点,这女孩很虚弱,闭气久了就完蛋了。”

        “等等,那你怎么办?地煞驱鬼阵里头力量很大,可是不分人鬼一起作地。”

        我一说话,陈老和陈小姐又眼泪汪汪地来求他。许龙生阴阳怪气地说道:“这阵法里煞气很重,活人进去,很可能活不下来。”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好心,而是害怕我们做法成功,越突显出他的无能。

        洛风啸笑了笑,冲了圈子内。我看他脸色白,身体有些摇晃,显然是被圈子里的煞气影响了。小鬼怨气重,扑向他的脖子撕咬。

        他被小鬼啃了脖子,像是没有痛感,冲到小女孩身边,一掌拍在她的额头上。他手里还拿起柳枝,沾了水,洒在小女孩脸上。

        “快点动手。”

        这小女孩气息本来就虚弱,身体一鲠,像是断了气。小鬼有些搞不清楚,愣在原处。我急忙念咒,驱鬼阵里头煞气涌动,将小鬼给擒住。洛风啸拿了符纸,趁机把她给装了进去。

        收了小鬼,我一脚踢花了阵法,赶紧把洛风啸放出来。

        “没事吧,”我紧张道。

        洛风啸深吸一口气,面色就恢复了正常,拍拍我的肩膀示意不用担心。

        我们把小女孩抬到床上,洛风啸拍打这小女孩胸口,替她揉搓背脊和四肢,恢复阳气。我急忙点了安魂香,这香气能够滋养活人魂魄,弥补元气缺失,有着镇定安神的功效。

        陈老对我们感恩戴德,连连道谢。

        洛风啸也不客气,挑衅道:“连许家的高人都解决不了的小鬼好像也没多难嘛?大概是我们运气好,这人嘛,还真不能狂。”

        许龙生气得脸通红,愤怒地走掉了。

        陈小姐有些担忧地说道:“洛先生,你们别意气用事。许家虽然明面上只是个普通人家,但是他们在那一行势力很大,他这个人心胸不大,肯定会记仇地。这样吧,我准备一份厚礼送他,让他面子好看,说不定就不会针对你们了。”

        洛风啸摆摆手,”没事,这事我自有成算。”

        我拿着符纸,给了陈老,说道:“陈老,这毕竟是你女儿,我也不好带走。你把它放在神像前,每天三炷香,念往生咒,等有了七七四十九天,她就回阴曹了。这香不能是普通的香,必须是我铺子里的安魂香才有作用。”

        陈老连连点头,急忙拿钱给我们。

        洛风啸没要钱,说道:“陈老,恕我冒昧,我听说你家里有一柄祖传的铁尺,我也不要报酬,你把铁尺借我用上三年。”

        陈老有些犹豫。

        陈小姐劝道:“爸,要不是洛先生帮忙,小妹就没了。那铁尺虽然是祖上传下地,可我们拿着没用,还不如借给洛先生。”

        “但是你二爷说过,唉,好吧,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拿了铁尺,将来陈家遇到鬼怪,你们必须帮忙。”

        陈家别墅后头修着个祠堂,陈老拿出个木盒,里面装着把普通铁尺,看不出什么奇妙。洛风啸拿起来,很满意地点头。

        我们离开后,我推着他手臂,“你的目地是这把铁尺吧。”

        洛风啸拿铁尺敲了下我脑袋,“这是给你准备地,接下来你会遇到很多事,有些时候我可能碍于某些原因,不能够帮助你,你要靠自己。”

        没想到是为了我,我有些脸红。

        “你要走了?”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个念头。

        洛风啸抱着胳膊,“怎么,舍不得哥了?”

        我呐呐不语,这些时候多亏了有他帮忙,骤然要走,心里难免有些割舍不下。他拍拍我的肩膀,“我要去灵仰山,有事我会找你,你有事的话,别给我打电话,短信就成,我看到了就回你。”

        洛风啸摆摆手,说走就走,消失在夜色里。

        我在冷风里伫立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真地走掉了。

        我回到鬼街,现香铺门口蹲着个破烂男人,拿着破碗,他激动叫道:“是你,你跑不掉,你说把手找回来给我,手臂呢?”

        我情绪正是低落,忍不住恼火起来。

        你这个死鬼真是够黏人地,我施舍你,那是善心,谁知道还沾上就甩不掉是吧?你都死了不知道多久,尸体估计都没了,我到哪儿给你找手臂。

        我打开铺子,拿了些香烛纸钱,在门口烧了。破烂男人跑过去,深深嗅着,露出陶醉神情。

        “拿了纸钱就快走,早点去阴曹报到。”

        “不行,你得把手臂找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露出冷笑,真是不能随便善心啊。

        破烂男人眼珠漆黑,露出阴邪神色,叫嚣道:“哼,你找不到就要赔,把你的手砍了给我,快点,要不然我弄死你一家子。”

        鬼是邪性和怨念,活得越久,人性丧失越多,不值得同情。我抄起铁尺,就朝他打下去。破烂男人一声尖叫,身上像是着了火,噗嗤烧成飞灰。

        我吃了一惊,这铁尺还有这么强的威力?

        第二天清早,我准备好香烛纸钱,往城东去了。这里有座低矮山头,叫做虎鬼丘,据说以前这里有一头恶虎吃人,为祸不浅,后来被一个壮士宰掉,百姓还在这里修建了祠堂纪念这位壮士。

        祠堂就叫做虎鬼庙,我小时候还跟着爷爷来上过香。

        瑶姑娘给我留了个纸条,让我来拜祭一位故人,地方就在虎鬼庙后面的山坳子里头。这里树丛茂密,里面有个破碎的大坟。

        石碑被砸碎了,坟也被扒了,像是被一伙粗暴的盗墓贼光顾了,里面的骨殖都洒了出来,很凄惨。古人讲究入土为安,这么毁坟扒尸不仅不仗义,还会损自己的阴德。

        碑上的字勉强能辨认出来,是小篆,写着“上朝金阙,提摄都灵,卓纪纲,斩妖摄鬼”。旁边还有行小字,写着“奉镇虎丘”,名字却被恶意抹掉了。

        我猜这是个受皇帝敕封,负责镇守一方的将领,应该就是瑶姑娘要我来祭祀的故人。

        我把所有的骨殖捡回来,重新葬回墓穴,因为棺材被毁掉了,只能用鹤飞西天的布帛裹了,取个完整不缺的意思。然后把坟墓修好,杂草都给拔了干净,点起香烛,烧了许多纸钱过去。

        按照瑶姑娘的吩咐,我在坟前竖起三根镇魂香,这香能安抚死魂,保佑不散。鬼魂受了这香,可说是裨益多多。

        忙完这一切,天都快黑了。

        我往回走的时候,虎鬼庙那边火光明亮,庙里有附近的村民在帮手搭棚子。我去凑了个热闹,原来过几天就是虎将军的诞辰,附近的人都来上香,求个家宅平安。

        这是个小庙,规矩少,只有个上了年纪的庙祝在招呼村民,还煮了粥分给给大家。

        我也得了一碗,热腾腾地填饱肚皮。刚想搭把手时,手机忽然响起来了。

        电话里陈小姐紧张说道:“李先生,你哥在吗?我打他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急忙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带着哭泣道:“我妹妹不行了,你们快点来啊。”

        我急忙赶到香山别墅小区,陈家乱成一团,小姑娘躺在床上,浑身冰凉,仿佛断了气。我一看,她头顶双肩三盏灯火摇摇欲坠,急忙点上安魂香。

        陈老激动道:“这是怎么回事?不会好了吗?怎么又出事了。”

        他眼里满是不信任,我知道他怀疑是我和洛风啸本事不到家,耽误了他的女儿。我顾不得解释,问道:“符纸呢?还在不在?”

        “什么符纸?”

        “就是装着小鬼的符纸啊?”

        陈小姐反应快,急忙跑到神像前,忽地惊叫道:“没了,怎么没了?我明明是放在神像底下,傍晚上香的时候还在啊。”

        陈老还算镇定,赶紧叫了下人询问。结果有人说,看到司机晚上进去过,陈小姐再打电话,司机那边总是没人接听。

        “不用猜了,肯定是被司机给偷了。”

        陈小姐叫道:”可是他偷符纸做什么?这又不值钱,里面是个小鬼啊。“

        ”自然是有人看不得陈家好,想要兴风作浪。“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