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33章 许家

第33章 许家

        我心里奇怪,符纸里装着小鬼,晦气不说,还可能带来灾殃,谁没事偷这个?肯定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陈老,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陈老顿足道:“没有啊,我这些天忙着照顾小女,连门都没出过。”

        这就奇怪了,知道符纸里有鬼地,除了陈家人,就只有许龙生了,难道是他干地?这么一会儿,小姑娘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越来越急。

        我支开陈家人,在书房里翻着阴华经,找到了一种害人的鬼娷咒,症状就跟小姑娘有点相像。可是书里只有下咒的法子,却没有解咒的窍门。

        我了条短信给洛风啸,将事情说了下,他很快就回了短信,肯定了我的想法。

        “鬼娷咒解不掉,这是取走人的毛血肉,做成媒介,然后诅咒身体的法门。不把媒介毁掉,只能渐渐衰弱下去。想要救人,就要把符纸找回来。”

        “到哪儿去找?”

        “知道这件事,又有能力做到地,只有许龙生。我教你个法子,先镇住小姑娘的元气,然后你去许家把符纸抢回来。”

        我用黄纸裁成小人,取了小姑娘的指尖血,系上头丝,作为替身娃娃供到了神像前头,这法子能解一时危难,但是拖不了几天。

        我把事情跟陈老说了下,他顿时怒道:“好你个许龙生,居然敢戏弄我女儿的命,我跟你没完,走,咱们这就去许家讨个说法。”

        驱车来到许家,这里一排的别墅都是住的许家人,屋里出来个年青人,瘦瘦高高地,脸色有些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地那种。

        他看到陈小姐,淫邪道:“这是哪儿来的小妞,是不是找哥哥玩的啊?嘿嘿,哥哥正寂寞着呢,来,陪我先去喝酒。”

        这厮居然伸手来抓陈小姐,陈老气得拿起拐杖,重重敲在他的腿上。

        “哎呦,老东西,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年青人挨了打,疯狂叫嚣道。

        陈老中气十足,一声怒喝:“许洋民,你给我滚出来,躲在家里做什么缩头乌龟?”

        很快许龙生就出来了,急忙喝道:“兴凌,还不退下,不准在陈老面前放肆。”

        “爸,这老头打我。”

        许龙生一声骂,他才不情愿地让路,眼神还带着怨毒。

        我们进去后,大厅沙上坐着个老人,精神头很旺,说道:“陈老,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准备酒菜跟你喝上两盅。”

        陈老一敲拐杖,“许洋民,别装蒜,把符纸交出来。”

        来之前,陈小姐就跟我说过,许洋民就是许龙生的父亲,也是许家这一代的家主,许家的人都要听从他的命令。如果是许家的人动的手脚,他肯定知道。

        “什么符纸?你是不是弄错了。”

        “哼,符纸里头装着我小女儿的魂魄,谁知道被司机给偷了,当时只有你儿子在场,跟你脱不了关系,快点拿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许洋民想了下,说道:“既然符纸是司机偷地,那就该去找司机啊,怎么到了我家。”他看了我一眼,说道:“陈老啊,现在江湖上骗子多,有些人没本事,还爱走些歪门邪道,说不准你被人骗了。”

        他的意思就是说我有问题喽,果然是二师兄的绝招,倒打一耙。

        “你别岔开话题,我不吃这套。”

        “这样吧,我给你问问,是不是家里人做地?”他装模作样地喊了几个人,问谁谁都不清楚,他说道,“你看,这事真和我家没关系。”

        陈老看着我,许洋民不承认,他不是这一行的人,就没了法子。

        我拿出罗盘,说道:“符纸是我地,我能用罗盘找到。到底在不在这儿,让我搜一搜不就明白了?”

        许龙生落下脸,骂道:“这里是许家,骆县最大的修道家族,你算哪根葱,还想在这儿撒野?”

        那个叫做许兴凌的阴柔年青人叫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想搜就搜,哼,我看你是讨打。”他手一挥,屋内冒出个凶狠的鬼影。

        “去,给我把他的腿打断了扔出去。”

        这鬼已经是厉鬼级别,眼睛红,桀桀着冲过来。

        许兴凌估计想看我被揍的模样,可我偏不让他如意,我敢正大光明地到许家来,也是有着底牌地。我转动手上的鬼柳指环,从里面放出个尺二大汉,浑身冒着煞气。

        “原来你也会养鬼,哼,我告诉你,想在这儿捣乱,你还不够格。”

        许龙生不说话,却悄悄放出两个鬼,堵在门口,防止我会跑出去。

        “谁想跑?”我一声冷笑,叫道,“秦大,给我搞定那个厉鬼,回头我请你喝正宗的二锅头。”

        洛风啸临走前,把装着秦大的指环给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约定了什么,秦大答应暂时跟着我,负责我的安全。

        听说有酒喝,秦大顿时来了精神,一声咆哮,眼睛唰的变成青色。

        许龙生吓了一跳,叫道:“是青眼厉鬼,兴凌,快把鬼奴召回来,不能跟他硬碰硬。”

        我咧嘴一笑,“晚了。”

        秦大事古代领兵打仗的将领,煞气重,本领好,他冲过去抓着厉鬼一阵拳脚。那厉鬼起先还能挡两下,很快就只剩下纯挨揍的份儿了。

        许兴凌慌了,急忙念咒,想要把厉鬼召唤回去。

        上次我在齐横手底下吃了亏,被他半路把鬼魂弄走,特地向洛风啸请教了个法子。他教了我个窍门,拿香灰混了黑狗血,放在正午日头下晒三天,洒在鬼身上就成。

        这厉鬼被我泼了一把灰,哪儿逃得掉,被秦大硬生生给撕成了碎片。

        许龙生恶狠狠地盯着我:“小子,你好狠的手段。”

        “我只是对鬼狠,比不上你以活人为手段,心更毒。”

        看他心疼的样子,一头鬼奴,还是红眼厉鬼的级别,培养起来也不容易。许洋民一挥手,说道:“你们走,许家不欢迎你们。”

        “把符纸交出来。”

        许龙生红着眼睛瞪我,“没有,小子,你别猖狂,得罪了许家,骆县就没有你立足的地方。”

        陈老生气了,杵着拐杖,怒道:“好啊,你们许家够威风啊,当着我的面威胁人?不把陈家放在眼里头,我会让你们后悔地。”

        这里是许家的老宅,肯定有许多手段,我也没有太过分。我们出来后,陈老焦虑道:“怎么办,许家不肯把符纸交出来,要不然,我去找你二爷,让他出面索要。”

        “爸,你别急。许家不肯承认,就算二爷来了,他们也不会交出来地,否则不就说明是自己搞的鬼吗?”

        “那可怎么办?”

        见他们眼神期待地望着我,我只能说道:“放心,交给我好了。”见他们有些不相信,我保证道,“我哥说了,他也会帮忙地。”

        这人和人就是不公平,听说洛风啸会出手,陈老和陈小姐立刻放下了心,让我好一阵子郁闷。

        “这事我有个想法,嗯,奇怪,肚子好痛,”我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急忙跑进厕所。

        肚子拉稀了,一个小时进去七八次,拉得我腿都软了。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是肠胃感染,给挂了两瓶点滴,到了第二天,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清晨起来,我自己照着八卦镜,眉心笼着一丝黑气。

        这是中了别人的手段了。我心里纳闷,难道是在许家别墅里被人做了手脚?我打电话去陈家,如果是许家的手段,中招的应该不止我一个。

        陈小姐说道:“李霖,你别这么客气,我比你大几岁,你叫我陈素就行。我和爸都好,没有拉肚子啊。”

        难道是我弄错,错怪许家了。

        我自己到药铺抓了几味药,都是驱邪固本的功效,到了第三天,依然不见效。

        我正着急的没法子,谁知道许兴凌找上了门。他看我脸色白,得意道:“小子,看你半死不活地样子,难道是被鬼反噬了。”

        我一指门外,让他赶紧滚。

        许兴凌怒气冲冲道:“你以为我爱来这个破地方啊?又破又烂,老子有功夫去找姑娘玩。我老子要见你,跟我走。”

        “我就在这儿,他要见我让他自己来。”

        许兴凌气得鼻子都歪了,怒道:“你算个什么狗东西,还敢摆架子?我呸。”

        我晃动指环,吓得他立马变了脸色。

        “看你能拥有一个青眼厉鬼,我爸抬举你,想找你做笔买卖,你别不识好歹。”

        “是怕了吧,你们许家能拿出青眼厉鬼吗?快滚,识相地趁早把符纸交出来。”

        许兴凌气冲冲地骂了两句,跺脚走掉了。他在外头打了个电话,又回来说道:“小子,我告诉你,再过两个月就是阴阳会了。你也是修道地,肯定想参加吧。你跟我走,许家就给你安排个名额。”

        阴阳会?我心里纳闷,别是个陷阱吧。

        我偷偷给洛风啸了条短信。

        他回的很快,“去,阴阳会必须有人引荐才能参加,一定要拿到名额。”

        我上了许兴凌的车,来到一处魏风茶楼。徐龙生早就到了,看到我过来,点了一壶很贵的大红袍,“李霖,你来尝尝,整个县里就属这家茶楼的水有点味道。”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