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42章 赌局

第42章 赌局

        有洛风啸撑腰,我的胆气很壮,叫道:“赶尸派里头是不是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上次他们联手对付我,你把人给交出来,我就把绿僵给你。”

        道人恍然:“原来是你,他们兄弟俩本来想要参加阴阳会,被你小子毁了僵尸,只能先回去了。好家伙,正要找你报仇呢,正省了一番手脚。咱们上,一起揍他。”

        我一下傻了眼,这,这怎么回事,大家都是修道人,怎么还带群殴啊?我虽然带着铜钱剑和灰药,可这对活人没用。

        我急忙去找洛风啸,谁知道这厮脚底抹油,跑得比我还快。

        “快走,咱们在瑶姑娘的灵宅里碰头。”

        我撞翻两个人,往外跑出去。这时我才看出来,赶尸派的人虽然多,可许多人本领低微,根本没啥本事。到了鬼蜮,我的力气大得很,能轻易打倒两三个人。

        有几个人还在额头贴着符纸,被我给撕掉,立马倒在地上打滚,脸色变得灰败下去,一会儿就断了气。

        原来这些人根本没有通阴的本事,全靠一张符纸才能到鬼蜮来,都是一些滥竽充数的乌合之众。那领头的道人有几分本事,放出两个僵尸来追的我到处乱跑。

        我跑的慌不择路,很快就把他们给甩掉,一个人孤零零地,四野都是灰色雾气,渺渺茫茫。

        “洛风啸?哥,哥?”我叫了两声,没人睬我,不讲义气的家伙。

        小鬼跑出来,兴奋地大叫着。他有些怕洛风啸,只要他在场,就乖乖待在我身边。等人一走,立马像是脱缰的野猴。

        “你知道这儿?”

        小鬼叫道:“这是我家,呜呜,我被大坏蛋给赶跑了。”

        原来如此,我急忙问他知不知道去市集的道路。小鬼还不大,记不清这些事,只知道附近有个红血坡,有很多鬼落脚。

        我吃了个鬼丸子,攒足精神,走了不知道多久,前面出现了起伏的山坡。前头有一棵大柳树,树枝摇呀摇,挂满了风干腊肠一样的干尸。

        柳树后面有个大屋子,里头乱糟糟地,挤着好些鬼。

        我凑过去一看,原来里头正在搓麻将。有个浑身白毛的恶鬼,还有个脸色惨绿的干瘪老头,还有个舌头很长的吊死鬼,最后一个是长相俊俏的公子哥儿。

        居然是轩辕飞飞。

        这公子哥儿怎么还留在鬼蜮?他脸色难看,额头往下滴汗,好像不太妙。

        “糊了,我糊了,“白毛恶鬼把牌一推,大声叫道。

        面色惨绿的干瘪老头嘿嘿怪笑,扣下个眼珠子给他。吊死鬼面前空荡荡地,没有赌本,大叫着往外跑。

        “你赌输了,不许跑,把头留给我,”白毛恶鬼大叫着,手臂变大将他捉住,拿起一把大铡刀,咔嚓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黑血流满桌子,白毛恶鬼收起脑袋,高兴地把血舔干净。那吊死鬼没了脑袋,摇摇晃晃地走不远,就整个灰飞烟灭。

        轩辕飞飞吓得脸色青,蹦起来,叫道:“好了,走了一个,我也不赌了。”

        “不许。”白毛恶鬼和绿脸老头一起叫道。他出尖叫道:“牌局还没结束,不准走,除非你留一只手下来。”

        轩辕飞飞看着他们凶狠的模样,不情愿地坐下,很生意却有几分无奈。

        又有一个鬼上了赌桌。

        屋里泛着冰冷的雾气,每个鬼的脸都是模糊地,绿脸老头每次输了,都砍掉一根手指头。他的手指头很多,像是没完没了。

        那个白毛恶鬼最为奸诈,赢的多输的少。

        轩辕飞飞的赌本多,输了也不怕。

        只有后来的鬼摸不清门道,越输越多,先砍手做赌本,然后是脚,接下来连心肝都挖出来放在桌上,黑血淌满了一地。

        我睁开天眼,就瞧见赌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双惨白的手,明明是四个人打麻将,偏偏有无双手。它就像是凭空冒出来地,大家都视而不见,好像根本看不着一样。

        这双手不停地给白毛恶鬼换牌,难怪他能赢。而且他和绿脸老头明显是一伙儿地,不停地给他拆牌听牌。

        轩辕飞飞冻得哆嗦,脸色白,等他的赌本没了,肯定会被要求剁手跺脚来偿还。

        这小子肯定是看出不对了,但是又不敢直接翻脸,否则就要面对两个鬼的围攻了,可是这么磨下去,他的阳气也损失地厉害,恐怕也是温水煮青蛙的下场。

        后来的鬼很快就输光了,被白毛恶鬼砍掉脑袋。

        “谁,还有谁来?”

        “不玩了吧,”轩辕飞飞的声音变得虚弱起来,他气势一落,鬼怪就更凶。绿脸老头叫嚣道:“不准,不许,要不然就吃了你,现在就吃了你。”

        白毛恶鬼眼神逡巡,想要找一个上赌桌地,“咦,有一个没见过地,你来不来?”

        轩辕飞飞看见我,眼珠子瞪得大大地,赶紧冲我摇头。这厮心思不坏,我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只玩一局,输了我把命留下,赢了,这局就解散。”

        白毛恶鬼和绿脸老鬼商量了下,似乎觉得自己不会输,点头答应了。

        我坐在轩辕飞飞的上家,他在桌底下踢了我一脚,悄悄问道:“你有没有带着铜葫芦剑,借给我,我带你杀出去。”

        我不理他,装作不认识。

        搓牌,然后是码牌,我看那双手爬来爬去地,把好牌藏到底下。白毛恶鬼一脸的得意,有人给他换牌,不愁赢不了。

        打了半圈,我把牌一推,“糊了,我赢了。”

        “不可能,”白毛恶鬼出刺耳尖叫,眼珠子变得红通通地。

        “******,你不会想耍赖吧。”

        两个鬼面面相觑,还有些糊涂,估计还没搞清状况呢。

        我拖着轩辕飞飞站起来,这小子浑身冰凉,生气不多,连站起来都没了气力。绿脸老鬼叫道:“你能走,他不行,他要留下。”

        白毛恶鬼露出凶恶恐怖的模样,眼珠里淌血,死死盯着我。

        我狠狠瞪了回去,“我是外头饭店胖老板的亲戚,你们敢惹我,早晚捉了你们去,在油锅里滚一滚拿来做菜。”

        我说这话时,用上了摄魂术,集中精神凝视着白毛恶鬼。他神色有些恍惚,就被我撞开,拖着轩辕飞飞跑掉了。

        跑出不多远,轩辕飞飞累得不行,喘气道:“别跑,喘不上气了,让我歇一歇。”

        “快走,小心他们追上来,到时候你又打不过,把命丢了。”

        一听这话,他急了眼,不服气地叫道:“我怎么肯能打不过他们?哼,不就是两个鬼物吗?要是在外头,我才不怕。我这不是一不小心,被这群鬼给骗进屋里。”

        “别狡辩,”我打击他道,“看你这怂样,我要是晚来一步,你就是死翘翘的节奏。”

        “你把铜葫芦剑借给我,我就回去灭了它们。”

        “剑没了,”我一时嘴快。

        这小子机灵的很,简像个牛皮糖缠着我问,我拗不过,只能把事情说了下。轩辕飞飞指着我的鼻子,跳脚大骂道:“你这王八蛋,居然把瑶姑娘的铜葫芦剑和文王八卦镜给弄丢了?你知不知道那两样东西的价值啊。现在鬼蜮里多了这么多修道人,要是有人为难瑶姑娘怎么办,我恨不得掐死你。”

        “我不是故意地,都怪那个姓严的小子。”提起这件事,我心里也难受,偏偏瑶姑娘不露面,我连一声对不起都欠着。

        “哼,姓严,吹笛子。我知道了,估计是严家的严飞冰那个王八蛋,哼,本少爷跟他没完。”

        我一扯他:“你别狠了,知不知道市集怎么走?”

        “知道。”

        “咱们快去。”

        “不去,”他异常干脆道。

        “为什么?这里都是鬼,早点离开才是正经。”

        轩辕飞飞奇怪地看着我,“你不是为了参加阴阳会来地吗?怎么不知道鬼蜮最近出事了吗?”这我还真不了解,这货藏不住事情,很快跟我说了个七七八八。

        “今年阴阳会改了规矩,鉴于以往总有些冒名地,所以要求今年参加的人必须有个凭证,证明自己是懂法术地。青云观顺应大势,主动开了鬼孽石,让大家能够进来鬼雾林捉鬼。”

        这么说,我要是想要参加,也得捉一只鬼?

        “我跟你说,这次参加的人很多,如果能抓到一个厉害恶鬼,就等于提前打响了名声,大家都是摩拳擦掌呢。”

        原来如此,难怪连赶尸派的人也来了。

        “你还没抓到吧,要不要我帮你,只要你肯离开瑶姑娘,我就帮你,”这厮还不肯死心,还不忘记蛊惑我。

        “吹什么牛皮。不是我,说不定你现在就是鬼了。告诉我市集怎么走,我还有事。”

        轩辕飞飞摇摇头,“告诉你也没用,你现在进不去。你肯定是想,市集那儿鬼多,所以想去抓一个来?”他说的是一般人的想法,我也不想说的太细,不置可否。

        “没戏,这么多修道人进了鬼蜮,这儿的鬼又不是傻子,早就知道不对劲儿。赤角大王下了命令,封锁市集,任何人胆敢靠近,格杀勿论。”

        我有些犯了难,这可怎么办才好?

        轩辕飞飞还在问:“不过你可真是厉害,连鬼都赢不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告诉我好了,我花钱买行不行?”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