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57章 下阴曹

第57章 下阴曹

        “你倒是能耐,就不怕引火烧身?”我讽刺道。

        楚一飞自信地说道:“这次阴阳会的第一本来就属于我,结果先是轩辕飞飞,然后是你,接着是严飞冰,一个个都想抢第一,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哼,最后的结果会证明,我才是应该得第一的那个人。”

        我心里凛然,这小子藏得太深了,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了,实在是个可怕的对手。我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除了他。

        “你别得意,你想拿这个第一,严飞冰到最后肯定知道你的狼子野心,到时候只怕你师父也保不住你。”

        楚一飞眼中闪过狠辣,“不劳你费心,我早有安排。”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洛风啸来的短信。

        “不要动手,不要中他的计。”

        楚一飞笑道:“试题我已经告诉你了,回去好好准备吧。按道理,你没了鬼将,肯定不是严飞冰的对手,可我还是对你抱着很大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哈哈哈哈。”

        他出狂笑着走掉了,让我更加讨厌了。

        回到鬼香铺,我抱怨道:“干吗不留下他?”

        “没用,你没看出来吗?刚才来的不是真人,是一个傀儡。有他拖严飞冰的后腿,对我们行事也有利。”

        我苦着脸道:“现在没了秦大,遇上严飞冰可怎么办?我肯定打不过他。”

        洛风啸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教你善衡守序经吗?吃了那么多的鬼丸子,你的魂力已经过了他。虽然你入道比他晚,法术没他熟练,但是同样的法术威力更强,有我教你呢,别担心,第一肯定是你的。”

        接下来几天,我窝在家里头,勤加修炼,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嘛。

        到了四月十八那天,青云观来短信,让我们到灵仰山结合,参加最后一场比试。我们住在山脚的一处宾馆里头,等到三天后正式比试。

        洛风啸说道:“别担心,再给严飞冰三天,他也降服不了秦大。”

        我看他自信满满,问道:“难道你早就有了防备。”

        “你哥我是那么无谋的人吗?我敢让你拿秦大做诱饵,就不怕鱼儿脱钩,等着瞧好戏吧。我说过,要将他的魂魄撕成碎片,打入幽冥地狱,说到做到。”

        洛风啸笑笑,摸着我的脑袋:“他敢伤你,我这个做哥哥地替你出气。”

        我心里为严飞冰默哀两分钟。

        夜里歇下后,我被一阵滴答声音惊醒。明明是初夏时候,屋内温度低的渗人,我就知道有脏东西来了。

        嘀嗒,嘀嗒,冰冷的液体从天花板掉落,砸在我额头上,我摸了把,满手都是猩红鲜血。

        我一抬头,天花板上有个披头散的女鬼,脸色煞白,脖子上有个大大的伤口,鲜血嘀嗒地往下流。她出尖叫,朝我扑下来。

        我一个翻身逃开,拿起道法尺朝她打去。

        女鬼吃了我一下,惨叫着化为青烟。

        我心里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弱?如果有人派她来害我,怎么只有这种程度?刘强就睡在隔壁,他跑过来一看,还有些惊讶。

        他告诉我说,这是一只邪命鬼,生前被人割破喉咙,在体内养一只鬼蛊。等到鬼蛊成熟,只需扑到活人身上,咬破一点皮肤就没救了。

        估计那人没有想到我这么果断,又有道法尺护身,还没等女鬼靠近,就一击报销了,厉害的鬼蛊也没有派上用场。

        刘强让我去睡觉,他在门前替我守着,这是敌人的小手段,就是要自己****夜夜地提心吊胆,时时刻刻地害怕袭击,整垮我的精力。

        我睡得并不安稳,总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白天的时候,楚一飞过来了,说道:“李霖,昨晚睡得好吧,有没有碰到什么东西?”

        看他一脸虚伪,我就觉得讨厌,哼道:“不劳你费心,我吃得下睡得着,好得很。”

        “那就好,小心啊。”

        他最后一句话拖得老长,仿佛在暗示什么,让我心里直跳。

        第二天夜里,外面忽然传来阵阵阴风,呼啸落地,动静大得惊人。有个怪声怪气的阴冷声叫道:“李霖呢,还不出来。”

        外面来个七八个鬼差,领头地一个山羊胡子瘦老头叫道:“李霖,你无故打杀城隍爷座下的邪命鬼,罪大恶极,今日我就来勾你的魂儿。”

        好家伙,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立刻说道:“昨晚有个邪命鬼要来害我,我怎么知道她是城隍庙地?”

        “哼,你还敢狡辩,跟我到地下走一遭。”

        两个鬼差拿着锁链来拷我,我踹翻他们,冷笑道:“想来拿我,总得有点真凭实据,栽赃陷害的手段我可不服。”

        “你还敢抗捕?”瘦老头叫道。

        “我是修道人,阴曹能随便抓我?”

        这时候,白云子带人赶过来,和鬼差打着招呼,冲我大一通脾气:“李霖,你也太不知好歹了,我给你提供住处,你却在我的地盘上惹事,这不是让我难办吗?”

        难道不是白云子搞的鬼?楚一飞站在人堆里,冲我挤着眼睛,努着嘴巴,依稀是严飞冰的口型。原来是这厮在搞鬼,我心里光火。

        白云子说道:“李霖,不管是不是你做地,你到下面去,跟城隍老爷把话说清楚,总不能为了你,耽搁阴阳会的举办吧。”

        鬼差气势汹汹地围过来,瘦老头阴险笑着,拿出一本黑色簿子,我眼皮跳跳,这东西我见姜寒用过,被勾了魂那就跑不掉了。

        “行,我跟你们走,但是我的身体你们必须保管好。”

        白云子眼里得意,似乎想动些手脚。就听轩辕飞飞叫道:“你去吧,我替你守着,看谁敢动你一根毫毛。”

        我烧了一叠纸钱,拿符纸贴着额头,念着离魂咒,魂魄从体内迈出来。瘦老头领着我,踩着一阵阴风,忽悠往阴曹去了。

        黄泉路上漆黑幽深,很快我们就到了一处大堂前。

        我一个人进去,大案后头有个戴着朝天冠的高大黑影,他一声喝道:“下面来的是谁?见到本神为何不下跪?”

        我屈着膝,说道:“我叫李霖,特地来这儿见城隍爷。”

        “你就是李霖?大胆,你怎么敢杀了我坐下的邪命鬼?念你是个修道人,我就罚你受油锅刑罚三天,来呀,给我领下去。”

        我急忙说道:“城隍爷听我说。”我掏出一叠纸钱,这跟烧给死人的纸钱不同,上面都盖着阴阳印,是更加值钱的阴阳钞。钱通鬼神,这话一点没错,城隍爷将阴阳钞掳走,咳嗽了一声。

        “我在阳间就听说灵仰城隍爷公正严明,名声显赫,邪命鬼是鬼物,怎么会是您的座下呢?我怕她坏了您的名声,所以才打杀地。”我说了一大通的好话,吹得城隍爷面有得色,变得沾沾喜喜地。

        “我现在参见阴阳会,很可能是有人陷害,请您明朝秋毫,还我个清白。”

        城隍爷搓搓指头,我又拿出一叠阴阳钞,这些都是洛风啸给我地,我心疼的不得了。

        “还有吗?”他贪婪问道。

        “没了。”

        城隍爷唰的变了脸色,一拍惊堂木,叫道:“大胆李霖,你居然敢在阴曹行贿,本神岂能容你,来呀,立刻压着他下去受刑,油锅三日,刀山三日。”

        我愣了下,随即怒气涌上头,气得眼睛都红了。

        欺人太甚,真以为我是软柿子,随你怎么捏?我拿出道法尺,冷笑道:“在阳世这种事情看多了,没想到到了底下,还有你这种昏聩腐朽的城隍。”

        “你大胆,快来人给我捉了。”

        七八个鬼差冲过来,拿着铁链拘我。我拿着道法尺,打得几个鬼差嗷嗷叫唤,同时向着屋外冲出去。鬼差里有个熟悉的面孔闪过,居然是姜寒,他似乎是来公干地,看到我打出去,神情明显生了变换。

        混乱中,他在我耳边悄悄嘱咐了一句。

        “朝东去,看到那条灰色大路没有,那就是阳关道。跑出去,你就能还阳了。”

        我扔出一把符纸,拼命朝东过去,很快就看到了阳关道。

        城隍爷大叫道:“判官何在,给我拘了他,打到幽冥地狱里去。”

        瘦老头冒出来,拿着黑色簿子,朱砂笔一勾,念到:“骆县人氏上李下霖,时辰到了,还不归来。”

        一股无穷大力摄来,让人浑身战栗,我的话魂魄都要飞出去了。危急关头,我身上忽地冒出一缕红艳艳光泽,就定住了魂魄。瘦老头眼神惊诧,忽地叫道:“阳珠,阳珠在他身上。”

        见这套不管用,城隍爷急着下令,很快就有一群阴邪鬼物冲出来,将我团团围住。我心里诧异,城隍庙何时竟然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还这么多?

        “没想到这儿居然是我的死地,”我有些绝望地想道。

        不行,我还不能死,我还要取得阴阳会第一,还要参加天龙大会呢。我扯着嗓子,大叫道:“哥,快来救我。哥,快来救我。哥,快来救我。”

        鬼物冲来,我左挡右挡,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

        轰隆,一道惊雷样的霹雳炸响,将十几个鬼物轰成了飞灰。我就在霹雳中央,却毫无损,连根头都没掉。

        一道傲然身影从上头落地,煞气滔天,他眼神逡巡,没有一个鬼物敢跟他直视,被他看到,无一不是被吓得瑟瑟抖。

        是洛风啸。

        他伸手一抓,瘦老头就到了他手里,“是你勾了我弟弟的魂魄?”

        瘦老头眼神惊惶:“我,我是判官,你不能,啊,饶命。”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