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0章 鬼抬棺

第60章 鬼抬棺

        “你去死吧,死吧死吧。”

        严飞冰满脸鬼气,眼珠子里布满血丝,他请来的厉鬼太厉害,自己根本承受不住,胸膛剧烈起伏喘息着。

        他大叫着冲过来,拳头凶猛,我急忙躲开。

        “来呀,你别跑啊,你这个缩头乌龟,胆小鬼,别跑,不许跑。”

        我把他的头缠在指头上,蓦地一指,喝道:“阳明之精,神极其灵。收摄阴魅,遁隐原形。灵符一道,诸患弥平。妖孽小鬼,还不降服。敢有违逆,天兵上行。”这是洛风啸教我的破鬼咒语,前提是要拿到他的头,效果才能达到最大。

        头噗嗤烧成灰烬,我冲着严飞冰一指,喝道:“疾。”

        严飞冰出一声怪叫,双阴鬼被我从他身上给震了出来。我泼出一把黄豆,打得双阴鬼哇哇大叫,嗖得跑掉了。

        没了鬼上身,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严飞冰像是得了疟疾一样,扑簌抖动着。

        他眼睛赤红,无比仇恨又非常虚弱地瞪着我。

        我走过去,轻轻一推他的肩膀:“我赢了,是你输了。”

        严飞冰哇地吐血,身体轻的像是一片落叶,噗通一下仰面摔倒,面皮迅变得老皱起来,乌黑头也白了半边,这是鬼上身的后遗症,向鬼物索求越多,牺牲越多。

        白云子和铁魁像是呆了,估计根本没有想到我能赢。

        林鹭在台下大声欢呼起来:“李霖,你好厉害,姐姐没有看错你,真地赢了啊。”

        我正等着他们宣布比赛结果呢,谁知道铁魁眼神变得狠辣起来,突然尖叫道:“刚才那个是茅山驱鬼术,你,你居然是茅山弟子。”

        我有些奇怪,洛风啸教我这个法术时,并没有说明法术的来历。看铁魁的样子,似乎很吃惊,难道这个法术有问题?

        “我是阴鬼派的弟子,你糊涂了吧,快点宣布我获胜吧。”

        铁魁唰的跳上场,无比仇恨道:“你居然是茅山弟子,别想骗我,除了茅山弟子,没人会灵符平祸的法术,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他身上陡然冒出惊人的杀气,朝我冲来。我哪儿挡得住,被他踹了一脚。洛风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轻飘飘地一推,那么凶的铁魁就像是小娃娃一样,被他推了个跟头。

        “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他叫嚣起来,气势却不是那么足。

        “凭你这点道行,还不够在我面前猖狂,看在铁剑萍的面子上,我不杀你,滚吧。”

        老警察急忙宣布道:“最后一场比试是李霖获胜,至此阴阳会三场比试全部结束,现在计算积分,两分钟后公布胜选名单。”

        我们都在擂台前等着,看他们争论了几句,白云子他们愤怒离开了。然后老警察出来公布最终的比试结果,结果毫无疑问,榜单也贴了出来。

        “鬼香铺李霖第一。”

        “青云观楚一飞第二。”

        “严家严飞冰第三。”

        “轩辕家族轩辕飞飞第四。”

        “赶尸派徐憨第五。”

        ……

        严飞冰前两场成绩不错,即使输了,也勉强挤进了前三。即使有水分,现在也没人去计较了。只是可惜了轩辕飞飞,第四名是没有资格参加天龙大会地。

        最后他还宣布道,比试前三名的人都获得了参加天龙大会的资格,九月三十一日到罗浮山金顶观报到,还给我们盖了大印的名次证书。

        一群人过来恭喜我,林鹭冲到我跟前,给了我一个熊抱:“好啊,你这个家伙原来这么厉害,害我还替你担心了,不行,请吃饭,不许耍赖。”

        “好,地方你挑,菜随便你点。”

        林鹭眉开眼笑,拍着我的肩膀:“这才像样,姐看好你哦,下次再把那个什么天龙大会的第一拿到手吧。”

        这个小妞真是心大,天龙大会上肯定高手云集,哪有这么容易。

        我看着洛风啸,他朝我走来,眼神激赏,说道:“行啊,傻小,总算没有叫我失望。嗯,天龙大会也赢个第一好了,这是必须的事情。”

        我红着脸:“那是你教得好。”

        “哈哈哈!”洛风啸出畅快笑声,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么大抒胸臆。

        我在人群里还看到楚一飞,他也来假惺惺地恭喜我:“李霖,没想到你真地赢了严飞冰,真是恭喜你啊。”他的眼神里满是算计得逞的狡诈,擦身而过时,他悄悄说了句。

        “怎么样?感激我吧,是我把他的底牌告诉你地。”

        我哼了声,谢你个大头鬼,“你不是想要第一吗,结果还不是我地。”

        楚一飞眼神诡谲,笑道:“第一从来都是我的囊中物,只是让你暂时保管着,等着,我很快就会拿回第一了。真正的比试从来不在赛场上,等着吧。”

        比赛结束后,我们坐着大巴离开青云山。轩辕飞飞被我就近送到市区的高级病房,我看到严飞冰也被急救车拉来了,直接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回到鬼香铺,我把楚一飞的话告诉洛风啸,他摸着下巴,道:“这个楚一飞好像问题很大啊,我稍微有点兴趣了。”

        “他可是个危险人物,连严飞冰都栽在他手里,简直是阴魂不散。”

        “这个人留着有用,他野心很大,就会拼命向上爬,我有种预感,这个人将来会给玄阳真宫带来大麻烦。”

        “那我怎么办?他还盯着我呢?”

        “你小心点,他应该不会直接动手地,以他的城府,肯定是用陷害你的法子逼迫你放弃第一的资格。”

        明刀鸣枪地我不怕,就怕小人的暗箭伤人。

        紧张了几天,晚上我早早就睡了。到后半夜时,我被冻醒了,身下一大片都变得湿漉漉地,我摸了一把,满手都是腥臭的鲜血,整个人都浸在血泊中。

        咚咚咚,当当当,诡异地唢呐声响起来,像是有人家出殡的队伍。

        我泡在血泊里,身体僵硬着不能动弹,只有脑袋能转动。我想叫人,洛风啸就睡在隔壁,可是舌头像是打了结。

        咚咚咚,唢呐声越来越近。

        远处有一朵红云飘了过来,我看清了,是八个小鬼抬着一口血红大棺,一路吹拉弹唱地来到我家铺子前。

        “李霖,出来。”

        棺材里传出鬼魅般的声音,我像是着了魔,被催动着爬起来。胸前的布囊里忽然出幽幽的清香,像是栀子桔梗的味道,抚慰着心神。

        我一个激灵,这是爷爷留下的护身香囊,不能出去,危险。

        棺材盖掀开,散出浓郁的黑雾和鬼气,里头坐起个披头散的年青人。他穿着鲜血染红的道袍,眼中透着诡谲。

        “你这个小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没拿你的东西。”

        “撒谎,你在水鬼崖偷了我的阴阳双珠,交出来,否则我叫你一门都死绝。”

        原来是他,他就是封在水鬼崖的那个恶鬼吗?他找上门来了。

        “给我,交出来,否则你活不到明天。”

        他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果然是邪魔外道,我放了他出来,他却要杀我。我毫不示弱地叫道:“你有本事就进来,双珠就在我身上,来拿啊。”

        年青人在外面试了好几次,都没法进入鬼香铺。眼看天就亮了,他狠道:“下次等你进入鬼雾林,我要把你拨皮拆骨,吃进肚子里。”

        他躺进棺材里,小鬼抬着棺材跑远了。

        我脑袋晕沉沉地,忽然被人弹了下额头,痛的我醒过来,就看到洛风啸坐在床边,他说道:“傻小,太阳晒到屁股上了,还赖床呢。跟我说说,梦到啥了?”

        “你知道?”

        洛风啸拍拍我:“别怕,刚才那是鬼压床,他进了你的梦而已。”

        我松了口气,将梦中小鬼抬棺的事情告诉他。洛风啸摸着下巴,一声冷笑:“看他可怜,被困了几十年才逃出来,我就睁只眼闭着眼。他胆子倒大,居然敢来惹你,早晚叫他连鬼也做不成。”

        我怕他再找上门来,这种陷入梦魇的感觉实在是讨厌。

        “我教你个定神法门,以后就没有东西在你梦里作祟了。”

        吃午饭时,徐老头找上门来了。

        我看他换了一身装扮,道袍飘飘,还有股仙气呢。他朝我行礼,说道:“我家大人请两位今晚一聚,略备薄酒,还请大驾光临。”

        我搂着徐老头:“你什么找了主家了?赶尸派呢?这身行头不错啊。”

        徐老头苦着脸道:“两位这次虽然大大出了风头,可也得罪不少人呢,我跟你们走得近,也受了些牵连,赶尸派哪儿还敢收容我,早就把我赶出来了。”

        “你不是得了第四名吗?他们舍得赶走你?”

        徐老头唏嘘道:“唉,现在的道门谁不看着玄阳真宫的脸色呢?没法子,我也不怪他们。”

        我对他有些抱歉,徐老头倒是看得开,因为他找了个好下家。他冲着洛风啸感谢道:“多谢洛公,您替我谋了个好职位,小老头感激不尽。”

        我这才知道,原来洛风啸从中牵线,让徐老头到虎鬼庙做了个庙祝。元圣君现在手底下有鬼无人,就缺个懂法术地搭理庙宇,自然是一拍即合。

        有虎丘山神照着,谁敢去惹他的晦气,难怪老头一脸喜气地。

        “到了我这把年纪,也就不想去追逐名和利了,能有这么个容身之所,我算是前世烧香积德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