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1章 相亲

第61章 相亲

        傍晚时,我们去虎丘赴宴。

        元圣君非常的客气,离开庙宇老远到路上来迎接我们,搞得兴师动众地。他是阴曹敕封的山神,我们是凡人,这礼遇可真是让人惊讶。

        我有些不自在,洛风啸牵着我,很镇定地进了阴庙。

        元圣君备了一些瓜果和清酒,请我和洛风啸吃了个痛快,才说道:“多年不见,洛公风采如旧,该喝一大杯。”

        洛风啸也来了些兴致,连喝了好几杯。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听说前些时候,两位大闹了灵仰城隍庙?那城隍叫做赵秋林,心思狭隘,恐怕要为难两位。”他一招手,有个鬼差拿了文书来。

        “赵秋林是灵仰的城隍,掌管一地的阴曹。我虽是阴神,也是死人亡魂,也要受他管辖。他了文书来,着本地的所有鬼差不得给两位提供任何帮助。”

        我气得牙痒痒,说道:“他身为一地的城隍爷,处事不公,还豢养了许多的阴邪鬼物,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你通知我们,不怕他责备你吗?”

        元圣君有些生气地说道:“哼,赵秋林来这儿后,一向倒行逆施。我不愿意跟他同流合污,就被他打压了。之前我的庙宇被捣毁,他也是袖手旁观,不肯来帮忙。”

        “唉,我本来还想到他那儿告上一状,说出青云观的种种不法行为,现在看起来也是没指望了。没想到他竟然和道门的人走得那么近,只能吞下这口恶气了。”

        洛风啸转着酒杯,忽地幽幽道:“若是你坐上城的隍位置,又该如何?”

        元圣君看着他,目光灼灼道:“如果我当上城隍,必然要清理青云观,重树阴阳秩序。”

        “你对如今的道门怎么看?”

        “龙门派虽然一统道门,但是专横霸道,不敬鬼神,与阴曹的关系闹得十分僵硬。倒是以前茅山派执掌道门时,********,秩序井然,唉,若是我有能力,一定不会坐视龙门派如此嚣张。”

        我低着头,假装喝酒,一句话也插不上。

        这两个人说话也太露骨了吧,像这种阴谋诡计,不是应该悄悄进行吗?

        洛风啸打算扳倒城隍爷赵秋林,扶持元圣君上位。而元圣君也是雄心勃勃,向他表达衷心,愿意回报洛风啸的帮助。

        这么大的事情就在三言两语中定了调子,我相信,就在不久,灵仰恐怕就要改头换面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洛风啸:“哥,你真是茅山派的弟子。”

        “嗯。傻弟,你现在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你要是害怕,我不怪你。”洛风啸温柔地看着我。

        我拍着胸脯:“早就跟你说过,水里来火里去,你要是再跟我说这种话,我就生气了。”

        “好,好,我不说了。”

        洛风啸忙着大事,一听到晚不着家,我整日除了吃鬼丸子修炼,就是睡大觉。总有人看不得我舒坦几天,又给我找了麻烦。

        林鹭风风火火地闯进鬼香铺,拍着桌子叫道:“李霖,姐姐平时对你好吧。”

        我一个激灵,本来在晒太阳,浑身懒洋洋地,这下子神经都绷紧了。这小妞这么说,肯定有为难的事情要找我了。

        “一般般吧,我们也不是太熟。”

        林鹭忽地展颜一笑,娇靥如花,让我后背都凉了。

        这小妞唰的窜到我身后,胳膊锁着我脖子,哼哼道:“你这个没良心地啊,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无视我的真心真意。”

        真心真意,有吗?暴力倒是有。我被她勒得翻白眼,一句话说不出来。背后被两团鼓胀胀的绵软顶着,磨来磨去地,弄得我十分尴尬,偏偏这小妞还没觉察到。

        “这次姐姐遇到麻烦了,我不管,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你有事说事,呃,喘不过气了,我看情况决定。啊,疼,别掐我,好,我帮你还不行吗?”总算脱离魔掌,我大口喘着气,心里暗暗道,这妞虎的很,将来肯定没人敢要。

        “事情是这样啊,你听了也不许乱说啊。”林鹭难得的红了脸,难道是烧了。我去摸她额头,又被她狠狠拧了两下。

        “我爸妈给我找了个男朋友去相亲,我不喜欢,所以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今晚你跟我回家,把那个男的赶走就行了。”

        林鹭说的飞快,我等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了,立刻说道:“这可不行,这个忙我帮不了。你要是碰到了鬼,我肯定帮你,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我不能胡来。”

        “姐姐求你了。”

        “求我也不行,要是你爸妈以后知道了,还不得恨死我?我倒是觉得啊,长辈的眼光还是可以地,你就去看看呗,说不定来一个一见钟情。哎呦,疼,疼啊,你轻点。”

        林鹭立刻翻了脸,来了一场全武行,逼得我在拳头和相亲之间选一项。

        这小妞带我到商场,从头到尾捯饬了一顿,花掉大几千块,当然都是我掏腰包。她托着下巴,满意点点头:“嗯,不错,光看外表能蒙混过去了。”

        我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总觉得有些别扭。

        晚饭定在鲤跃居,是个大包厢。林鹭的父母都是中学老师,人很温和儒雅,都是不懂法术的普通人。我们刚到,林鹭相亲的对象就开着一辆大奔过来。

        我是两只脚走过来地,这开场就被比下去地。

        男的叫做郑哲,是一家文具公司的经理,长得一表人才。他嘴巴甜得很,上来就是叔叔阿姨地叫着,还提了礼品过来,点菜时也是专挑最贵最好的点,出手很阔绰。

        林鹭哼哼道:“居然还迟到,让女孩子等着,不像话。”

        “抱歉,林小姐,因为路上有点堵,所以晚了一点。”

        林鹭妈妈说道:“小鹭,我们约的是七点,现在还不到六点四十呢。”

        “反正她比我来得晚。”

        “是我的错,林小姐不要生气。”

        郑哲很会说话,逗得林鹭家长很满意,他看着林鹭的眼神情意绵绵地,可惜这小妞不来电。我呵呵笑着,只顾埋头吃饭,像是三天没吃饱了。

        林鹭气得在桌底下踩了我一脚,我想起任务,就给林鹭父母敬酒,陪着说话。

        郑哲夸夸其谈,隐晦地将年龄,工资收入和房产汽车等固定资产都说了出来,足以让大部分人都汗颜。他忽然道:“不知道这位李先生从事什么职业?”

        “我家开着香铺。”

        “香铺,是卖檀香沉香那种吗?”

        “不是,是专门烧给死人的那种香。”

        饭局上冷场片刻,郑哲眼里闪过得意和蔑视,显然是不把我当做对手了。等饭吃完,林鹭爸妈和她先走了,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两位老人邀请郑哲到家里吃一顿便饭,却没有对我说什么。

        我擦擦嘴巴,插着口袋往铺子那边走。忙我是帮了,至于成不成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背后传来呼啸声,我跳着躲开,大奔擦着我的腿开过去,这是要撞人的节奏啊。

        车窗摇下来,郑哲脸上哪里还有半点谦恭,盛气凌人地叫道:“小子,你是哪儿冒出来地,敢跟老子抢女人,你信不信我找人打断你的腿。”

        这小子还真能装啊,难怪林鹭看他不顺眼。

        “行啊,有能耐就动手,到时候我报警,让林鹭直接把你给抓了。”

        郑哲眼神阴险:“小子,林鹭是我看上地,你想跟作对,小心连命都保不住。”

        这种人真是讨厌,表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地,我可不能给林鹭丢脸,说道:“我等着,有种就来,光说不练假把式。”

        “好,好,你可别后悔。”郑哲扬长而去。

        我沿着护城河走着,冷风拂面,吹得人精神头不错。这时候摆夜摊的人也出来了,有个头花白的老太太,衣服打着补丁,在一辆破三轮车上摆着小人书卖。

        我看她生活艰辛,翻了翻,三打白骨精,葫芦娃,黑猫警长都拿了一套,准备带回去给小鬼看着玩。

        老太太找钱给我时,我现她手指冰凉,就打量了几眼。

        这老太太精神头极差,眉心罩着黑纱,这是快要死掉的迹象,不出意外的话,就这几天的事儿了。

        “不用找了,我再拿几本。”

        老太太很高兴,跟我道着谢,还说家里有个乖孙,有了钱明天就给买咸蛋人的玩具。

        我听着她絮叨,老太太忽然身子一歪,朝水泥地面上摔去。我眼疾手快地把她扶起来,要是真跌着,恐怕现在就得送命。

        老太太说是有什么推了她一下,我睁开天眼,现三轮车底下躲着个小鬼。

        我把他提溜起来,骂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面前弄鬼?说,谁让你干地。”这小鬼婴儿大小,还不会说话,指着远处的汽车。

        汽车迅开走了,竟然是郑哲的大奔,难道他也是个修道人,我心里狐疑起来。

        “念你初犯,我放了你,再有下次,直接灭了你。”

        我把小鬼丢开,索性把老太太的小人书全部买下,让她今天能早点收摊回去歇着。这手段太卑劣了,要是老太太摔死了,郑哲肯定故意赖到我身上,到时候我几张嘴都说不清楚。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