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4章 红楼

第64章 红楼

        还未干涸的鲜血在地上留下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杀我的人是李霖。”

        幕后黑手知道我会来,提前杀掉了女护士,杀人的手法还跟严飞冰一样,这种高高在上的藐视态度瞬间激怒了我。

        “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绳之于法。”

        屋内里很干净,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也没有法术的迹象,死因还是扑朔迷离。我们找到邻居打听情况,女护士家里人早不在了,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几天前她突然说了一笔财,还准备辞职搬家呢,没想到一下子人就没了。

        线索完全断了。

        我和轩辕飞飞失落地回到医院,刚下车,有个黑影差点冲进我怀里。

        “你在调查严飞冰死的事情吧,我有线索,你要不要。”

        居然是照顾严飞冰的那个护工,白天他不是说什么都不清楚吗?我和轩辕飞飞打了个眼色,一前一后跟着他来到花坛里,免得被他跑掉。

        “你说吧。”

        “你出多少钱?”护工有些紧张地问道!”我听说又有人死了?你买不买?我告诉你,只有我才知道这些事情。”

        “你要多少钱?”

        “这可是杀了人的事情,肯定不便宜。一万,不,我要三万,我要辞职了,这个地方闹鬼。”

        闹鬼?这个人看来真的知道什么?我立马让轩辕飞飞去取钱给他,护工拿到钱,才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严飞冰到普通病房后,精神很差,但是每天都对着墙壁说话,像是在跟人吵架。为了证明他说的是真地,他还拿手机偷偷拍下了一段视频,我又花了五千把视频给买了下来。

        林鹭拿电脑播放着视频,画面不是很清楚,角度也有点偏,但是因为靠的近,所以严飞冰的自言自语反而听得比较清楚。

        “哈哈,是我赢了,才不是你赢了呢,我怎么可能会输。”

        “李霖,你算什么东西,你去死,去死。”

        他抱着脑袋,神色癫狂道:“你是个蝼蚁,我可是严家的少爷,我要你死,你死啊,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得第一哈哈哈哈哈。”

        严飞冰像是精神受了刺激,不停地呢喃着,神色迷惘而且凶狠。

        从头到尾,就是严飞冰的表演秀,根本看不出什么。

        正当我失望的时候,林鹭指着屏幕说道:“你们看,严飞冰在说话的时候,眼睛直视前方。一般人自说自话,根本没有听众,应该是低着头才对。”

        “难道那里有什么东西?”

        洛风啸领着我回到病房,对面就是一面光秃秃的墙壁,他伸手摸索着,忽地冷笑道:“原来如此,差点就被骗过了。”

        “哥,有线索吗?”

        “严飞冰的确是被鬼害死地,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鬼,叫做无阴鬼。这种鬼没有阴气,只能靠眼睛看到,没办法追踪。难怪幕后黑手这么嚣张,他只要将无阴鬼藏起来,我们就找不到了。”

        “那可怎么办?”

        “很高明的手段,但是在你哥面前玩花样,他还嫩了点,想要找到无阴鬼也不难,就是费了点事,你愿不愿意跑一趟?”

        我拍拍胸口,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线索,怎么能放过。

        洛风啸说道:“想要找到无阴鬼,就需要到城隍庙去,查一查生死簿。”

        上次我们已经和灵仰城隍爷闹翻了,肯定不受欢迎。生死簿是文武两位判官保管地,文判官上次被洛风啸捏死了,好在武判官姜寒跟我们还有几分交情。

        医院后头有个土地庙,洛风啸拿着铜铃施法,拘了我的一魄出来,说道:“这次去城隍庙有点危险,你要小心,要是出了事,我直接把你招魂回来。”

        我点点头,在土地庙前烧香烧纸,拜道:“骆县修道人轩辕飞飞有事通阴,还请行个方便。”

        魂魄飘出来,钻进土地庙,就进了一条漆黑的道路。走出去许久,就瞧见了阴曹。

        鬼门关前有两个鬼守着,像是在打瞌睡。我在路旁草丛里点了一根勾魂香,香气飘散出去。接着我把薛良人喊来,让他拿着一叠纸钱,一边往远处跑,一边洒纸钱。

        两个鬼差闻到香气,一脸陶醉,看到飞舞的纸钱,滴溜儿追着纸钱跑。

        我急忙进了鬼门关。里头很多黑屋子,还有些鬼魂游走,城隍庙应该在最中央。我拉过路旁一个鬼,塞给他纸钱,问道:“武判官姜寒住在哪儿?”

        他给我指了个地方,我急忙过去,刚好看到姜寒从屋里出来。他陪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模样十分客气,周围前拥后呼,很是热闹。

        我刚好挡在路上,姜寒吃惊地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中年人腆着肚皮,亲切问道:“这个小兄弟是谁啊,是不是来反映鬼情鬼意地。”

        他走过来抓着我的手,说道,“小兄弟,你有什么尽管跟我说,大事小事,难事易事,都可以跟我说嘛。本官下来巡察,就是要为平民鬼做主,好彰显阴曹的吏治啊。”

        这是怎么回事,好浓的官腔啊?

        看到姜寒冲我眨眼睛,我立马拉着中年人的手,嚎嚎大哭起来:“大人,青天大老爷,您终于来了灵仰啊。我早就听说您的威名,今天见到您的面,就是粉身碎骨也值得了。”

        中年人有些愣,然后高兴道:“我这么有名气吗?”

        “大人,我就是个小鬼,一到阴曹就听说有一位为鬼做主的好大人,让我对阴间重新生出了希望,是你让我的心里重新燃起希望之火,是你让我的心死灰复燃,是你拯救了我一颗拨凉拨凉的心!”

        鬼是没有眼泪地,我只能尽量扭曲面部,做出感激涕零的模样来。

        中年人摸着胡子。乐哈哈道:“好,好,小兄弟,你说吧,你有什么事,我肯定替你做主。”

        “我没事!”我抹着“眼泪”,情真意切地说道,“大人,我就是想瞻仰一下您的英姿,您能跟我握一下手吗?摸一下您,我就是死了也值得。”

        中年人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直说:“小兄弟对我的脾气,走,跟我一起去喝酒。”

        姜寒领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一处红楼,这里也是窑子,但是比起鬼雾林高级得多,弹唱说辞,喝酒品茗,姑娘的品质也很高,各个水灵清透,比起上面的还要俊俏。

        我靠着姜寒,他偷偷告诉我,这位大人叫做风波平,是阎罗殿派来的巡视官。前些时候,不知道谁手眼通天,一封黄裱直接烧到了阎王爷手里,说是灵仰阴曹吏治败坏,恶鬼肆虐,这是在告城隍爷的状呢。

        赵秋林的态度就耐人寻味了,巡视官昨天就到了,他到现在都没有露面,惹得风波平很不满意。

        我心里一喜,上头派人下来查你,你还这么嚣张?这不是刚好给了我机会给你上眼药吗?

        “这位城隍爷架子好大,居然连风大人的面子都不给,哼,还不是仗着咱们风大人仁慈,不跟他斤斤计较。”

        我说的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所有人听到。

        风波平哼了一声,骂道:“我就不去见他,等着他来见我。”

        姜寒他们是赵秋林的属下,不好说上官的不是,所以风波平几次明里暗里叙说对赵秋林的不满,无人敢搭腔,只能陪着笑,气得他胡子直翘。

        只有我,一直在说赵秋林的坏话。我这么个敢说真话的正直好鬼,自然得到风波平的青睐,他让我做到他身边,跟我说着话,把灵仰城隍庙的一众官吏给干巴巴地晾着。

        几下交流,我就知道这位风波平大人是个草纸篓子,自高自大,还偏偏以为自己很有本事。我捉到他的痛点,可劲儿地给他拍马屁,弄得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大人,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您可是公干,要是有人向上头举报您逛窑子,会不会有不良影响啊?”我很担忧地问道。

        风波平吓了一跳:“不会吧,谁敢?”

        我气愤道:“别人不敢,就怕有鬼仗着是地头蛇,不买您的帐。”

        风波平犹豫了一会,低声道:“赵秋林说他临时有事,一会儿就到。他给我推荐这儿的头牌如烟姑娘,说是美得跟天仙似地,我就看一下,不待多久行不行?”

        这个大草包原来还是个好色之徒,如烟?不会这么巧吧。

        里头走出个一袭水绿罗裙的美人,蜷含羞,妖娆多情,那腰肢,那****,扭得人心里痒痒地。我低着头,出一声冷笑,果然是她。

        这个女鬼在鬼雾林骗走了我的尸寒草逃之夭夭,没想到跳槽到这儿了。

        风波平看到她,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呆呆问道:“姑娘你好漂亮啊,叫什么名字啊。”

        如烟捂着嘴巴,“小女子如烟,见过大人。”

        她盈盈行礼,站起来时像是脚下一个不稳,娇躯软软地倒在风波平怀里。风波平一把搂着她,满脸猪哥相地说道:“哎呦,别摔坏了,我给你揉揉。”也不知道他的咸猪手伸到了哪儿,如烟也是个狐媚子,咯咯地娇笑,显得妖媚又多情。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