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5章 鸩酒

第65章 鸩酒

        如烟娇声软语,撩拨得人心里头痒痒地。

        我看在座的城隍庙的官吏都露出心动,色眯眯地看着如烟卖弄风情。就连姜寒,虽然冷着脸,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眼珠子也在偷偷瞟着。

        这个骚女人还真是能装,红颜祸水,走到哪儿都能骗到一大帮子人和鬼?这次来城隍庙行骗,也不知道是什么打算,我心里冷笑。

        “小女子这里有美酒,请各位品鉴。”

        气氛熟络以后,如烟突然提出要去拿酒来喝。

        “好,好,我等着,你快点啊,别太久啊,免得我等的心急。”风波平一脸迷醉地叫道,眼珠子盯着如烟摇摆的腰肢,直到女鬼走没影了,才算是回过神来。

        我趁机说道:“城隍爷怎么还没来?不会是犯了罪,然后心虚了吧。风大人,你可一定要秉公处理啊。”

        风波平总算想起正事来了,咳嗽一声,说道:“不错,本官刚才只是装一下而已,红楼也是阴曹的管理下,女鬼我们也应该帮助嘛。对了,说到哪儿了,给赵秋林治罪,你们都说说啊。”

        这些官吏都看着姜寒,他的地位最高。姜寒想了下,问道:“风大人,城隍爷平时行事的确有些差池,这种事情可大也可小,不知道上头是个什么态度。”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是准备重重提起,轻轻放下,他们肯定不会说实话。如果真的有高层想要严办,他们一定配合。

        风波平没有定调前,灵仰的官吏不敢开口,显得犹豫不定。

        有人迟疑道:“我们在赵秋林的手下做事,若是他不倒,只怕我们接下来都要倒霉。”

        他说出了许多鬼的担忧,风波平冷笑道:“哼,你以为他还能做城隍?他得罪了一位大人物,上头要办他,临行前,崔判官亲自跟我说,叫我带着罪证回去。”

        崔判官?姜寒悄悄告诉我,那是阎罗殿的第一判官,位高权重。

        听到风波平搬出他的名头,官吏立刻安静下来。

        有机灵地立马叫道:“赵秋林已经坠入邪道,他豢养了许多阴邪鬼物,这都是阴曹法律禁止地,请大人您做主啊。

        “是啊,请大人您夺去他的城隍职位,压到阎罗殿受审。”

        众人纷纷开口,很快就罗列出赵秋林的一大批罪状。所谓墙倒众人推,就算是在阴间,也不外如是。

        当场就有文书出生的官吏拿起纸笔,历数赵秋林的种种罪行,一共十大罪状,十八条小罪状,各个鬼都在上面按着手印,联名作证。

        风波平乐得哈哈:“好了,这不就完了吗?哎呦,如烟姑娘,你可来了,这酒可真香啊。”

        赵秋林身为灵仰的城隍爷,却和青云观勾勾搭搭地,洛风啸还怀疑他和鬼雾林也有些牵扯,几次跟我们为难。现在他要垮台了,我心里自然是高兴极了。

        这么轻易就扳倒了城隍?我心里还有些飘飘地,有些不着地。

        如烟这女鬼端着一壶美酒,烟视媚行,袅袅出来,给在座的官吏都斟满一杯,娇笑道:“小女子敬各位大人一杯酒,待会儿唱曲给各位助兴。”

        我低着头,她只顾着风波平,没有在意到我。

        酒水是碧绿色地,很香,但是里头泛着一丝腥气。我家是做香地,对气味很敏感,闻过一次就不会忘记。这味道好熟悉,我想了下,一下子变了脸色。

        居然是尸寒草的气味。

        想起上次她说过的话,这草对鬼物而言是大毒,吃下去以后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我勒个去,如烟这女鬼好狠毒的心肠,居然想要一次毒死这么多的鬼,她就不怕阴曹追究起来,治她的罪?

        风波平说是赵秋林推荐他来这儿地,而在场的鬼差都是准备弹劾城隍地,我心里不寒而栗,原来这是一个大圈套,准备把赵秋林的所有反对者一网打尽啊。

        等到风波平要喝酒时,我急忙跳出来,叫道:“不要喝,如烟姑娘,你还认得我吗?“

        如烟这才瞧见我,悚然变色,她面色惨白,一句话不说就惶恐地朝外面跑去。

        我急忙叫道:“姜寒,捉住她。”姜寒看出事情不对,用一根铁链把女鬼给拘了,提到我跟前来。

        风波平心疼的不得了,“哎呀,你怎么把美女给捉了,快点松开。”姜寒犹豫下,有个鬼叫道:“就是,如烟姑娘可不能糟蹋,你要懂得怜香惜玉。”

        我冷笑下,说道:“你倒是个多情种子,行啊,那你有种就喝了这杯酒。”

        那鬼被我一激,怒道:“你个无耻刁民,居然敢这么跟本官说话。哼,喝就喝,害怕你不成。”他端起酒杯仰头喝光,还不服气地看着我。

        “这酒味道可真美,大家一起,哎呦,我的肚子!”没一会儿,他脸色变得铁青,捂着肚子痛苦哀嚎,七窍里都流出黑血,化为一阵青烟。

        众鬼豁然变了脸色,风波平吓得大叫:“有毒,哇,有毒啊,谁要害我啊?”真是蠢到家了,他颤巍巍指着如烟,“我又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姜寒已经有了明悟,说道:“是赵秋林大人让我们来找如烟地,难道他想把我们都杀掉?我这就去找他问个清楚。”

        我拿出一张镇鬼符贴着如烟,说道:“如果这是个陷阱,外面肯定有埋伏,我有个主意,大家装出中毒的样子,惨叫几声。”

        “对,对,你说得对!”风波平这会儿对我非常信赖,立马这么说道。

        屋内传出凄厉惨叫,一声声哀嚎,很快就没了声息。

        我们等了一会儿,外面传来声音,得意道:“还是城隍爷主意高明,这一下就把巡视官给做掉了。”

        “武判官他们也在,会不会太狠了点。”

        “呸,姜寒那厮自以为正直,经常跟城隍爷对着干,趁机机会正好把他们一窝端了。你傻啊你,他们不死,哪儿有位置给我们上。”

        “也是,还是你聪明。”

        姜寒气得牙根咬的嘎嘣响,等门推开,进来两个鬼,看到我们都平安无事,还来不及惊讶,就被姜寒拿着水火棍,一下一个,直接打的灰飞烟灭。

        “赵秋林好狠的心肠,竟然想要将我们全部弄死。请大人做主,去城隍庙拿下他。”

        风波平这个软蛋吓得脚软,听说还要去城隍庙,一脸如丧考妣的倒霉模样。

        ”风大人,您留在这儿,就是死了名声也难听。您可是巡视官,到了城隍庙,众目睽睽下他肯定不敢乱来。”

        我好说歹说,总算说动了这厮。没等我们出去,姜寒大叫一声不好,外面冲来一大群的阴邪鬼物,吊死鬼,无头鬼,人面鬼,兽鬼,水鬼,吊步鬼,都是一些含冤而死的恶鬼,朝我们袭来。

        风波平嗷呜一声叫,躲到桌子底下,只有个******撅在外头。

        姜寒拿着水火棍,英勇地冲上去,如狼入羊群,凶悍难当。其它鬼大多是一些文职,武力有限,缩在屋内瑟瑟打抖,全都指望不上。

        有两个青眼厉鬼杀来,姜寒以一敌二,居然还占着上风。

        对面恶鬼像是不知道恐惧,连武判官都不怕,不要命地往前冲来,我心里突突,这群鬼难道还有底牌。

        很快有个鬼冲来,居然把姜寒打了个踉跄,他的眼珠出惨惨的白光,居然是一头鬼将。我大感不妙,叫道:“大家快跑,向上头反映赵秋林的大胆行径,今天算是栽了,能讨逃一个算一个。”我拽着风波平起来,从后窗那儿跳下去。

        “哎呦,屁股疼!”风波平大呼小叫地嚷嚷起来,立刻惹来了两个鬼。

        要是他们出叫声,那就麻烦了。一条黑影闪过来,抓着两个鬼脑袋来了个对撞,砰,两个鬼都报销了。

        我定睛看去,居然是马九千。

        “嘘,别说话,跟我来。”

        我搀着风波平,跟着他一路往外跑。阴曹里乱糟糟地,阴邪鬼物到处游走,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声音。马九千领着我们闯进一处屋子,总算甩脱了追兵。

        “你怎么在这儿?”

        马九千冷硬的面容像是千年寒冰,不回答我的问题,反问道:“上次在鬼雾林分手,你收敛的尸体呢,怎么没有给我送回来。”

        我一拍脑袋,哎呀,这件事情后来给忘记了。我急忙向他道歉,实在是最近事情太多太烦,一直没有闲暇。见我郑重又诚恳的道歉,他的脸色稍微好看点,跟我说起他的事情。

        原来马九千收敛了本派前辈的尸体后,又在鬼雾林逛了一段时日。他这厮艺高人胆大,居然还去偷袭了赤角大王。不用说,自然是铩羽而归。

        也是机缘巧合,他偶然现赤角大王居然和灵仰城隍庙有勾结,还派出了一位鬼将带着许多邪鬼悄悄潜入,他心里好奇,就一路跟来,恰巧碰到了骚乱。

        马九千说道:“我手头有赵秋林和赤角大王勾结的证据,听说巡视官来了,就想着交到他手里去,罪证确凿,一定能扳倒他。”

        我叹了口气,指着风波平说道:“这就是巡视官风波平大人。”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