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7章 官司

第67章 官司

        这时候,八诡村里的人觉察到不对,纷纷跑了出来,和我们对峙。

        好家伙,都是熟人,白云子,楚一飞,铁魁都在,还有一个中年人,长得和严飞冰有点相似,估计是严家的人。

        楚一飞看到我,立马叫道:“李霖,立刻把你杀死严飞冰的无阴鬼交出来,我一定帮你求情,保住你的性命。”

        这厮脑袋转得快,立刻就倒打一耙。我立刻说道:“楚一飞,别乱扣大帽子。谁不知道八诡村是青云观的养鬼地,无阴鬼在这儿落脚,谁是幕后指使一眼就能看出来。”

        白云子气愤道:“李霖,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好心让出地方给你们比试,没想到你居然把所有恶鬼放跑了,还把鱼秧子掌门的棺材给毁了,我跟你没完。”

        我哼了声,“空口无凭,拿出证据来。况且你是修道人,养了几百个恶鬼想干吗?”

        白云子正要说话,被楚一飞拉住:“那是青云观的私事,你不要混淆视听。我们到这儿来,就是为了抓住无阴鬼,好揭穿你的罪行。”

        我真佩服这家伙,脑瓜子真灵,他说道:“一定是我们来捉无阴鬼,让你给现了,所以急匆匆来把无阴鬼收走了,要不然怎么就这么巧?”

        中年人走出来,喝道:“杀死我侄儿的就是你?”

        “你是哪位?”

        中年人傲然道:“我叫做严符开,把无阴鬼交出来,然后自杀谢罪。”

        我忍不住笑起来,“我相信你是严飞冰的叔叔了,都是一样的贪和蠢。严飞冰贪图我的法器和鬼将,把命给搭进来了。你呢,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取人性命,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算老几啊。”

        严符开暴跳,怒道:“你敢讽刺我,你知不知道我在严家的地位?”

        “严家很了不起吗?严飞冰跟我比试三场,连输三场,还有什么好吹嘘地?我要是你,早就灰溜溜地跑了。”

        ”那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否则严飞冰怎么可能会输给你。”

        我冷笑道:“空口说着大白话,输了还不承认。那么多人亲眼看到,难道还能有假?怎么着,这是打了小的跑出老的,你想要替严飞冰找回场子吗?你们严家真是会仗势欺人啊。”

        严符开说道:“呸,你是杀人凶手,就得给我侄子偿命。”

        我见跟他说不清楚,转身就要走,冷声道:“无阴鬼我已经抓住了,到底谁是凶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背后传来严符开阴测测的声音,“谁让你走了,你小子可真是猖狂啊。”他嘴里念咒,树林里跑来四个鬼影,拦住我的去路。都是清一色的红眼厉鬼,看起来很吓人。

        “给我打断他的腿,剩一口气就行了。”

        我看着铁魁,说道:”我可是阴阳会的第一,被严家人这么欺辱,难道玄阳真宫都不管吗?“

        铁魁哼了声,说道:“你阴谋杀害严飞冰,嫌疑很大。如果你是清白地,那就让我们调查。如果你反抗,哼,就说明你心里有鬼。”

        原来是串通好了,我一声冷笑:“谁怕谁啊?出来吧。”

        我一声吆喝,也是四条鬼影从我身后出来,薛良人打头,四双铁青的眼珠子散着森森鬼气。

        “怎么样?严先生,要不然咱们比划试一试。你也好称量一下,我这个阴阳会第一到底有没有水分。”

        对面传来几口倒抽冷气的声音,严符开脸色异常难看,对着楚一飞吼道:“你不是说他只有一个鬼将,还被八卦镜收了吗?”

        楚一飞被他当着众人面怒吼,分明是一点面子不给,眼里迅闪过一丝阴毒,面色不变地解释道:“他这人有些手段,要不然也不敢害了严家的少爷啊。咱们治了他的罪,将他的鬼一起收服好了。”

        几句话就说的严符开贪心大动,神色有些犹豫,看着铁魁。

        铁魁立马叫道:“李霖,你这个杀人凶手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我就取消你的第一名。”

        我气得脸都红了,居然这么不要脸。白云子喝道:“对,取消你的第一,你毁了祖师的遗体,这笔账我也要跟你好好算一算。”

        姜寒走到场中,喝道:“你们说李霖是凶手,那就拿出证据来,否则本人决不能坐视。”

        对面有个道人出嗤笑:“你算老几啊,也敢来强出头,小心我半夜勾了你的魂儿。”

        姜寒一声冷笑,拿出生死簿,一笔下去,那道人喉咙如被掐住,艰难喘着气,噗通一声倒地气绝了。

        一缕魂魄飘出来,还在浑噩中,就被姜寒拿铁链拘了。

        对面有些惊惶,白云子底气不足道:“你是谁,怎么能随便杀人?”

        “本官乃是城隍庙武判官姜寒。”

        他的身份镇住了场子,几个恶鬼吓得瑟瑟抖,他们最怕的就是阴曹的鬼差,何况还是拿着生死簿的判官。

        白云子走出来,说道:“我是青云观的掌门,和你们城隍爷有些交情,你退下,否则我到城隍那儿告你一状。”

        好狂的口气,姜寒冷笑道:“城隍爷如今忙着招待巡视官,没空见你。”

        “巡视官不是已经!”他忽地住嘴。

        楚一飞神色古怪,看着我的眼神带着几分忌讳,似乎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和武判官搭上关系。他试探着问道:“敢问判官大人,如今城隍庙状况如何?可还安定?”

        姜寒喝道:“大胆,你希望城隍庙生乱吗?巡视官驾临灵仰,你青云观无视阴曹法律,私自设置养鬼地,本官都会禀告上去。”

        他们几个商量下,推了铁魁出来说道:“武判官大人,严飞冰的死事关重大,李霖的嫌疑很大,我们只是找他配合调查而已,还请您明察秋毫。”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事情可就难办了。”

        “这有什么难地?”背后传来一声大笑。

        我惊喜地看到洛风啸走过来,他说道:“不管有理没理,动起手来,有理也变成了没理。这样吧,咱们分成两路,各查各地,三天后到城隍庙请城隍爷审理这案子。”

        白云子跟严符开说了什么,他立刻露出喜色,匆匆道:“好地,赵城隍爷处事公正,一定能秉公审理。”

        我心里一声冷笑,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你不知道如今下面已经变了天。你去城隍庙打官司,正好落进了我哥的圈套。

        等我们离开,我问洛风啸:“下面怎么样了?城隍庙的事情已经平定了吗?”

        “有我在,你有什么好担心地。”

        他摸摸我的脑袋:“这件事情多亏了你机灵,救了巡视官的性命,也让我们有机会把赵秋林扯下马。他现在只是一个傀儡,事情都是元圣君在负责,官司我们赢定了。”

        我的心落到肚子里,将铜铃里的无阴鬼放了出来。

        这厮倒是机灵,倒地就是磕头:“大人饶命,饶命,我都是被逼地,我也没有办法啊。”

        “说,是谁让你杀了严飞冰。”

        “青云观的楚一飞,是他逼小的这么做地。”

        果然是他,我心里寒,这个家伙的心机好深,不但除掉了严飞冰,还把我也扯了下来,难怪他说第一是他的囊中之物。

        “这厮好狠毒,嗯,这次一定要给他个教训。”我知道洛风啸还打算利用楚一飞,也没想要杀他,只说是要惩戒他一次。

        洛风啸点点头:“傻小没以前那么意气用事了,长大了啊。楚一飞可以不死,但是青云观必须连根拔掉。”

        我急忙问他要怎么做,要是洛风啸亲自出手,自然可以做得到,可是那也会惹来很多非议,恐怕玄阳真宫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你哥我早有谋算,自然不会亲自动手,走,咱们去见一个鬼。”

        他让我将如烟放出来,这女鬼瑟瑟抖,娇容惨淡,透着一股让男人怜惜的魅惑气息,看起来就是一个柔弱女鬼。

        可我和洛风啸都不吃她这一套,洛风啸道:“走吧,我放了你。”

        我吃了一惊,正要说话,被他一个眼色制住。

        “你要放了我?”女鬼惊诧道。

        “去给你的主人传个消息,明晚在断头大道见面。”

        如烟眼神闪烁:“可是要小女子将消息转告给赤角大王?我这就去。”

        洛风啸笑了起来:“跟我玩心眼你还愣了点。你骗我这个傻弟弟破除了水鬼崖的封印,将南门清给放了出来,搅得鬼蜮大乱,还说自己是赤角的手下?女人惯会演戏,你当年就是民国最有名的戏子,死了做起双面间谍也不差。”

        如烟身躯颤抖,面色惊惶,显然是被洛风啸戳破了真实身份。

        “我知道你在给南门清做事情,哦,他现在改名叫做鬼面了。你告诉他,他若是想要霸占鬼蜮,就来一趟。”

        如烟不敢再装蒜,匆匆跑掉了。

        洛风啸和姜寒去了阴曹,我和马九千离开灵仰山。这会儿是深夜,没有公交,我走了会儿,头眉毛上沾着露水,脚下也被打湿了。

        感觉有点累了,而且还起了雾,我正要开口说休息会儿。

        马九千忽然抓着我的胳膊,低声道:“倒霉,居然让我们碰上了。待会儿不管看到什么,都当做没看到。有人喊你,也别理睬。”

        他拿出两枚五帝钱,一人含了一个,压住体内阳气。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