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68章 四瘟

第68章 四瘟

        马九千态度审慎,我正奇怪呢。

        前头的雾气越来也大,淹过脚踝和草丛,很快连树梢都看不清了。

        雾气迷茫,前头隐约有一些白光传来,我们靠过去,才现是一个白纸灯笼。有个年青男人提着灯笼,他坐在一块石头上,留着一条大辫子,估计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

        他坐在那儿不动,但是别人却不能忽视,他身上的煞气太重了。

        马九千抓着我,低头往前面走。

        我猛地扯住他,他怔了下,还有些生气,我指了指前头。刚才还是平坦的道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一个沟壑,下面是一把把明晃晃的刀锋,宛若刀山。

        要是掉进去,肯定被戳的满身窟窿。

        我往后瞧去,背后的路也没了,而是一条灰色的阴河,里头像是有许多阴魂在哀嚎,掉进去的话,骨肉都要化为泥。

        左边燃起熊熊烈焰,火蛇逼近了脚掌,炽热如火炉,逼得我们只能往他那儿去。

        我掏出嘴里的五帝钱,说道:“这个鬼本事抬高,我们斗不过他,走,去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马九千听我说斗不过他,立刻哼了声,眉宇间有些跃跃欲试。

        “这位先生,你找我们有事吗?”

        马九千忽然挣脱了我的手,朝他冲去,他一拳捣出,甚至带起霍霍风雷。我心里一跳,只要是鬼被风雷打中,绝对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男人伸出手掌,在马九千胳膊上一敲,嘎巴,他额头上顿时滚下豆大的汗珠。我看他脸色惨白,竭力忍着痛,骨头肯定是断了。

        我急忙上去拉住他,说道:“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我哥很厉害地,小心他来找你。”

        男人笑了下:“我就是闲得无聊,想找你来说说话。他自己非要跟过来,还想对我下手。嗯,你说该不该杀掉他?”

        马九千是为了我才跟来地,我怎么能让他出事,叹息道:“你这么厉害,想做什么就是什么,何必来找我的麻烦呢。你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这鬼不但厉害,心机也很深,居然拿马九千来威胁我。我心里也有盘算,要是他让我做的事情简单,我就答应。要是太难的话,我就先假装答应,回头去找洛风啸帮忙。

        男人他伸手一指,马九千就晕了过去。我看他一勾手,我兜里的碧颜珠就飞了出来,落到他手里。

        “跪下,给我磕三个头。”

        哈,我心里恼怒,你算老几,我只有给死去的爷爷磕过头,凭什么给你磕头。

        男人也不生气,悠悠道:“这碧颜珠是你的?”

        “对啊。”

        “你是阴鬼派的传人?”

        这是洛风啸替我弄的身份,我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妙,但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道:“是啊,我就是阴鬼派的当代传人。”

        “既然如此,我是阴鬼派的祖师,你为何不跪下给我磕头?”

        我勒个去啊,我心里头有一千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终日打雁终于被雁啄瞎了眼睛。我披着阴鬼派的皮到处惹是生非,终于把正主给惹出来了。

        我神色尴尬,嘴皮蠕动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鬼到底知不知道王家村的事情啊,要是让他知道是我把阴鬼派的传人给弄死了,估计吃掉我的心都有了。

        他见我不说话,神色玩味,忽然说道:“不认就不认吧,王家那些人资质太差,我等了好久,都没有人能够继承道统,死了也不可惜。”

        我心里颤,他果然知道王家的事情,不知道会怎么料理我。

        “你想学这个四瘟祸斗术吗?”

        我有些搞不清这个鬼在想什么了,他不怪我,还要教我法术。

        “你有碧颜珠,就是阴鬼派的传人,这个最厉害的法术自然要学。这是个威力强大的法术,火瘟,水瘟,刀瘟,还有个气瘟,你要是学全了,想要打上玄阳真宫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将咒语教授给我,就提着灯笼飘然而去,周围的雾气也散了。这时候东边泛起鱼肚白,天都快亮了。

        马九千一声痛苦喘息,苏醒过来。

        “你知道那个鬼的来历?”

        “不知道,但是我听说有个很厉害的鬼在灵仰山徘徊,每次出现时,必定要起大雾。折在他手里的修道人不少,就连鱼秧子都是被他弄伤地,你说厉害不厉害?”

        他听说我得到了四瘟祸斗术,眼珠瞪得溜圆,半晌才说道:“原来是他啊,难怪没有杀我们,你的运气可真不错,好好好。”

        我觉得这个家伙是在野外睡了一个晚上,脑袋烧,要不然手臂都被弄断了,还好好好呢,应该是不好不好不好吧。

        我短信告诉了洛风啸这件事情,他回的很快。

        “傻小,运气不错,下次遇到隆世,给他磕个头。他比你活得久,还教你法术,给他磕个头你不亏。”

        我扶着马九千去医院接骨头,他倒是硬气,从头到尾不吭一声。

        在病房里我还遇到了一个熟人赵小贵,他神色苍白,眼珠子布满血丝,兴奋地叫道:“我财了,哈哈,我是亿万富翁,我还有好多美女陪着玩,一天换一个。”

        有个女护士给他挂点滴,他就去摸人家屁股,抱着不肯松手,叫道:“我是富翁,我有钱,你快来陪我啊。”说着,拿出一叠纸钱给人家,被女护士骂了一声神经病。

        看来真是病的不轻,丹阳居士和宋小茹一起把他摁住,女护士尖叫着跑掉了。

        相生镜真是可怕,一旦勾动心魔和欲念,就会让人越陷越深,直到死为止。

        宋小茹看到我,扑过来说道:“李先生,求求你帮帮我师弟吧,他就像是着了魔,一直在要钱要女人。”

        “你找错人了吧,素心门懂治病救人的法术,你们给他治才对。我就是个半路出家地,不会治病。”

        丹阳居士说道:“他陷入了魔怔中,整日里胡思乱想,对心神血气消耗很大,早晚要虚弱死掉。我送他来医院注射营养液,只能够缓解一下。”

        宋小茹求我:“你不是有很厉害的符纸吗,连白云子打的伤都治好了,肯定能治我师弟。”

        我摇摇头,说道:“那是慈悲化祸符,是虎丘的山神赐给我地,能够消灾解难,但是帮不了他。赵小贵这是心魔缠身,动了七情六欲,想法子帮他看穿看破才能救他。”

        丹阳居士忽然说道:“你怎么知道是心魔?怎么会是七情六欲,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个女人还真是敏锐,我急忙摇头:“我帮不了,你们不是和青云观关系很好?去找他们吧,说不定有救。”

        我赶紧走掉,背后传来女人的哭声。我硬着心肠没有回头,我帮过赵小贵一次,他是怎么回报我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一次就够了。

        吃过饭,轩辕飞飞来跟我辞行。他面色很难看,说道:“严飞冰死掉了,我就向前进了一名,现在也有资格去参加天龙会,家里来人逼我回去早早做准备。”

        这就走了?我心里有些不舍。

        一辆豪车停在旁边,有个管家模样的人说道:“少爷,该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轩辕飞飞生气了,骂道:“没看到我在说话吗?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要不然我叫你一声少爷,滚一边去。”

        他的脸红通通地,有些尴尬地说道:“对不住了,李霖。我还没有帮你把凶手揪出来,自己就要先跑掉,我,我。”

        他是觉得自己先跑掉,显得不够仗义吧。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我知道你有难处。”

        他感激地看着我,说道:“以后你有机会去燕京,记得打电话给我,要是遇到了麻烦,也记得打电话给我。”

        送走了轩辕飞飞,马九千跟我说:“他走了也好,轩辕家族是修道世家,名义上也要归玄阳真宫管理地,他家里长辈肯定不愿意看他跟你混在一起。”

        我恼火起来:“我就这么招人厌?”

        “一边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鬼香铺传人,一边是实力雄厚的玄阳真宫,你说人家会选哪边站?”

        “晚上你给我看铺子,我出去有事。”

        天黑后,我和洛风啸来到断头大道。

        这条道路是县里头当时下了大气力修建的一条主干道,修到一半时,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就收工了,一直荒废到现在。

        路顶头整个断裂了,摔死了不少人和车辆,所以才被叫做断头大道。

        洛风啸开着面包车,后来突然来了一辆火红色的玛莎蒂尼,他笑道:“来了,坐稳了啊。”

        玛莎蒂尼像是疯了,突然撞在我们车屁股上,引擎出突突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从后视镜里往后看,豪车里头黑漆漆地,根本没有人。

        “鬼车?”

        砰,砰,玛莎蒂尼一直在撞我的车,尾灯和保险杠碎了一地,拱着面包车往前走。前面就是断裂了,洛风啸拿出一张符纸,贴到车窗上。

        嗤啦,轮胎出大大的噪音,刹车被踩到了底,险险地挨着断裂停下来。车头都已经出去了,再有一点,我们两个连车都得掉下去。

        我吓得惊魂甫定,差点瘫软在车座上。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