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72章 游船

第72章 游船

        我心里已经有了谱,点头说道:“鬼是没有泪水地,除了一种特殊的鬼,那就是雨女。阴华经里头记载说,雨女是十大阴邪鬼物,走到哪儿湿到哪儿,还有着操纵雨水的能力。”

        “她现在是你的鬼奴,有了咒语约束,你碰到危险时就可以把她叫出来,昨晚的事情就不会再生了。”

        他拍着我的肩膀:“紫眼厉鬼等级太高,以你的道行跟你降伏不了,这次是走运了,就是险了点,这次沉江感觉不错吧,跟我说说啥感觉?”

        我瞪了他一眼,立刻被他拧了耳朵,“行啊,开始横了啊?还敢瞪我?”

        我有些恼怒道:“这事没完,我一定要跟郑哲算清楚。”

        “嗯,不急,他敢害你,就得有陪上性命的觉悟!”洛风啸语气带着狠辣,“先跟我出去填饱肚子,待会还要去阴曹一趟,约定的日子到了,也该把严飞冰的事情给解决了。”

        他拿出一套西装给我,“换上。”

        我有些别扭地穿好西装,还打了领带,穿了皮鞋,洛风啸满意地点点头:“傻弟,好好一捯饬,还有模有样地,不丢你哥的脸。”

        “吃个饭还用这么正式?”

        我跟着他走出去,外面浪花扑腾,我这才现原来我们是在一个豪华的游船上,上面在举办宴会,来宾都是一些光鲜亮丽的人物,好像在祝寿。

        洛风啸领着我进去,来到大厅中间,太师椅上坐着个唐装老者。他站了起来,笑道:“洛公,你能大驾光临,小老儿蓬荜生辉,面上有光啊。”

        “白老,祝你福如东海,岁岁今朝。”

        洛风啸跟他说了几句,就推我上前道:“这是我弟弟,听说你在办寿宴,特地来给你道一声寿。”

        我急忙说道:“白老爷子,祝你老来康健,儿孙承欢,日子过得随心所欲。”洛风啸塞了个盒子给我,我急忙捧过去给他。

        白老爷子面带几分诧异,然后露出欢欣喜悦的神色,高兴道:“好,好,这么多的贺词,就属你说的最和我的心意。古人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好,好啊。我到了这把年纪,就想求个康建太平,哈哈哈。”

        洛风啸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下,我心底微微一动。

        他打开盒子看了下,顿时露出惊讶神色,对我越客气了。

        “洛公,你这弟弟脾气像您,不愧是兄弟。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霖。”洛风啸有点冷淡。

        “我记住了,以后到了荥阳市,记得到我家里来坐坐。”

        接下来还有一些人来祝寿,白老爷子坐的稳稳地,只是说几句场面话,没有起身来迎接。送上来的那些礼物,也让管家收了,根本当场打开的意思。

        到了吃饭的时候,船上摆了二十四桌,这还都是白家的亲戚,没有多少外人,可以想见这个家族人丁有多兴旺。白老爷子拉着洛风啸和我做了主桌,就在他旁边一左一右地吃饭。

        我哪儿够格,推脱了下,白老爷子声音变大了:“怎么,是不是瞧不起小老儿,不肯赏脸?”

        我只能坐下了。

        洛风啸悄悄对我说:“你是我的弟弟,以后这个事实很多人会知道,我的颜面也就是你的颜面,知道吗?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也不要瞧不起别人。”

        我点点头。

        吃饭的时候总觉得背后有点凉,像是有人在盯着我,我回头看了下,大家都在吃饭。

        吃完饭,洛风啸陪着白老去下棋了,他的棋艺很高明,之前也和我下过,嫌我技术太烂,他赢得都没了意思。这次遇到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好对手,手痒痒地难受。

        我一个人出来,到外面吹着冷风,热的额头才好受了点。

        薛良人突然冒出来,跪在我跟前,说道:“大人,都是小的护驾不利,让你受罪了。”

        我让他起来,他硬是不肯,我又问了几句,才知道郑哲手底下有个养鬼的修道人,在酒吧门口放了放了一面落魂镜,鬼物不能进去。他到了酒吧,就被拦住了。这事还是怪我,太大意了。

        “你起来,是我自己大意了,不怪你。”

        “哎呦,一个人在这儿自言自语,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几个年青人从后头来了,领头的是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我见过他,好像是白老爷子的孙子辈,就主动伸手跟他握手打招呼。

        “你好,我叫李霖。”

        他一声嗤笑,根本不和我握手。

        “今天是白家的家宴,来的都是姓白的自家人,多少外头的人想要来给老爷子祝寿,都被拒绝了。偏偏总有那些脸皮特别厚的人,想要拍白家的马屁,硬是把脸凑上来,真是丢人现眼。”

        原来是来者不善,我脑袋有些不舒服,一点都不想搭理他。

        “我告诉你,想抱白家大腿的人多了,你还不够格。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坐到主桌上去去,我都没有这个资格呢?”他说话时愤愤不平。

        原来是这一茬儿,白老爷子对我的器重引起了他的嫉妒。我假装看江上的风景,就当没听到。

        “喂,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哼,下贱的人,连礼貌都不懂。还有你那哥哥,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跟老爷子下棋,呸,他这种小人肯定是为了白家的钱财来地。我跟你们说,没戏,快点滚蛋。”

        我心里恼火,你说我就好了,干吗要扯上洛风啸。

        我冷眼瞥着他,说道:“张嘴白家,闭嘴白家,我能坐到主桌上,说明白老爷子看重我。你呢,根本没有坐主桌的资格,还跟我瞎掰扯。”

        “你,你胡说。看我不揍死你!”他恼怒起来,撸着袖子要来打我。

        “哎呦!”看他突然跌了个跟头,是我让薛良人推了他一下。

        “好啊,你敢用鬼害人?”人群里有个女的尖叫起来,声音大得很,“快来人啊,有人在老爷子的寿宴上惹事,用鬼来欺负白家人呢。”

        “原来是你在搞鬼。”

        这女的二十七八,打扮很潮,得意地朝我撇嘴。

        “想算计我,你还嫩了点!”我眼神一凝,运起了摄魂术。这女的面容一呆,浑身瑟瑟抖,一屁股坐到地上。至于其他几个年青人,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今天是白老爷子的寿宴,我不惹事。你要是惹火了我,我有一百种法子收拾你。”

        几个保安跑过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不说话,那女的急忙说是误会,闹着玩地,把几个保安给骗走了。她走前跟我说,是白家的白少麟让她来试试我地。

        等到洛风啸下完棋,我把这事跟他说了,他说道:“家大业大,总会有几个不肖子孙。白自谦可没老糊涂,家里的大权都在他手里,没人能越过他,不用放在心上。今晚只是试探,你证明了自己的本事,他们就会收敛很多。”

        我问他跟白老爷子下棋下的怎么样?

        他冷哼了声:“白自谦老了,只图个安稳,看来是指望不上了。我看得起他,他自己不识抬举,你以后别跟白家人走太近。”

        “对付玄阳真宫的事情太大,他肯定是迟疑,就算不答应,也没必要撕破脸皮。”

        到了午夜的时候,洛风啸给我贴了一张符纸,抓着我一跳,我眼前一黑,就往地下阴曹去了。

        比起上次来,灵仰市的阴曹没什么变化,到处都是灰蒙蒙地。城门口的小鬼遇到洛风啸,立刻给开了门。到了城隍庙我也看到了好几个眼熟地,都是元圣君和小鬼的班底。

        洛风啸对我时候道:“趁着上次鬼物作乱,把我们的人手安排进去了,都是关键的位置,也不打眼。姜寒倒是一把好手,做起事情来稳中有细。”

        进了城隍庙,城隍爷看到我们,腿都软了。

        “你好好听话,我不为难你,要是敢反水,你是知道我的手段地。”

        赵秋林点头如捣蒜:“是,是,不敢,不敢。”

        这厮上次还耀武扬威地欺负我,这次跟个孙子似地,真是风水轮流转,莫欺少年穷啊。

        进了后堂,巡视官风波平看到我,急忙招手,喊道:“哎呦,李霖,快来快来,我待在这儿实在是太无聊了,连个谈心地都没有啊,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姜寒站在旁边,冷脸无情,眼里带着一丝尴尬和别扭。

        风波平这个草包胆小如鼠,上次作乱差点被吓尿了。元圣君打着他的旗号,一路平定城隍庙,他又变得嘚瑟起来,整天提出一些无礼的要求。这不突然想要写字了,说是要留一幅墨宝在灵仰,还非得拉着姜寒来做个鉴赏。

        我看了下,那字写的七歪八扭,墨都跑桌上去了,还好意思找人鉴赏?

        “这难道是被称为天下第一草书的怀素风骨?活泼生动,笔下生分,如行云流水,简直是不染一点匠气,可说是灵仰第一墨宝啊。”

        风波平笑得见牙不见眼,显然是被两个第一给唬住了,哈哈道:“还是小李有眼光啊,对,这就是啥,叫啥来着?”

        “怀素。”

        我心里向先贤道了一个歉。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