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73章 断案

第73章 断案

        风波平这个草包被我一吹捧,真的是飘飘然起来,哈哈道。

        “对,就是怀素的草书啊,唉,这么多年了,总算有人学会欣赏我的草书了,哈哈哈,我真是太高兴了。”

        我盯着这幅墨宝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来,到底写的什么?不过这不是关键,我冲姜寒使了个眼色,他感激地退出去。

        “风大人,您真是太厉害了。赵秋林叛乱,没想到你早有准备,反而带着虎丘山神拨乱反正,这份运筹帷幄我真是太佩服了。”我看他心情好,抓紧机会继续拍马屁。

        “对,那个赵秋林居然想害我,简直是丧心病狂,哼,我这样的大人物难道还能被他给害了?我早就有准备了,哈哈哈。”

        我顺着杆子往上爬,说道:“是啊,虎丘山神这次可是出了大力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如让他做了灵仰的城隍爷吧。”

        “这?”风波平一犹豫,有些为难地说道:“上头让我收集赵秋林的罪证,自然是想拿下他,可是我临走的时候,听说好像有了个人选啊,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我心里着急,加紧使劲儿地说道:“这太不公平了吧,简直是让大人您白跑白受累,最后还一分好处都没有捞到啊?”

        风波平有点奇怪,问我:“怎么还扯到我了?”

        “大人你想啊,上头来查赵秋林,肯定是灵仰有问题啊。大家知道这是个苦差事,只有您肯吃苦肯受累来巡视,差点搭在这里头。“这个冤大头也是没谁了,说的风波平练练点头。

        ”这次能够平定灵仰的风波,第一的功臣是谁啊?那是您啊。是您不顾风险,置身险境地出了大力。如今好了,城隍爷的位置空出来了,谁来做城隍应该听听您的意见啊。”

        我凑到他跟前,拿出一个布袋子,也不知道里头是啥,反正是洛风啸给我地。风波平打开一看,眼睛都绿了,急忙捂在怀里。

        “您想啊,上头派新的城隍爷来,难道他会感激您?可是只要您把虎丘山神扶上位,他对您肯定是感激涕零,听您的话,替您办事,每年得有多少好处孝敬啊。我知道大人是清官,不在乎钱财,可是也不能让人白白欺负了啊。”

        风波平一拍桌子,叫道:“哎呦,我还真没想到。幸亏你提醒了我,要不然到嘴的肥肉都跑了。”

        “您那是大公无私,才会被别人算计。”

        风波平连连点头,“你说的太有道理了,好,就这样,让虎丘山神先暂代城隍的位置。我到上面活动下,给他定下来,哼,我的便宜可不是好占地。”

        我告辞他出来,风波平拉着我不肯走,还要让我再鉴赏一下草书。

        我苦着脸,说道:“大人,小的还要到前头打官司呢?您知道吗?赵秋林作乱,背后有青云门的手脚,他们诬陷我杀了人,要来告我呢。”

        “欺人太甚,这简直是不把我给放在眼里,走,我给你做主。”

        “大人,青云门可是灵仰最大的修道门派,还是算了吧,小的自己去处理,要杀要剐都认了。”我怕这个草包去给我添乱,竭力劝阻道。

        “嗯,也好,本官是阴曹的官吏,不好跟道门牵扯太多。”这货立马就怂了,想了下,又说道:“啧啧,可是青云门阴谋害我,我心里憋着难受啊。”

        “他们该死,竟敢谋害大人。”

        “哼,本官可是巡查官,来,你拿着这个。”他从一个盒子拿出官印给我,“我这可是阴曹的大印,代表着我的身份。你拿去,要是青云观敢为难你,你就调动鬼差去收拾他们。”

        我捧着沉甸甸的官印,心里充满了意外之喜。

        洛风啸等我出来,看着我手里的官印,笑道:“好啊,我本来还想把这东西骗来,这下倒省了不少功夫。”

        “你有用?”

        “小鬼手底下一大帮子,来来去去太打眼。我拿了官印,给他办一个文书,就算是在阴曹挂了靠,以后也不怕人来找麻烦。”

        两个鬼差来请我们,说是青云门的人到了,城隍爷准备审案了。

        青云门的人趾高气昂地来了,白云子看到我就是鼻孔出气,楚一飞像是好朋友一样关心我,问道:“李霖,找到凶手了没有?严先生这次有备而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地。”

        “是非自有公断,我问心无愧,让他尽管来!”我心里骂他装模作样,骗了严飞冰不算,连严符开都被他给骗了,这厮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别地。

        赵秋林一拍惊堂木,喝道:“来呀,现在开始审理本案。”

        白云子立刻跳出来:“城隍爷,我是青云观的掌门,也是阴阳会的主考官,李霖罪大恶极,居然阴谋杀害了第三名,请你一定治他的罪。”

        赵秋林喝道:“大胆,我才是灵仰的城隍爷,你这么能耐,你怎么不来审案?”

        白云子吃了个瘪,有些意外,然后带着一点威胁地说道:“城隍爷,咱们是老交情了,你可要仔细考虑清楚啊,要不然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啊。”

        赵秋林面皮紫,这家伙恐怕有不少把柄落在白云子手上,立马气势不足了。我咳嗽了一声,他咬咬牙,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公堂上岂能讨论私情?你要是再敢乱说,我这就把你轰出去。”

        白云子立刻瘪了嘴,这老家伙,就是欠人收拾。

        严符开站出来,说道:“城隍爷,严飞冰是我的侄儿,他被李霖养的无阴鬼杀害,现在无阴鬼就在他身上,审一审无阴鬼就知道真相了。”

        “你们一个个这么聪明,还要我来审案?李霖是比试第一,严飞冰才第三,李霖为什么要害他?嗯,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赵秋林问得他们哑口无言。

        “可是我们亲眼看到李霖用匕捅死了严飞冰,大人,可以问问他自己是不是承认?”楚一飞最阴险,一开口就让我的立场变得艰难起来。

        “空口无凭,李霖,你说要不要审一审无阴鬼。”赵秋林问我。

        我相信洛风啸,他肯定准备妥当了,就说道:“城隍爷明察秋毫,我不是凶手,自然不怕审无阴鬼。”

        楚一飞立刻皱起眉头,原本信誓旦旦,但是现在有些不太有把握了。

        “来呀,传无阴鬼上来。”

        无阴鬼跪在堂上,颤抖着说道:“大人,我说实话。严飞冰是小的害死地,他精神很差,被我趁虚而入给控制了。等到李霖被骗来,我就陷害他杀死了李霖。”

        “我问你,是谁骗来了李霖,是谁指使你这么做地?”

        无阴鬼浑身哆嗦,偷偷看着楚一飞。楚一飞眼神狠辣,却含笑道:“你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是我指使你做的吗?严少爷来了灵仰后,我一直鞍前马后地,有什么理由害他?你这陷害太低级了。”

        我眉头紧皱,这可怎么办?

        赵秋林一拍惊堂木,叫道:“证据不足,李霖没有杀人的嫌疑,这个无阴鬼才是杀手,杀了他,也算是给严飞冰一个交代。”

        严符开不满地叫道:“不行,这太便宜李霖了,他们,对,他们有私人恩怨,所以李霖想杀人,他有作案的嫌疑。”

        “哦,什么恩怨?”

        “飞冰抢了他的两件法器,肯定是他想报复。”

        “哦,物证何在,呈上来。”

        严符开有些不情愿,被赵秋林一通怒骂,才把铜葫芦剑和文王八卦镜拿了出来。

        “这是你的吗?”

        “不是!”我立马摇头。

        “你胡说,明明是你的。”

        “真不是我地,这两件东西是寒山派的法器,跟我没关系。”

        我冲赵秋林使了个眼色,这可是瑶姑娘的东西,好不容易骗了出来,怎么可能还回去。

        “既然如此,那就由本官暂时保管,你们还有什么证据?”

        他们面露难色,楚一飞站出来,说道:“城隍爷,事情的种种迹象都指向了李霖,就算不是他杀的人,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我有个提议,不如查一查这个无阴鬼的主人是谁?结果不就清楚了吗?”

        “嗯!”赵秋林摸着下巴,偷偷地望着我,让我给个答复。

        我心里焦急起来,这时候,洛风啸站在外面,冲着我笑了下,点点头。

        我立马说道:“好。”

        赵秋林叫道:“姜寒,拿孽镜台来,查一查到底谁是无阴鬼的主人?”

        姜寒领着两个鬼差抬了一面镜子来,把无阴鬼往前一推,顿时出凄厉惨叫。镜子里就照出了无阴鬼的过往,从小到大,没有一点错过。可是等他变成鬼以后,镜子上就模糊了,这是被人用法术遮掩了。

        “这可怎么办?”

        姜寒砍下无阴鬼一条胳膊,丢到孽镜台上,一道黑气飘出来,转了一圈,直直朝我射来。

        我暗骂一声,楚一飞肯定是在无阴鬼身上做了手脚,才能够这么有把握地陷害我。可黑气还没靠近,我看洛风啸在外头掐了个诀,黑气一个翻转,就落在另外一个人的头上。

        不是楚一飞,而是一个出乎意料的人。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