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75章 红马甲

第75章 红马甲

        我跟他说了下,马九千立马冲过去,他的身手非常高明,轻松地撂倒在场的人。我拿了镇鬼符,他挨个贴上去。

        鬼上身的人暂时不动了,但是这个古怪的落魂阵太邪门,居然还能挣扎。

        “我们快走。”

        四周都是阴冷的黑暗,我们想要朝门口过去,现那儿被几个恶鬼堵住了。门口还竖着一面镜子,显然又是一个陷阱。我不想冒险,又退了回来。

        洛风啸在电话里跟我说道:“落鬼阵有个阵眼,找到就能破了。你看一看,四周有没有什么红色的东西,上面应该有招鬼的咒语,烧掉它就行了。”

        我急忙去找,殡仪馆里的东西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一片肃穆,要是有什么红色的,应该很抢眼才对。

        我急得冒汗,楚筱站在我身边不说话,体贴地给我吹着阴气,让我脑袋清醒了点。我和马九千把殡仪馆翻了个遍,楚筱忽然拉着我的衣角。

        “你找到了?”我小声说道。

        “嗯!”她的声音低得很,指着棺材。

        我急忙跑过去,楚筱指着林女士的寿衣,我说了声抱歉,扯开外衣,果然,里面居然是一件鲜红的马甲。

        红马甲上写满了咒语,我伸手去脱,林女士出痛苦喘息,脸都纠起来了。阳珠是有效地,激活了她的生气,只是还没有醒。

        外面传来郑哲的叫声:“李霖,没想到你挺聪明,这么快就找到了阵眼。可是我要警告你,你要是把马甲给毁了,姓林的女人也就死定了。”

        我不信邪,去脱马甲,林女士神情越来越痛苦了。

        “叔叔,不要啊,妈妈好像很难受。”林蕾哀求起来。

        我惊讶地现,红马甲居然是跟林女士的皮肉连在一起,要是把马甲撕下来,就等于是从林女士身上活生生撕一层血肉下来。

        可是不把红马甲撕下来烧掉,就破不了落鬼阵。镇鬼符已经开始失效,马九千把他们给挡着,被一个人扑上来,在胳膊上咬了一口,伤口有点泛黑气。

        我着急起来,头更晕,楚筱又给我吹气。

        “哥,怎么办?”

        “不是让你把红马甲撕下来吗?快点。“

        “可是撕下来,林女士就死了。”

        ”你跟那个女的很熟吗?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法子。”

        我犹豫了下,看着林蕾苦苦哀求满脸是泪水的模样,我心里软了,说道:“你教我一个法子,能不能保住林女士的命。”

        “哎,你小子太心软,也行,但是你要吃点苦头了。你咬破舌尖,吐一点血涂在女的额头上,然后贴一张去祸符。”我按照他的吩咐,急忙咬破舌头喷血。

        一只微凉的小手从后面拽着我,我回头,现楚筱紧张地摇头。

        “别害怕,一会儿就好!”我知道她胆小,以为她是怕了。

        她抓着我,就是不松。

        我有些火了,这会儿事情正急着呢,你别来碍事好不好。我有些粗鲁地把她推开,说道:“你害怕,就躲起来。”

        楚筱被我推了个踉跄,有些害怕,还是不肯松手。

        我真着急了,拿了个符纸贴在她的胳膊上,趁机甩脱了她。楚筱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眼泪珠子唰唰地就掉下来了,她站在那儿,愣愣地看着我,声音低的像是风刮过耳朵。

        “我没有想拦着你,你会伤着自己地,我,我不会害你地。”

        她怯生生地站着,娇容惨淡,看的我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待会儿一定要跟她好好道歉。

        我沾了一点舌尖血,点在林女士的额头上,贴上符纸,顿时眼前黑,腹部传来剧痛。

        我睁开天眼,这才觉腹部多了一团黑气,浑身更加难受了。

        原来这个咒语是把晦气转移到自己身体内,我忍着疼,身手去扒那件红马甲。这次红马甲立刻就脱落下来了,我拿破煞符贴了,嘴里念咒。

        噗嗤,红马甲无火自燃,烧的干净。

        殡仪馆里传出凄厉的哀嚎,失去阵眼,落鬼阵立马就破了。好些个恶鬼从墙壁里逃出来,冲着我们围过来。马九千请了神打上身,也不知道请来了哪位道人,一下一个,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

        秦大满脸气恼地跑出来,他是个鬼将,居然被人给算计,大是难为情。他猛地张嘴,喷出一道惨烈乌光,嘎巴,门口的镜子立马被打碎了。

        外面传来惨叫,然后就是匆匆逃走的声音。

        “李霖,你没事吧。”马几千过来扶起我,我脑袋一歪,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浑身都有些乏力。洛风啸坐在我旁边,拿着小刀在削苹果,我嘴里干,伸手去要苹果吃。洛风啸笑笑,自己啃了一口:“要吃自己削,这个我要吃。”

        “我喉咙干。”

        一杯水很快就到了我嘴边,是楚筱出来了,她低着头,不敢看我,喂我喝了水,赶紧又跑掉了。

        洛风啸啧了一声,说道:“你小子真是不省心,明知道郑哲在搞鬼,怎么不知道提防一点,居然还中了阵法,真是丢人到家了。”

        我耷拉着脑袋挨训,生气道:“这小子太不上道了,专挑妇女老弱下手,他怎么这么下作?”

        “修道人也有好坏的区别,价值理念也各不相同。法术高明,并不代表着道德水平也很高。比如说你之前遇到的那个三姑子,就喜欢用法术欺凌普通人,再比如这个郑哲,喜欢耍阴招,你都要学会应对才是。”

        我捏紧拳头:“哼,这事没完,我就不信了,他难道比严飞冰还要厉害?”

        “这次我不会帮你了,你要是连他都搞不定,说明你没用。”

        我看他板着脸,有些忐忑地问道:“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你是个大男人,对女人凶什么凶?还拿符纸去贴楚筱,嗯,长能耐了啊?还会欺负女孩子了。”

        我苦着脸:“当时不是着急吗?我一时心急,就忍不住伤了她。”

        “她是你的女鬼,你死了,她也好不了?她能害你吗?我教你的咒语是把林女士身体里的晦气转移到你身体里,对你会造成比较大的损伤。她是担心你,害怕你受伤,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傻小。”洛风啸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我心里惶恐起来,当时太急了,没有顾得上楚筱的感受。

        “楚筱,你在吗?快点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喊了好几声,楚筱都没有回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洛风啸拍着我的脑袋,露出温和笑意,说道:“你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她一直在你旁边守着,等你醒了,才偷偷跑掉地。”

        知道她还担心我,我的心放下了一半。

        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两个人,林女士和林蕾拎着水果篮子来看我。林女士死而复生,自己都到殡仪馆里去了一趟,自然对我是千恩万谢。

        “李先生,太谢谢您了,谢谢您救了我的命。”

        我说道:“没事,谁没有个落难的时候,我有能力,就搭一把手,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拿出一个红包给我,被我给推辞了,林蕾急的抓着我的手:“叔叔,你快要收下啊。要不是有您,我就没有妈妈了,这是我们的心意。”

        我摇摇头:“我帮你们也是因为我跟郑哲有些恩怨,怎么能拿你的钱。再说,要是做好事就是为了求回报,那还有谁会甘心做好事,你以后也要做个好孩子,就算是对叔叔的回报了。”

        洛风啸站在窗口,低下头,肩膀一抽一抽地,显然是在笑。好吧,我说的自己都有些难为情了。

        我老脸一红,林蕾抓着我,郑重说道:“好的,叔叔,我一定把您说的话记在心上。”

        林女士对我又是十分的感激,最后拿了个红绸的小包给我,说道:“李先生,我知道您不是普通人,钱啊什么地你看不上眼。这个东西你一定得收下,这是我老公留给我地。”

        林女士抹着眼泪,告诉我们一件事情。

        原来林女士的老公居然也是一个修道人,他是在家修行的那种,属于爷爷传爸爸,爸爸传儿子的那种,因为人数太少,连家族都算不上,在骆县也根本没有什么名气。

        林爸爸死得早,林蕾一点法术也没有学会。

        “我就想着,我家的文具工厂那么小,就十几个工人的小作坊,郑哲怎么会为难我。后来我才打听到,他是看上了我老公留下的这个东西。”

        红绸打开,里面包着个黑色的扳指。

        我看着我哥,他拿起扳指看了下,说道:“这是个养鬼扳指,鬼物要打斗,难免会受伤,放进去很快就能养好,也是个不错的法器。

        我拿给林女士,说道:“这是你老公留下地,肯定是打算传给林蕾,你好好收着,我可不能拿你这么珍贵的东西。”

        听说这是个养鬼的东西,林女士吓得脸色白,更加不敢收了。她急忙摇手,说道:“不,我不敢要了。他以前就是喜欢弄这些东西,才会跟别人起了争执,对方也是个会法术地,结果比试输掉,回来没多久就死掉了,我绝不会让我女儿碰这些东西地。”

        林蕾激动地叫道:“妈,你不是跟我说我爸是病死了吗?怎么是被人给害死地?”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