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76章 鬼讨薪

第76章 鬼讨薪

        林女士也是一时情急,说漏了嘴,被女儿抓着不放。

        林蕾眼里闪着泪花,说道:“妈,你快告诉我啊,爸爸到底是怎么死地?”

        林女士抹着眼睛,低声说道:“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不想你也卷进去。你别问了,你爸他肯定也希望你好好的。”

        林蕾红着眼圈,说道:“我要学法术,然后给爸爸报仇。”

        “不准!”林女士急了,重重地说道,“我不准你学,你想跟你爸爸一样吗?我只想你能够活的好好地,找个好工作,嫁个好老公,幸福简单地过一生。”

        天下父母的心愿莫过如此,简单又朴实。林蕾还想争辩两句,林女士激动道:“不准再提这件事情了,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林蕾低着头,神情沮丧,但是眼珠子一直在滴溜地转,显然还没死心。

        林女士领着女儿走了,她坚持要把扳指留给我,洛风啸让我收下了,然后拿了两张符纸给她。

        “这两张符纸,能保你家宅平安。要是郑哲再找你麻烦,你直接找我弟。”

        林女士千恩万谢,高兴地走掉了。

        我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一直在打点滴。晦气转移到我身体里,虽然被阳珠给驱散了,但是破除落鬼阵时的反噬都应在我身上,身体的确受到了影响。

        我想要出院,被洛风啸给拦下了。

        他吩咐秦大在医院里多捉几个孤魂野鬼,这里死人多,好让我吃下去,才能快点恢复过来。

        我一直在琢磨着怎么给楚筱道歉,小女孩离我不远,我能感觉到她就在附近。有的时候,我眯一会儿,桌上就多了一个削好的苹果,一杯剥好的橘子,或者是一杯热水。

        可是我招呼她时,楚筱一声都不应,而且还跑得远远地。

        真是头疼,到底该怎么哄哄她呢,给她买饰?女人不都是喜欢金的银的吗?对,这是个好主意。楚筱一身白裙,素净的很,也没有什么穿戴,我正好给她捯饬一身的行头。

        下午的时候,旁边的床位转进来一个老头,直接从急救室里出来地。因为床位紧张,就塞到了我旁边。

        老头的几个儿女倒是孝顺,一直在床头陪着。

        睡到了后半夜,旁边传来了叽咕叽咕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一道倩影守在我床前,一身白裙,不是楚筱还是谁。

        这都两天了,总算见到小丫头了。

        我瞧瞧爬起来,一拍她的肩膀。楚筱吓得差点跳起来,回头看到我,立马低下头就要跑掉。我哪儿肯放她走,急忙抓着她的手。

        见她太害羞,我急忙说道:“快看,有鬼要害老头。”

        一个鬼影从老头床底下爬出来,伸手去掐他的脖子。老头和他儿子都睡得正熟,谁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老头估计还在做梦,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像是卡住了喉咙,手脚无意识地挣扎起来。

        楚筱看着我,伸手牵我的袖子。

        “怎么了?”我知道她想让我帮一帮老头,我也打算这么做,就是想让她开口跟我说话而已。这个丫头真傻,她可是雨女,往那儿一站就能吓得鬼物退散了。可她性子太羞,常常把自个人当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

        楚筱脸蛋儿通红,像是染了一层红晕,非常得好看。

        她低着头,就是不肯跟我说话。

        我叹了口气,老头快要撑不住了,眼看就要窒息了,我正要下床,就听楚筱出低如蚊蚋的声音:“你帮帮他,好不好?”

        我兴奋地说道:“好啊,你说了,我就照你说的做。”

        我跳下床,来到老头床前,这鬼影也蠢得很,居然以为我看不见他。我本来想把它直接给打散了,担心楚筱害怕,就拿了一张镇鬼符贴到他额头上。

        老头出一声痛苦喘息,刚好睁开眼,就害怕地大叫道:“有鬼,有鬼啊。”

        奇怪,他能见鬼?我一想就明白了,这老头头顶肩膀上的三盏火很低,身上阳气低,所以能看到鬼。

        我竖起指头,说道:“老爷子,别大声嚷嚷。”

        老头像是个见过世面地,急忙点头。我将符纸揭开一点,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来害老爷子?人有人道,鬼有鬼途,扰乱阴阳可是一条大罪,小心被捉去下油锅。”

        鬼影被我吓住,嗫嚅着抖。

        老头忽然叫道:“是你,你是王二,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鬼影露出怨恨的神情:“我恨你,所以我想要害了你。”

        “你恨我干什么?”老头一头雾水。

        我听他们说话,渐渐弄明白了。这老头叫做吴定,是骆县里一个很有身价的建筑商,手底下有几个工程队。王二原来就在他手底下工程队里干活,两个月前从脚手架上摔下来,送进医院没三天就死了。

        “你住重症病房的花费,还有医药费,全是我包地。我把你工资都给结清了,还贴了你家里人一大笔钱,你还有什么怨气?”

        吴定有我撑腰,胆子很大,和鬼魂争了起来。

        鬼影恨道:“你说谎,我回家去看过。我的工资没有结清,我妈只拿到了一点钱,她老人家都八十几了,我死的不甘心啊。”

        我看吴定眼神有些闪烁,就知道这里头有水分。这也正常,做生意地通常有些尾不干净。不过我不打算揭穿,死者已矣,活着才是最重要地。

        “这,肯定是手底下人有人贪钱,我回去查。前天我车子突然爆胎,是不是你弄地,我差点就死了。”

        “我不信你。”

        我站出来,说道:“这样好了,这事我来处理。吴老板,你也别小气,你就多掏点钱出来给王二家里头,还要帮他母亲联系一家好的养老院,送她终老,成不成?”

        “成,我答应。”

        “你呢,等事情了结,就赶紧去投胎,要不然下场会很惨,知不知道?”

        鬼影急忙点头。吴定做事倒是爽快,立马打电话出去,让家里人给拿钱出来,当着我的面就把事情做得妥妥当当地。

        鬼影没了遗憾,我叫出薛良人,让他送鬼影到城隍庙去。

        楚筱站在旁边,很扭捏,小声说道:“你,你能不能放开我?”

        我刚才只顾着处理事情,手里一直抓着楚筱的小手,冰凉凉地,但是很细腻,摸起来感觉很舒服。我看她害羞,起了逗弄的心思,“我不放,我放开你就跑了,我喊你你也不出来。除非你答应我,我喊你,你就要出来。”

        楚筱低着头,眼泪在打转,呢喃道:“我惹你生气了,你不讨厌我吗?我不听你的话,我不是好鬼,我怕你不想看到我。”

        她的声音很低,我要费力才能听清楚。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明明是我做错了,你这个傻丫头内疚什么啊?我急忙说道:“我没生气,真的没生气。都怪我,我不该拿符纸打你,你不要生气。”

        “嗯,你想救人,你是好心,我也开心,可我不想看你受伤。”

        总算是解决了一件心事,我心里高兴,说道:“楚筱,明天我带你出去逛街,我给你买金银饰。”

        “我,我是鬼,又戴不了。”

        “没事,咱们去看喜欢滴,你要是挑中了,我就买下来烧给你。”

        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吴定也不敢插嘴。等我倒茶喝的时候,他就凑过去搭话了,“小兄弟贵姓,没想到你是个有大本事地,我也是运气好,碰上了你。明天我做东,咱们到鲤跃居喝上一杯。”

        “你刚才说的话要作数,要不然早晚会有报应地。”

        吴定拍着胸脯:“姓吴的一口唾沫一个钉子,你就放心好了。”

        听说我是开鬼香铺地,他更加热情了,“我知道,韩家老爷子就是你给看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李先生小小年纪,就有一手的好本事。”

        他这人做事活络的很,把我的药费全给包了,还从外面给我订餐。医院的饭菜都淡出鸟来了,我也没跟他客气。第二天出院的时候,我画了一张符给他。

        “李先生,过几天我请你喝酒,一定要赏光。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姓吴的,只管开口,我一定给做到。”

        吴定要走了我的联系方式,才肯走掉了。

        我让薛良人去虎鬼庙借了一个藏影斗笠回来,给楚筱戴上,这样大白天也能够出去,还不怕被修道人看出痕迹。

        楚筱很喜欢,第一次走进阳光底下时,还有些瑟缩,很快就欢快起来,高兴地在街上跑来跑去地,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

        我们乘车去了县城中心的人民路,在新凤楼里挑选金银的饰。楚筱很害羞,每个都看了下,但是都没有说喜欢。营业员看我一个人逛来逛去,就给我推荐了好几款特别时兴和流行的样式。

        “你给我挑二十几岁女孩最喜欢的款式,不问价钱!”我难得地豪气了一把。

        她立刻给我挑了两个最贵地,一条是挂着草叶翡翠的银手链,还有个红艳艳的心形的吊坠。楚筱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那个银项链,我看出来她是心动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