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77章 闭幕

第77章 闭幕

        “行啊,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钱啦?”有人从后面拍着我的肩膀,原来是林鹭。

        “小鹭,不要胡来,李霖你好啊。”

        林鹭陪着她妈妈来逛商场,恰好碰上了。林妈妈看我挑选饰,眼睛一亮,好像有些开心的样子。

        我摸摸脑袋,差点忘记了,我现在还是林鹭名义上的男朋友呢?我急忙问道:“看看,有没有喜欢地。要是喜欢,我就给你买。”

        林鹭冲我眨眨眼,搂着我的胳膊,低声说道:“算你还上道,我会还钱给你地。”

        “不用,你帮我这么多忙,我送你。”

        “好啊!”林鹭兴冲冲地到处看着,这个也要试一下,那个也要拿起来看看。我看她挑来挑去地,都是捡一些便宜地,看起来是不想花多少钱。她最后一挥手,说道:“姐姐我不用这些,戴着这些饰,以后出任务不方便。”

        这妞平时那么虎,难得体贴一下,林妈妈还在场呢,我可不能丢了面子。

        “这个吊坠怎么样?漂亮,戴在脖子上也好看!”我拿出心形的红宝石吊坠给她看,林鹭果然十分喜欢,眼睛都亮晶晶地。

        楚筱喜欢的是银手链,这个反正也看中了,就送给林鹭好了。

        林妈妈看了下价格,小声说道:“太贵了,就这么一点,要好多钱呢。换一个吧,以后花钱的日子还多着呢,年轻人省着点。”

        “妈,你别给他省钱,他赚钱快。”

        林鹭不客气滴收下了吊坠,又说道:“我妈要买大衣呢。”

        买一个也不差再买一个,我急忙说是要送一件大衣给林妈妈。林妈妈推辞了好几次,都被林鹭给打了岔,只能由着我们。

        我们逛了一圈,给林妈妈买了一件水貂皮的大衣,还给林爸爸买了一套理疗仪器,直接花出去大几万。林妈妈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小李,你下次来我家玩,阿姨做东。”

        “能尝尝阿姨的手艺太好了,林鹭一直跟我说您的手艺很棒呢。”

        我送走林鹭她们,把翡翠叶子的银链子给楚筱戴上,她羞得红了脸,低着头都不说话。

        “这下不生气了吧。”

        楚筱点点头,又摇头:“我没有生气,你以后不要乱来,伤了自己就不好了。”

        “好。”

        我们到了楼下,广场上正在举办声势浩大的开幕仪式,有几个演员在上面又唱又跳地,吸引了很多人。旁边竖着个牌子,写着满天星三个大字。

        里面有个人走出来,说道:“今天是试营业,所以商品一律五折,里面还有抽奖活动,大家请进来看看,绝对人人有奖。”

        居然是郑哲。

        他看到我,居然走过来,说道:“李霖,好久不见啊,怎么样?被扔到江里头的滋味怎么样啊?这都没死,你可真是和蟑螂一样招人厌啊。”

        这里是大庭广众下,不好随便动手。我冷笑道:“我不死,只怕有些人吃不好,睡不香,连做梦都忘不了我。”

        郑哲弹着衣袖,说道:“哼,那你就高看自己了,这些天我忙着开业,根本想不起你来。”

        “怎么,才被罚了一笔,又按耐不住想要出来骗钱了?”我忍不住讥讽道。

        “什么骗钱,你别想诬陷我。这次我可是早有准备,不怕你的下三滥手段,你看这是谁?”他招招手,从里头走出个年青女郎。

        我吃惊地看着宋小茹出来,问道:“他是个骗子?专做一些害人的买卖,你怎么和他混在一起。”

        郑哲说道:“我卖得最好地就是提神香囊,被你给搅黄了。这次请来了素心门的医道高手,有她给我站台,自然能调配出最好的疗效。”

        宋小茹看着我,说道:“郑哲说,他能够帮我治好小贵,你不肯帮我,我只好相信他了。”

        我气恼道:“符纸治不好赵小贵,他那是自己陷入了心魔,根本不可能治好地,你别被他给骗了。”

        宋小茹不理我,转身进去了。我看着郑哲得意的神情,气道:“只要有我在,你别想再骗人。”

        “哼,我明天就开业,然后还要开遍整个骆县,我看你有什么手段阻止我。”

        我在街边找了个面馆,心不在焉地吃着,看郑哲的声势,还真可能做大做强,甚至霸占整个骆县。许家走了,来了个郑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筱见我生闷气,安慰我说:“你别急,大家早晚会看穿他的坏主意地。”

        我想了下,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我打了个电话出去,那头传来个爽快的声音,哈哈道:“李先生,我是吴定啊,哈哈,正要请你吃饭呢,今晚不见不散啊。”

        饭桌摆在鲤跃居,吴定殷勤得很,拿出两瓶国酒招待我。

        真是不要命了,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还想着喝酒,我立马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这酒啊你也别喝,咱们就喝茶,要不然我就走了。”

        吴定急忙说道:“好,好,那就上茶,你是喝云雾茶还是大红袍,菜单上就这两个最贵。算了,一起上,每个都喝一杯。”

        真是十足的暴户,我撇嘴想道,然后把秦大给喊了出来。好久没给他喝酒了,秦大看到酒瓶,眼睛都绿了。

        桌上的酒瓶飞起来,像是有个无形的手操纵着,酒液倾泻而出,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吴定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嘴巴张得大大地,手里的香烟灰落在西装裤上烧出一个洞都没反应。

        “这,这是?”他回过神,惊讶地问我。

        我挥了下手,让秦大露了个面给他瞧瞧,“吴老板别怕,这是我手底下一个鬼,就是馋点酒。”

        吴定醒过神,立马冲着外面叫道:“快,再来十瓶,把好酒都给我端上来。”秦大抱着酒瓶,喝的更加尽兴了。

        “吴老板,我有件事情想起你帮忙。县城中心的铁鹰大楼新开了一家满天星,你知道吗?”

        “满天星,知道啊。他租的那个店面就是我名下地,那小子出手还挺阔气,一下子就租了三年。”

        我说道:“满天星的老板跟我有些恩怨,我不想看他在骆县展,能不能请你收回店面。”

        吴定露出沉吟的神色。

        “当然,给吴老板造成的损失,我会一力承当。”

        吴定一口答应,“行,既然是李先生的要求,我就让那小子在骆县干不下去。你也别跟我客气,我不收你的钱,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这次请他帮忙,下次肯定要还这个人情,我心里清楚。菜肴一个接一个地端上来,这里的菜式虽然贵,但是精细美味,实在是不错。

        我看楚筱站在旁边,问道:“你吃不吃?”

        她的嘴唇红润润地,有些红了脸。

        我拿了个碟子和筷子放在一边,每样菜都夹了一些给她。鬼吸得是香烛和纸钱,并不吃熟食。楚筱姿态优雅地拿着筷子,送到嘴边嗅了嗅,教养显得很好,估计生前的家教肯定很棒。

        她嗅了嗅,菜肴就失去了气味和颜色,活人再吃的话,就跟嚼蜡一样。

        吴定见我有这种本事,越钦佩,硬是求我给画了两张符,当场就封了个大红包给我。

        第二天我起了个早,准备去看郑哲的笑话。郑哲把开幕仪式弄得很大,请来了杂戏团助阵,敲锣打鼓地,还把电视台请去做报道,弄得红红火火地。

        开幕式进行到一半,闯进来一伙人,也不做什么,就往地面上一滚,哎呦哎呦地惨叫起来。

        电视台的记者去问他们,他们就说是以前满天星劣质商品的受害者,把以前的老账又翻了出来,郑哲还欠着他们的医疗费。郑哲反应也快,当场就叫人拿钱出来,一个一个地了,好不容易把他们打走。

        结果第二批又来了。

        这是一群装修工人,说是在郑哲手底下干活,结果拖欠了工资。要是不给钱,他们就让郑哲开不了业。郑哲黑着脸,说是他根本没请过工人,这些人是来诈骗地。

        所谓耍猴儿的不怕人多,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周围人就跟着起了哄子,一个个说着郑哲为富不仁,连工资款都拖欠。还有说他黑心地,害了好多学生。

        郑哲脸色铁青,手指头捏的白,没等他做出反应,第三批人来了。

        领头的是个白净净的胖子,我认得他,他是吴定的儿子。他跳到台上,大声宣布道:“各位,各位听我说,我是店面的业主,我根本不知道满天星的前科,否则我绝对不会把铺子租给这样的无良商家。”

        郑哲怒道:“我们可是签了合同地,要是不租给我,你们那是违约,要陪我一大笔钱。”

        胖子立马叫道:“大家看他还在威胁我,你们说我能把店租给他吗?”

        “不能。”立刻有人叫道。

        “好,今天我宁愿赔钱,也不会把铺子租给他了。”

        郑哲气的浑身抖。

        我心里乐开了花,什么开幕式被我搅黄,成了闭幕式。看郑哲一脸气急败坏,我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这难道就是踩人的快活感觉?

        我领着楚筱去逛了一圈早市,就被洛风啸一条短信给叫了回去。

        “快回来,找到白云子的下落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