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80章 闯营

第80章 闯营

        红血坡前面有条沟壑,是必经之路,我们藏在后面,占据了居高临下的优势。等到赤角大王从下面通过时,队伍拉的长长地,前后不能相顾,就来个奇袭。

        有个鬼魂跑来,说道:“鬼王,有人要见他。”

        看他指着我,我心里奇怪,谁会来见我?南门清想的更多,面色阴沉道:“我们一路都是秘密过来滴,难道行踪已经暴露了?”

        我急忙出去,鬼槐下站着个一道娉婷优雅的倩影。

        她身着一袭红裙,打着油纸伞,生的可说是绝美殊离,娇肌腻雪。我突然记起,李正封有一诗说“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说的就是如此吧。

        我有些兴奋道:“瑶姑娘,原来是你。”

        自从上次在鬼雾林一别,我们就好久都没碰过面了。

        她微微露出笑意,说道:“李霖,好久不见,你长了很多本事,很好,没有辜负你爷爷的期待。”

        我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遇到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就算再糊涂,也有了点成长。”

        她点点头。

        我急忙拿出铜葫芦剑和文王八卦镜给她,说道:“上次你给我这两件东西防身,结果被我给弄丢了,这次还给你。”

        瑶姑娘拿了铜葫芦剑,把文王八卦镜留给我,“你在上头行走,镜子给你防身。”

        “不行,这太贵重了。”

        她抿嘴轻笑:“拿着好了,我已经用不着了。有个对头知道我丢了法器,想要趁机寻我的晦气,我有铜葫芦剑就够了。你拿着,就当我欠我个人情,日后我有请你帮忙的时候。”

        她都这么说了,我只能收下。

        “我这次来寻你,是有一件事情请你帮忙。”

        我急忙点头:“你尽管吩咐,我一定照做。”

        “本来我是打算亲自走一遭地,结果看到你身边跟着几个阴兵,怎么回事?”听我把来龙去脉说了下,她说道:“这样事情就好办了,我有一件事情要托付你去做。”

        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是一口答应。瑶姑娘托我去救一个鬼,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她明明本领那么高强,为什么不自己去,但我答应的毫不含糊。她露出个笑容,告诉了我一个糟糕的消息。

        送走了瑶姑娘,我有些愣愣地,佳人远去,余香袅袅。

        我跑回去,把瑶姑娘带来的一条情报说了,“快走,人家早知道有埋伏,打算包了我们。”

        南门清皱眉道:“怎么回事,难道我们中间也有内鬼?”他倒是狠辣,立马有了主意,“逃是逃不掉了,只有提前动,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

        他一声令下,鬼将就领着几百个恶鬼杀出去,和赤角大王的前锋打起来。我们绕了个圈,从后头杀进中军。

        我把阴兵喊出来,让他们在前面开路,有鬼敢挡路,立马给拘了。一路让我们顺利地闯进去,也没有激起太大的动静。

        前面有个大营帐,我们闯了进去,里头的几个人面带吃惊,喝道:“你们怎么闯进来地?”

        有阴兵开路,那些看守的鬼魂直接被拘走了,一点动静都没有,难怪他们吃惊。

        营帐里头有白云子,他精神头有点差,陪着个中年男人说话。还有个粗壮臃肿的鬼物,头顶长着一根红角,旁边站着两个鬼将。

        白云子见了我,眼睛通红地叫道:“李霖,你好大的狗胆,居然还敢闯到这儿来。”

        “怎么不敢?玄阳真宫下令,让我捉拿你归案,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白云子跳脚道:“不可能,我可是一直很听话地,玄阳真宫怎么可能布这种命令,一定是你在骗我。”

        我眼里带着悲悯,严飞冰的死是怎么回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白云子被推出来做了替罪羔羊,玄阳真宫不管心里怎么想,在明面上肯定要做出举动地。

        “白云子道友别急,杀了这小子,不就行了吗?”

        那个中年人说话了。

        “是啊,杀了你,再把罪名退给你就好了。”

        我心里一凛,这人看我的眼神带着仇恨,可我没得罪过他啊。白云子得意道:“这位是严飞冰少爷的父亲,他听说了儿子的死讯,要亲自来报仇。李霖,别挣扎了,你绝不可能是严先生的对手。”

        这人看架势就知道很厉害,我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还是说道:“杀严飞冰地不是我,是青云观的楚一飞干的,你找错人了。”

        中年人无所谓道:“我不止严飞冰一个儿子,死就死了吧,玄阳真宫会给我补偿地,我没白养他一场。”

        我心里寒,这人太无情了。

        “哼,斗一场才知道输赢,你儿子输给我,你也未必能赢。”

        中年人哈哈笑起来:“我从三岁开始学道,到现在四十五年,没想到会被一个黄口小儿给羞辱。蠢货,你看看脚下。”

        我低头一看,地上用鲜血画着诡异的符咒,红艳艳地凄惨,还用红绳系着一个铃铛,捆着两个小小的稻草人。这像是落魂阵,可又有所不同。

        南门清叫道:“小心,这是严家的阴草落魂阵。”

        “你倒是有些见识,只要踩到红绳,鬼魂就会被铜铃收走,而活人就被会稻草人攻击而死,管你是人是鬼,进了我的阵就只有死路一条。”

        南门清眉头皱起来,他虽然知道,显然不知道破解的法子。

        我心里有些后悔,不该这么大意地。

        “一个阴草落魂阵也吹得很牛逼的样子,严家也就只有你这种货色了。想要破阵又有何难,傻小,按照我说的去做。”

        外头响起个清朗悠扬的声音。

        我心头大喜,是洛风啸到了。

        他人没有露面,但是声音悠悠传来道:“世间阵法千变万化,但是脱不出阴阳二理,离不开五行藩篱。活人属阳,稻草人是阴物。鬼魂属阴,铜铃就占着阳位,就是阴曹落魂阵的奥妙。想要破阵,只要阴阳颠倒就行。”

        我心里大喜,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喝道:“秦大,给我打那个铜铃。”

        中年人面色大变,叫道:“外面的人是谁,不要装神弄鬼,得罪了严家,你没有好果子吃。”

        我则是拿着道法尺,运足气力打向稻草人。嘎巴一声,脑袋被我给打下来了,铜铃也被秦大啪叽打的落地,阵法被破了。

        “哈哈,我可不怕严家,你的对手不是我,是我弟。”

        他的声音在我耳畔低沉响起,道:“傻弟,我离得远,这是用千里传音跟你你说话呢,你自己解决,别啥事都指着哥给你收拾烂摊子。”

        这可是以少打多啊,我心里郁闷。

        南门清冲我使了个眼色,说道:“赤角,你怎么知道我会埋伏你地?”

        赤角大王眼神阴险,瓮声瓮气地说道:“把她带进来。”几个恶鬼用铁链锁着个妖媚女鬼来,看她花容惨淡,衣裳破裂,露出被掐的紫红的娇嫩肌理,分明就是女鬼如烟。

        “这个女鬼是你的卧底吧,哼,我早就现了,所以故意改变了计划,让你收到一个假情报。她的滋味很不错哦,我们都很满意!”白云子和中年人都露出那种恶心的笑容,气的南门清浑身颤抖。

        “主人,你不用管我,如烟为您死了都值。”

        如烟抬起头,眼神凄凉,但是透着一丝不屈。

        南门清怒冲冠,气道:“当年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人作威作福,倒行逆施,想要振奋乾坤纲常,结果我被杀被封,只有如烟不离不弃,想法设法救我出来。你们敢动她,我就要你们都死。”

        “就凭你们一人两鬼?”白云子讥讽道,“我和严兄都是捉鬼的好手,还怕你不成?”

        “那可说不准!”南门清阴险一笑。

        他嘴里急急念咒,对面明显吃了一惊,“你是鬼,怎么还会咒语?”

        南门清身上的血红道袍飞起来,变成个凶猛的血鹰的模样,展翅翱翔,往前扑落。赤角大惊,抓了一个鬼将往前面一挡。

        血鹰啼叫,啄瞎了鬼将的眼珠子,挖出了他的心脏,尖叫飞走。

        “好手段,作为一个青眼厉鬼,你算是不错了。”中年人吩咐道,“白云子,你去帮赤角,我来收拾这个小王八蛋。”

        我笑了笑,输人不输阵,“秦大,你去帮鬼面大王。”

        中年人脸色异常难看,“你居然想和我单挑?不自量力,简直是太狂了,那我就早点送你归西。”他嘴里快念咒,地面冒出个鬼气漩涡,两个只有半身的恶鬼爬出来。

        “上次你运气好,破了我儿子的双阴鬼,这次我就要用同样的法术杀掉你,也好让他安息。”

        “他有你这种老子,才是死不瞑目。”

        白云子鼓劲儿道:“别怕,咱们数量占优势,不怕输给他。”他话刚刚说完,眉头忽然皱起来,大叫道,“不好,有毒气,大家快闭气。”

        从刚才开始就有一股异香浮动,只是被剑拔弩张的气氛冲淡,众人都没有察觉,这会儿才闻到已经晚了。

        我哈哈笑道:“这里可是赤角的大本营,我又不是傻子,难道会毫无准备地冲进来。”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