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86章 图谋

第86章 图谋

        我皱起眉头,拦在她们跟前,说道:“真是死性不改,到现在也是拿女人来威胁我,有种你就开枪。”

        宋小茹感激地看着我,丹阳居士是个硬脾气,年纪大了,气的脸通红,骂道:“小崽子,我知道你是谁的徒弟。哼,你在骆县做了这么多坏事,我要到师父那儿去告你一状,到时候看他怎么处理,肯定不止废掉你的法术这么简单。”

        郑哲脸色惨白,嘴角嗫嚅着,显然对这个师父十分畏惧。

        他爬起来走到我跟前,我小心戒备着,谁知道他噗通一声就跪下来了。

        我愣了下。

        郑哲跪在我跟前,哭的涕泪交流,哀求道:“李霖,我求求你,你给我一条活路。我立马退出骆县,永远不出现在你面前。”

        我心里跳了跳,这厮连死都不怕,这么怕他的师父?这么说来,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就看洛风啸那边了。

        丹阳居士以为我心软了,叫道:“不能放过他,这小子做事没有底线,还没有负罪感。这可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她说的没错,这小子害了我几次,尤其是沉江那次,真是让我恨透了。按照我的打算,直接用道法尺一下子敲死算了,死了这个祸害,可说是大快人心。

        如果不是我哥打来那个电话的话。

        “白家已经靠不住了,白自谦滑溜得很,上次我去见他,他居然躲着没见我。”

        洛风啸语气平静得很,但是我听得出来他有些生气了,“我离开太久了,当年的那些故旧未必会卖我的帐,尤其是对付玄阳真宫,他们会畏缩害怕,甚至投靠了那一边。想要让茅山重归正统,就得自己手头有力量才行。”

        如今我和洛风啸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好我也好,他要是输了,我肯定下场更惨。

        “要我做什么?”

        “如今小鬼在手,他那头有着鬼王诸城这条线,我会帮助他在阴曹壮大势力。你在阳间,要多多结交一些人手,管他有用没有,即使到最后,只是能够摇旗呐喊一声,也是赚到了。”

        “骆县没有太大的势力,那个小女孩林蕾你可以照顾下,对了,还有素心门可以争取过来。”

        “素心门?”我想到丹阳居士和赵小贵的嘴脸,就有些不情愿,“那几个女人很讨厌我,估计没有可能。”

        洛风啸语气有些无奈:“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傻弟了。素心门被白云子给骗了,被郑哲给骗了,说明她们脑瓜不灵活,怎么就不会上你的当?你要有点手腕才行,我教你个法子。”

        我一听,暗骂这厮腹黑,阴谋诡计真是信手拈来啊。

        我立马赶到医院,看赵小贵一副要死的模样,没等丹阳居士开口往外轰人,就说道:“我有法子,说不定能够治好赵小贵。”

        这个法子就落在郑哲的师父身上。

        郑哲的师父叫做田不黄,出生滇北那一块,是祝由术里名望很高的前辈,据说连枯木逢春的手段都有。

        洛风啸会想法子把田不黄引到骆县来,让我找个机会,把两边都给坑了,还要让他们对自己心服口服。

        我想了好久,才终于有了这么个主意。让他们撕破脸皮,我才好下手。

        吴定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我等的人来了,他把别墅的地址告诉了田不黄,算算时候,也该到了啊。

        “福生无量天尊!”外头唱了一声道谒,走进来个粗手红脸的老农来,满脸的风霜,“李先生,这孽徒是我门下,还请你赏个薄面,让我来清理门户。”

        丹阳居士吃了一惊,“您怎么来了?”

        “师门不幸啊。”

        我点点头,退到了一边。

        郑哲吓得浑身抖,叫了一声师父。

        老农叹气道:“我早就说过,你有一颗修道的心,但是没有仁心。祝由术讲究的是仁者医德,你出门在外,早晚惹出祸来。你在骆县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师父,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连累您和门派地。”

        “晚了!”老农一声叹息,“以你的天赋和心性,拜在赶尸派和阴鬼派,或许是难得的逸才。学了我的祝由术,反而是我耽搁了你,我对不住你啊。”

        郑哲抱着老农的大腿,嚎嚎大哭起来。

        “师父,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是您把我捡回去,抚养长大,还传我法术。是我自个儿太贪婪,受不了苦,才跑出来地,您不要这么说,我对不起您。”

        郑哲跪在地上,砰砰地给他磕头,很快额头就磕出血来了。

        老农伸手按着他的头顶灵窍,力一震,我就看到郑哲身上仿佛少了什么,他的修为被废掉了。郑哲痴愣愣地看着他,眼神带着悲恸,但是没有怨恨。

        “我废了你的法术,从今天开始,你也不是我的弟子了。”

        “师父,你要赶我走?我知道我做错了,求您给我个机会吧,我给您做牛做马,求您不要赶我走。”

        老农只是说道:“我只是废了你的法术,你要是有心,还可以重新学法术,只是不再是我的弟子,跟我也没有关系了。你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郑哲苦苦哀求,见老农始终不改变心意,终于失望地走了。我看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踉跄着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

        想不到事情会是这么一个收场,郑哲这一走,也许再也不会出现了,也许有一天会以一个全新的面目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

        田不黄走过来,跟我说道:“我没管好徒弟,给你们添麻烦了。没想到郑哲惹出这么多的事,钱进来找我来清理门户时,我还不敢相信。李先生,我对不住你,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照办。”

        我心里一阵激动,还在盘算着要怎么开口,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咳嗽了下,说道:“我没有别的要求,田先生,我有个朋友得了很古怪的病,能不能请你给看一看?”

        丹阳居士和宋小茹有些惊讶,又十分感激地看着我。

        丹阳居士激动得话都说不周全了,“李霖,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胸怀若谷的人,我错怪你了,是我不好。不管小贵的病能不能治得好,你从此就是素心门最好的朋友。你要是将来用得上老婆子,就是拼了命,我也答应。”

        宋小茹擦着眼泪,“我誓,我欠你一条命,就是死了也要还给你。”

        我心里常常吁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洛风啸的嘱托。我心里有些矛盾,要是田不黄真地那么有本事,真把赵小鬼给治好了怎么办?

        洛风啸只是一声冷笑:“你哥我是那么心慈手软的人吗?人活着,就是一口气的事情,我有的是法子让他半死不活。”

        他反过来劝了我几句:“做人眼光长远点,赵小贵就算活着,也威胁不到你了。我实话跟你说吧,赵小贵其实是我的一个试验品。”

        试验品?难道是相生镜,我脱口问道。

        “没错,这镜子是我准备的一个杀器,起码要坑掉一个厉害对头。田不黄是祝由术最出名的高手,要是他都治不了,我就放心了。你给我盯着医院那边,有动静立马联系我。”

        看到事情顺利,我心里松了口气,不枉我呕心沥血好几天,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活着的赵小贵和郑哲,比死掉更有价值,反而成了牵制素心门和田不黄的棋子。

        就是一个都没死,让我心里有些不爽,怏怏然了半天。

        吴老板他们请我吃饭,被我给回了,回鬼香铺的路上,路过了公园,看到了几个小孩在里头玩耍。

        他们把沙土堆成各种形状,有房子,有大桥,然后又推倒了,出咯咯的笑声,然后又乐此不疲地玩了起来,好像永远都不会疲倦。

        旁边有人骑着自行车过来,像是没看到,轧过一个孩子,然后穿过去了。

        几个小孩嘻嘻地跟上来,扯断了车链条,害他摔了个跟头,拍着手掌跑掉了。

        这几个都是小鬼,普通人看不到。

        我招招手,立刻有个白胖可爱,缠着红围巾的小鬼跑过来,眼睛亮地扑到我怀里,“哥哥,我等你好半天了,你怎么不来找我玩啊。我要去吃鸡腿,去吃奶昔,去吃冰淇淋,去吃牛肉干,还要吃巧克力球。”

        我看他掰着白嫩的小指头,一个个地数着,模样可爱极了,心情立刻就变好了。

        “好啊,哥哥都带你去吃。”

        活人吃的东西,鬼是不吃地,最多就是吸一下味道。小鬼与其说是想去吃,倒不如说是怀念我带他出去玩耍的氛围。

        “哦,终于可以玩了。”

        他兴奋地大叫道,喋喋地跟我说起他在城隍庙玩耍的经历,他是白眼厉鬼,走哪儿谁都不敢欺负。何况元盛君知道他和我的关系,放着他把城隍庙闹得天翻地覆地,也没个人来约束下。

        我摸摸他的脑袋,想起了前任鬼王诸城,也不知道下落何处?

        或许有个人也知道。

        一个袅袅倩影轻盈地走来,红衣如莲,素净的腕子打着油纸伞。小鬼对瑶姑娘有些畏惧,立刻老实了。我拍拍他的脑袋,示意他到旁边去玩一会儿。

        “诸城去哪儿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