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94章 采药

第94章 采药

        水潭清莹莹地,透着冰冷的煞气,肯定不能淌水过去,又没有小船。

        “不用过去,看我的手段!”方浔自信地说道,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陶罐,里头放出个飞虫来。看他拿着两个黑米粒喂了,飞虫咬着一根细细的黑绳,飞过了水潭,落在沙丘上。

        “不是说飞头蛊很罕见吗?怎么这虫子也会飞?”马九千问我。

        我怎么知道?方浔忙着操控虫子,田不黄说了几句,“这是一种飞蛾,不是毒虫,没有杀人的本事,一巴掌就能拍死了。我说你能不能不说话啊,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看。”

        田不黄打了个哆嗦,“可能是这儿太冷了吧。”

        我和马九千都没有觉得冷。

        “可能是错觉吧,咱们摘了花赶紧走,不能多待。”

        方浔又拿出一个陶罐,把里头的黄色粉末撒的远远地,尽量地远离了我们和沙丘中的一条直线。

        飞蛾到了沙丘上,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黑绳上沾着一朵红花。因为变沉了,所以拖在水面上往这边过来,我有些激动,这就是鬼染红花?

        没等我看清楚,水面波地荡起涟漪,红花嗖地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马九千叫起来。

        我睁开天眼,看到一条银线游走了。

        “没事,这是水里的一种银鱼,也喜欢吃鬼染红花。这鱼凶得很,活人下去就会被几百条围上来咬死,僵尸也过不去,所以鬼染红花才难得。”

        方浔继续往水里撒着黄色粉末,我看到一条条银线追逐着,远远地游开。原来他是用鱼饵把银鱼给引走,没经验的人肯定不知道这个巧妙的法子。

        飞蛾又采了一朵鬼染红花过来,结果半路还是被银鱼给吃掉了。

        马九千跟我打了个眼色,我眨了下眼睛,就把阳珠给了他。他说道:“来,陶罐给我,我来给你撒,你去操纵飞蛾。”

        他力气大,撒的远,把银鱼引得远远地,果然第三次就成功了。

        我拿着鬼染红花,这花有五瓣,里头纹路纠结成一个鬼脸,看着像是在笑,还散出一股诡异的甜香。

        我眼睛立马有些晕了,仿佛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我脑袋一晃,回过神来,田不黄正准备拍我呢,有些惊讶地说道:“你的魂力可真是强,居然能抗住鬼染红花的诱惑吗?我还准备拍醒你呢,别盯着看,它就是靠这招来捕猎地。”

        真是邪门儿。

        “一朵够了吗?”

        我说道:“不够,把对面都给采光了吧。”

        方浔没有说什么,点头照做。一只飞蛾来回三趟,就累了,他又拿出一个飞蛾,继续去摘花,总共五个飞蛾都累坏了,一共采来了四朵花。

        他见我沉着脸,解释说道:“虽然有方法,可也是要碰运气地,能采到四朵已经不容易了,而且对面一朵也没有了。”

        我问他这花要多久才能开。

        “恐怕要三年左右。”

        这么快啊,那就留不得了。我就问了:“有没有法子把鬼染红花给毁了?”

        田不黄吃了一惊,说道:“这,还是留着吧,毕竟也难得的品种,哎,算了。”我看着方浔说道:“你有法子采花,蛇老兰家里肯定也会,留着也是个后患。”

        “很难。”

        那就是有法子喽,等着我开条件了。方浔说道:“田叔跟我说,你是阴阳会的第一,而且来头很大,身边还养着一个鬼王。”

        这牛皮吹地,我哪有什么来头?不过其它倒是真地。他咬牙说道:“我可以投靠你,我现在还在上大学,本事还不够强,可是我早晚会越来越强地。”

        为了取信我,他还拿出一本书给我,“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上面有很多蛇老兰家的法术,我跟着学,早晚会变强地,我把这本书也给你。”

        收下这个小子,肯定就会跟蛇老兰干上,但是蛇老兰能跟玄阳真宫的高层联姻,将来说不定也是个绊脚石,我点点头,“行,我答应你了。但是至少不是现在,不是这个时候。”

        方浔大喜,说道:“我等得起。”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古怪的笛子,有些缅怀道:“这是我娘留给我地,只能用一次。”他放在嘴边呜呜咽咽地吹起来,像是幽鬼啜泣,沙沙地声音响起来。

        很快,旁边的水潭动荡起来,晃起一阵阵涟漪,底下爬出一条硕大的黑影。等它爬上岸来,我一阵恶心,这像是一条巨大的蛆,身体一节节地,两端都是恶心的口器。

        “好厉害的虫子,这恐怕要几百条人命才能养出来。”

        它冲我们一声咆哮,恶臭熏人。

        方浔呜呜吹奏着,把大蛆给吸引过去,然后把笛子丢进口器里,喝道:“去,把那边的鬼染红花给毁掉。”

        大蛆有些不情愿,被方浔几声呵斥,才慢腾腾地下了水。它一下水,就激起了银线翻腾,很快身上就被银鱼咬得冒血花。

        大蛆张嘴,喷出墨绿的黏液,四下里蔓延开来。很快,就有一大片的银鱼被毒翻了,翻转肚皮浮上来。

        我看它游上了沙丘,那边传来尖锐的啼叫,像是婴儿在哭。

        一股异香弥漫开来,诡异的红光又冒出来了,可以看出是一个树藤,拼命扭曲着。

        “好香啊!”方浔忽然面色通红,叫道:“娘,是娘,娘被困在了那儿。我要去救她,她在喊我呢。”

        我急忙拽住他,什么娘,那边什么都没有。

        方浔拼命挣扎着,忽然一拳打向我,叫道:“是你,是你,蛇老兰,是你害死了我娘,我要杀了你,给她报仇。”

        这是中邪了?我两巴掌扇过去,弄醒了他。

        “我,我这是怎么了?”

        “快点把他拉回来!”我叫道,田不黄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满脸的激动,已经下了水。几条银鱼在他腿上啃噬着,血丝流淌,他都不觉得痛。

        幸亏这会儿银鱼不多,要不然两条腿都保不住,我们把他拖上岸弄醒,他还有些迷糊。

        我有些摸到门道了,相生镜是能让人陷入七情六欲中,求财得财,求色得色,能满足内心所有的欲求,但归根到底都是虚地。

        鬼染红花也有着让人致幻的能力,比起鬼柳的**术还要厉害,能让两个修道人都中了招。

        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它的花能够治疗被相生镜引的心魔呢!

        田不黄奇怪道:“你怎么没有中招呢?”

        “大概是我的魂力比较强,它还没法子影响我吧。”

        鬼染红花的能力很强,被它迷惑后,一旦下了水,就成了银鱼的食物,这个局真是太巧妙了。可惜,碰上大蛆,这一番俏眉眼都算是做给瞎子看了。

        大蛆的智商很低,也没有人的七情六欲,再强的致幻能力,也拿它不管什么用。我们就看着大蛆爬到树藤下,东一口吸一口,把藤咬断了,被毒液一腐蚀,整个都烂了。

        遇上这种横地,再讨巧也没用。

        鬼染红花根茎被挖断,地下有一缕鲜艳的红光。大蛆似乎想要吞掉,我急忙让方浔把它喊回来,把东西拿到了手。

        这东西红嫩嫩地,像是个种子,跟我上次吃掉的鬼柳绿芽有些相似,说不定留着有用。

        看着一身伤的大蛆爬进水潭里头,田不黄叹息道:“三月峡里头有着不少好东西啊,应该都是蛇老兰家里经营地,这次损失可大了。鬼染红花,鬼蛆,不知道另外一个水潭里头藏着什么?”

        方浔摇头道:“那里最神秘,我娘也没有跟我提起过。”

        蓬,一声水响,一道身影从水底冒出来。

        是马九千,他嘴里咬着个东西,冲我招手,示意快点跑。水潭里头哗啦啦地响,底下银色的细沙翻滚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变得躁动起来了。

        田不黄跺脚骂道:“这小子真是个惹事精,早就说了,不要下去了就是不听。”

        水潭里头激烈翻滚着,地下传出嗷嗷的怒吼。

        等他跑过来,我才现他嘴里咬着一根森森白骨,像是人的一截儿手臂。

        这家伙还真是生冷不忌,连这东西都能含在嘴里。他拿着白骨,有些兴奋地说道:“幸亏把阳珠带着,否则就要死翘翘了,你知道底下有什么?居然是一口石头大棺材,用铁链子锁地紧紧地。”

        “你不会开了棺材吧?”

        “没有,我一靠近,脑子里就有个念头,仿佛里头是至亲的人,想要求我救出来。”他把阳珠拿给我,“幸亏有这宝贝护着,才没有着道。里头有个女人声音,见迷惑不了我,就许诺送我好东西,让我帮她出来。”

        “这就是她给你的好东西?”

        “是啊,我把一根铁链子给扯松动了,里头掉出这个东西来。”

        就是一根骨头,还成宝贝了?

        “你不懂,这可是好东西啊。我有种感觉,里头的东西太凶,根本不是我能应付了,所以我拿了东西就跑,估计她怒了吧。”

        我们跑到峡谷前,天还没亮,外面闹哄哄地亮着,点着许多的火把,好些个人拦在山谷前头,就等着我们露面。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