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95章 斗虫

第95章 斗虫

        人群最前头的是蛇老兰,她坐在藤椅上,被两个精赤上身的汉子抬着,一左一右两条手臂上缠着两条蛇,一条白,一条黑,看起来很是香艳又诡异。

        她旁边还跟着几个女人,愤怒地望着我们。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闯进三月峡,是不是你们弄坏了我们的花田?”

        我想了下,推了方浔出来。他脑袋灵光,知道了我的意思,大声叫道:“你们还记得我吗?”

        那群女人摇摇头。

        方浔愤怒道:“我叫方浔,这下想起来了吧,蛇老兰,当年就是你毒死了我爹。”

        蛇老兰冷艳的面孔露出恍然,恨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孽种,当初让你跑掉了,你居然还敢带人回来惹事?早就该把你和你个下贱爹一起给杀掉。”

        方浔气的脸通红,叫道:“你才是下贱,你是觊觎我娘被长辈看重,被挑选为下一代的蛇老兰,心里嫉妒,所以你偷偷背叛了她。”

        “哼,那又怎么样?你娘蠢,才会喜欢一个废物,居然还把我当成姐妹,活该被我拉下来。你也是一样蠢,你把花田给弄乱,想让我养不成蛊虫是吧,哼,我就是再等几年而已。可是你,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

        她一声吆喝,几个女人就上前来,放出了几十个毒虫来咬我们。

        方浔在地上洒了一圈黄色粉末,嘴里念着咒语,他身上爬出了五个黑色长虫,足足有筷子那么长,和毒虫撕咬起来,居然还仗着上风。

        “小孽种,还有点手段。”

        蛇老兰举起左手的白蛇,嘴里出嘶嘶声,毒虫像是受了刺激,前仆后继地爬过黄色粉末。第一批被毒死了,第二批就从虫尸上爬过来,很快就突破了圈子。

        “今天就咬死你们,拿尸体来做花肥。”蛇老兰阴笑道。

        “口气还真大,滇北这一块变得乌烟瘴气,就是你们这群女人闹地。老头我坐了趟火车,差点被人坑了,今天也来出口气。”

        田不黄从怀里放出四条虫子来,蛇老兰脸色大变,叫道:“你们可真是有本事,居然是从尸洞那里过来地,还抢了我家培养的毒虫?”她脸色难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们毁了花田,只是让她有些动怒,这下子她是真的火了。尸洞里的虫子本来是蛇老兰精心培养第,现在大多被方浔和田不黄给捉走了,这么大的损失恐怕一代人都弥补不上来。

        方浔得意地说道:“哼,你是想问飞头蛊的事情吧,告诉你吧,那虫子也被我们弄死了。”

        蛇老兰眼睛凶恶,怒不可遏道:“你们都得死。给我上,杀了他们我重重有赏。”

        这些女人立马放出好几条毒虫来,朝着我们袭来。田不黄不敢大意,全力驱动着四条凶恶的虫子,和虫群展开厮杀。

        对面人多,放出的虫子密密麻麻地,把我们朝着三月峡里头逼去。

        蛇老兰露出得意神色,“进了三月峡,你们就死定了。”她拿出个笛子,呜呜咽咽地吹走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面上还带着疑惑,“奇怪,鬼蛆怎么没有出来?”

        她居然想把那只大蛆喊出来对付我们,那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方浔小声说道:“没事,鬼蛆很懒,每隔一个月才会出来一次,不用担心。”

        三月峡里煞气重,我的恶鬼都喊不出来,只能在旁边看着,帮不上忙。方浔把驱虫的药物撒出去,毒死了不少虫子。

        田不黄拿出个葫芦,喝下去,喷出一口腥气的褐色液体,落进了虫子堆里头。

        “李霖,快点点火。”

        我急忙点燃打火机,丢了进去。噗嗤一声,一道火苗窜起来,如蛇般四下里蔓延开去,烧死了不知道多少虫子,恶臭弥漫不散。

        峡谷口子很小,虫子都聚在一起,没来得及逃走,就被烧死了大片。

        没了虫子挡路,马九千冲出去,提着短棍就打。

        他手段狠辣,这些女人驱虫子来害我们,自然留不得,棍子落下去,就把一个女人的脖子给打断了。

        蛇老兰大怒,她嘴里唿哨,右手的黑蛇顺着地面爬过来。

        “小心,这是蛇老兰家里养的五毒,黑蛇有剧毒,被咬中那就没救了。”

        蛇老兰冷笑道:“老东西倒是识货,姓方的小孽种,就是黑蛇咬死了你的下贱老爹,还把人给整个活吞了,早就变成了大粪了。”

        方浔眼珠子里都是血丝,就要冲过去。

        “不要过去,你不是黑蛇的对手,白白送死。”

        黑蛇爬过来,先是来到一个被马九千打死的女人身边,它的蛇吻大大张开,一口咬下去,女人的尸体变得透明起来,血肉变成液体,被它吸进了肚皮,浑身冒出黑白的环纹,越显得诡异凶猛。

        它竖瞳杏黄,蜿蜒爬向,像是一道黑色闪电朝我们袭来。

        我站了出来,方浔刚刚投靠我,可不能这么死了。这条蛇这么毒,必须要来个狠法子。马九千抓着我,“你有把握?”

        “我像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吗?让你看看我最近的修行成果。”我跃跃欲试道。

        谁知道田不黄拦住我,说道:“李霖,请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你行吗?”我有些迟疑,赤影蝎不在他手上,他还有法子对付这种毒物吗?

        他老脸露出一股坚定,“你等着看吧。我离开滇州太久,这些个后辈也忘记了我的名头。我在商店露了一手,就是希望她们能够给我个面子。哼,如今看来,还得施展一些狠辣手段,叫他们长点记性。”

        王妮花趁夜来袭时,要不是我及时醒过来,估计大家都得死在那个女人手里。田不黄是祝由术的行家,是他提议来摘鬼染红花地,我们出了事,他的面子大大的挂不住,估计那时候就憋着一口气了。

        马九千冷声道:“老头,你可别把自己给折进去。”

        田不黄拿出个泛黄的布帛,把它摊在地上,我看上面写满了诡异鲜红的符咒,他咬破舌尖一口血喷上去。

        符咒着红光,像是活了,像是虫子爬了出来。

        黑蛇爬过来,嗖地向田不黄咬去,他一声喝:“魑魅魍魉,阴鬼摄来,疾。”

        一股黑烟冲起来,把黑蛇给弹出去,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脸盆大的花蜘蛛。田不黄露出笑容,说道:“运气倒是不错,把这东西给弄出来了。”

        花蜘蛛嗤地喷出一道白液,银线倒悬,它顺着爬向黑蛇的脑袋。黑蛇一下盘起身子,出嘶声,和蜘蛛斗了起来。

        蛇老兰脸色大变,“这难道是五毒谱,难道你是田家的人?”她眼神变得贪婪起来,“田家早就没了,当年就被玄阳真宫给灭了,这个好东西归我了。”

        “说大话,不怕风闪了你的舌头!”

        花蜘蛛喷着银线,四周的毒虫全都跑开了,我们急忙跑出去,出了三月峡的范围。我一声吆喝,秦大薛良人,还有楚筱一起出来了。

        一个鬼将和一个青眼朝着蛇老兰扑去,这女人扯开衣襟,露出白花花的胸脯,里面爬出了两只青蛇,和两鬼斗起来。

        “走,去尸洞。”

        这会儿天还没大亮,蛇老兰手底下的人还不多,等到更多人赶过来,我们就插翅难飞了。蛇老兰急忙来拦我们,两个精壮汉子抬着藤椅,飞奔过来,她手上的白蛇嘶嘶地,又在召唤虫子了。

        我心里一声骂,难怪蛇老兰能够霸占滇北,这女人好厉害的手段啊,一个人就把我们给拖住了。

        她叫道:“你们谁都别想跑。”

        我指着她,叫道:“金光,金罡之炁,急急如律令。”

        一把明晃晃的刀锋凭空冒出来,这女人倒是机敏,一下子从藤椅上跳下李。刀锋落下,正好插进了一个男人头顶,激起一篷鲜血。

        “小畜生,想跟老娘放对,你还嫩了点。”

        她脸上的得意笑容骤然凝固,又是一把锋锐长刀冒出来,一下子血光溅起,一条白嫩嫩的手臂滚落在地上。

        捉鬼,我的咒语多得很,对付活人,没有比四瘟祸斗术更拿手了。看我又伸出手,蛇老兰吓得一声尖叫,急忙逃进了花田里。

        黑蛇斗不过花蜘蛛,被它跳到头上,蛰了一口,吃痛地钻进一条缝隙里头。田不黄和我们会和,冲进了尸洞。

        这里头的毒虫刚才已经被我们扫荡一空,没了飞头蛊,虫子都跑光了。我们跑到暗河,跳上了棺材板,朝着对面渡水过去。

        到了水中央的时候,卡邦,下面传来撞击声,棺材板停住不动了。

        “有僵尸抱住了底下吗?”

        方浔急忙扔出几个血食,但是不管用,水底下亮起了一丛丛的绿光,好些个僵尸像是被惊动了,都睁开了眼睛。

        “不好,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僵尸扑出水面,绕着我们,棺材板上的血红符咒让他们不敢靠近,就是这么围着我们,绿眼珠子看的人心寒。

        “别动,他们好像是看上了什么?”我拉着马九千,拿过他手里的白骨。

        果然,这些僵尸眼神立刻转移到我身上,看起来,果然是被白骨给吸引了。

        田不黄有些生气道:“都是你小子坏事,偏偏要去找什么宝贝,这下子把我们都给坑了吧。”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