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96章 骑鹤少年

第96章 骑鹤少年

        水里冒出越来越多的僵尸,不下几十,将我们给团团围住。处在一丛丛的绿色眼珠子中,谁都要紧张。

        还有两头长着白毛的僵尸浮出来,居然是毛僵。

        我们紧张地呼吸都要停了。

        咔嚓,咔嚓,水底下传来古怪的声音。我眼力好,天眼能看到水底下有几条生锈的大铁链在移动,好像在被什么拽动着。

        “你们看,那是什么?”

        等了会儿,一个黑影被拖出来,马九千看的神色大变,惊讶道:“这是水潭里头的大棺,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心里响起,“把我的骨头还回来。”

        我勒个去,人家都追到这里来了,难道这条底下暗河居然连通着三月峡吗?咔嚓,锁链前头有好几个僵尸在拖着,把棺材从淤泥里抬起来。

        它上面捆着好几条锁链,有一条已经松动了,掀开了缝隙,里头有一从诡异却惊人的绿光闪烁着。我看了眼,从心底凉到了脚底板,这里头藏着个绝世凶物,绝不是我们能触碰地。

        我抓着骨头,叫道:“我们把骨头还给你,你要让我们离开,要不然我就毁了它。”

        棺材里静默片刻。

        我们屏气,生怕里头的东西不答应。很快,底下传出个幽幽的声音,“把骨头给我,我还要鬼染红花的花种,给我。”

        “先让我们过去,上了岸就给你。”

        大棺里传出一声呼啸,僵尸们很快就让出了一条道路,我们踩着棺材板,急忙来到岸边。上了岸,我就把东西往水下一扔,有个僵尸捧着送到棺材里。

        里头传出怒吼:“你们骗人,死,都死。”

        洛风啸跟我说过,不要跟凶戾鬼物谈条件,这种东西已经有了灵智,残忍嗜血,因为戾气是天性,不会有平等这个概念。你跟他提条件,鬼物就已经开始怨恨你了。

        好些个僵尸开始上岸,冲我们一蹦一跳地追来。马九千提着短棍,奋力砸中洞顶,落下了大块的碎石,把本来就狭窄的山洞给堵了大半。

        僵尸走路时一蹦一跳地,立刻被拦在后头。

        我们跑出山洞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蛇老兰带着一大群人把洞口给堵住了。她厉声叫道:“你们这些畜生,害的家里损失这么重,我绝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无数的毒虫爬过来,我看向田不黄,那个五毒谱还能再用吗?他摇摇头。

        “老东西,把五毒谱交出来,我给你个痛快,这次你们逃不掉地。”

        我拿出盒子看了下,赤影蝎还在沉睡,叫不起来。我们咬着牙,就往外冲。蛇老兰面带惊诧,叫道:“你们疯掉了,居然想来闯虫阵,这是你们自己找死。”

        后头山洞里传来嗬嗬怒吼,冲出来好些个绿僵,跳进了虫子堆里。

        蛇老兰脸色大变,叫道:“你们这些蠢货,居然惊动了水底的僵尸,快,请大蛇。”

        这些僵尸要的是白骨,我把骨头扔进虫群里,方浔把血食全都泼出去,惹得这些低智能的嗜血的邪物冲进了虫群里,两下厮杀起来。

        蛇老兰看着毒虫一片片地死掉,心疼地脸抽抽,推了两个精壮的男人出来,扒得精光,将一种褐色液体涂满他们的身子,然后咔嚓砍掉脑袋,血流一地。

        有两个戴银饰的少女抬着个竹篓子过来,从里头放出一条足足有水桶那么粗的大蛇,将两个人脑袋吞了,就朝着僵尸冲过来。

        这大蛇皮肤坚硬如石头,和僵尸撕咬混战,居然占了上风。

        田不黄说道:“蛇能斗僵,估计这也是蛇老兰家里的底牌。”

        大蛇蜿蜒嘶吼,咬掉了好几个僵尸的脑袋,尾巴一甩,就把一头毛僵给抽飞了。

        也许是觉察到形势不妙,洞里传来呼啸声,僵尸纷纷退进了山洞,飞快逃了。我们面面相觑,难道真要对付这条厉害的大蛇。

        蛇老兰捂着断臂,怨毒地叫道:“给我吞了他们。”

        大蛇朝我们冲来。

        青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悠久鹤鸣,一头灰黑羽翎的大鹤飞旋而来,丹顶长喙,看起来很是神骏。

        它从空中扑下来,长喙啄向大蛇的眼珠子。大蛇嘶鸣着,盘起来应对着,嘴里喷吐着一缕缕黑雾。

        大鹤不怕毒雾,一翅膀将大蛇扇开,长喙倒刺,啄瞎了一只眼睛。蛇老兰有点急了,急忙催动白蛇来帮忙,谁知这货看到大鹤,哧溜就缩回去了。

        她没了法子,只能驱使地上的毒虫去围攻大鹤。大鹤骄傲地昂起脑袋,一啄,就把虫子给吃掉了,反而成了腹中食物。

        蛇老兰忙的团团转,有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还不跑?”我们趁机跑掉了,从草丛里钻出去,跑的远远地。

        我问方浔,得罪了蛇老兰,他要去哪儿?他拍拍包,“我早就把东西都给卷走了,李哥,我要先回大学去。你要去罗浮山参加天龙大会,我也在那儿上学呢,到时候我再去投靠你。”

        我点点头,他记下了我的手机号码,和我们在山脚分了手。

        方浔往南,我们三个往北。

        我心里疑惑大鹤怎么会突然出现帮了我?还有说话的人是谁?

        田不黄提议走山路,先出了滇北,然后乘火车离开,免得被人给跟上。我们在山野里行走,听到天空中一声鹤鸣,大鹤在我们头顶盘旋一圈。

        它飞的很高,我隐约看到上头好像有个人影。

        马九千说道:“你看花了吧,怎么可能有人会坐在鹤上,摔下来就死了。”

        到了天黑,前头出现个村庄,有着几个低矮的屋子。有个驼背的老头出来招待了我们,他把我引到村子中央的大屋子里去歇息。

        这里都是一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一个青壮都没有看到,老头跟我们解释说:“村里的年青人都出去务工了,这里道路不好,平时也不回来,我让人给你准备一些吃喝。”

        有个老妪端着饭菜过来了。

        田不黄试了下,确认里头没毒。我们饿了一天,早就精疲力尽了,匆匆填饱肚皮,就倒在大床上睡觉。

        这里头低热潮湿,睡到半夜,我就觉得浑身湿哒哒地难受,实在睡不着,就去屋子外头透透气。走着走着,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太安静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没有狗叫,草丛里没有虫鸣,简直是一片死寂。

        “谁?”前头草丛里蹲了个人,忽然叫道。

        我吃了惊,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拽了我下,缩到屋檐里头。

        草丛里跳出个老头,是招呼我们那个,看起来一点没有白天蹒跚的模样,他脑袋转着,我差点吓得叫出来。这老头居然有两张脸,后面头地下还藏着个脸,难怪他会现我。

        “嘘,不要说话哦。”

        拉住我的是个俊美少年,四肢修长,散着青春洋溢的气息。他穿着白衣黑裤,见我盯着他,露齿一笑,明明这会儿昏暗潮湿,他一笑就像是眼前有个小太阳升起来了。

        我有些受不住地遮住眼睛。

        他伸手一拂,屋檐上的露珠掉下来,像是起了一层白蒙蒙的雾气,那老头转来转去,硬是对我们视而不见。

        “你看这老头有啥古怪地?”

        他的声音也是暖洋洋地,一开口就让人浑身舒坦,我盯着老头看,现他身上阴气很重。我睁开天眼,却没有觉什么。

        “天眼很不错,但有时候不奏效,就得靠肉眼的观察。你看村里几个老的都是驼背塌肩,说明他们经常背东西,但是牙口很好,说明吃的很在意。你想知道他们吃什么吗?”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知道这个村子有诡异,我就想喊马九千他们跑路。

        至于村里有什么鬼?关我什么事?

        “可是我想知道哎!”少年笑的一脸天真无邪,让人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我定定神,哥们儿别的没有,就是脸皮厚,我打了个哈哈道:“我还有事,我先撤了啊,咱们下次再会。”

        他拽着我的胳膊,手指白皙,但是很有力,箍着我不松,笑道:“我这人胆子小,要是一不小心惊动了他们,怎么办?大哥你陪陪我呗。”

        威胁我?他拽着我,偷摸着来到角落的大屋子。

        里头燃着篝火,上面吊着个锅子,里头在煮汤。我看到有人从里头捞了个手臂出来,咧着满嘴白牙,高兴地啃起来了。

        少年在我耳边低声说:“滇州这个地方邪得很,养虫子的多,还有养鬼,养僵尸地。这些人养的是一种双面鬼,靠吃年青人的血肉,让自己活得更久。你看那个老头,我估计都有一百来岁了。”

        我心里打了个寒颤,这群老东西不会把我们也当做食物了吧。

        “快走!”我低声道。

        少年不肯走,“你看到屋子里那个鬼面具没有?我最近刚好要去参加个假面舞会,正好缺了个面具,这简直是为我贴身打造地,咱们去拿走。”

        我瞪了他一眼,这小子的脑回路难道跟一般人不是一个频道上地?

        他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天真道:“白天我可是帮了你的哦,你不会想扔下我一个人跑掉吧。”

        “你什么时候帮过我?”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就是鹤的主人,白天就是我帮你们拦着蛇老兰的那个人,我姓赵,你好啊,李霖。”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