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99章 横祸

第99章 横祸

        “就是这儿了,去吧,这次哥就在背后给你鼓气加油了。”

        要说找人问路,还是警察有门路。我打电话找林鹭来帮忙,小妞替我查了一下资料库,很快就找到了松虎堂,离得很近,就在灵仰市。

        林鹭喊我到她家里吃饭,上次被我给推了,这次没好意思拒绝。看到我拎着一大堆的礼品过去,林妈妈和林爸爸热情的很,脸上都笑出花来了,忙了一桌子的菜,不停地劝我,吃得我肚皮都成撑了。

        吃完饭,他们端来西瓜给我吃,自己先回了房间。

        “我都一个多星期没见你,你跑哪儿去了?怎么晒黑了?”林鹭好奇地问道。

        我不想让她担心,就说道:“当然是修炼去了,马上就要是天龙大会了,我的做好准备啊。”

        林鹭哼哼两声,估计不信,也没有追问。

        “男人开始说谎,就是学坏的开始。”

        我尴尬地摸着鼻子。

        她拿了个手串给我看,问道:“上次我在路上,有个人给了这个我,让我戴着,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我拿过来看了下,上面的花纹很古怪,像是符咒,我睁开天眼看了下,里头一切如常,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闻着让人心旷神怡。

        说起松虎堂的事情,林鹭让我小心一点。

        “松虎堂可不是个好地方,那里明面上是善堂,可当家的安爷是道上混地,你要小心点,他不是好应付地。”

        我点点头,跟林鹭告别离开。

        第二天我就和马九千找上了松虎堂,按照他的意思就是直接打进去,找人要刀。

        我让人通报了一下,先礼后兵,很快安爷就从里面出来了,我一看,居然是上次早市上遇到的那个中年人。他眉心的黑气越浓郁了,也就这两天的事情了。

        “你们是神意门的人?”他狐疑地看着我们。

        我点点头。

        安爷立刻露出笑脸,把我们请进去喝茶。他见马九千精瘦英武,一看就是练家子,居然还露出了招揽的意思。

        听他说话,我这才知道,原来神意门虽然是修道门派,但练得是外门硬功,有许多跑江湖地,卖艺杂耍,走镖护卫,这个门派人数多,门路广,在被打压前,可说是下八派里头人数最多地。

        马九千多骄傲的人,立刻回绝了。

        安爷脸色就不太好了,打了个哈哈,说道:“不愧是神意门出来地,真是一身傲骨,也不知道现在一艘破船,还能打几根铁钉。”

        我看他们谈僵了,就直接问道。

        “安爷,你知不知道黑骨刀的下落?”

        他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喝道:“我不知道什么黑骨刀,你们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马九千怒道:“你说谎,黑骨刀就在这儿。”

        “快来人啊,把他们给我轰出去。”外头冲进来好几个黑衣大汉,拿着砍刀和棍棒,马九千冷哼,就要动手。我拉了拉他,说道:“安爷,你黑纱盖顶,这是有死气的征兆,不跟我们合作的话,小心性命不保。”

        我这么一说,他大怒道:“好啊,小子,你还想咒我?怎么着,巴不得我死,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

        我好心提醒下,却被他当成了威胁,反而是火上浇油了,直接被轰了出来。

        “别急,我们晚上再来看看。”

        我和马九千在外头转了圈,恰好吴定打来电话,说是有个新建筑工地开工,要请人做法事,问我有没有空去给他站个场子。

        做生意的人不管信不信这个,场面都要摆足了,我正好差路费呢,就答应了。

        打的到了地头,那边闹哄哄地,仪式也停了下来,我们钻进去一看。吴定领着一群人,和几个道人闹得很僵,说话很冲,推推搡搡地就差动手了。

        我心里腹诽,这老小子电话里可没说遇到了麻烦。

        吴定欢喜地招呼我,叫道:“好兄弟,你终于来了。”他得意地朝几个道人说道,“这可是阴阳会的第一,比你们有本事。”

        我一眼就看到了熟人,居然是枯叶,他看着我,面色不太好看,但没有作。还好,上次大闹法华观的事情应该还没有被现。

        “李霖,这是法华观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小心把自己赔进来。”

        说话还挺冲,我笑着说道:“好大的威风啊,青云观当时也很瞧不起我,怎么着?现在法华观架子更大啊。”

        枯叶旁边有个道人哼了声,“哼,什么第一,我们都听说你作弊了,不然早就输了。”

        我冷笑了下。

        “你个作弊的有什么好得意地,看我的厉害。”那人大怒,拿了个镜子对准我一照,叫道:“招魂。”镜子闪光,我眼前就有些迷糊。

        哼,马九千一下子窜过去,提起镜子,砰地在他脑袋上砸的粉碎。这厮头破血流,呜咽一声晕倒了。

        “就你这两手也来卖弄,招你自个儿的魂去吧。”

        “你还敢动手打人?”枯叶急了,拿了符纸去贴马九千。这厮心情正差,冷笑一声,恍若虎入羊群,顷刻就把这帮人给撂倒了。他下手还有分寸,没有骨断筋折。

        “你们等着。”

        枯叶抛下一句话,狼狈跑掉了。

        吴定在后面叫骂道:“灵仰做法事的多了去了,不止你们一家。给你脸不要脸,从此以后,建筑这一块绝不会有人请你们,臭贼,滚远点。”

        我问他怎么回事。

        吴定对我抱怨道,工地请人来做法事,求个福报个安,好让工人们安心干活。听说法华观的名气大,就去请了几个人。

        谁知道枯叶不识相,迟到半个钟头才来,还屁咧咧地,说是工地里有鬼魂作祟,他要做法收鬼。每个鬼五十万,一共十个,就要五百万。

        我心里笑,这货脑袋被驴踢了吧。

        吴定是多狡猾的人啊,自然不肯答应,找了人就把这群神棍往外轰。枯叶冷笑着走掉了,然后工地上就开始闹鬼,许多人看到个鬼魂飘来飘去地,还把两个工人从脚手架上推了下来。

        枯叶又回来了,说是不请他做法事,这个建筑工地就日夜闹鬼,别想开工。

        吴定给我烟,说道:“兄弟啊,我本来不打算麻烦你地,谁知道这帮道士太流氓,居然敲诈到我头上来了,你帮哥哥一把。”

        既然来了,我就到工地里转了几圈。

        果然有几处阴气比较重,我直接找出了两个恶鬼。

        “是不是枯叶让你们来作祟地,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们走吧,没有下次了。”

        两个恶鬼对视着,齐齐朝我扑来,露出凶神恶煞的模样。我露出一声冷笑,拿着道法尺砸下去,不过两团飞灰罢了。

        “那边以前葬过死人,你拿破煞符贴了,开工前三天每天三次烧纸,还得烧香,就成了。东南是正位,这张安家符能让建筑工地里诸事顺畅,不会出安全事故。那个地方你要注意下,是个有了年头的古墓,等到本月十三的时候,我叫刘强给你做一场法事,将古墓给移了。”

        我把建筑工地的风水看了下,吴定对我感激地不得了,急忙塞了一张银行卡过来,又请我们去海吃了一顿。

        秦大很是喜欢这个老头,每次来,他都能免费喝到许多美酒。吴定还送了一把剑给薛量人,为楚筱准备了一串珍珠链子,做生意的人心眼活络,真不是盖的。

        吃到一半时,林鹭突然打了电话给我。

        “喂,你没事吧,李霖?”

        “没事啊,怎么了?”我奇怪问道。

        “哦,那就好,你不是去找松虎堂的安爷有事吗?他死了。”

        林鹭接下来的话我没听清,死了?安爷死了?我心里吃惊,虽然他身上死气很重,但是应该还有一两天的活头啊,怎么突然就死了。

        “是不是你们干的啊?”

        “当然不是!”我急忙解释道。

        “那就好,我们待会儿就到,你别冲动啊。”

        马九千倒是不觉得奇怪,跟我说:“这是横死,飞来横祸,说没就没了,没有个生死规律,你看差一点也很正常。走,咱们快去。”

        吴定也得到了消息,他对生意场上的消息灵通的很,就要派人去吊唁。我们一商量,就扮作他公司的员工,跟着吴管家去了松虎堂。

        松虎堂里挂着白幡,花圈挽联都挂上了,里头有一群人在哭丧。屋子正中摆着一口大棺材,安爷躺在里头,神态安详。

        我们看了下,没有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死地。他神态安详,像是睡着了。

        真的死了吗?这么多人在,我们总不好趴在棺材上检查,只能等林鹭他们到了。

        马九千冲我打了个眼色,我们两个趁着人多,混进了后堂。这里是安爷的住处,说不定留下了什么线索。

        两层的小屋,我在一层搜,马九千翻身上了二楼。

        我挨个屋子搜了过去,没有现什么线索,最后一个屋子门敞着,里头像是摆着书架子,我精神一振,书房里说不定会有线索。

        刚靠过去,里头就传来男女喘气的声音,还很嗨皮。

        我凑过去朝里头看,忍不住啧了一声。外面哀乐隆重,大家都在哭丧,居然有一对狗男女躲在里头,做着那种事情。

        女的长得挺靓,衣服脱了一半,趴在桌子上哎呦地叫着。有个男人撅着腰在后头,裤子脱到了膝盖,手抓着女的胸口,屁股挺动着,嘴里还很舒服地叫唤。

        伤风败俗,我骂了句。

        想要进去搜查,就得等这对狗男女完事,我忍了七八分钟,这男的居然还没完事,弄得女的眼珠子都泛白了,好像很爽的样子。

        “哦,真棒,我要飞了。”

        太不要脸了,我正准备离开,就听男的漫不经心地问道。

        “小雅,你知道你爷爷的保险柜在哪里吗?”

        “嗯,知道啊,不告诉你哦,嗯嗯哈哈,别,哎呦,太快了,受不了了,你这个坏人,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男人撅着屁股,一口气狠撞,终于骗的这女人开口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