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01章 飞钱

第101章 飞钱

        活人不清楚,那就只有去请死者开口了。

        安富贵没有死多久,我赶紧下到阴曹,找到赵秋林。这厮看到我,跟见了鬼一样,战战兢兢地像个小跟班,一听说我要查生死簿,急忙派鬼把姜寒给找了来。

        我翻了生死簿,昨日新死的人里头果然有安爷,但是一查,他的魂儿并没有到阴曹来报到。

        “这是怎么回事?”

        姜寒跟我解释说,人新死时,往往会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还会像以前一样照常的生活作息,等到头七一过,看到家里人举丧,自然就会来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安爷可能被人抓了魂儿,所以没来报到。

        这可怎么办?

        “走,我和你上去瞧瞧,有生死簿在,他跑不掉。”

        姜寒主动跟我来到松虎堂,这时夜色深深,他咦了一声,奇怪道:“棺材里不是有一个鬼魂吗?是不是安爷?”

        我走到棺材前,摸了摸安爷的鼻子,奇怪,这老头不是已经死掉了吗?怎么又有了呼吸。

        我摇晃了几下,他就是醒不来。

        姜寒看了下,说道:“不像是被野鬼占了身躯,我来。”他拿着判官笔,在安爷额头上画了个咒,叫了一声疾,就有个一脸迷惑的男鬼被提了出来。

        “是你。”

        我吃了一惊,这不是在山上找我治牙疼的那个男鬼吗?他怎么跑这儿来了?他看到我,也有些激动,我问什么,他都说了出来。

        原来男鬼去找那个无良牙医报复时,看到他和自己以前的司机勾搭在一起,听他们说话,才知道是他们合伙害了自己。

        司机投靠了松虎堂,被安爷派来把他弄死,然后好侵吞了他的家业。他怒火中烧,就来松虎堂报仇。

        安爷是修道人,他不敢靠近,只能躲着等待机会。

        白天时,何不冲来了,向安爷借了黑骨刀看,然后要拿东西换,安爷不答应,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打着打着,安爷的魂儿就离开了身体,他趁机钻进来,想坏了他的事情。接下来,他就变得迷迷糊糊地,身体里像是有股束缚的力道,阻止他离开。

        姜寒检查了下,说道:“安爷没死,他是用法术让魂魄出窍了,你一下子钻进来,这具身体就陷入了一种假死的状态。”

        这也行?这个安爷也太倒霉了。

        门外吹来一阵阴风,一个鬼影飘了回来,就往棺材里头钻去。我拿道法尺挥了下,就把他给砸了出去。

        鬼影爬起来,叫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还魂?”

        是安爷。

        “你已经死了,不可能还魂了,早点去阴曹报到。”

        安爷生气地叫了起来:“你说谎,我根本没有死。我只是施展了法术,让魂魄离体了,你让开,我进去给你看。”

        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啊,我让开了,安爷急匆匆地撞进自己的身体,然后出哎呦一声惨叫,又冒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扯开他的寿衣,胸口有个窟窿,把心脏给刺穿了。刚才钱进来已经让法医做了检查,胸口有致命刀伤。男鬼朝我使了个眼色,努努嘴,我看安富贵躲在角落里,吓得瑟瑟抖。

        真是一笔烂账,我叹息道。

        姜寒上前叫道:“安青平,你的寿数到了,立刻跟我去阴曹报到。”

        “不,我不,我没死,我要借尸还魂,我还不能死啊。”

        他了疯要往外跑,姜寒拿起水火棍,一下就把他打翻,拿了拿铁链锁了魂魄。安爷惊骇叫道:“你是鬼差,不,李霖,你快点就我,你不是要找黑骨刀吗?我死了,你永远也找不到。”

        我急忙喊住姜寒。

        “你说,黑骨刀在哪里?”

        安爷得意道:“想要找到黑骨刀,你就要帮我还魂,我不想死。哼,那个何不冲害死了我,你还要替我杀了他。”

        我皱起眉头,这人是个祸害,恐怕还有更多条件来要挟我。

        “不用听他地,你是我弟弟,难道还会被一个鬼魂给拿捏了?”洛风啸从门外走进来,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哥,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在看着你呢,这次你做事很漂亮,处理很干净!”洛风啸拍拍我的脑袋,他难得夸奖我一次,弄得我有些害臊和激动。

        安爷有些惊慌地叫道:“你,你是谁?我告诉你们,我要是死了,黑骨刀你们就找不到了啊。”

        马九千有些着急起来。

        洛风啸缓缓说道:“安青平,你是血瀑门的弟子,修炼的是金刀夺魂的法术。这法术要找一把好刀,日夜供奉,战斗时可以魂魄寄居在刀里,变成一把厉害飞刀,我没说错吧。”

        安爷被掀了老底,浑身都在抖。

        “因为这个法术要把刀随身携带,我猜,刀离得不远,不在棺材底下,就在坟墓里头。”

        安爷出一声凄厉嚎叫,疯狂扑来。洛风啸眼神瞪起,变得深邃悠远,宛若最深沉的恐怖地狱。安爷被他一瞪,浑身颤抖,哎呦一声就裂成了无数碎片。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太强了,光是一个眼神就把安爷给吓死了。

        马九千扑过去,单手就把棺材给抬了起来,底下空空地。我们找安富贵问到了安爷的墓穴,连夜赶了过去。

        安爷的坟修在城外的一个山丘上,我看了下地势,这里阴气浓重,前后都有水,不是一个适合葬人的地方。他那么有钱有势,怎么不给自己挑个好地方。

        洛风啸看了眼,说道:“不好,有人来过了。”

        我们跑过去,就看到地面开了个大坑,里头有个被掀开的棺材,本来该摆着黑骨刀的红木盒子空空如野。

        我看了下泥土,是刚刚被挖开地,铲子还没来得及收走。

        轰隆,远处传来引擎动的声音,灯光亮起来,飞快地跑掉了。我急忙把秦大和薛良人叫出来,“快追,别让他跑了。”

        秦大两个追出去不远,忽然哎哟一声,被绊倒了。

        一股阴风突然从我脑后冒出来,洛风啸抓着我躲过去,伸手一拍。他的手打中了一个无形的东西,传出哎呦惨叫。

        “怎么回事?”马九千跑过来,也有东西袭击他了,被他敲了一棍子。

        洛风啸看了下,冷声道:“出来吧。”

        四野里黑啾啾地,没有半点回应。很快一股阴风刮来,树叶摇晃,无数的黑影飘飞鼓舞起来,落到我面前,我才现这都是纸钱,眼睛都被迷住了。

        洛风啸冷笑下,“雕虫小技。”

        他念了个咒语,阴风立刻停住了,所有的纸钱都落在地上,飞不起来了。

        黑暗中,有人出惊咦声,然后念了一声咒。

        纸钱在地上蠢蠢欲动,似乎还要飞起来。

        “找死,八卦镜给我!”洛风啸也不生气,跟我拿走文王八卦镜。他咬破食指,在镜面上画了个血红符咒,对准夜空照了下。

        什么都没有生。

        黑暗中传来一声嗤笑:“我听说这里出了个茅山余孽,也不怎么样嘛?装神弄鬼,等着被我的恶鬼活活咬死吧。”

        洛风啸淡定地教我,说道:“这是个飞钱障眼术,看破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你看,妖魅鬼怪,敕令显形。”他烧了了一张符纸,火焰簌簌,我惊骇地现四周都被包围了,许多鬼影朝我们逼近。

        我看到了两个熟鬼,就是法华观后山乱葬岗的那一对鬼夫妻,他们眼珠子红,狠狠地朝我扑来。

        洛风啸一声怒啸,浑身冒起浓重煞气,气势滔天。

        这群鬼靠近都不敢,被吓住了,纷纷地远远逃开。他拿起镜子,对准树林里头照了下,远处顿时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没了人操纵,这些恶鬼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我让秦大将他们一个个捉了,直接送到城隍庙去。

        马九千奔到树林里,很快提了个尸体出来。

        这是个道人,七窍流血,满脸都是恐怖的神色,居然被洛风啸用镜子给直接灭杀了,连魂儿都没有逃掉。

        真是可怜,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还敢来招惹洛风啸?死了也是自己找死。

        看他身上的道袍,像是法华观的道士。

        “那对夫妻鬼我也见过,就在法华观后头,把刀抢走的人肯定去了法华观。”

        马九千就要去追,我拽住他,“别冲动啊,法华观不简单,那里是南山二郎的道场,我们贸然闯进去恐怕要吃亏,先找钱进来查一查,别中了圈套。”

        他按捺着性子,焦急的等待着。钱进来很快就传来了消息,刚才逃走的汽车里头就是何不冲还有枯叶,有人看到他们带着一把刀,回到了法华观。

        钱进来还带来了一个消息,让我小心那个何不冲。

        “为什么?”

        “你不知道啊?庐阳的天龙大会参赛者很多,那个何不冲也是当地阴阳会的头名,你跟他还有过节,到时候肯定被针对啊。”

        最后他隐晦地暗示了我一句:“何不冲的关系很广,你看松虎堂还有法华观,他都能吃得开。他能喊来一帮人,你单枪匹马怎么斗。有的时候啊,用一些常的手段,提前把危险扼杀在苗头状态也是一件好事。”

        他这是在暗示我,提前把何不冲给干掉?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