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02章 地动

第102章 地动

        我有些不乐意了。

        灵仰这一块的修道人本来是归钱进来管理,现在弄得一团糟,反而要我给他收拾烂摊子。听了我的抱怨,钱进来苦笑道:“我这不是在帮你吗?在我职责的范围内,可以给你提供大的帮助。”

        “你也就帮我说了两句大白话。”

        “别小瞧呀,有我给你背书,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那行,我告诉你,何不冲躲在法华观,你给我把人抓来。”

        “这就有些为难了!”钱进来迟疑地告诉我,法华观毕竟是修道门派,不是安青平这种势力单薄的修道人能比地,想去要人,恐怕没这么容易。

        这老家伙果然开始推脱了。

        洛风啸问我要电话:“让我来跟他说。”

        我把电话给他,有洛风啸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今晚你找人封锁了法华观,我准备去要人,可能会惹出一些动静。”

        洛风啸把手机给摁掉了,丢给我,“走,咱们这就去法华观。”

        这么干脆和霸气,我眼睛都直了,急忙说道:“哥,真的要去?”

        他摇着白皙的手指,说道:“当然,他们知道我是茅山派的后人,还敢跟我作对?明显很猖狂。我要是连这么一波人都搞不定,凭什么和玄阳真宫放对。”

        我心里默哀了下,法华观这是撞在洛风啸的枪口上,索性来个杀鸡儆猴,镇住一些蠢蠢欲动的人。

        钱进来又打来电话,焦急地问道:“你哥是个什么意思?不会真的要对付法华观吧,这可是大事,你们可别乱来啊。”

        我笑了下,说道:“你就说吧,你是站在哪一头?要是觉得我们胜算不大,可以给法华观通风报信哦。”

        钱进来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恶狠狠地骂道:“你个王八羔子,不捅出个大窟窿,就不肯罢休。我都一把年纪,还要担惊受怕,老子今晚也豪气一回,就赌你们了。”

        这个老家伙,不敢骂洛风啸,就骂我。

        我冲洛风啸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法华观是南山二郎的道场,鬼魂进不去怎么办?秦大和楚筱都没法露面,恐怕我们手头的能力不够。”

        洛风啸淡然笑道:“没事,今晚就我动手,你看着。”

        我们来到法华观前头,老警察钱进来很快就领了一帮人到了,拿着大喇叭叫道:“里头的人听着,杀死安青平的罪犯何不冲就躲在里头,不要窝藏,不要抵抗,立刻把人交出来。”

        里头的人理也不理。

        我烧了一张黄裱,把姜寒给喊了出来。他带着八个鬼差,阴风呼啸地来到前头。

        “灵仰城隍庙判官前来办案,闲杂人等退散。”

        法华观里头亮起一层朦胧的青光,把他们给挡在外头,有个人叫道:“我们是修道门派,只听玄阳真宫的管辖,你是阴曹的鬼差,这里不欢迎你。”

        姜寒冷厉叫道:“你们是要和阴曹做对吗?”

        “你有本事就进来,没事别跟狗一样在外面叫。”

        姜寒一声冷笑,从怀里取出个大印来。他把大印高高举起来,出一道黑光,就把里头的青光给抵消了。

        门一下子开了。

        里头有两个惊慌失措的道人,急忙往里跑,“观主,门破了,他们杀进来了。”

        姜寒一指他,叫道:“这人胆管侮辱判官,立刻拘了他的魂儿,送到阴曹受拔舌的刑罚。”两个鬼差用铁链抽中他,抽了个黑影出来。

        有鬼差压阵,那些不懂法术的普通道人吓得急忙跑掉了。我们来到上次我带走女鬼的房间里头,里头的神像在光,再也进不去了。

        姜寒叫道:“鬼差办案,里头的人不要抵挡。”

        枯叶躲在门后面,叫嚣道:“这里是南山二郎的道场,你们不要乱来,否则你们都要倒霉。”

        洛风啸冷笑道:“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南山二郎的道场不止这一个,要是知道你们杀人作恶,为非作歹,恐怕都要收拾你们这帮不孝子孙。”

        我骂道:“枯叶,你昨天没有敲诈成功,不是说让我等着吗?来来,小爷就在这儿,你倒是给我好看啊。”

        枯叶气得叫骂,就是躲在里头不肯出来。

        “法华观都是缩头乌龟吗?有种出来比划下。”

        里头人就是不出来。

        我就说道:“那咱们就耗着,一天不成还有两天,两天不成还有一周,我看你吃喝拉撒都在里头,能够撑多久。”

        这下子有人撑不住了,拿着拂尘的观主说道:“你叫李霖是吧,你是修道人,怎么能够和阴曹的人为伍?”

        “为什么不行?”

        “哼,无知小子,修道人只归玄阳真宫管辖,死了也不必去阴曹报道,受轮回之苦。你帮助阴曹的鬼差,就是我们修道人的公敌。我劝你立刻退去,否则事情传扬出去,你就是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还以为这老道要说出什么义正言辞来。

        他被我笑的脸通红,怒道:“你笑什么?我比你年长,没人教过你要尊敬前辈吗?果然是无耻下贱的小子,简直是修道人的耻辱。”

        “我笑的是你老而无修,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何不冲杀人害命,你窝藏包庇,法华观借着做法事敲诈勒索百姓。你如此昏聩贪婪,居然还能正义地指责我,论脸皮,我确实不如你。”

        钱进来踱步过来,说道:“黄石,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何必为了个何不冲闹成这样?”

        黄石道人怒道:“这小子带人欺负到我门上了,我岂能忍气吞声。”

        “哎,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来和给你们做个由案,大家各退一步。你呢,把何不冲交出来,他是杀人犯,到哪儿都没没处说理。我就叫这小子立刻离开,行不行?”

        黄石冷笑道:“钱进来,你少给我来这套,你们说来说去,不就是欺负我法华观吗?我跟你们说,你们都想抓何不冲,我偏不交人,你们有本事就自己进来啊。”

        有了青光在,法华观就像个乌龟壳,谁也进不去。

        “话说完了吧。”

        洛风啸从刚才开始就闭着眼睛,一句话不说。他一话,钱进来叹气,和姜寒都远远走开了。

        “元融剑呢,借我用一用。”

        洛风啸把元融剑拿去了,这剑来自玄阳真宫,擅长破阵,当初元圣君的虎鬼庙就是被这把法剑给破了。

        他端着法剑,脚踩禹步,喝道:“乾元阴覆,玄运无偏。造化育,万物资焉。东西南北,任意安然。云行雨施,变化不测。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洛风啸凌空画出一道符咒,变大变红,飘起来落在法华观上空。

        咔嚓一声大响,青光就散掉了,屋内传来一声大响,然后是惊慌失措的声音,法华观再没有了青光庇护。

        钱进来一挥手,指挥着几个干警扑进去抓人。还没到门口,几个人像是被抽了魂儿,软绵绵地倒下来。

        “怎么回事?”

        马九千冲的最快,反应最灵敏,一个空翻倒退回来,叫道:“有鬼。”

        屋里有人在疾疾念咒,然后许多黄色纸钱飞舞起来,遮住了眼睛,又是飞钱障眼术。隐约能瞧见很多鬼影若隐若现地,将屋子团团围住,阻止我们进去。

        “出来吧,我不杀你们。”

        里头乱糟糟地叫嚷着,像是在骂人。

        洛风啸冷笑道:“你们胆色不错,知道我是茅山传人,还敢来找茬,看来玄阳真宫给的好处不少啊。”

        黄石道人叫道:“你这个妖孽,老天败了茅山,怎么没有收了你,哼,你们都该死。”

        洛风啸神色冰冷,眼里弥漫着杀机,连说三声好好好,他沉声道:“你们不想出来是吧,那就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

        他掐了法诀,高声念咒道:“金木水火土,一二三四五,左手搬山来塞海,右手劈山填地穴,上塞天门,下镇阴河,拜请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

        洛风啸身躯如岳,双臂轻轻颤抖,眼中迸射出精芒。

        夜风习习,树木摇摆,天地好像都静了一瞬,然后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脚下地面摇晃着,差点摔倒我,地表迅开裂,里头泛着可怕的红光。

        “不好,这是地震了吗?”

        钱进来急忙领着人出去避难,我站在洛风啸旁边,紧张地看着他。

        大屋前几十个恶鬼出尖锐嚎叫,满脸血泪,仿佛遇到了绝大的恐怖,神色凄凉地想要逃走,又被束缚在原地,哪儿都跑不掉。

        黄石道人他们从屋里跑出来,嘴里大叫,像是在求饶,在喊救命,还有人在给洛风啸磕头,苦苦地哀求。

        晚了。

        地表裂开,红光将所有的人和鬼都吞掉了,连一点骨血都没有留下。地动山摇后,法华观所有的房屋全都倒塌了,像是被一场地震完全摧毁了,只剩下断壁残垣。

        洛风啸徐徐出气,看着我傻了眼,说道:“怎么,吓傻了?”

        “不是!”我犹豫了下,说道,“你没必要这么生气,这些人就是一些跳梁小丑,也就嘴皮子厉害。”

        “你觉得他们不该死?”他有点生气了。

        “当然不是,死不足惜,就是你不要这么大的脾气,以后这种人多的是呢,没必要跟他们生气,犯不着。”

        洛风啸敲着我的脑袋,温声道:“还要你来教我?嗯,我不懂?”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