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06章 家乱

第106章 家乱

        屋内的大沙上坐着几个人,看到我们进来,都没有起身。居然还有一个熟人,他看到我,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然后把眼睛一闭,开始闭目养神了。

        白天拦截我们的二叔说道:“大爷爷,这位是玄阳真宫的执事长老,叫做肖军长老。这位少年英才是他的侄子,叫做肖凯。”

        肖军说道:“朱家大爷爷,我代表玄阳真宫来给你们下达一道命令,立刻将定星罗盘交给我,我就取消这些年对你们的打压,将来一视同仁。”

        二叔激动道:“大爷爷,这可是个好机会,我们朱家就要达了啊。”

        “玄阳真宫?”

        大爷爷冷漠道:“我只知道当年茅山派给我下个谕示,叫我隐世避居,不要为红尘所扰。这些年多少达官显贵来求我算一卦,都被我给推了。现在要我出世,还要拿走祖宗留下的法器,我不会答应。”

        “茅山派那是昨日黄花,早就被龙门派打落尘埃,你何必翻旧黄历?”肖军劝道,“大爷爷,只要你肯合作,立刻就是玄阳真宫的长老。”

        “人老了,没有那么大的抱负,你们走吧。”

        肖军阴沉着脸,说道:“你这是不听玄阳真宫的命令喽,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朱皮实,你怎么说?我告诉你,不把定星罗盘叫出来,朱家就完蛋了。你就眼睁睁看着一个老头胡作非为,不出来管管?”

        这个二叔叫做朱皮实,还真是欠揍。就听他叫道:“大爷爷,我敬你是长辈,可你的观念都老了,我不能让你祸害了朱家。小六,带人去把他们拿下。”

        朱小六犹豫了下,就带人朝我们逼来。

        这时候,外面闯进来个老妇人,叫道:“六子,六子,你快回家啊。你媳妇见红了,难产啊,命都要保不住了。”

        我心里惊诧,真让朱大爷爷给说中了,居然真的难产。

        朱小六神色惊慌,叫道:“娘,晚上不还是好好的吗?”

        “你快回来,你媳妇在叫呢。”

        朱小六往外跑,忽然想起什么,又跑回来,扑通一声就跪下来,磕头叫道:“大爷爷,大爷爷,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我都五十几岁了啊,这个孩子来的不容易啊。”

        “回家去吧,再不回,你媳妇的命也留不住了。”

        “大爷爷,你神通广大,给我指点一条路吧。”

        朱小六哭的涕泪交流,只是给他坑头。朱老头叹气,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

        他哭了又哭,站起来冲着周围人叫道:“你们都疯了,要不是有大爷爷在,咱们朱家早就完蛋了。我朱老六只认大爷爷,你们跟着二哥干,迟早都会后悔地。”

        他一通嚷嚷,就有些人神色动摇,好些个跟着他一起走掉了。

        朱皮实面色难看,叫道:“他们这是冥顽不灵,靠上了玄阳真宫,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大不了不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出去吃香的喝辣的。”

        朱科叫道:“各位叔叔伯伯,我们都是大爷爷看着长大地,如今为了一点权势就翻脸,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有人动摇了,叫道:“我们只拿走定星罗盘,不伤害大爷爷。”

        朱科挺身而出,叫道:“谁要动大爷爷,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好些个人拿着罗盘冲上来,打的朱科吐血。他也是个结实坚定的小伙儿,就算跪着,也挡在我们前头。

        朱老头叹气,说道:“哎,闹得乌烟瘴气地,好孩子,你起来吧。”

        塔让我把定星罗盘给他,念了个咒语,啪啪啪,他们手里的罗盘掉了一地,都摔坏没法用了。

        朱家的法术都要靠罗盘,这些人立刻被拔了爪牙。

        肖军骂了一声废物,说道:“肖凯,去,把定星罗盘拿过来。谁要是敢阻拦,直接杀掉就是。”

        那个叫肖凯的年轻人懒洋洋地过来,轻蔑道:“把定星罗盘叫出来,自己滚,就给你们一条活路。”

        马九千冷笑道:“挺牛啊,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他提着短棍要上,我拽住他:“等你拿到黑骨刀,这种喽啰一刀一个,这场还是让给我吧。”

        我上前两步,然后往左边让了下,他惊咦一声,等我往右闪了一下,他终于变得脸色,叫道:“你居然看得到?难道你开了天眼?”

        肖军叫道:“他是在骗你呢,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可能开天眼?”

        肖凯壮了壮胆子,喝道:“给我撕了他。”

        我冷笑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指着肖凯。这厮忽然哎呦一声,像是被人抓着头拔起来,痛得哎呦大叫:“你这是什么邪术,什么东西啊。”

        我冲上去,拿着一张镇鬼符贴出去,有个黑影显现出来,是个青眼的恶鬼。他满脸糊涂,估计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我给识破,冲我咆哮着。

        秦大和薛良人冒出来,揪着这个青眼就是一顿痛打。

        我从青眼头上拿下个斗笠,居然是藏影斗笠,难怪马九千看不到。

        肖凯拼命挣扎着,痛得眼泪珠子都下来了,仓皇叫道:“叔叔,叔叔快救命啊。”

        “快放开我侄子,要不然我让你死。”

        砰,肖凯被重重摔在墙上,眼皮一翻,就晕死过去了。楚筱露出了娇俏的身影,她头上也戴着个斗笠。

        我冷笑道:“玄阳真宫不过如此嘛,这种货色我都嫌丢人,还拿个藏影斗笠来吓唬我?真以为小爷我是吓大的?原话奉还,你们立刻就滚,我也不追究。”

        肖军大怒,拿了一张符纸,秦大和薛良人齐齐站在我跟前,眼珠子一惨白,一铁青,肖军倒抽一口冷气:“鬼将?”

        “刘宗,你快来帮忙。你砍死这个小子,我来对付鬼将。”

        这个刘宗就是我遇到的那个血瀑门的长老,他从刚才开始就像是睡着了,吵得那么厉害都没惊动他,这会儿才睁眼,故作惊讶地说道:“哎呦,你们怎么打起来了?我是来朱家做客,不是来打架的啊。”

        肖军愣了下,突然涨红了脸,叫道:“你他妈想置身事外,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刘宗打断他的话,说道:“什么说好了,我只是来朱家做客,原来你还要抢东西啊,哼,我岂能做这种不道义的事情。诸位,我先告辞了。”

        他偷偷看着我,我轻轻颔,这人能识相最好。

        刘宗感激看了我一眼,立刻就走掉了。

        肖军又气又急,不断地后退。

        朱老头忽然说道:“你走吧,今天不为难你,没有下次了。李小友,就请给我一个面子,这次就不要计较了。”

        肖军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一句话都不说,背着肖凯就急匆匆跑掉了。

        朱老头高声道:“你们还服从我吗?如果以后听话,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朱家人面面相觑,一个个噗通跪下,叫道:“大爷爷,我们都听你地,都是二哥蛊惑了我们啊,我们都是被逼地。”

        朱皮实垂头丧气地,被几个人给压下去了,一场家族内的风波就此消失了。

        我们回到祠堂,朱老头说道:“家大业大,事情就难管,有了这次教训,他们不敢轻易和外人勾结了。烦你给洛公带句话,只要老头活着,绝对不与玄阳真宫同流合污。”

        我心里感动。

        “只怕玄阳真宫不肯善罢甘休?你们要受苦了。”

        “几十年都过来了,再苦又如何?我说我能看到将来生的事情,小友你信吗?”朱老头突然问道,眼睛里闪烁着精光。

        我想了下,说道:“大家都在尘世里挣扎,或苦或乐,走的是自己的道路。就算有人看得远,他能看到头吗?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地,我相信自己,即使最后走进了死胡同,也不会后悔。”

        朱老头说道:“有我指点,你会少走很多弯路,不是更好吗?”

        我笑了下:“要是别人叫我这么做那么做,最后还是失败了,那才叫后悔呢。”

        朱老头有些失望,叹了口气,说道:“我记得当年洛公说的话和你差不多,哎,那我就不给你算卦了。”

        朱科安排我住下歇息,朱老头给马九千算了一卦,他满脸喜气地回来,“朱大爷爷说我能心想事成,不出半年,黑骨刀就会回到我身边。”

        我们在这儿休息了半天,朱科来请我们去祠堂。

        朱老头拿了一张纸条给我:“想要找到黑骨刀的下落,还得有一些波折。你不妨先到冀县去碰碰运气。”

        他又对我说:“虽然你不信,但是我要告诫你,小心女人害你。”

        冀县还在罗博的北边,我们还要赶车过去。朱科主动要送我们一程,“还要麻烦两位,大爷爷已经算出了马老三的地址,就请两位跟我一起走一遭。”

        朱老头给了个地址,我们扑过去,居然是一家不起眼的旅馆。

        这是乡下民宿的那个格调,周围都是些打工的人,乱的很,谁会想到道上一条人物的马老三会纡尊降贵地跑到这儿来。五星级宾馆不住,偏要住旅馆,肯定有隐情。

        果然被我猜中了,不是隐情,而是欲情。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