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07章 雄鸡

第107章 雄鸡

        旅店的老板娘是风韵犹存,很有撩拨中年男人的那种熟女范儿。当她扭着屁股从里头出来,一脸骚媚的模样,眼睛还水汪汪地。看到我们,她还来不及叫嚷,就被马九千给敲晕了。

        看到我们进去,马老三浑身脱得光猪,就留了条大裤衩。他嘴里叼着一根烟,因为目瞪口呆,掉下来把裤衩给烧了个洞。

        “马老三,叫我们好找啊。”

        朱科皮笑肉不笑,说道:“跑啊,这次我看你往哪儿跑?”

        这厮垂头丧气地,在我们面前低下了脑袋。小孩也找了,被捆在灶台上,饿了两顿,精神头有些差。

        朱科把我们送到了冀县,这里接近南方,虽然离罗浮还没远,但是山丘起伏,道路不是很好走。

        我们搭了一班公交车,两块钱坐到了终点站。

        这里都是田地,我们一直往里走,在田地里遇到个干活的老汉。他正在抽旱烟,看到我们,就招呼着过去歇歇脚。

        “老人家,身子骨挺好啊,还在种地施肥呢。”

        老农呵呵道:“农村里头谁能闲得住?活到老干到老呗。我儿子孝顺,平时还不让我下地干重活。这不是小孙子得了病,送他去医院了,我才下地嘛。”

        他旁边放着扁担,木桶里装着粪便。农村里有茅坑,里面是人和家畜的屎尿,尤其是家里养猪地,猪吃得多拉得多,是好的肥料。

        老农见我们不怕臭,说道:“你们两个小年轻是城里来的吧,居然不嫌臭。”

        “以前都是农村的,不怕,我小时候还玩过呢。”我笑了下,乡下长大的孩子那个没干过撒尿和稀泥的把戏,“怎么不用化肥呢,效果不是更好。”

        “好是好,就是贵,再说这些肥料也不能浪费啊,以前荒年的时候,什么****牛屎都是宝贝,我以前还专门背着筐去捡屎呢。我们你们两个,中午就到我们吃顿便饭吧。”

        “我们找个馆子。”

        “这里哪有馆子,去我家!”老农热情道。

        正说着话,有几个人跑过来,叫道:“王老头,快回家,你家小孙子回来了,出事了,人快要不行了。”

        王老头差点摔倒,粪桶扁担都不要了,直接往家里跑。

        我们跟了上去,王老头家里情况不错,盖着三间青瓦房,很是敞亮。东边房间里有个女人在哭,我们隔着窗户,看到床上躺着个小孩,脸色惨白,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眼看就不成了。

        “怎么了?早上不是还挺好吗?”

        王老头儿子抹着眼睛,“小虎不成了,医生说是挨不过了,让我们拉回家办后事。”

        “呸,庸医,说瞎话,我家小虎才几岁啊,怎么会出事?”

        女人还在哭,被王老头吼着脸骂了句,“我孙子还没死,你嚎啥丧啊。”

        他摸着小孩的呼吸,眼里闪过坚定,让儿子把围观的人给轰了,他自己钻进屋里。等出来时,他手里捏着个红纸包,跟儿子说道:“把小虎背上,我的小孙子可不能这么没了。”

        “爸,去哪儿啊?”

        “去神棍家里。”

        “啊?”他儿子一声大叫,被王老头扇了下,“叫这么大声干吗?怕别人不知道啊。素芬啊,你留着看家,有人来都别让他们进来。”

        “爸,成吗?神棍好像不正常啊,村长家说是不让我们靠近啊。”

        “死马当成活马医,为了我孙子,拼了。再说,村长家那个老婆娘以前得了怪病,不也是偷摸着找神棍治的吗?我夜里都看见了。”

        我看着两父子背着小孩,悄悄去了村西头,越走越偏,到了一棵大槐树底下,有个黑洞洞的屋子。里头出来个人,披头散地。

        “诚实啊,求你救救我孙子,我家娃儿还小,不能这么没了啊。”

        那个叫做诚实的神棍看了下小孩,就叹气道:“叔,你们走吧,小虎不是病了,是被勾了魂儿,救不回来了。”

        王老汉一听就急了,噗通跪下,“叔求你了,叔知道你是个有本事地。”说着,他把手里的红纸包塞到神棍手里头。

        那个神棍掂了下,还是摇头:“叔,我真的帮不上忙,如果只是走了魂儿,我还能叫回来,可小虎不是,你们走吧。”

        王老汉啥也不说,拉着儿子跪下来,一起给他磕头,又给他塞了个红纸包,说道:“诚实啊,只要小虎能活,我让他给你做个干儿子,将来养老送终。”

        神棍显然动心了,他想了下,说道:“叔,你们进来吧,我尽力试一试,但是我不敢保证能成功。”

        他们进了屋,里头黑蒙蒙地,符纸和朱砂不少。神棍拿了一张安神符贴在小孩额头上,然后到香炉里捏了点香灰涂在小孩额头上,又拿了白米黑豆,沿着小孩周围撒了一圈。

        马九千低声道:“这个神棍像是个有本事地。”

        香灰是神前供奉过地,能够辟邪。五谷是人的汗水的结晶,蕴养身体,带着活人的浓烈阳气,一般的阴邪不敢靠近。

        神棍拿碗装了清水,拿来两根筷子,这是民间流传的立筷招魂的法门。

        “你们把小虎的生辰八字给我?”

        “什么是生辰八字?”

        “就是出生的时间,越具体越好。”

        有了生辰八字,神棍拿着筷子立在水里,拿了水从上头往下浇,嘴里喃喃念咒,我听了会儿,是招魂咒语没错。如果小孩的魂魄没走远,就可以喊回来。

        筷子要是立住了,就说明小孩的魂儿回来了。

        这时候只要把筷子折断了,小孩就知道自己跑的远了,必须回家了。有了这个念头,就会被身体吸进去,也就醒了。

        如果小孩被人拘了魂儿,这个法子也管用,比拼的是法术高低。如果招魂人的法力更强,那么也能够强行把魂儿夺回来。

        神棍一遍遍念着,忽然筷子立起来了,一阵阴风呼啸,屋内角落里多了个黑影。

        “小虎回来了,好!”神棍一下子把筷子折断了,黑影一步步靠近,地上的五谷扑簌滚动起来。

        “不对,你不是小虎,啊!”黑影一挥手,筷子倒插进了神棍的眼珠子,鲜血飞洒。

        “找死。”

        马九千砰地踹开门,冲进去,提着短棍对准黑影打下去。黑影一声惊讶,变成阴风从窗户跑出去。

        我急忙追出去,黑影跑进一片竹林里头,就消失不见了。

        神棍瞎了一只眼,他及时把头偏了下,避开了一个眼珠子。他疼的叫道:“你们快走,快走,回去给小虎办丧事,要不然一家人都保不住,那些东西报复心很重地,快走。”

        这个神棍看着我们,说道:“你们是有本事地,但是我劝你们不要随便插手,这里头事情太大,你们承受不住,外乡人,快走吧。”

        朱老头指点我们来这里,难道预料到我们会碰到这事情?

        我就说道:“你就不想替你干儿子招魂?说不定我有法子。”

        神棍犹豫了好久,被王老头劝了几次,终于答应跟我们去了王家。

        等我们回到王家,经过这么一折腾,小孩子的命又去了大半,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我点燃一根镇魂香,为他念了三遍宁神咒,贴上了一张存续符。

        这符纸我还画不出来,是洛风啸画了给我留着备用地,只要不是立刻就死,贴了这符纸就能拖延上一段时间。

        神棍问王老头家里人,小虎是不是到西河里头玩过。那个叫素芬的媳妇一开始不肯说,被老公骂了两句,才哭哭啼啼地点头。

        她在家里头勾花,一时没注意小孩跑出去玩了,等他回来,才现小虎身上有水草,鞋也湿了。她是外来的媳妇,不知道本地的规矩,只听说西和里头有邪气,平常人都不肯去。

        她见小虎没事,索性就瞒下了这件事情,没有敢多说。

        “这个西河里头是不是有什么?”

        神棍不肯说,只是劝我们不要多管,免得把命搭进去。

        我看他们这么忌讳,也没有多问,现在要先把小虎的魂儿给找回来。《阴华经》里头有很多招魂的法门,母子叫魂,银针叫魂,我知道很多,花样岁多,但是和立筷叫魂威力差不多,神棍不行,我估计也不成,就得有个更强的法子才成。

        我在王老汉家里转悠了一圈,看着院子里有个公鸡,蔫头巴脑地待着。

        王老板跟我说道:“这鸡以前可漂亮了,打鸣又响,半个村子都能听到,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就蔫了。”

        “这鸡养了几年了?”

        “哎呦,这还没注意,因为没舍得杀,就一直养着,算起来,它比小虎年级还大呢,应该有八年多了吧。”

        老话说鸡不过六,果然是有了灵性,知道自己要死了,才不高兴动弹。

        我走过去,对着鸡说道:“我知道你听得懂,这家人养了你这么久,如今小孩丢了魂儿,也该你帮个忙。这也是阴德,说不定下辈子就能做人了。”

        王老头见我跟鸡说话,还觉得奇怪,被神棍叫住不要插嘴。

        公鸡脑袋昂起,响亮地打了个鸣。

        “哎呦,神了。”

        听说我让他杀鸡,王老头有些舍不得,就喊了个邻居来动手。我让他把公鸡血等了一碗给我,鸡毛做成一个掸子。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