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15章 弃儿

第115章 弃儿

        我心里地小孩生出一丝好感,我家里那个小鬼皮实得很,一个不留神,就到处玩耍嬉戏,别想有一刻安宁。王小虎也是活泼好动,都没有这个小孩秀气。

        我跟老人多说了几句,才知道他们也是从北面过来。

        我问他是不是出来玩的,怎么没个大人照顾,一老一小就出来了?老人叹气道:“我一辈子没结过婚,家里就我一个。齐声也不是我孙子,是我领养地,他小时候被扔在街上,没人管,我就把他抱回来了。”

        原来还有这种内情。

        老人有些为难道:“谁知道前几天我突然收到一封信,还有一沓钱,说是让我把齐声给送回去。”

        我们回到房间里,老人打开包,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沓钱,刚好五万。

        信里头只有几句话,说白齐声是庐阳白家失散的孩子,感谢他的养育恩情,请他尽快把小孩儿送回来。

        寥寥几句,毫无亲情,难怪老人很气愤。

        “我就是怕被人骗了,但又想着也许是真的,万一真是小孩的爹妈找来了,不见了孩子该有多难过。”

        庐阳白家,现在的家主不就是白自谦吗?上次在游船上他刚刚过了八十大寿,我和洛风啸还给他送过礼。可惜他不肯帮助我们对付玄阳真宫,现在闹得有点僵。

        老人求我们一路上照顾着白齐声,到庐阳去看看,万一不是爹妈找来了,他就把小孩领回去。

        “只要我还活着,就让小孩吃饱穿暖,送他上学都不耽搁。”

        我心里有种预感,白齐声进了庐阳,恐怕就回不去了。

        马九千也同意,悄悄跟我说道:“来庐阳参见天龙大会的修道人肯定很多,白家是庐阳第一的修道家族,可不是骆县许家那种货色,能帮个忙,也是卖个好。”

        我点点头。

        睡到晚上,有人来敲门,是白天那个眼镜男。他恶狠狠地叫嚣:“白天坏了我的好事,事情还没完呢,怎么着,现在装起缩头乌龟了。”

        “你有什么事?”

        “到甲板上去,解决事情。”

        眼镜男三个堵着我们,阴笑道:“小子,让你多管闲事,得罪了我们兄弟。”他嘴里念着咒语,江水里爬出两个湿漉漉的水鬼,盯着我们。

        “你是修道人,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孩子?”也就两个水鬼,我并不放在心上。

        “哼,那个孩子可是白家要的人,咱们截了他,正好敲诈一大笔。”

        原来是这样,我懒得理他们,叫道:“秦大,薛良人,给我解决他们,全都扔到江里头。”一个鬼将,一个青眼厉鬼大咧咧地出现,两个水鬼见了,扭头就跑。

        秦大冲过去,凶狠地把他们撕成碎片,我张嘴一吸,把两团黑雾给吃掉了。

        眼镜男大吃一惊,面色难看,叫道:“大家都是江湖上混地,今天我招子不亮,得罪了高人,请你不要跟我们计较。”

        刚才还气势汹汹地,这会儿看着打不过,就想要求饶,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指着江面,说道:“行啊,你们跳下去,我就不计较了。”

        眼镜男大怒,叫道:“欺人太甚,别以为我怕了你们。”他拿出一团枯绿的头,丢在地上,咬破舌尖喷了口血,变出个绿色秃头男鬼,还背着个乌龟壳。

        马九千忽然说道:“原来你们是水鬼帮的人,丽江上有龙二爷,徐松两个镇着,你们跟着谁讨生活。”

        “哼,知道怕了?我们在徐松老爷子下面听令。”

        马九千冷笑道:“徐松早就投靠了玄阳宫,他当初受过神意门的恩惠,翻脸后杀了我这一门不少人,你们死定了。”

        这个乌龟男看到鬼将,也有些紧张,叫道:“我不是好欺负地,不要打了,否则不好收场。”

        秦大是个暴脾气,拿着长剑劈过去。乌龟男转过来,拿硬壳当着,哐当哐当,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是鬼将,我也不怕你,不要打了,否则我就不客气了。”乌龟男叫嚣了几句。

        我把楚筱叫了出来,说道:“你看那个乌龟壳,硬不硬?你试着打一下,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

        楚筱可是难得的紫眼厉鬼,还是雨女,就是胆子小了点,如果培养起来,那就是我的压箱底战力。她有些害羞,“我怕。”

        “没事,有我给你压阵,赢给我看。”

        乌龟男有些得意,眼珠子变得鲜红,叫道:“我只是个红眼,可是鬼将都杀不了我,你居然让一个黑眼女鬼来对付我?真是傻到家了。”

        听到他骂我傻,楚筱有些不开心,撅着嘴巴:“主人不是傻瓜。”

        她伸手放出一道红光,砰。

        我有些呆住了,秦大砍不烂的乌龟壳居然直接给炸了。乌龟男一声不吭,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

        “饶命啊,饶命。”眼镜男几个见势不妙,急忙向我求饶。

        秦大老脸臊得通红,憋着一肚子火,一溜风地抓起眼镜男,噗通噗通全都扔进了江水里。这些人水性好,应该不会死,但是夜里江水寒,肯定要遭罪了。

        我高兴地拉着她的手,左看看,又看看,真是稀奇的不得了。

        楚筱红着脸,被我盯了好一会儿,终于受不了地跑掉了。

        接下来旅程就很顺利,第二天傍晚,我们就到了庐阳。信里留着一个电话号码,我们打电话过去,有个粗鲁男人让我们等着。

        等到晚上十点多,我看他们在冷风里瑟瑟抖,就到旁边摊子上下了碗面吃着。

        一辆大奔开过来,下来个戴金链子的男人,他对我们爱理不理地,叫道:“老头,钱给你了,快滚。”

        说着,抓着白齐声的胳膊就往车里拖,小孩吓得哇哇大哭,喊着爷爷。

        老人急忙去拦他,说道:“你轻点,弄疼了我的孙子。”

        男人推得他差点摔倒,叫道:“白家的事情轮不到你管,快滚,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我拽着他的胳膊一扭,痛的男人哇哇大叫,嘴里还在不干净地骂人。我反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光,冷冷道:“一个老人好心抚养小孩,你们就这态度?扔点钱算完了?走,带我去见他的父母,我倒想看看他们长什么样?”

        男人叫道:“我可是白家的人,你敢揍我。”

        马九千一巴掌扇过去,我看他嘴里大门牙都飞了,“还不带路,再废话,我把你一嘴牙给拆下来。”

        这下男人老实了,领着我们去了个别墅。

        里头有几个人在吃饭,有个年轻女人说道:“人接回来了就?给他安排到下人房间里头去,先饿两天,省的小孩不听话。”

        有个男人笑道:“小丽,你也太厉害啦,对自己侄儿都这么狠心。”

        “什么狗屁侄儿,哼,要不是他有点用,我懒得找他,早该让他自生自灭。”

        我把大汉推进去,冷笑道:“你是白齐声的姑姑?他的爹妈呢?人都不肯露个面?”

        这女人我见过,当初在游船上给白自谦祝寿时,她曾经唆使几个愣头青来为难我,被我给吓了一顿。

        白丽看到我,也认了出来,她先是害怕,然后叫嚣道:“又是你这个小子,你还敢到我家来撒野,哼,我可不怕你。”

        有个年轻人站起来,说道:“小丽,你怎么认识这种下三滥的人,别人看他们进了门,还以为是哪儿跑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呢。”

        我和马九千风尘仆仆,还被嫌弃了。

        “少麟哥,上次就是他们不请自来参加爷爷的寿宴,爷爷可是不开心了好几天。”

        原来他就是白少麟,他冷冷瞥着我,说道:“那个叫什么洛风啸的是你哥吧,哼,他上次来找爷爷,气的爷爷病倒。看你是个下三滥,你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太不要脸,不就是觊觎我们白家的权势吗?”

        我心里恼火,问他:“你认识我哥?”

        “没有,我怎么可能跟一个讨饭的认识。”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你跟我哥不认识,凭什么张嘴就诋毁他?白家有权有势,就是教养差了点。要不然怎么就没有教好你,对客人要有礼貌。”

        白少麟气的涨红了脸:“你敢侮辱我,说我没教养?”

        “教养不是靠嘴皮子,要看行动,你觉得你有教养吗?”

        我根本不想搭理他,这都什么人,人品太差。我看着白丽,说道:“你是小孩的姑姑,他爹妈呢,喊他们出来。”

        “不巧,他们不在?”

        “不在?”

        白少麟冷笑道:“你想见那个小孽种的爹妈,就得去阴曹跑一趟,他们早就死了。”

        我愣了下,白齐声的爹妈都死了,那是谁要把小孩接回来?

        白丽冲着白齐声叫道:“你快过来,我是你姑姑,来,我给你好吃的。”白齐声拽着老人的手,有些害怕,老人带着他一起过去。

        白丽嫌弃地捂着鼻子,说道:“你这几天没洗澡了,怎么这么臭,哎呦,看你穿的跟个乞丐一样。”她捏着小孩胳膊,吓得白齐声往后跑。

        既然爹妈不在,这些亲戚也不讨人喜欢,就没必要留着。我温声问白齐声说道:“你想不想回家,还是要留在这儿?”

        白齐声脆声道:“我要回家,我要和爷爷在一起。”

        我领着他们往外走,白丽生气叫道:“谁让你们走了,你们给我站住。”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