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17章 车祸

第117章 车祸

        女鬼神情有些呆滞,脚下有一团血在氤氲着,方浔放出两个毒虫,咬的女鬼尖叫,就要逃跑。我喊出薛良人,把她制住。

        “你有什么心愿,跟我说说。”方浔跟我说过,他杀过女鬼两次,到了第二天晚上,她还会再来,仿佛杀不掉。

        她低着头不说话。

        我叫道:“方浔,去把抽屉里那个梳子拿出来。”

        他急忙翻给我,我说道:“这个梳子是槐木地,有了点年头,雪莉说你经常拿着梳头,所以才能躲在里头。你要是不说,我就把梳子毁掉,你也就完蛋了。”

        女鬼有些害怕,畏缩着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我是被人害死地,不是车祸,求你给我报仇,要不然我投不了胎。”

        不能投胎?

        我和马九千到附近找了个土地庙,烧了一张黄裱,很快就有两个鬼差上来了。

        “何方人氏胆敢惊扰鬼差?”

        架子还挺大,马九千一声冷哼,浑身冒起煞气。这两个鬼差一哆嗦,谄笑道:“原来是两位修道人,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黑脸有了,该我这个白脸来了,我掏出一叠纸钱,说道:“我们路过这儿,看到有个女鬼无法投胎,就想送她一程。”

        两个鬼差拿了纸钱,好说话多了。

        “原来如此,这简单,我们勾了她下去。”

        两条铁链拘了女鬼,居然没拽动,鬼差变了脸,问我们道:“这个女人不是正常死亡的吧,是不是被法术害死地?”

        得到我的肯定,鬼差摇头道:“没法子,这女人的魂儿应该是被法术控制了,我们没法拘魂。”

        “那就没法子了?”

        “除非判官亲自来勾魂,有生死簿在,自然能把鬼魂捉走。”

        马九千说道:“那就叫判官上来一趟。”

        鬼差哼哼两下,说道:“庐阳这么大,判官忙得很,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插一脚,还不得累死?”

        “欠揍是不是?”

        我拉着他,冷声道:“庐阳地界死了人,本来就归你们管,我只不过路过而已。如今天龙大会就要召开,什么人都来了,要不是不管严一点,死人会更多,你们更加脱不了身。”

        鬼差想了下,说道:“我们去禀告判官,他来不来我们就没法子了。”

        我又塞了一笔纸钱给他们,说道:“我也是阴阳会的第一,我叫李霖,自然不会叫两位白跑。”

        我们在别墅里等着,又把女鬼叫来问话,她被法术害死,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只是说着一个男朋友,还说他变心了,喜欢上雪莉,颠来倒去就是这几句话。

        我问雪莉那个男朋友的事,她有些讨厌地说道:“那个人很讨厌,总是纠缠我,还给我了骚扰短信。”

        方浔来了火,气的骂了几句。

        “明天去看看这个男朋友,女鬼总是念叨着,说不定有什么缘故。”

        屋内阴风阵阵,有个中年男人带着鬼差出现了,他看着我问:“我叫叶乘风,你是阴阳会的第一?”

        得到肯定后,他就客气了点,说道:“最近庐阳来了不少修道人,乱糟糟地,有人滥用法术害人,难得还有你这种热心地。”

        看到女鬼后,他拿出生死簿,念着女鬼的名字。

        哗啦啦,生死簿翻着,有一页纸竖了起来,叶乘风看了下,说道:“谢小仙,女,庐阳人氏,寿五十七,你这是被法术杀死的啊,咦,怎么没见着凶手?”

        我忙问他怎么回事?连生死簿都查不到?

        “奇怪,只要是人,没有生死簿查不到地?”

        叶乘风跟我说道:“这个人明显是搅乱阴阳,所以逃过生死簿追捕,阴曹容不得他。李霖是吧,我听说过你在灵仰的事情,你愿意去捉凶手吗?要是答应,我也尽量给你提供一些方便。”

        我心里高兴,白家靠不住,能靠上阴曹也不错。

        我面上做出为难的模样,说道:“这人连生死簿都能瞒过去,恐怕不简单,我也想帮忙,就怕反而耽搁了事情。”

        马九千说的更直接,道:“那个凶手恐怕不容易捉,要是判官肯帮忙就好。”

        叶乘风想了下,拿了个符纸给我说道:“我自己是走不开地,说实话,如果你不是李霖,我根本懒得上来一趟。这样吧,这符纸给你,能够喊八个阴兵来助阵。”

        我心里大喜。

        叶乘风见我答应,不知道我的心思,也很高兴。

        “这女鬼我就不带走了,你还要靠她追凶手,到时候一起带来阴曹,我给你记下一功。”

        方浔有些吃惊,说道:“老大,你可真有面子,叫一声判官就来了。庐阳可是个大市,城隍庙的判官权力很大地,我果然没跟错人。雪莉这件事情全靠你了。”

        是你女朋友,还推给我?

        我正要教训几句,方浔笑嘻嘻地推了雪莉出来,让美女给我道谢。这小子太阴险了,我都不好意思拒绝。

        谢小仙死了才几天,前事都忘记差不多了,还是雪莉告诉我们,她是夜里和男朋友去看野外星空,结果被一辆路过的大卡车撞了,当场死亡。

        “当时是夜里,他们的车停在野地里,谁知道有个货车冲出了道路,小仙没有能够逃掉。”

        “她男朋友呢?”

        “他没事,就是吓坏了,好几天没有联系了。”

        谢小仙的男朋友叫做成康,也是庐阳大学的学生,据说是个花花公子,家里有些钱,总是女朋友换来换去地。按照雪莉的说法,他和谢小仙交往的时候,就暗地偷摸着骚扰雪莉,很让人瞧不起。

        我们先去看了那个司机,他现在被警局拘留,还没有做出处理结果。

        我给钱进来打了个电话,希望他帮着疏通下。老警察给我们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个特别调查员的身份,可以参与案件的调查,以后这个身份用起来很方便。

        “庐阳特事科的警察有好几个,头头叫做鲁波,你别说认识我,他跟我当年有点过节。”

        “哦,那他混的比你好哦,庐阳可比灵仰大得多哦。”

        我调侃了老警察下,他哼哼两声,说道:“他这个人本事不算强,但是擅长钻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个人不好打交道啊。

        钱进来又跟我说:“林鹭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好点?”

        什么?林鹭生病了?

        我挂断电话,急忙给林鹭打了个电话,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钱进来说你请假了。”

        电话那头林鹭接到我的电话,显得很高兴,她说话带着点鼻音,说道:“没事,姐这身体棒着呢,能有啥事,就是有些感冒,你别担心。对了,庐阳那边怎么样,好玩吗?肯定美女特别多吧。”

        听说是感冒,我就放心了,这妞儿虎得很,哪会被一个感冒打倒。

        “哎,我这头大呢,哪有心思看美女。”

        林鹭的语音变得轻快起来,还问我怎么回事?她学过侦查,思虑很清楚。

        “第一,你先去查一下那个司机,他是第一肇事者,肯定跟施法的人的人有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接触,但是他的嫌疑不大,把自己赔进去就太蠢了。”

        我点点头。

        “第二,也是嫌疑最大地,还是谢小仙的男朋友,他要重点查一下。”

        我夸她聪明,林鹭不客气地接受了,说道:“这个案子的关键还是在谢小仙身上,她被人毁掉记忆,说明凶手有什么不想暴露出来,这个是切入点。”

        按照林鹭的说法,我们先去警局。

        为了避免和鲁波打照面,我们在对面坐着喝茶,看到有个秃头男出去了,听旁边人说,这就是鲁波。

        亮了调查证,我们顺利地接触到了那个司机。

        一见面,我就知道这人不是凶手,精神已经半崩溃了,满脸胡须,他疲惫地叫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喝酒,当时车子突然疯了,然后就飞了道路。我踩了刹车,可是没用,它撞了那个女孩,车是活的。”

        他说话有些颠三倒四,我查了这个叫做陈三的司机的背景,跑长途为生,家里有个生病老母,还有个十几岁的小孩,老婆早就死了。

        他一入狱,家里就垮掉了。司机求我们相信他,他愿意赔钱。

        谢小仙家里很有钱,听说她父母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杀人偿命。

        “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

        “我不知道什么奇怪的人,求求你们相信我,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故意的。”

        马九千板起脸,一声厉喝,吼道:“别废话,问你什么说什么,再屁咧咧,直接管你做杀人犯。”

        司机被吓坏了,反而老实了。他想了又想,我就提醒道:“就是故意接近你,给你一点小恩小惠那种,最近有没有?”

        这是林鹭教我的招。

        司机抱着脑袋,好像有些痛苦。我把薛良人叫出来,对着他脖子吹冷风,他有点清醒了,吭哧道:“有一个人,他给我家小宝买过一次糖,还请我吃过一顿酒。对了,我出车前,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奇怪的是,能一起喝酒的人不说名字,连姓什么都想不起来。

        手机保存在警局里,可惜出车那晚什么记录都没有留下,被人给删了。

        “果然有鬼。”

        我们走出警局,方浔打电话给我,有些兴奋地叫道:“老大,我找到凶手了,你快来。”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