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19章 冒牌

第119章 冒牌

        照片上落满了灰尘,上面是成康和一个漂亮女孩的合影,女孩笑的很甜很幸福,但是脸上被打了个血红的叉。

        我反过来,背面写着”六月初三,子时”几个字。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徐颖最后想要向我们传递什么样的信息呢?至少她不是正常死亡,而且和成康恐怕脱不了关系。

        我来了精神,说道:“这里头果然有问题,方浔,能不能找到其他女孩的线索。如果徐颖的死不是意外,另外几个女孩肯定也是凶多吉少了。”

        方浔说道:“如果是死了,去警局最好,肯定有记录能查到。”

        我们赶到警局,找到上次接待我们的那个叫老范的警察。听我们说起这件事情,老范一拍大腿,说道:“对喽,是有这么回事,从去年开始,市里头出了五个命案,都是年青的女孩子。”

        “有她们的信息吗?”

        “只有一些基本信息,破案的线索没有。”

        我拿了徐颖的照片给她看,老范一眼就认出来了,说道:“没错,有这个姑娘,当时是我出警地,哎,被砍了六刀,血流了一地。”

        老范去拿资料给我们看,我们先看了死掉女孩的名字,果然都是和成康交往过地。这些女孩或是退学,或是转校,其实都死掉了,而且死法一致,都是被砍了六刀。

        “这些女孩的男朋友都是一个人,为什么不审他?”

        “那个男孩啊,他有不在场证明,每次他都和别人在一起聚餐。”老范吐苦水,道,“这个案子太恶劣,当时上头叫严查,哎,我们的压力不小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有个严厉的声音传来,叫道:“老范,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秃头中年人过来了,是鲁波。他狐疑地看着我们,叫道:“你们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谁让你们插手这个案子地。”

        老范说道:“他们是从其它县过来的调查员,负责追踪一个杀人案子。”

        鲁波一听说我们是从骆县来地,立马变了脸色,他查看了调查证的签署名字,冷笑道:“钱进来那个老东西手挺长啊,居然管到我的地头来了,立刻给我滚,这儿不欢迎你们。”

        马九千说道:“我们追踪的犯人跑这儿来了,你们自己破不了案,还捂着不肯让别人查?你这种山头观念要不得啊。”

        鲁波气得叫了人:“还用得着你教我,把这两个人轰出去,下次不准放他们进来。”

        “你这么捂着,迟早要出大事,到时候后悔莫及。”

        我们被轰出了警察局,马九千问我去哪儿。我冷笑道:“咱们来帮忙,他还不领情。哼,除了警局,还有个地方可以查到几个女孩的资料。”

        要查死者的资料,自然是去阴曹,找到生死簿。

        我们到土地庙,烧了黄纸,请了一个鬼差上来。不是上次那两个,我们让他去请叶乘风上来,他叫道:“庐阳的修道人那么多,判官大人怎么有空见你,你要去见他,就自己到底下来。”

        他一溜烟跑了。

        我想了下,决定自己下去走一趟。有马九千给我看着身体,我额头上贴了符纸,念了离魂咒,魂魄投入土地庙里头。

        浑噩地飘飞,脚下终于有了点安稳的感觉,我睁开眼,已经到了阴间。

        庐阳的阴曹很广阔,远处就有个大城,就连城外也有些屋子,比灵仰要繁华的多。我在外头走着,有个野狗扑过来咬我。

        我一脚把它踹得汪汪叫,夹着尾巴跑掉了。野狗和鸡是野鬼最怕地,立刻有几个鬼见我强大,跟在我后头走着。

        一路走,都有鬼跟上来,叽叽喳喳,吵嚷着实在是烦人。

        我嫌烦,叫道:“不要吵,要不然就丢去喂狗。”

        这群鬼立马开始嚷嚷,好几个不服气地,还想来撕我。我眼睛一瞪,摄魂术吓得他们哭爹喊娘,屁滚尿流地跑了。

        到了城门口,有几个鬼差拦着我,不准我进去。

        我急忙说道:“我是来找叶判官大人,你们行个方便。”说着,我塞着一大把纸钱过去,鬼差听说我认识叶乘风,也就敷衍问了两句,准备放我进去。

        “站住,你是谁啊你?”

        有个粗鲁的声音叫住我,是个穿着盔甲的恶鬼,两个鬼差管他叫做领。我把原话说了一遍,他就喝道:“什么阿猫阿狗,你说认识武判官就认识啊,凭证呢?”

        我哪有什么凭证?

        鬼差领立刻把我往外推,叫道:“快滚,这几天谁都不让进,否则直接打杀。”

        我心里恼火,想要冲进去,只怕事情会闹大了,只能憋气地先离开了。我在城门口看了会儿,这才现一个鬼都不让进,每隔一会,就有鬼差四处巡查着,好像很有些紧张的味道。

        难道城隍庙出事了?我心里揣测道。

        想了下,我又回头去找那群恶鬼,他们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一声狗吠,有一条雪白的细腰小狗又从草丛里追出来了,吓得他们四下里逃窜。

        小狗把一个鬼扑在地上,吓得他瑟瑟抖,汪汪叫了两下。

        我看出来了,这小狗并不想吃鬼,就是贪玩。有个吊步鬼特别胆大,虽然害怕,还捡了个小石子来丢狗,被狗一下子给扑倒了。

        前头那个鬼爬起来,根本不管同伴呼唤,哧溜就跑了。

        这是个傻瓜,鬼里还有这种讲情义地,看他闭着眼睛等死。我走过去,拎着小狗的脖颈,把它给提溜起来。

        这狗长得真不错,白毛细颈,眼长嘴尖,看它要张嘴来咬我,我急忙塞了个丸子给他吃。我的鬼丸子里掺杂了一些东西,它似乎很喜欢,哈哧着还要吃。

        我喂了它两个,摸了摸的它的脖子挠了两下,这狗立刻变得温顺起来,呜呜地叫唤。

        吊步鬼爬起来,没敢跑,反而过来谢我救了他的命。你早死了,还有命?我就问他道:“我是刚刚来地,为什么阴曹不让人进去了?你知道吗?”

        他激动说道:“我知道,因为有好多修道人来了庐阳,担心生出动乱,所以阎王殿特地派了使者下来,负责管辖这一块的秩序。”

        又是使者,我不禁想起了风波平那么草包。如果是他的话,那就好办了。

        “使者是不是姓风?”

        吊步鬼摇头,说道:“不是,听说姓金,本来前天就该到了,可是使者迟迟没有露面,听说是被打劫了。”

        “打劫?”我心里愣了下,阴间还有这么有前途的职业?

        “是啊,庐阳附近有个雄关山,那里被一个厉害鬼王给霸占了,经常打劫过往。有鬼看到使者像是从那儿过了,然后就没音信了。”

        我不禁多看了这厮两眼,挺年青,眼神活络,不像一般人死后那么呆滞。我就问道:“你生前是做什么地?叫什么名字?”

        吊步鬼见我问他名字,急忙说道:“我叫做石帆,以前是做公司主管,还是个驴友,上次去爬罗浮山,遇上大雾被困死了,就变成了这样。”

        我心里有些奇怪,吊步鬼死后一般是在山野里徘徊,他怎么到了阴间?

        “你先跟着我,要是有用,我就想法子让你去投胎。”

        石帆高兴极了,听说我要进去,他就给我出了个主意,说道:“大人,你想进城隍庙其实不难,但是想要查生死簿,恐怕就不容易了。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

        按照石帆的主意,他让我装作金使者的部下,去城隍庙求援。

        “这也太危险,如果被戳穿怎么办?”

        石帆自信说道:“上官出了差池,城隍爷肯定急坏了,好不容易找到一点希望。就算怀疑,他也不会为难大人地。我以前学过心理学和管理,要是错了,大人就摘了我的脑袋。”

        我把小狗给放了,它又去捉鬼玩,我就跟在后头救鬼,很快就整齐了一大帮鬼。

        “你们听我的,将来都能去投胎。”

        我一声吆喝,就让群鬼激动起来,吩咐啥干啥。

        “凭什么啊,我比你强壮,该听我地!”一个满身肌肉的恶鬼挤出来,很不服气地向我挑衅。我冷笑下,催动金煞法术,两把尖刀落下来,直接把他砍成了碎片。

        “想要投胎,就要听我的,谁敢有异心,这就是下场。”见我强势,这些鬼不敢造次了,我认命石帆做了个小头领,他一会儿就把这群鬼弄得很有秩序。

        还没到城门呢,身边就有了乌压压一帮鬼。

        两个鬼看我我这幅阵仗,差嗖的跑进去,很快,刚才那个领就出来了,他看到我,吓了一跳,有些紧张地叫道:“你干什么,聚集这么多鬼干嘛?我告诉你,赶紧走,要不然我就抓了你。”

        他嘴里叫得凶,缩在里头不敢出来。

        我朝石帆使了个眼色,他机灵地跳出来,叫道:“你好大的狗胆,看到使者麾下的李将军,还不赶紧行礼?”

        “使者?”鬼差领吓了一跳,看着我就有些心虚。

        石帆喝道:“使者遇险,特地让李将军前来调兵支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拦住将军。若是使者出了差池,最大的过错就在你身上,非得打下十八层地狱。”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