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24章 又闻枪声

第124章 又闻枪声

        天空中飘来大朵乌云,雷声隐隐,宛若暴雨即将侵袭大地。

        白丽吓得躲回屋子里头。

        我继续念咒,咔嚓,又是一道霹雳,宛若游龙,照亮天空。

        白少麟面色大变,惊诧道:“你居然会招雷的法术?”我不理他,继续念咒。眼看着风雨激荡,他咬着牙,挣扎了片刻,终于忍耐不住地叫道:“快住手,不要再念了,我输给你了,我决定认输。”

        我松了口气,缓缓散掉咒语。

        这是大木郎咒,元圣君传授我的治人咒语,能催使雷电,威力惊人。好在白少麟见势不妙,及时认输了,要是完全用出来,虽然胜了,我也得趴下了。

        “既然你输了,那就要信守承诺。”

        我心神一松懈,远处忽然响起了枪声。

        跟鲁波那个缺德警察一起出去办过案子,我对枪声特别敏感,几乎是立刻叫道:“楚筱。”

        楚筱冒出来,嗖地上了我的身,快闪到了几米开外,还好我也研究过鬼上身这个法术,才能用的流利顺畅。而且楚筱是我的契约鬼,我不怕她会害我。

        一个子弹落空了。

        白少麟胸口冒起血花,噗通倒下了。

        有两个枪手,同时开枪了,所以只听到了一声枪响,白少麟就没有我的反应度了,立刻就中招了。

        我楞了一下,难道不是白少麟在搞鬼,有人想同时弄死我们?我愤怒叫道:“秦大,薛良人,给我捉住他们。”

        白丽吓得尖叫,想要去叫救护车。我拦住了她,让几个人先把白少麟抬进了屋子。白少麟胸口中了一枪,虽然没中心脏,但是离得也很近。

        他脸色煞白,大口喘息着,胸口血液里流出黑色液体,显然是不只是普通子弹这么简单。

        我看了下,这是泡了符水的子弹,白少麟抓着我,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是谁,是谁要杀我们,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挑战?”

        我愣住了,反问道:“不是你抓了白齐声,还送了一封信给我,说是要我来找你吗?”

        我把信拿出来,白少麟苦笑道:“哎,我这几天一直在修炼,根本没有写过这封信。哈哈,字是我的,语气也像我,是一个对我很了解的人想要害我,还想要害你。”

        白少麟嘴里往外吐血,颓然道:“没想到啊,天龙大会还么开始,我就要死了。”

        白丽哭了,要去喊医生。

        “没用,子弹里有符咒,找不到解咒的法子,救不了我。”

        我想了下,问道:“你知道是谁想要杀我们。”

        “我心里有数,多半能够肯定是谁。”

        “那你就不用死了,你输了,就要答应我做一件事情,那就去把白齐声给我抢回来。”我拿出一个盒子,把赤影蝎放出来,它的身体红灿灿地,有两个指头那么长。田不黄那一脉养了百多年,也就一指长,吃了飞头蛊,它长了一大半。

        赤影蝎本来就是毒物,能放出厉害毒素,也能吸毒疗伤。

        它爬到白少麟胸口上,撕开皮肉钻了进去,在里头蠕动起来,白少麟额头上大颗汗珠滚下来,出喘息的声音。

        很快,赤影蝎爬回来,白少麟胸口的血液变成了健康的鲜红色。

        白丽喊了家庭医生过来,给他把子弹取出来,用纱布包扎好,让白少麟卧床休息几天。

        这时候,一阵阴风呼啸,秦大他们抓着人进来了,一死一伤。薛良人说道:“大人,他们一个牙齿里有毒,立刻自尽了,还有一个好不容易才制服了。”

        秦大上了他的身,他就是想死也不行。

        “你是谁,为什么要开枪打我们?”

        我问道,杀手瞪了我一眼,咬牙不说。

        我冷笑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就是死了,我也能把你的魂儿拘出来,让你投胎都不成。你想好了,要不要告诉我。”

        白少麟坚持下了床,说道:“你不需要说话,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点头或摇头就是,并不算泄密。”

        杀手犹豫着点了下头。

        白少麟问道:“李霖先生收到的战帖,是不是雇佣你的人捏造的?”

        点头。

        “掳走白齐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点头。

        “那人能伪造我的笔迹,还对我如此熟悉,是不是白家的人?”

        点头

        “他是不是叫做白少阳?”

        杀手露出震惊神色,算是默认了。白少麟贴了张符纸在他额头上,用力一拍,杀手七窍流血,噗通死掉了。一道魂儿飘出来,被白少麟给拿铜铃给封住了。

        “我跟白少阳是同宗兄弟,就算平时有点矛盾,没想到他竟然派杀手来杀我,还用这种阴谋诡计来害我。”

        方浔收集的资料上有白少阳这个人,他是白自谦的孙子,家主的直系血缘里就算他最出色,所以很小就送到了玄阳真宫学习。白少麟是旁支的佼佼者,呼声很高,所以两个人自然是不对付。

        “我要拿着他去问家主,他从不偏袒,肯定会给我一个答复。”

        我心里不赞同,那可是亲孙子,而且白自谦倒向了玄阳真宫,恐怕舍不得责罚。不过这是人家的内部事情,我不会插嘴,等到白少麟变得心灰意懒,反而能够争取过来。

        “随便你,但是你要把白齐声给我抢过来。”

        我一直有个疑问,说道:“白齐声是个孤儿,为什么你们突然对他感了兴趣,还要把他抢来抢去?”

        白少麟面色难看,说道:“这次在庐阳举办天龙大会,白家是本地最大的家族,责任重大,为了防止意外,所以要请动两个鬼王来压阵。”

        “鬼王?那又如何?”我不解道。

        “鬼王提出条件,必须要拿两个有着白家血统的孩子做祭品才行。”

        我恍然大悟,冷笑道:“真是荒唐,白自谦答应了?”

        “这都是为了家族利益,没有法子,当家的那一脉主动出了一个,其余人也没话好说,白少阳要参加,我也不能落后,因为这跟以后谁能坐上家主的位置关系很大。”

        我想了下,说道:“白自谦是不是说,只有先出一个小孩做祭品,才能参赛?”

        “是啊,你怎么知道?白家的两个名额,我一定要得到一个。”

        我心里冷笑,只怕白自谦提出这个条件就没有安好心,他是想替孙子扫清障碍,为难你呢?谁知道你找到了白齐声,干脆就下手杀掉你,我反而是受了你的牵连。

        “我找不到合适的孩子,然后白丽说他哥哥死的早,有个孤儿流落在外头,就想要找回来。”

        “不是自己的娃儿不心疼,你可别忘记,你要把白齐声平安的抢回来。”

        白少麟点头道:“我答应你,我会把白齐声抢回来。”

        我站起来,说道:“看你精神还不错,咱们去一个地方。”

        “做什么?”

        “自然是找人晦气。”

        白少麟的司机开着奔驰,送我们去警局。鲁波现在风头正劲,好几个记者要排队来采访他。看门的警察看到是我,还记得上次我被轰出去的事情,拦着我不肯进去。

        “你去说,白少麟来见他。”

        果然,人的名树的影,白少麟的名字抱出来,很快就有警察请我们进去喝茶。等了一会儿,鲁波红光满脸地来了,说道:“白少爷,让你久等了,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他看到我,就落下脸,像是我欠了他钱,叫道:“你小子怎么来了,我说过,警局不欢迎你,快滚。”

        我撇嘴道:“鲁大警官,你记性不好啊,成宇是我抓住的吧,你捡了这么个大便宜,还对我不客气。外面不是有记者吗?我去跟他们交流交流。”

        鲁波急忙拉着我,脸色难看,“行了,行了,你别出去乱说。”

        “那我还能来警局查资料吗?”

        “好,别让我看到你就行。”

        鲁波送客道:“你快走吧,我和白少爷还有话要说。”

        我板起脸,喝道:“鲁波,你以为我今天来跟你套近乎啊,你身为警察,居然跟杀手勾结,还要杀掉我和白少麟,这笔账怎么算?”

        白少麟冷声威胁道:“谁要我死,我就要让他死。”

        鲁波吓了一跳,叫道:“没有,我没有做过这种事,这几天我一直忙着接受记者采访,还要写报告给上头,根本没有空,我一直待在警局里头,有人作证。”

        白少麟冷冰冰地看着他,嘴角出冷笑,鲁波急的满头大汗。

        我拿出子弹给他看,这种泡了浮水的子弹就是他用的,铁证如山,鲁波一屁股摊在椅子上,面色难看。白少麟杀气腾腾地说道:“鲁警官,你为什么要害我,总的让我做个明白鬼啊。”

        鲁波辩解道:“真不是我啊,我会用符水浸泡子弹,可是我怎么会杀白少爷呢。”他跳起来,说道:“走,我带你们去找小佟,是他负责保管子弹。”

        我们跟着他来到一个器材室,办公桌上倒着一具尸体,喉咙被划开,桌子上还留下了一份遗书。

        信里说他做了对不起警局的事情,只能自杀谢罪。

        线索到这儿就中断了,到底是谁从他这儿拿走了子弹,那就不清楚了。

        鲁波急的不得了,把这人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个遍,然后指天对地得赌咒誓,说绝对不是他干的,如果是他,就让他死后下十八层地狱,不得生。修道人出这种誓言,算是狠的。

        难道真不是鲁波?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