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28章 乖儿

第128章 乖儿

        这么一缓,我催动火煞法术,七八条火蛇从天而降,直接在每个人脖子上咬下去。

        看他们倒了一地,我看着远处,有人拿着个八卦镜在做法,鬼魂被镜子的光挡住了视线,冲不过去。

        我念着咒语,好几把长刀劈下去,那人冷冷叫道:“雕虫小技,看我的厉害。”他在镜子上画了符咒,居然把我的金煞给弹开了。

        “没想到你除了一个青眼恶鬼,还有个白眼!”他贪婪地叫道,“青眼拿给何艳,白眼就归我了。”

        他拿出一个符纸,变成个火焰箭来射我。

        我急忙躲开,又了金煞法术,还是被挡住了,他得意道:“你只有恶鬼厉害,被我的镜子拦着,就去掉了七八成的实力,你拿什么跟我斗,哈哈,哎呦。”

        他忽然出一声尖叫,倒在地上打滚。

        好几条火蛇从黑暗里钻出来,缠着他的脚帮子,连裤子都烧起来了。

        金煞直来直去,八卦镜容易挡住。但是火蛇蜿蜒爬行,自然能偷袭得手。我走过去,他冲我求饶,叫道:“饶命,快点救我啊,救命啊。”

        被火蛇咬了,煞气就会钻进体内,用糯米艾叶就能拔除,但是现在肯定没这个条件。

        “你跟何艳什么关系,为什么来害我?”

        这个人叫道:“她花钱请我来给你一点教训,求你了,快救我吧。”

        我摇摇头,让他疼着吧,反正不会疼死。

        他吓得哇哇叫,求饶道:“你救救我,我告诉你实话,是白少阳,他说你得罪了他,让我弄死你,不关我的事啊。”

        又是白少阳,我心里恼火,“你是不是三江会的人?”

        “什么三江会?我是来参加天龙大会的人啊,求你放过我吧。”

        我按着他的胳膊,他忽然浑身抽搐,眼里闪过一丝茫然,居然一下子就死掉了。我愣了下,外面突然来了个老道士,惊讶叫道:“你这个杀人凶手,好狠的心啊。”

        “不是我,他是自己死掉地。”

        这个老头戴着三星冠,穿着洞寿袍,看起来是个很有地位的道人。他怒视着我,叫道:“大家都是天龙大会的参与者,就算他跟你有过节,你就要弄死他吗?我今天就要抓了你。”

        秦大跑过来,眼珠子惨白,叫道:“不准伤害我家主人。”

        老道一点都不害怕,冷笑道:“原来还有个鬼将呢,难道这么猖狂,哼,给我下来。”

        看他来抓我,秦大急忙护着我,跳高拿剑劈下去。老道念了个咒,从怀里拿出个椴木棰敲了下,秦大像是被雷打了,噗通掉下来。

        法器?我心里惊诧。

        秦大还要再冲,老道一声喝,椴木棰出蒙蒙青光,从秦大身上砸掉一缕黑气,痛的厉鬼出叫声。这老头好厉害,居然连鬼将都不怕,当然,他的法器锤子更厉害。

        看秦大不畏死的厮杀,我叫道:“秦大,退下。哼,装什么冠冕堂皇,还不是跟白家勾结好了,想要陷害我?这人不是我杀的,我不怕查。”

        “居然污蔑我,我先捉了你!”老道气红了脸,要来捉我,我催动火煞咒语,七八条火蛇从天上掉下来。

        老道急忙躲开去,有两条扑上去,但是咬不动他的道袍。我又开始念咒,好些个火蛇从地上爬出来,钻进了他的衣服里头。

        他的锤子是厉害,有本事砸自己啊?我坏心眼地想到。

        老道急的跳脚道:“你小子好阴险,居然让火蛇钻进我衣服里。”

        我挥挥手,所有的火蛇都消失了。要是可能,我倒想给老头一个教训,但是看他拿出个紫色符纸,恐怕还有手段,索性提前撤了法术,省得下不来台。

        老道说道:“算你还识相,老道我是天龙大会的监考官,特别来维持秩序地。”

        跟铁魁一个角色?糟糕,踢到铁板了。

        外头有个人跑进来,是白少阳,他故意惊讶叫道:“哎呦,李霖,你怎么杀人啦?你太狠心啦,哎呦,死人啦,我要赶紧报警。”

        呼啦呼啦,很快几辆警车冲过来,是鲁波来了。他殷勤地说道:“古长老,白少爷,杀人犯在哪儿呢?交给我处置。”

        他看到我,嘴巴张得大大地,像是吃了老鼠屎一样。

        我们来到警局,老道坚持他亲眼看到我杀人,一定要把我绳之于法,白少阳在旁边煽风点火,鲁波干脆打起了太极,说是要等待尸检,才好作为证据。

        “不行,你要是不处理,我就剔除他的比赛资格。”

        这个老道叫做古蔺,是玄阳真宫很有地位的一个长老,他比铁魁可厉害多了,要是真想把我撸下去,恐怕还真能办到。

        白少阳叫道:“你这个凶手还不认罪。”

        “哼,不用废话,不是我干的,我绝不承认。这样好了,干脆把他的魂儿叫出来,让他自己说出凶手。”

        我本来以为白少阳会变得慌张,谁知道他眼里闪过奸计得逞的光亮,让我心底一沉。

        古蔺长老亲自做法,在地上洒了香灰,念着招魂咒语,谁知道没有半点动静。

        白少阳趁机叫道:“魂儿不见了,肯定是他最后下的手,不仅杀了人,为了不让人追究,连魂儿一起给毁掉了。”

        “白大少,说话是要讲究证据地,这么空口白牙,跟泼妇骂街有什么区别?”

        他气的狠狠瞪着我。

        古蔺来到尸体前,咬破指尖在他额头画了符咒,然后大声念咒,咒声激昂,带起屋内掀起一阵阵阴风,惊动了不少的孤魂野鬼,我们辨认过去,就是没有找到死掉的这个人。

        “难道被阴曹给捉走了,应该不会这么快啊。”

        阴曹的鬼差一般是午夜过后,才会上来捉鬼,难道当时恰巧路过,就捉了去?白少阳很踊跃地说道:“我喊个鬼差来问问?”

        这小子有两把刷子,咒语念完,拿了一叠阴阳钞烧了,很快就有一团阴风上来。

        他得意地瞥着我。我心里哂笑,真是个败家子,喊个鬼差烧点纸钱意思下就算了,居然拿阴阳钞来贿赂,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那个鬼差看到这么多修道人,有些紧张,拿了阴阳钞,问啥说啥。

        据他说,这些天阴曹下头有些乱,所以上来捉鬼的人手少了很多。他一个鬼差负责这一大片,刚才没有来捉鬼。

        “一定是你拘了魂儿,快点交出来。”

        我看见白少阳和鬼差隐蔽地交流了一下视线,肯定是勾结好了。真是一环套一环,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如果不交出鬼魂,就是你做贼心虚。”

        我哪儿来的鬼魂?

        古蔺叫道:“快点,不是你干的,那你就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瞪着白少阳,说道:“想要陷害我,你还不够格,不就是一个鬼魂吗?我给你找出来。”

        来到附近一个土地庙,我拿出一张黄裱烧了,拜道:“骆县李霖,蒙冤受屈,想要追寻一孤魂,还望庐阳城隍行个方便,借生死簿一阅。”

        想要追查鬼魂下落,最好的法子就是查生死簿。

        白少阳嗤嗤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想看生死簿就能看?你要是能查,我就喊你做爹。”

        一股阴风飘来,出来个戴着乌纱盘的中年男人,手拿生死簿,正是庐阳的文判官宋吉。我冲他使了个眼色,他这人是个心眼活络地,立马喝道:“是谁喊我上来?”

        白少阳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笑声戛然而止,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红的像是个猴儿屁股。

        我嗤笑道:“乖儿子,叫我爹啊。”

        我将事情说了下,说想要查一查生死簿。宋吉点点头,道:“难得遇到你这样的热心人,本判官自然要帮忙。”

        他拿着朱砂大毫,在生死簿上勾画两笔,说道:“这人叫做常德,三十六,横死,杀人者是何艳。”

        白少阳脸色难看,愤怒地转身就走。

        我得意叫道:“我的乖儿,别走啊,爹爹还要去抓何艳呢?那可是你的姘头,对我这个公公不孝顺,要抓来打屁股啊。“

        古蔺咳嗽一声,问道:”请教判官,能否告知鬼魂去了哪儿?若是可能,就带他去阴曹报到。”

        宋吉查了下,说道:“恩,找到了。”

        古蔺走过来,居然向我道歉了,说道:“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这人脾气急,差点就冤枉你了,你很好,精明能干,我看好你这次的成绩。”

        我有些吃惊,这老头知错就改,真是有种虚怀若谷的风度。

        我问他为什么会路过,古蔺说,他是吃完饭出来散步,突然看到一个野鬼想要害人,就想要收了。谁知那鬼一路逃,把他引了过来。

        “肯定是那个何艳在搞鬼,如此狠毒,我遇到了就要管一管,你呢。”

        我急忙表态,这可是博好感的机会。

        何艳背后还有白少阳的影子,我心里默默道,可惜没能抓住把柄。生死簿上查到鬼魂的下落,我们追过去,来到城外一个别墅。

        里头亮着灯,我就要闯进去,古蔺拉着我,说道:“小心脚下。”

        我一看,花圃里有很多暗红的线,像是用血染了,还挂着个铜铃,一不小心就会踩到,铜铃就会惊动了里头的人。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