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42章 宁秋

第142章 宁秋

        纸条滚在我手边。

        我偷偷打开,上面写着,“危险,快走,91o2o3。”数字是一连串的红色,我弄不清是什么意思。

        鹰眼道人和女人在谈天龙大会的事情,我听到男的叫章理,女的叫何芳,他们很看好李乘舸,说李乘舸肯定会得到第一,女人还提到了我。

        “那个李霖是个小畜生,不能让他活着。”

        “他背后可是洛风啸,不好对付啊。”

        这个名字像是带着魔力,让两个人都非常忌讳,沉默了一会儿,女人才恨恨道:“上次在墓地里,那么人联手,还是被他给跑了。太爷爷说了,下次就要杀了他。”

        我听得大怒,一拍桌子,这才现自己激动了。

        两个人狐疑地盯着我。

        我叫道:“上茶,上茶,没看到我等着吗?”

        他们继续说这话,但是声音变低了,我听不太清楚。何芳又在骂那个戴兜帽的女孩,声音难听,什么爹啊娘的。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给我提醒的人,我很有好感,就说道:“你别骂了,看她多可怜。”

        何芳瞪着我,叫道:“叫你多管闲事,小心死在下面。”

        这女人说话这么难听,她眼神锐利,我被她看一眼,就跟被针扎了。我扔下几张纸钱,就想走掉。女人咿呀一声,奇怪说道;“你居然没死?不准走,让我看看。”

        我这才知道,她刚才对我下杀手了,急忙跑出了茶棚。

        他们追出来,我低头就走,何芳拿了个符纸来贴我。

        楚筱戴着藏影斗笠,跟隐形一样,从她手里抢走了符纸。

        鹰眼道人章理也来抓我,他拿着个拂尘,抖动着,许多银丝飞来缠着我的脚。我急忙喊出东海雨,放了一把火烧过去。

        两人有些狼狈躲开了,但是没受伤。

        我叫道:“大家都是活人,看我一个人好欺负吗,老子也是有帮手地。”

        东海雨眼珠子惨白,挡在我跟前,章理犹豫了下,似乎不打算放过我,“你偷听我们说话,那就该死。”我心里大跳,踹翻了旁边几个摊位,几个恶鬼生气地闹腾起来。

        动静一大,这时候两个白眼厉鬼过来了,叫道:“诡门村不准动手,这是规矩。”

        我指着他们,大叫道:“是他们先动手地,我是自保。”

        “小畜生,你跑不掉!”何芳是个火爆脾气,伸手来抓我,她的五根手指头像是弯钩一样,出嗤嗤响声。东海雨拦了下,直接被撕掉了一道黑雾,出惨叫。

        两个白眼勃然大怒,喝道:“好大的胆子,敢当着我们的面动手。”

        章理来拦着白眼,吩咐道:“师妹,快点抓了那小子,他身上财货不少,我看到他买了一个鬼王,不能让他跑了。”

        他拿出两张紫色符纸,变出两个黄巾力士,和白眼打起来了。

        白眼虽然厉害,但是一时也被拖住了,何芳朝我跑来,想要抓住我。我见跑不掉,索性拿起道法尺,凝聚全身的力气,最起码也要打得这个女人头破血流。

        “道法尺,好东西,归我了。”

        女人太自信了,跟我一下硬碰,她的爪子很厉害,但是我敲在她的手臂上,嘎巴,骨头就断了。我正要再给她一下,道人的拂尘就抓来了,害的我手忙脚乱地躲开了。

        “放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的马蹄的哒哒声,一头神骏的大马跑出来,上面还骑着个黑衣青年,容颜冷峻,手里拿着一杆大长枪。

        他一声大叫,就像是平地起了惊雷。

        只见他骑马冲过来,大长枪一捅,就把两个黄巾力士给灭了,又变成了符纸。章理用拂尘去缠住马脚,何芳忍着疼,去抓青年的大腿。

        我叫了声小心。

        青年提着缰绳,黑马腾空跳起来,长枪立起,劈落,何芳的一条手臂带着鲜血飞起来了。

        “啊,好疼,救命啊!”何芳惨叫起来,章理急忙去扶她。

        “滚开,再有下次,我就杀了你们。”

        青年一声大喝,两个人面色惨淡,一句话都不敢说,直接就跑掉了。他骑马来到我跟前,上下打量着我。

        我心里紧张,这人长得剑眉星目,高大英俊,但是有一股沉默的沧桑感觉。他身上是凶戾的鬼气,非常凶,比起我见过的几个鬼王还要厉害。

        他忽然问我:“就是你帮了鬼匠?”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有一丝希望总是好地,点点头。

        “你是修道人,为什么要帮鬼?不怕鬼来害你?”

        “鬼也是人变地,有好也有坏,不能一棍子打死。再说,人也一定全是好的,有时候,人比鬼还凶还恶。”

        黑衣青年点点头,“我看到你帮助那个黑蛇鬼了,本来想给你提个醒,可是你太傻了,居然被一个女鬼给骗了。冲你这傻劲儿,我相信你这个傻瓜了。”

        我变得瞠目结舌,因为我傻,所以你相信我?这是什么道理。做一次好事,被坑了不说,居然还被人嫌弃了。

        我心里郁闷得不得了。好在我这人没啥本事,就是脸皮厚,很快就做好了心理建设工作。不是我傻,而是我遇到的都是人和鬼太精明,长这么多心眼有什么用。

        两个白眼向他道谢,然后要把我给赶出去。

        黑衣青年说道:“不用你们,他跟我走。”

        我眼皮一跳,干巴巴笑道:“我还是自己走吧。”

        “他们就在外面守着你,你不怕,就自己走啊。”看着他揶揄的眼神,我衡量下,露出讨好的笑容,“我还是跟你走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转身走着,大马跑过来,他把我拽上去,一夹马腹,然后就一阵风跑出了诡门村。那两个人果然在外面埋伏着,看我跑远,一点法子都没有。

        大马疾驰。

        黑衣青年带着我,离开诡门村,来到了一处深山里的大宅子。外面停着许多战马,里头有好些个恶鬼,白眼都有,这些鬼很有纪律,即使在吃喝也显得很安静。

        看到他回来,一伙鬼跳起来,叫道:“将军。”

        他嗯了一声,把我放下来。

        我们分主宾坐下,立刻有鬼丫鬟捧着茶来了,他敬了我一杯,我只好拿起来喝掉,肚子里有些凉凉的感觉,精神变好了。

        “我叫晁宁秋,想请你帮个忙。”

        他说话掷地有声,就像古代一个将领,我只好答应。连你这个厉害恶鬼都没法子,我未必就有法子。

        里头跑来个丫鬟,叫道:“将军你快来啊,夫人不好了。”

        晁宁秋面色微变,扔下我急匆匆地进去了。

        我待得无聊,四处看看,有个白眼恶鬼来请我去喝酒。我喝了两口,感觉味道不错,就多喝了几杯。

        酒是男人最好的交流工具,白眼跟我熟了,说道:“你是第七个,希望你能治好夫人。”

        我急忙问他怎么回事?

        白眼说道:“我们奉命巡查阴河,剿灭了一处为恶的鬼王。谁知道那厮和修道人勾结,偷袭了将军,幸亏夫人给挡了下,但是也落下了伤。”

        原来是找我来看病。晁宁秋那么凶的一个恶鬼,浑身戾气,要是我治不好,不会一下子把我给咔嚓了吧。

        那白眼急忙安慰我:“其实将军以前很随和地,跟我们称兄道弟,对活人也很友善。夫人病了以后,他才变得沉默起来。”

        我耸耸肩膀,有些不信他的话。就因为老婆受伤了,所以性情大变?

        “为什么我是第七个,前面六个人怎么样了?”

        晁宁秋找我,肯定前面六个都没用,我特别关心他们去哪儿了?

        白眼摇摇头,有些怜悯地看着我,说道:“你如果治好了夫人,就是我们的恩人。”

        我顿时紧张起来了,有些想跑,但是这么多鬼,肯定跑不了。

        啪啪啪,里头传来敲打的声音,有个丫鬟带我进去,我看到鬼匠也在这儿,他在做莲花灯,里头摆着蜡烛,一共八盏,挂在八个方位,东南方向还有个灯笼飘在空中。

        这阵法我在阴华经里见过,叫做求阳阵,奇怪,鬼怎么用得着这个?我进了个屋子,晁宁秋和一个女鬼在里头。

        晁宁秋跟我道:“这是我妻子,被一个修道人打伤了,想请你给看看。”

        他的妻子是个娇弱女鬼,眉目如画,精致风流,见到来了客人,急忙跟我打招呼:“我家夫君脾气急了些,若是得罪了先生,还请你原谅。”

        她又埋怨晁宁秋道:“夫君,客人来了,你总得办一桌酒席招待啊,怎们能怠慢客人。”

        女鬼叫陈颖,说话娇软,让人很有好感。我急忙摆手,晁宁秋哼了下,说道:“他本领那么差,我只是让他试试,成了就谢谢他。”

        “我请了很多名医给看过,鬼没有法子治疗,修道人的话对我有成见,有本事的不愿意帮忙,没本事的被我砍掉好几个。”

        他话语里隐隐带着威胁,我的法术还不精通,医术只是粗浅,哪里懂治病。真是赶鸭子上架,我睁开天眼,细细打量着,现陈颖的肩膀上有一缕红气,肚子里也有红光。

        “是不是这里被符纸打伤了?”我指着肩膀问道。

        陈颖有些惊喜,“嗯,每天都疼。”

        看我指出伤处,晁宁秋看我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