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47章 巫毒娃娃

第147章 巫毒娃娃

        那女孩穿着一席白裙,秀垂肩,清丽的面容叫人心生好感。参加天龙大会的都是一些糙爷们儿,女的总共就几个,长得漂亮的更少。

        这个叫苏茹的女孩因为长得甜美,很受一群男人的追捧,没想到被李乘舸追到了。两人搂在一起,说着柔情蜜意的话,李乘舸不知道说了啥,惹得苏茹咯咯娇笑。

        李乘舸抬头,就看打了我,冲我点头致意,在女孩耳边说了什么。

        “嗯,李大哥,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希望你明天赢得比赛。”

        苏茹踮着脚,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害羞地跑掉了。

        男的俊,女的俏,看起来挺养眼。

        我急忙走开,免得被误会是偷看。李乘舸笑盈盈地出来,看到我手里的布娃娃碎片,一下子变了脸色。

        “李霖,快把它丢掉。”

        上面被我贴了符纸,我挥挥手,示意他没事。

        李乘舸跑过来,撕掉了符纸,布娃娃的手臂扭曲着,像是活物一样要逃跑。他拿出一张紫色灵符,啪地贴上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他面色难看道。

        “王栋梁放出来偷袭我地,是个布娃娃。”

        “呵呵,这不是布娃娃,而是个巫毒娃娃。”李乘舸慎重道。

        我听说过巫毒娃娃,这是一种残忍的黑巫术,用巫术杀掉八个婴孩,然后炼制出尸油来,加入特制的药物和符咒,喂给一个健康孩子吃掉,等这个孩子被诅咒死,就把尸体炼成一个巫毒娃娃。

        惨遭折磨的九个婴孩冤魂被困在里头,变得残忍而且嗜血,怨气越重,本事越大。

        我一阵恶心,差点丢掉。难怪这个手臂摸起来软软地,居然是婴孩的尸体。

        “你说王栋梁,他好像一直在找你麻烦,你是不是跟他有仇?”

        “哼,他要杀我,反而被我给整了,估计很恨我。”

        李乘舸说道:“难怪呢,想要驱动巫毒娃娃,施法者每天都要喂自己的精血,消耗很大。而且巫毒娃娃每次出动,不管有没有成功,都要吃掉一个活人。”

        我心里震惊,难道已经出现了死者?

        “现在你不宜露面,要不然就像上次中招了,走,我们去找古蔺。”

        古蔺听说我被陷害,当即大怒,就要去捉王栋梁“无法无天,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哼,我亲自去捉他。”

        但是越老反对。

        “古长老不要冲动,必须有确切的证据,否则不能够服众。”

        我不服气道:“难道一定要等到出现了死者,才能找到证据吗?”古蔺咳嗽下,“李霖说的有道理啊,我们不能干等着。”

        外面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有个道人进来说道:“越老,不好了,有个修道人被杀了。”

        一具尸体被抬了进来,掀开白布,他眼珠子圆瞪,神情惊惶,伤口在脑壳上,里面的脑浆都被吃掉了。他的两个朋友愤怒地骂我,说我是杀人凶手。

        现场用鲜血写着我的名字。

        我看了下,字迹歪七八钮,像是个婴儿涂鸦,肯定是巫毒娃娃干的。

        王栋梁跳出来,叫道:“肯定是你干的,杀人凶手,你杀了程寒,还要杀掉我们,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

        我冲过去,一拳打的他鼻血横流。

        “不是我干的,不要诬赖我。”

        这个死胖子嚎嚎大哭,叫道:“各位看看,他还打人啊,他留在这儿,早晚都要把大家海思,这样就能得到比赛第一了。”

        不得不说,他的演技很逼真,好几个人冲我嚷嚷,让我快滚快滚。

        古蔺都有些压不住愤怒的群情了。

        李乘舸悄悄跟我说:“这个陷阱不高明,但是很有用。你轮直接晋级,很多人都在嫉妒你。你杀人也好,没杀也好,他们是不管是非地,能够抓到机会踩你两脚,自己心里就舒坦。”

        看着王栋梁阴险得意的面孔,我气得要动手,被他抓着,“不要乱来,你越生气,他就越得意。”

        白少阳挤出来,叫道:“大家听我说,这个李霖是个刽子手,他做了阴曹的走狗,害死了很多修道人。从前是在骆县,现在到了庐阳,我们不能怕他。”

        以前的事情都被翻出来了,看来这伙人真是早有准备。

        “白少阳,你是白家的少爷,白家又是庐阳第一的修道家族,你带个头,我们把他轰出去。”

        这个叫的最凶地是左喷,我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他,他上蹿下跳地叫道:“我们联名,把他赶走。”

        要是他们真的所有人联名,那我的比试资格很可能保不住,说不定就被越老顺水推舟了。

        严飞长一声冷笑,转身就走了。

        “一群二百五,这么烂的把戏都看不出来,干脆回家看天线宝宝去吧。哎呦,今天又睡晚了,我的皮肤啊。”

        左喷叫道:“严飞长,你不联名,就是跟我们所有人作对,你要考虑清楚,要站在我们对立面吗?”

        严飞长又转头回来了,左喷高兴道:“好,你这才是聪明人,哎呦,你打我。”

        啪啪,两个响亮的大耳刮子,严飞长嫌弃地挥着手,说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个蠢货,再敢看着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左喷捂着脸,又气又怒,偏偏不敢作。

        楚一飞也走了。

        “你们继续吵,明天我还要比赛呢。”

        他们一走,又6续走掉了几个。

        白少阳被推举出来,好像很兴奋和激动,还在叫嚣,我冷笑道:“看来给白家的教训还不够,你还有胆子来找我的麻烦。”

        “我要代表白家,把你赶走,我要让你参加不了比试。”

        白少麟走出来,一把撕掉了联名书,说道:“我才是白家的家主,你代表不了白家,从现在开始,我把你逐出白家了。”

        白少阳呆愣愣地。

        李乘舸拍拍我的肩膀,“别生气,都是一些小人。那个叫左喷的,是我明天的对手,你记得来看我的比试,我给你出气。”

        他站出来,一声喝道:“各位,我是李乘舸,刚才出事时,李霖跟我在一起,没有作案的时间。诸位还是早点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比赛吧。”

        有他给我背书,人群里有些哗然,然后66续续地走掉了。

        见势不妙,王栋梁混在人堆里要跑。

        古蔺喝道:“站住,有人举报你饲养巫毒娃娃害人,给我说清楚。”

        王栋梁大叫冤枉,“肯定是李霖干的,他陷害我。”这厮像是个泼妇,连倒地打滚,脱衣服撒尿的把戏都玩出来了。

        古蔺一挥手,两个道人抓着他来到庙里。

        这里是神仙道场,他喂养了巫毒娃娃,肯定沾染了邪气,到了这儿就无多遁形。

        神像没有反应。

        我心里一沉。

        王栋梁得意叫道:“我没有嫌疑,主考官,你要保护我们啊,要是李霖留在这儿,肯定还是会死人地。”

        古蔺喝道:“这事还没调查清楚,不准胡说。”

        李乘舸跟我说道:“比试期间禁止私下动手,你个胖子咬死了你,就是知道你不会拿他怎么样,想要恶心你。”

        他站出来,跟王栋梁说道:“王栋梁,我来做个中间人,让李霖给你赔礼道歉,你也不要跟他为难,如何?”

        王栋梁哼哼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要我道歉?李乘舸冲我眨了下眼睛。

        “你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我还是给得起地。”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李霖滚出天龙大会。”

        “那你就是不给我面子喽!”李乘舸眯起了眼睛,他是天龙大会中呼声最高的人,家世显赫,还没有谁敢不给他面子。

        王栋梁哼哼道:“李家的少爷很了不起吗?我这是声张正义,我不怕打击,不怕报复。李少爷,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好了,免得自己也遭殃。”

        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李乘舸平时都是个春风化雨的公子哥儿,这会儿变了脸,冷笑道:“我低三下四地来请托,从来还没有人敢跟我说个不字。我知道你,王栋梁,三江会的幕后老板吧。”

        王栋梁身体一震。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李霖和解,要么我就派人毁了三江会,你选吧。”

        王栋梁嘴皮子蠕动,愤怒叫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偏袒杀人凶手,自己也有罪。”

        李乘舸哈哈一笑,拉着我就走掉了。

        “有种,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吧。不把三江会连根拔起,我姓李的立马退出天龙大会,绝不再来庐阳一步。”

        我跟他说道:“这人狡猾又阴险,你骗他没用,他老实不了几天。等天龙大会结束,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他冲我眨眨眼,说道:“我没骗人啊,说到做到。”

        我撇了下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相信李家能够搞垮三江会,可是一夜之间怎么可能。

        “那你也等着看明早的新闻。”

        第二天我起了个早,跑到食堂吃早饭。只有这里有报纸和电视机,晨报上整整的头版头条都是打击黑势力的消息。

        还有鲁波的大幅照片,他笑的满嘴牙花子,秃顶的大脑门擦得锃亮。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