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52章 寒露香

第152章 寒露香

        我迎着鬼王的眼神,气势上不能低头。

        “咯咯,你的胆子真大,我决定把你变成我的鬼奴。”花艳女笑的花枝乱颤,眼里杀气腾腾。

        我笑了一声,说道:“花艳女,你是鬼王,何必查收修道人的事情。”我劝了一句,“如今庐阳不比从前,你还是不要卷入,免得耽误了自己。”

        “你敢教训我?”

        马九千嚷了一嗓子,叫道:“你个婆娘真是太蠢,两个小孩就把你骗来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的底细,撂倒几个鬼王了?待会儿就扒了你的皮。”

        花艳女一声尖叫,愤怒朝我抓来。她的手爪变得宛若利刃,我急忙躲开,一面墙都被抓烂了。

        她的身影快的鬼魅,唰地出现在我背后,抓向我的心脏。

        我拿道法尺打她,像是烙铁印上去,烧掉了一缕鬼雾。她一声痛苦嘶吼,抓住了我的喉咙,要掐死我。

        白自谦大叫道:“杀了他,拗断他的脖子。”

        “汪!”一条白影窜出来,嘎巴,咬断了花艳女的胳膊。

        鬼王的魂体都不稳了,惊骇叫了声,“不可能,波儿象怎么会在这儿?”

        我喘着气,冲着白自谦冷声道:“你不是想要鬼符?我给你,你有本事就来拿。”鬼符被我放在桌上,一条鬼影冒出来,戎友冷冰冰地环视众人。

        又是一个鬼王。

        花艳女一声惊叫,变成阴风,从窗户逃之夭夭了。

        “鬼,鬼王!”白自谦吓得腿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高眉毛老头出一声喘息,醒了,眼珠子几乎凸出来,咿呀一声又晕掉了。

        我把人交给了白少麟,说道:“你是白家的家主,这些人给你处理,你自己看着办。”

        白少麟有些难为情地谢过我,“你要是有需要,言语一声,白家为你鞍前马后,决不推辞。”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等我们出来时,窗户上映出个蓝衣老太太,她就这么看着我。马九千酒醒了,“这是什么?你又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

        我跟他说了下。

        马九千跟我说道:“如果不是鬼魂,那就可能是执念,这东西有好有坏,我看她不像要害人,不如去看看她要干嘛?”

        我想想也是。

        李乘舸的玛莎拉蒂没有停在楼下,时机正好,我们来到苏茹家。马九千敲着门,里头没人应。

        我又喊了两声。

        画皮鬼出来了,我让她穿门进去开锁,她咚地撞在门上,委屈地说道:“主人,里面贴了符纸,我进不去。哎呦,我的脸是不是撞扁了点。”

        我看着她的一张丑脸,嘴角抽动,“挺好,挺好,没事,还跟以前一样漂亮。”

        马九千自告奋勇要来。

        “你行?“我有些怀疑。

        他白了我一眼,“走江湖的人,谁不会这个。”他摸出个铁丝,轻易打开了这个老式锁头,

        “怎么样?”他得意道。

        我撇撇嘴,是个谋生的好手段,不愁将来没饭吃。马九千瞪了我一眼,推门进去,里头点着很浓重的熏香,烟味有些呛人。

        “这是什么香?好臭。”

        我拿起香炉看了下,果然是寒露香。上次来就觉得奇怪,因为这香是给死人用的,能够保证尸体不腐,跟活人一样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

        我推开门,苏茹的老奶奶坐在窗户旁,脸朝着窗户,身上的蓝色衣服就像是没换过。我走过去,她一动也不动。

        马九千摸了下她的鼻翼,早就没有了呼吸。

        虽然身体没有腐烂,但是我判断出,老奶奶死了很久了。她僵硬地坐在藤椅上,咔咔,脖子忽然扭过来,冲我笑了下。

        我心里寒,一张镇鬼符贴上去。

        老奶奶动也不动,她的魂儿早就走掉了,这一动,手心里就露出一张签纸,上面写着个批文。“世间天理定婚姻,奈何天意误世人,忍顾情郎似元郎,无缘无分花凋零。”

        这是个姻缘签,而且是个下下签。

        是说情郎如元稹那般狠心绝情,女子如莺莺一样凋零,不是好结局,这个老奶奶想给我看的就是这个?外面传来咔哒的声音,是李乘舸和苏茹回来了。

        听脚步来到门前,我心里紧张,被撞见那可就尴尬了。

        老奶奶动了,她像是活了,颤巍巍走出去,跟苏茹她们说话,问他们吃了没,然后给灵位上香,动作机械,说的话就像是设计好了。

        隔着门缝,我看着李乘舸嘴角挂着笑,站在烟雾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老奶奶进了屋,又坐在椅子上,不动了。

        李乘舸搂着苏茹进了隔壁房间,我趁机溜掉了。马九千问我:“这屋子里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动?”

        我心里毛,这一切恐怕是李乘舸搞出来地,可是他图谋苏茹什么呢?

        “你说那小子是李家的人?”

        我奇怪道:“怎么,你知道李家?”

        “只有你这种小白不知道好吧,道门最大的势力是谁?那是玄阳真宫。”

        马九千跟我说道,“那儿有一个魁和八大长老主事,李家,严家,还有何家就是其中的三大家族。其余两家一直换来换去地,只有李家是当仁不让的修道家族头把交椅,从来没有被人取代过。”

        原来李家这么厉害,同样是修道家族,白家就差多了。

        马九千无语,说道:“这两个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地,李家称雄时,甚至曾经一度和茅山派平分秋色。”

        回到游艇上,我问洛风啸是不是真的。

        他点点头,说道:“李家的确不错,法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尤其这个家族一直以来人才不断。唔,就是他们培养人才的手段有些过激了,到底有违道法自然。”

        我对李家的兴趣,就是爷爷可能出身于这个家族。

        洛风啸拍拍我:“你爷爷的事情,以后自然会有分晓。你现在还太弱,知道了也没有好处。至于李乘舸,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就散,有我在,你用不着求任何人。”

        “能不能先告诉我一点?”

        我舔着脸问,被他赏了个爆栗。

        “很闲吗?有这功夫,去把我教你的魁步,再练几遍。”

        我见他沉着脸,拍马屁道:“哥,你别生气,早晚我越来越强,到时候给你杀到玄阳真宫去,让你坐上老大的位置。”

        洛风啸笑了两声,他竖起一根指头,朝上指着。

        “玄阳真宫算什么?我自己就能杀过去,傻弟,眼光放长远点,我的目标在这上面呢!”

        上面?我仰头向上看,上面只有白云袅袅,青天如瀚海。我腹诽了一句,你这么厉害,还想上天啊?他拍了我一下,“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一直怀疑他有读心术的本领,哼哼两声。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问他道:“哥,晁宁秋跟我说,死生咒是一个茅山派的天才明地?你认识吗?你说谁这么无聊,搞出这么个阴邪咒语?是不是闲的蛋疼。”

        洛风啸变了脸,眉毛拧成了旋,他举起手要打我,又放了下来。

        然后冷哼一声走掉了。

        “继续练,不学会了不准吃饭,不准睡觉,哪儿都不许去。”

        我出一声悲鸣。

        直到我下船,洛风啸都没有露面,他让马九千来送我。这次没人拦了,马九千也跟着我上了山,有这个老江湖在,不怕有人搞鬼。

        第一轮淘汰后,只剩下堪堪六十人。

        白少阳看到我,就跟遇到鬼一样,立刻逃得远远地。我几次要找他的麻烦,都被这小子泥鳅一样逃掉了。

        楚一飞来找过我一次,想跟我合作。

        “我知道第二场的试题哦,咱们联合怎么样?”

        这小子真是精明人,到哪儿都吃得开,居然连试题都能弄到手。我摇摇头,说道:“既然是比试,那就拿出实力来,我不占小便宜。”

        他笑笑,说道:“我能搞到情报,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算了,你不想合作就算了,但是不要来找我的麻烦。”

        我哼了声。

        他坐下来,笑嘻嘻地说道:“知不知道是谁把东海雨给捉了去?”

        我心里也奇怪,东海雨那晚被捉了去,就下落不明了。我怀疑是王栋梁搞的鬼,可惜他早就跑了。

        楚一飞摇摇头:“不是王栋梁动的手。”

        我一个激灵,说道:“你知道王栋梁在那儿?”

        楚一飞神秘莫测地笑起来:“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你的条件是要石帆的魂儿吧?我摇摇头,他耸耸肩膀,站起来说道:“看在大家都是骆县的人,我提醒你一句,捉走东海雨的人就在山上,是一个你不会怀疑的人。”

        我不会怀疑的人?

        “幸运吧,如果不是越老把秦大薛良人给捉走了,你过去的事情早被人套个一干二净了。”

        我心里一松,东海雨跟我没多久,根本不清楚我以前的事情。

        等他走了,马几千跟我说道:“我有一个怀疑的人选,这只是我的看法,给你参考下,会不会是李乘舸干的。”

        我差点跳起来,叫道:“不可能。”

        李乘舸那么热心帮我对付巫毒娃娃,还送了灵符和蜘蛛丝给我,为什么要对我的鬼下手。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