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53章 镇魂棺

第153章 镇魂棺

        我吃惊地望着马九千,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不一定就是害你,你没听楚一飞说嘛,那人可能是为了多了解你,才把你的鬼抓了去。”

        “可是他没有理由啊!”我抱着脑袋。

        马九千解释说道:“再说,他把蜘蛛丝给你,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捉走东海雨的不就是一张蜘蛛丝织成的网吗?这是利用了人的心理盲区。”

        我想了会儿,骂了一句混蛋。

        “我就是猜测,也没有证据,你也不要骂李乘舸,说不定是我弄错了呢。”

        我摇摇头,“不是骂李乘舸,是骂楚一飞。”

        “干吗?他到底提了个醒。”马九千奇怪道。

        “我宁愿他没有提醒我!”我气道,“这小子实在是太虚伪了,太能揣摩别人心思了,说话半真半假,每次云里雾里几句话就把我绕晕了。”

        本来我跟李乘舸没有太大芥蒂,现在心里有了疑虑,就要留神提防着,这才是楚一飞的真正目的,偏偏他还装出一股老乡顾老乡的模样,太可恶了。

        “就算不是李乘舸干的,我也不太敢相信了,可恶。”

        我霍然站起来。

        马九千拉着我:“干嘛去,明天就要比赛了,你可不要浪费精力。”

        “我去找李乘舸,与其猜来猜去,中了楚一飞那厮的圈套,还不如当面去问个明白。”

        马九千要陪我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路上遇到了苏茹从他房里出来,眉眼带着柔柔的情意,看来是陷入情网了。我喊住了苏茹,“苏小姐,能不能说几句话,是关于李乘舸的事情。”

        我们站在竹林里,我直接问道:“苏小姐,你奶奶还好吗?”

        她诧异道:“我奶奶都好啊,昨晚还跟说话,给我爹娘上香了。”

        “不对,你奶奶早就去世了。”

        苏茹有些慌乱,“不,你说谎,昨晚奶奶还好好地,怎么可能会死?”

        我坚持道:“我上次去过你家,你们不在,屋里点着寒露香,那是让人尸体不腐地。我进了你奶奶的房间,她已经死掉好久了。“

        “你骗人,我不信!”苏茹眼里有了水光,拼命摇着头。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喊出阴曹的鬼差,拿生死簿给你看。”

        她慌乱地捂着面孔,肩膀抽动着。

        我把签文塞给她,说道:“你奶奶的执念不散,引导我拿到了这个,应该是她想告诉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

        苏茹蹲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

        我犹豫了,说道:“李乘舸虽然好,未必是你的如意郎君,你奶奶就是不放心你,所以执念一直没有消失。”

        她忽然激动起来,拍开我的手,叫道:“你撒谎,你骗人,一定是你嫉妒李大哥,想要用这件事情来打击他,我不会信你地。”

        我有些错愕,怎么变成这样了。

        “什么我奶奶的执念,你撒谎,她还好好地在家里头,你骗我。我不会信你,我喜欢李大哥,就一定会跟她在一起。”

        苏茹眼睛通红地盯着我。

        “不信的话,你就回家去,把寒露香给拔了,看看你奶奶到底怎么样了?”

        她把签纸给扔掉了,“我才不信你,李大哥是最好地。他说了,寒露香对奶奶身体好,我要告诉李大哥去。”

        她哭着跑掉了。

        我叹了口气:“我们回吧。”

        马九千奇怪道:“你不解释一下吗?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通常很盲目,你要细细跟她说才好。”

        我摇摇头,说道:“她不信我,说得再多也是白费唇舌。我把签纸给了苏茹,就算是完成了老奶奶的遗愿。”

        “不去问李乘舸了吗?”

        “下次吧,时机不太好。”

        我回屋睡觉,不一会儿,门就被敲醒了,是李乘舸来了。他自个儿找了个凳子坐下,含笑道:“苏茹跟我说了,你跟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把签纸拿给他看,“这是苏茹奶奶给我的。”

        李乘舸把签纸给撕碎了,说道:“其实苏茹奶奶早就死了,寒露香是我准备地,骗骗那个傻姑娘。”

        “苏茹那么喜欢你,你就这么对她?”我皱起眉头,这种玩弄感情的把戏我最讨厌。

        “你错了,你以为苏茹不知道吗?”

        这让我吃惊了。

        李乘舸说道:“苏茹是她奶奶带大地,从小相依为命,她奶奶去世是个很大的打击,遇到我时,她差不多要崩溃了。“

        我想到苏茹最近面如桃花,轻快活泼的模样,默然了。

        ”我只是编织了一个美梦,让她着迷的美丽梦境,她自己愿意沉溺在里头,不想醒过来而已。”

        “说的那么好听,其实你还是在玩弄她吧。”

        李乘舸耸耸肩,“说的真难听,其实这是你情我愿,我给她一切想要地,到头来我也会收取一定的报酬。你还小,不明白男男女女的事情。”

        那我还是不要明白好了,我又问道:“我问你,东海雨是不是被你给抓了?”

        他点头,嗯了一声,“本来也没有想瞒着你,东海雨是我抓的,想多了解一点你以前的事情。”

        我伸出手,不客气道:“还给我,我手头没合适的鬼了。”鬼王的事情我还瞒着,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候出出其不意的效果。

        “被我给灭了。”

        “啊?”我有些恼火。

        李乘舸淡定说道:“那个东海雨是个老油子,我还没问,他就把你的事情抖落得一干二净。他还说,如果我要对付你,他能做内应偷袭你呢。”

        东海雨是洛风啸强塞给我地,一有机会,果然就背叛了我。我哼道:“那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意?”

        “这种三心二意的鬼留着就是祸害,我替你杀了。”

        他拿了紫符给我,说道:“这里有个白眼,是李家特别培养地,战力一流。你要是不放心,可以用鬼符签了契约。至于苏茹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明天的考试是一场混战,早作准备。”

        我有些郁闷,怎么一个两个都知道了考试题目,就我不知道?

        第二天大钟敲响,古蔺召集我们,说道:“第二场比试开始。”

        他简单说了一下规则,地点是在罗浮山的一个大山谷里头,扔下了三十个罕见的紫色的鬼精石,给予每人三天的时间,拿到就算过关。

        三十个,这又要刷掉一半。

        严飞长懒洋洋说道:“要是拿到两个,三个,怎么计算呢?有没有奖励?”

        龙二爷笑道:“没有奖励,但是进入第三场比试的人会减小,也就意味着你的对手少了,进入前三名的几率就更高了。”

        他话里的意味让人深思。

        没有任何规矩和要求,三天,一颗石头。我能感觉到,众人眼神都变得凶狠起来,有几个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我狠狠瞪了回去。

        第二场是混战,智力法术人脉都可以用得上,多打一都行,许多强手都要遭殃。到了第三场,恐怕就要一对一地比拼真才实学了。

        “还是那句老话,能进入第二场已经证明了你们的优秀,谁要是想要投靠我,我举双手欢迎啊。告诉你们啊,第一批投靠我的人现在已经好吃好喝的供上了,你们来了,待遇直接翻倍,我这个集团最重视人才。”

        古蔺重重咳嗽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越老拿着个铜铃摇动,嘴里念着咒语,很快前头就起了大雾。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鱼贯入内,眼前晕,我睁开眼,就来到一个空旷的山谷,周围什么都没有,也看不到人。

        看来大家都散开了,我粗粗找了下,没有现。这会儿是白天,没法喊鬼出来帮忙,估计到了夜里,山谷里就该热闹了。

        楚筱突然冒出来,她戴着藏影斗笠,不怕太阳。

        “主人,石帆说他有话跟你说。”

        我把斗笠借来,让石帆冒出来。他眼里有些迷茫和痛苦,跟我说道:“李霖先生,我就是在这儿死掉地。”

        石帆是个驴友,登山时被大雾给困死在山里。他之前还有些迷糊,来到这儿,又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他指着我看:“那时从水里冒出来一个男人,他把我们都杀掉了,我想起来了,是一个女人,她把我送到了阴间。”

        我走到溪水边,水很清澈,我拿着无心铜铃,感觉不到阴气。

        沿着溪水往上走,石帆带着我来到他们死掉的地方,还能看到破烂的帐篷,地上有暗红的血液。

        我顺着血迹摸过去,来到一个阴冷山洞前。

        外面还是大热天,我一进去,就打了个哆嗦。洞里很冷,阴气很浓郁,我小心地往前摸过去,拐了个弯,前面有一处空旷。

        石帆抱着头,出痛苦的喘息。

        我抬头,就看到山洞顶上吊着二十几居腐烂的尸体,死相凄惨,其中有一具尸体跟石帆长得一模一样,出了腐臭的味道。

        石帆激动地想要扑过去,我扯着他。

        “别乱动,这些尸体不简单。”

        一共二十七具尸体,左边十三,右边十四,中间隔开的是一口血红的棺材,这是镇魂棺。棺材有升官财的意头,还有死人归葬的说法,是法术里常用的东西。

        这口棺材压着洞穴深处的某样东西。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