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65章 骗旗

第165章 骗旗

        这里煞气重,于活人不利,湖里是黑蛇鬼的老巢,还有两个修道人拿着火鸟旗在,我们两个闯进去没有胜算。

        我带着他回了城隍庙,看他脸色铁青,强行让马九千先回了阳间,方浔开车来接走了他。我把拔出尸毒的方法告诉了方浔,让他先把马九千给治好了。

        马九千不肯定走。

        “马哥,你就听李哥的话,先养好伤再说。”

        “我先去寻找线索,肯定及时通知你。”半哄半推地总算把他个塞进了汽车。

        方浔把他给拽走了,我回了城隍庙,叫上了小鬼,准备点齐兵马,直接把黑蛇鬼的老巢给推平了。秦大立刻去下达命令,很快一对对鬼军就旌旗飘扬地来报道了。

        城隍爷听说我要动手,屁颠屁颠地跑来了,主动请缨道:“将军,带上我,我也能帮忙。”

        我嫌弃他一不能挑,二不能扛,比起下油锅的那个使者强不到哪儿去,就有心不带他去,敷衍了几句,道:“这里还需要城隍爷坐镇,哪里能轻动,我自己去就行了。”

        这纯粹死糊弄他的大白话,鬼差被我归拢给小鬼了,城隍庙里头有宋吉拉着一帮官吏挤兑他,城隍连大印都没了,其实有他没他一个样。

        “将军,我有主意啊,能帮助你轻松拿下黑蛇鬼。”

        “什么主意说来听听。”他凑过来,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要是真如他所说,倒是个兵不血刃的好主意。

        他急忙跟我保证:“将军,到时候看我地,要是不成,你就砍我的脑袋。”

        鬼差搬出城隍爷出行的仪仗,十个鬼抬着大轿子,还有鬼乐伴奏,一路敲锣打鼓地出了。城隍爷让我坐着轿子,到了湖泊附近,才换了他来坐,我把脸抹黑了,混在里头扮成了一个鬼差。

        到了湖泊那儿,城隍爷大叫道:“陈小草,在不在,本官来了。”

        一个长女鬼浮出水面,就是被我给打了的那个,她怨恨道:“城隍爷,你还敢到我们地盘来,不怕我们抓了你吗?哼,我姐姐呢,她怎么没有回来?”

        卫旦叫道:“你姐姐来找我,告诉我将军是个假的,我叫鬼差把他给抓了。本来想着要把要把他给剁了,你那个情郎说,要等你来,亲自割了肉下锅做菜。”

        女鬼来到岸边,露出害羞的神色:“真的啊?还是那个坏蛋对我最好了。”

        卫旦偷偷瞧了我一眼,见我没生气,继续道:“本官之前也是被那个骗子给蒙蔽了,误会了你,就特意来请你,算是给你陪个不是。”

        他是城隍爷,扯下面子来道歉,女鬼挤兑了他几句,也不敢太过分。

        女鬼欢快起来,准备走,又缩了回去,说道:“我要打扮下,你们等等我。”

        “那本官就进去坐坐,喝口茶。”

        女鬼没有怀疑,水向两边分开来,我们走进去,进了水底下的一个溶洞,这里也没有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进来了,本来还准备费一番唇舌呢。

        陈小草乐呵呵地走到了,有两个女鬼来上茶,卫旦趁机问道:“最近是不是来了两个修道人啊?”

        “您怎么知道?”女鬼急忙捂着嘴。

        卫旦可是个官场老油条,捏着女鬼的脸蛋,调笑道:“自然是你们族长告诉我地,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呢?我这次设宴,也准备请他们两个去吃一顿饭,你去把他们喊来。”

        女鬼嘻嘻笑道:“他们来不了。”

        “嗯!”卫旦搬起脸,不悦道,“怎么着?好大的架子啊,连我的吩咐都不听,我看你们两个是该打。”

        他一生气,吓得女鬼急忙说道:“大老爷不要生气,不是我们不去叫,是他们正忙着呢。”

        “有什么好忙的,别骗我。”

        “真没有骗您,族长给安排了两个姐妹伺候着,他们正乐呵着呢。”

        卫旦咳嗽一声,把我叫出来,说道:“你去请两个修道人出来,就说城隍爷请吃饭,要懂礼貌,知不知道?”

        我点点头,想了下,又拉了个鬼差出来,叫道:“同去,同去。”

        两个女鬼有点迟疑,道:“可是族长不让打扰,里头也不许外人进去。”

        “我是外人吗?我跟你们族长关系多好?去,快点把人给我叫来。”他拉着两个女鬼,我不顾她们叫唤,跑到了后头。

        这里是个大溶洞,里头开凿了一个个小洞穴,黑漆漆地,我也看不清楚。这里一大群鬼,一个个找过去,还是很麻烦地。

        我拿出文王八卦镜,花了符咒,镜子忽闪忽闪地,映出一个屋子。

        一缕长垂下来,缠住我的脖子,有个女鬼爬过来,咯咯叫道:“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会亮,给我好了。”

        脖子要被勒断了,我喘气道:“好啊,给你看。”

        我把镜子对准了女鬼,她把脸凑上去,出一声尖叫。鬼是照不得镜子地,镜子正面阳,背面阴,能够把邪煞挡回去。

        “你不是鬼,你是人。”

        我拿着一个铜铃,扣在女鬼脑门上,直接把她给封了。

        镜子里头映出一幅********的场景,屋内大床上,四个白花花的身体滚在一起,咿呀喘息着,不时地传出勾魂的叫声。

        这两个人怎么在一起,就不太好动手了。

        我把唐月喊出来,吩咐几句。她来到屋外,叫道:“两位先生,你们在吗。”

        “滚开,老子正快活呢。”

        唐月焦急道:“族长说是急事,让我过来说一声。”

        另外一个人和女鬼摆着个倒滴蜡烛的姿势,呵呵喘息,说道:“什么事?我这到了紧要关头,这会儿没空,你让他们等一等就好了。”

        不肯出来、那就把火鸟旗先骗到手再说。

        唐月得了我的示意,匆匆说道:“哎呦,那可不好,是城隍老爷来了,听说两位先生有个什么鸟旗子,想要借来看一看。”

        “放屁,什么叫鸟旗子,一群没见识的野鬼,那是火鸟旗。”

        唐月就说道:“两个好妹妹,别只顾着玩,耽误了族长的大事。”

        有个女鬼从男人两条大腿里拿起头,咯咯娇笑道:“先生,族长想看,您就借一借吗?好不好啦?奴家好好伺候您。”

        她不知在哪儿摸了把,男人嘶嘶喘气,笑的满脸恶心。他从床头衣服里抓住个旗子,扔到了门后,叫道:“拿着快滚,别来打扰老子。”

        “还有一个呢?”

        另外个女鬼也骗的男人拿出了火鸟旗,果然是色是刮骨钢刀,枕边风吹一吹,连东西南北都记不得了。

        两个旗子滚在门后。

        唐月伸手去拿,出一声惊呼,手指似是被灼红了,鬼碰不得这东西。我急忙跑进去,卷起了两面旗子。

        大床上旖旎风流,总算有人抬头,看到了我,惊讶道:“你是谁,黑蛇鬼里头哪儿来的男鬼?”

        既然被现了,索性拿下这两人。

        我走过去,笑道:“两位好兴致啊,本官就是庐阳的城隍爷,特意来借旗子看看。”

        女鬼从男人腿间抬头,忽然叫道:“你撒谎,我见过城隍爷,你不是,哎呦。”我拿封鬼铜铃把她抓着,男人变了脸,想要反抗。

        他光溜溜地一条,想要去拿符纸,被我一拳砸在后脑勺,晕死过去了。

        旁边那对现在觉不对,就是姿势尴尬了点,还是个六九,一紧张,都从床上滚了下来。女鬼尖叫着,头变成黑蛇来咬我。

        唐月出红光,把她的头给剃光了,打成一缕黑雾。

        男人大叫道:“你是谁,为什么来偷袭我。”

        “我叫李霖。”

        男人唰地变了脸色,嗫嚅叫道:“你,你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

        我懒得理这种色厉内荏的威胁,直接说道:“尖头鬼那边已经被我搞定了,你选吧,是想下油锅,还是乖乖听话。”

        男人一下子软了,求道:“你能饶我一条命?”

        我点点头,男人很配合,立刻把符纸拿出来,说是这边一切顺利。那头也很快传信过来,叮嘱他们小心,说是三天后就准备行动。

        “好汉饶命,我肯定配合。”

        我一拳把他打晕,将两个光猪给捆结实了,丢到角落里。我招招手,呆滞的鬼差来了,是何不冲的行尸。我拿符纸贴了,让他在前头领路。

        他呆滞地来到个洞穴,摇晃着进去。

        “坏人,你不是在城隍庙吗?怎么回来啦?”这里居然是女鬼陈小草的屋子,这里头黑,她瞧不见死人满头满身的鲜血,还来抱着何不冲。

        我从后面摸进去,符纸贴出去。

        女鬼突然看到了我,愤怒地尖叫:“是你,你怎么来了?你们骗我。”她的头变成了两个粗大黑蛇,嘶嘶着朝我袭来。

        唐月嗖得来了,钻进了何不冲的尸体里头。

        她操纵着行尸挡在我跟前,被大蛇给咬中了咽喉,行尸不知道疼痛,揪着两条大蛇不肯放松。

        “啧啧,真是心狠手辣,到底是做过露水夫妻的男人,也不知道手下留情。”

        女鬼两条黑蛇都被钳制了,急忙大叫道:“快来啊,有人闯进来了,快请两个先生来,放火烧死他。”

        还指望有人来救呢,我冷笑着上前。她放出黑蛇爬过来。

        我屈指弹动,十几把尖刀落下来,把黑蛇寸寸砍断,趁机上前一张符纸贴到了女鬼额头上。我念着咒语,符纸烧起来,女鬼呜咽着被烧成飞灰。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