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191章 荧

第191章 荧

        女鬼也会有危机意识?

        我安慰她道:“楚筱和你是我的女鬼,这是签了契约地,我怎么会丢下你们?计瞳只是暂时跟我一起,早晚还是要分开地。”

        唐月高兴起来,还忘给我上点眼药。

        “我们是你的女鬼,肯定不会背叛你,人的心思复杂,就算暂时帮你,将来也说不定哦。”

        “我把你的话告诉楚筱,她肯定开心。”她又补充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反正你是甩不掉我地。”

        我看你好像也挺担心地,不过没说来,女鬼的心眼好像不大哦。

        第二天起床,马九千把我拍醒了,道:“我要走了。”

        我一个激灵坐起来,洛风啸走了,你也要走了?虽然之前听他说了,可还是很不舍。他倒是很看得开,说道:“我回去整顿神意门,说不定到时还要找你帮忙呢。”

        “你这么能干?还要我帮忙?”我笑了起来。

        这一路上走来,马九千帮了我不少忙,让我少走了许多弯路,我怎么可能不帮忙。

        他神色还是跟以前一样冷酷,说道:“现在不比从前了,神意门被打落成下八派,人心散掉了,想要收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他的难处,神意门被玄阳真宫打压的比较惨,连黑骨刀都被夺走了。想想阴鬼派更加凄惨,最后几个弟子都凋零了,只剩我一个光杆儿。

        我有些头疼道:“打架我擅长,收拢人心我可不成。”

        马九千肯定道:“别妄自菲薄,你比我想象的更棒更出色。再说了,人都是逼出来地,我相信你能做到最好。”

        他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将来去灵界,肯定需要更多人手,早点做些准备不会错。”

        马九千是八点多的火车,我把他送上车,顺便在售票大厅查询了去骆县的班车。没有直达的火车,只有先到罗博,然后转车去灵仰。

        我买了两张票,往外走时,就看到个熟人来了,模样有些鬼祟。

        是那个三丁派的掌门,昨天就是他带头为难我,被我羞辱后,就半路离开了。我好奇心起来,看着他去了个办公室,喊了一个领导模样的胖子出来。他们鬼祟地来到个角落,还小心地朝四周看着。

        我一缩脖子,旁边有个算命的叫道:“小伙子,要不要来一卦?”

        我急忙坐过去,桌子上有本书,我拿起来遮着脸。那边的三丁派掌门看了下,没有现我。

        他们躲在角落里说着悄悄话,然后胖子伸出一个手,三丁派掌门拿着个厚信封给他,里面估计是钱。他叮嘱了胖子几句,拿了个血红符纸给他。

        两人碰面不到五分钟,就快分开了。

        我心里狐疑,这是搞什么鬼?

        算命先生敲敲桌子,我回过神,心里感激他帮了忙,打算照顾一下他的生意。这老头扮相不错,精神矍铄,穿着一身青大褂,看起来有点仙风道骨的气质。

        他桌上只有一本易经,其它什么都没有。

        “怎么算?”我有些奇怪,既没有罗盘,也没有签纸,这些是算命先生必备的东西,至少能糊弄下普通人。

        他让我翻开易经,随便指一个字,说是要测字。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好奇地照他说的做了,指了个字。老先生拿出一个老花镜戴上,看了下,斟酌道:“你指的是一个荧字,这可不是个好字啊。”

        我问他怎么解释?

        “荧是微光,微火,代表着祸乱和凶兆的力量,这预示着你最近要有一场灾祸。”

        我心里信了几分,算命的一般都是说些吉祥话,或者是模棱两可的断言,你幸运了可以对上,倒霉了也能套上。像他这么直言灾祸地,不知道生意怎么做的下去。

        “能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吗?”

        我有些犹豫,生辰八字能用到许多邪术里头,要是被个居心叵测的人知道,恐怕会拿来害我。

        老先生也不强求,让我伸手给他。

        他摸着我的手骨,有些惊讶道:“你这命硬啊,应该是没有亲人陪在身边。阳气大,女祸重,你要走的路很难啊,只怕波折不小。不过别担心,你命里有贵人相助,应该能逢凶化吉。”

        我心里惊诧,这个老先生算的真准。洛风啸跟我说过,算命的有看面相和断命格两种,前者是小术,后者才是真正的大本事。

        我想让他算的更清楚点,他却不干了。

        “我给钱,双倍行不行?”

        老先生摇头道:“你的命格太硬,牵扯太大。我要是算了,那就是窥测天机了,最起码要短寿三年,老头我还想多活些时候呢。”

        他从旁边摊上借了个纸笔来,随便画了个符塞给我。

        “你最近有一场祸事,荧是预兆,说明生在夜里。这祸跟火有关,夜里小心点,别睡着了。”

        老先生要了我一百块钱,卷起摊子就走了。

        我摊开符纸看,上面写着个火字,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了下,还是揣在怀里。

        回到别墅后,我收拾了下东西,决定趁早离开庐阳。计瞳没啥可收拾地,拎了个包就跟着走了。我们在火车站吃了饭,等到九点就上了车。

        外面天很黑,只听到车轱辘压着铁轨的声音。

        开出去大概一个多小时,我昏昏欲睡,想起算命先生的话,就拉开了窗户,吹着冷风,勉强提起了精神。

        前头来了个列车员,叫道:“检票了,都把票拿出来给我看看。”

        这都半夜里,他吵醒了好多乘客,大家都不太满意,对他态度很不客气。这个列车员脾气不错,还挺负责,堆着笑脸赔不是,把每个人的票都检查了下。

        他来到我们跟前,要了票过去看,还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买票的时候,我留了个心眼,用的是方浔的身份证,直接报出他的名字。列车员检查了整个车厢,眉头皱起来,有些失望地走掉了。

        过了会儿,他又回来了,在车厢里走了一圈。

        他停在我们这排,问道:“先生,你要不要买包烟?”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人还夹带私货,想要赚点小钱呢。我又不抽烟,就摇手拒绝了。他也没多说,失望走掉了。

        计瞳突然说道:“这个人好奇怪。”

        “怎么了?”

        计瞳有些疑惑,说道:“刚才他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他身上带着一股邪气,这会儿又没了。”

        清静派擅长驱邪和灭鬼,对阴气感觉很敏锐,她说的话不会有错。

        我觉得不对劲,急忙把周围检查了下,在座位底下现了一张血红符纸。我心里恼火,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别撕!”计瞳喊住我,“这个阴透符,你要是摸了,就中招了。”

        她掐了个诀,用手指一戳,符纸破掉了,有一股黑气给跑掉了。三丁派的掌门果然是个小人,居然买通了火车站的人来害我,下次到庐阳来,一定要找他算账。

        解决了这个陷阱,我就放松了下来,突然觉得昏沉沉地,就闭着眼睛打算小憩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有点不舒服,睁开了眼睛,却现自己身上被锁了铁链,被带到了一个漆黑昏暗的地方,四周都是蒙蒙灰雾。

        我一下惊醒了,我怎么到阴曹来了。

        后面有人踹了我一脚,差点让我摔倒。

        我转过头,现居然是两个戴着高帽的阴鬼,一个写着笑口常开,一个写着一见财,居然是阴曹的黑白无常,手里拿着锁链捆着我。

        “你们抓我干什么?我是修道人。”

        黑无常拿着铁链抽了我一下,身上感觉火辣辣的疼,他叫道:“知道你是修道人,要不然何必我们亲自来捉你。”

        “快走,早点去阴曹报道。”

        我心里恼火,念着咒语,打算给他们一个教训,却现自己用不出法术来。

        白无常挂着笑容,讥讽道:“别浪费气力了,为了抓你,城隍爷特地给了我们一张符纸,就是怕你逃走呢。”

        这会儿我是鬼魂,身上一点东西都没有,被禁了法术,就是一个普通鬼魂。我喊了几声楚筱,也是没有回应。我没法子,只好先跟着他们走。

        “两位,庐阳阴曹不是已经毁了吗?怎么又有了城隍爷?”我把疑问说了出来。

        黑无常喝道:“你胡说什么呢,这里是罗博阴曹,跟庐阳没有关系。”

        原来已经到罗博了,阴曹都是灰沉沉地,格局变化不多,我也分不清楚到了哪儿。我不肯死心,说道:“两位,你们是不是抓错了人了?”

        “你叫李霖是吧,哼,那就没错了,城隍爷亲自下令,要我们来捉你。”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城隍爷亲自下令,还派出了黑白无常,肯定是有备而来。我额头上贴着符纸,只有修道人才会画,说明还有活人掺和到其中,我隐隐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很快就到了黑压压的城池,里头最大的屋子就是城隍庙。

        我们进去后,黑白无常唱了个大诺,叫道:“城隍爷,黑白无常奉命把李霖给捉来了。”

        我抬头看,看到上面站着个男人,穿着漆黑官帽和官服,他拿着惊堂木一拍,叫道:“下面的凡人,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一见面就要给我来个下马威。

        我不肯跪,冷声道:“我是修道人,你们无缘无故拘了我的魂儿,还没跟我说清楚呢?我为何要拜你!”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