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203章 黄泉路

第203章 黄泉路

        知道能帮钱进来还魂,我自然一口答应。

        洛风啸拍着我的头,缓缓道:“本来就准备让你去一趟酆都,现在事儿赶到一处,就顺手给办了。”

        “是不是把何大酉的状子交上去?”我好奇道。

        “不急,这事我另有安排,我想让你去参加阴曹的考核领略。”

        啊,我有些吃惊。

        元圣君告诉我说:“考核领略是阴曹选拔人才的考试,每隔十年举办一次,规模很大,吸引了很多鬼来参加。如果你能通过,就能在阴曹得个一官半职。”

        难道洛风啸想让我打进阴曹内部去?我这么想道。

        他含笑道:“没错,我太显眼了,目标太大,就只有让你去了。”

        最近楚筱她们正在看一部谍战剧,讲的就是个在敌人内部潜伏的男人,每次都能及时将情报传递出来,粉碎了敌人一次次的行动。我也看了,觉得男主角很帅。想想自己还有做卧底的机会,心里就觉得很刺激。

        难得洛风啸要我帮忙,我一定要做到。

        元圣君拿了个黑色符纸给我,说道:“这是考核领略的符纸,灵仰本来有十几个名额,因为前些时候的动乱,考核时被降级了,只下来两张。”

        洛风啸提笔,蘸着朱砂,写下一个叫李敢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

        “这是我替你安排好的身份,是我一个故人,不会被阴曹给查出来。”

        我知道了,这东西估计就跟身份证一样,能拿来做凭证。

        “可我不认得路啊?”我都不知道酆都的大门朝着哪儿。

        “没事,我这还有一张符纸,准备推荐姜寒去参加考核,你们俩一起上路,也好有个照应。”

        临行前,洛风啸给我准备了一大包的香烛,纸钱,还有阴阳钞。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可不是说说而已。他另外教了我几个应付的法术,还特别叮嘱了我一件重要事情。

        “这个指环拿着,我特别给你做的,戴着它,别人就会把你当做鬼。”

        我高兴地拿过来,就是难看了点,黑扑扑地。

        计瞳听说我要去酆都,嚷嚷着也要一起去,她是大派出身,通晓很多法术,洛风啸也赞成她跟我一起去。

        “你又没有指环,小心被人家认出来,把你给撕了。”我吓唬她道。

        计瞳白了我一眼,说道:“我自然有办法,哼,不要你多管。”

        我们三个上了路,阴曹到处都是灰蒙蒙地,雾气缭绕,分不清楚东西南北。

        姜寒拿出个路引样的东西,指出了前进的方向。我们在荒原里走着,不时就会碰到一些孤魂野鬼,有几个起袭击,被我给吞掉了。

        前头出现一些铁树,姜寒喜道:“到了黄泉路了。”

        黄泉路上不回头,到了这儿,就只有去往阴曹地府了。一路上,遇到了好些个鬼差,押着往酆都的鬼魂上路。

        “前头可是姜寒兄?”

        后面来了个文绉绉的判官,以前和姜寒打过交道。他驾着一辆纸马车,招呼我们上去,一起同行。

        姜寒答应了,攀谈时得知,这个叫王丁的判官也是去参加考核领略。

        他有些羡慕道:“姜寒兄,不如你别参加吧,你都提拔成了文判官,可怜我还是个武判官,不知道何时才能熬出头。”

        姜寒淡然道:“这次参加考核,说不准就能更进一步,能到酆都做个小吏。将来若是有机缘,能外派做个城隍,那就值了。”

        王丁笑的有些勉强,不说话了。

        我看着这马车有点眼熟,忽然醒悟道:“这不是活人烧给死人的纸扎吗?没想到还能用?”

        现在经济好了,有好多人追求个风光大葬,给死人烧纸扎的屋子,汽车,金童玉女,还有冥币,难道都能用?

        计瞳撇嘴道:“怎么可能?这些东西烧了,都是纸灰。只有道士特别准备的才有效,那些都不便宜。就算烧到了下面,也要先从阴曹过把手,然后才能交给当事人。”

        我想想也是,要是阴间嘟嘟地开着汽车,那也太荒唐了。

        她悄悄跟我说道:“你要小心这个王丁,他不是好人,不对,不是好鬼。”

        我对这人也不太感冒,我和计瞳表现的像个普通恶鬼,他就爱理不理,只是和姜寒说话。他拿出一壶茶和茶盏,请姜寒喝茶,也没有我们的份儿,小气劲儿。

        计瞳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这个。”

        她指着马车角落,上面有个名字左升,我不懂她的意思。

        “这个纸扎马车是烧给叫左升的人,不是给他地。”

        我懂计瞳的意思了,原来这纸扎可能是巧取豪夺来地,那这个人的人品就有问题了,死人的东西都要抢。

        前头过了望乡台,鬼魂到了这儿,能够回头再看一眼阳间,看一眼自己的家人。许多恶鬼哀嚎痛哭,想要逃跑,被鬼差用铁链给捆了,押着继续赶路。

        继续往前走,远远地看到一条山岭,有许多恶狗在徘徊。

        这是恶狗岭,会撕扯鬼魂的肢体,吞下腹中,叫人死后身体不全。有鬼魂拿了狗棍,一路敲打着,还有的拿了纸钱,一路挥洒着,求一个安稳过去。

        王丁从盒子里拿了两个丸子丢出去,那些恶狗叼了吃掉,但还是围着马车,不肯散掉。

        他说道:“哎呦,我只有两个丸子,可这里有四个人,你们身上带钱了吗?”

        我刚才看他盒子里明明还有多的,这是故意刁难我们,想要敲诈一笔呢。计瞳摇头,一口回绝:“没带。”

        “那就没法子了,你们下车吧。”

        我冷笑道:“不必,楚筱出来。”

        一个白衣的绝美女鬼来了,我悄悄跟她说了几句,楚筱急忙点头,下了马车。她出去一会儿,外头就传来凄厉狗叫,这些恶狗一下子跑的精光。

        “主人,我做好了。”

        楚筱回来了,高兴地说道。

        “嗯,干得不错。”

        王丁看到楚筱这种绝色,主动跟我套近乎道:“这位兄弟,你这女鬼好生漂亮,不如给我行吗?我这里有一个符纸,比女鬼值钱。”

        他硬塞给我,我拿了两张符纸丢回去,不客气道:“再多我也不换。”

        王丁有些泱泱,又攀谈了几句,我实在不想搭理他,他讨了个没趣就闭嘴了。

        我看他眼神闪烁,估计在想着坏主意。

        姜寒悄悄问我道:“怎么回事?你那个女鬼不怕恶狗吗?”我笑笑,楚筱可是抱着波儿象一起地,有那条凶犬在,这些野狗当然闻风而逃。

        过了恶狗岭,就是金鸡山。

        恶鬼最怕的就是狗血和鸡血,这里的鸡更凶,啄起来很疼。想要过去,就得准备好一把五谷,丢出去,趁着金鸡低头吃的时候,赶紧走掉。

        “你们等等我。”计瞳突然跳下马车,跑进了金鸡山。

        过了好一会儿,她满脸笑意地回来了,手里还捏着个东西。

        “你去干嘛了?”我悄悄问她。

        “秘密,不告诉你。”

        前头忽然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许多恶鬼聚在一起,还有舞龙舞狮,有鬼在扭着秧歌,看起来像是一个热闹的集会。

        计瞳眼睛亮道:“这难道是个鬼市,我还没见过呢?”

        王丁就说道:“天色不早啦,不如我们先去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等明早再上路。”

        姜寒摇摇头,“快到酆都了,还是赶紧走吧,不要惹事。”

        马车突然歪了,我们下去看,有个小鬼把车轮给偷走了。这下子没法走了,就只好先到前头去歇着,看看能不能修好。

        这是个很大的村落,集市很热闹,计瞳跟我要了一笔纸钱,跑去玩耍了。我们找了个铺子,把马车拿去修。

        王丁对这儿好像很熟,找了个饭馆,点了酒菜吃喝。

        这时候有个恶鬼来了,他断了条腿,看到桌上的酒菜,喉咙动动,显然是饿坏了。王丁喝道:“哪来的乞丐,快滚。”

        那人哼了下,道:“君子不受嗟来之食。”

        我看他硬气,拿了一根香给他,说道:“我看你面善,这就是缘分,你不要我就给别人了。”

        香点起来了,他深深嗅着,一点都没有漏掉。

        然后一句话没说,就直接走掉了。

        王丁就说道:“这些恶鬼泯灭人性,不值得同情,都是一些白眼狼,可惜了你一根好香。咱们吃饱了,找个地方住下来。”

        我出去转了圈,鬼市上没有什么好东西卖,我兴致缺缺,很快就回来歇着。一路上走来,尽是些恶鬼,难得这处村落如此祥和,感觉像是回到了阳间。

        嗒,嗒,有人在敲着窗户。

        我探出头,就看到断腿的男鬼,他冲我招手,脸色很急切。见我露面,他立马说道:“你们快点走,这个地方不安全。”

        我问他怎么回事?男鬼告诉我,“这里是一处**,里头的鬼很凶很恶,白天装的很善良,等你晚上睡着,他们就要来袭击你了。”

        “你怎么知道?”

        男鬼指着断腿给我看,道:“我这条腿是被恶狗咬断地,走不到酆都,就在村里徘徊,亲眼看到地。”

        “我不怕。”我自信道,就算有几个恶鬼,我也能轻易料理。

        男鬼急了,说道:“鬼魂过了恶狗岭和金鸡山,大多是缺胳膊断腿,身体有残疾。村里的恶鬼会把你的手脚肢体砍下来,卖给有钱的恶鬼。”

  http://www.abcxs.com/book/13401/4559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